舞會 8


「菲爾?你還好吧……」

原本該是菲利克斯女伴的莉迪雅總算是將注意力「物歸原主」,發現到菲利克斯臉色不豫,她連忙輕聲詢問。

「菲 、爾?」

一旁的亞歷克可沒漏聽,他重複了一次莉迪雅的說詞,若有所思的掃了菲利克斯一眼。那眼神,搭上了假面似的微笑,菲利克斯突然在這瞬間莫名的感到一陣寒氣。

莉迪雅「啊」了一聲,眼波流轉之間已經有了取捨,她向亞歷克微微跨近一步,下巴微抬、吐氣若蘭的解釋。

「噢……在奧丁的友人們都是這麼稱呼菲利克斯的,所以我也跟著這麼叫罷了,習慣上總是改不過來……還請大公殿下別笑我孩子氣……」語畢,莉迪雅嬌羞地側過頭,淡淡彤雲點綴在雙頰上,別有一番小女兒的憨態嬌情。

「怎麼會呢……諾伊曼小姐」亞歷克的眼底閃爍著微妙的火花,緩緩提起唇角的上揚角度。

「對啊對啊──這位小姐,『菲爾』哪算得上孩子氣啊!比那個菲尼……哎唷!!」冷不防的從死角吃了亞歷克一記拐子。

笑得燦爛而無辜的亞歷克連聲抱歉道,「真不好意思啊──史提爾『學長』,沒注意到你站這麼近撞到你了,我突然想再喝一杯香檳耶?」  

接著理所當然地將手中的空杯塞到史提爾手中,「這個就麻煩學長順便拿去吧台囉!」

「喂……你居然要剝奪我看好戲的機會!?」那個女的絕對想跳到另一條船上,這種當場劈腿的戲碼可是千載難逢!史提爾背轉過身壓低了音量對亞歷克抱怨。

「哪有什麼好戲呀──倒是我記得舞會邀請函不得轉讓只限本人參加……學長你是怎麼進來的啊?」

在校生的參加是由校方經過「公正」而「嚴格」的審核,酌量發給各年級十張請柬,簡單來說就是學年成績前十名的學生才有資格成為在校生代表。

「嗚!」史提爾苦了一張臉,每次亞歷克稱呼他學長就沒什麼好事。這次果然也沒有例外!接收到亞歷克那充滿威壓的笑臉、史提爾敗下陣來,只有乖乖轉身離去。

#  #  #

亞歷克與菲利克斯、加上秀美青春的莉迪雅,男士中不管其中哪一位,都有吸引全場目光的資格,這兩男一女,在會場中自成一格獨特的空間力場,周圍的人群怕靠得太近顯得唐突失禮,又止不住好奇的將注意力投射過來。

莉迪雅想挨著亞歷克身邊靠過去,卻又顧忌著一旁的菲利克斯,更何況亞歷克身為大公殿下,不可能沒有女伴陪同,自己萬一貿貿然地示意過度,反而有弄巧成拙之嫌。

而菲利克斯則完全忘了要顧及身為一名男伴應有的義務與禮儀,只想著該怎麼讓亞歷克別再對自己惱怒,打破目前有點僵硬的氣氛、和亞歷克好好聊一下。

畢竟莉迪雅會成為他的女伴純粹是因為三天前突然接到這位少女『正好也來到費沙觀光』的通知,在好友克勞斯驚喜萬分的「那不是正好!」的慫恿、加上不想讓亞歷克取笑自己『連個女伴都找不到』的心理作用,便以一種無可無不可的方便心態答應下來。

「那個……」、「亞歷克……」

菲利克斯與莉迪雅相視一眼,有點懊惱的發現兩人居然同時出聲。

亞歷克帶了一點惡質的心態、微瞇起眼賞玩著菲利克斯不善於隱藏情緒的表情,他技巧性的微微轉了個方向,讓自己與莉迪雅拉出一點合乎禮儀的距離,優雅而自然地,「女士優先?」

「呃……」莉迪雅不禁愣住,亞歷克這麼一個轉身凝視,顯得自己又成為與菲利克斯並排而立的情勢,更何況被菲利克斯這麼一攪和,她還真的突然忘記自己開口的初衷了。

「嗯?」的將那道金棕色的細眉挑了一挑,亞歷克的聲調和藹而紳士,卻同時不急不徐地壓低了上身、散發出一種氣勢逼迫著對方交出回應。

「呃……噢、噢……是了……」

被無形的壓力所推擠著,莉迪雅不自覺地向菲利克斯的方向靠了靠,慌亂之下脫口而出。

「大、大公殿下今晚的女伴……還尚未到場嗎?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淑女?」

「你對亞歷的女伴這麼有興趣啊~~小妹妹!就不知道你想要得到的是失望還是期待囉!」

爽朗的語調,人還未到話已傳抵莉迪雅身後,一襲高貴而典雅的黑色禮服群擺婆娑地排開眾人、攜帶著無人可敵的自信來到亞歷克身旁的,正是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

身形高挑的她,刻意在經過莉迪雅身旁時展開手上的同禮服顏色的蕾絲摺扇,恰恰遮住那一抹揶揄而玩味的笑紋。

「瑪格姊姊!!」

「亞歷──抱歉來晚了!」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至今仍然保持著她的單身主義,身為男爵家當主的這位颯爽女性,氣魄上有時甚至連亞歷克的亡父也要敬她幾分。過去出入新無憂宮的貴族仕女們在教養上相當嚴謹,亞歷克這個稱呼的最後子音,她與安妮羅傑等人都發得極輕極巧,宛如收在雙唇之間一般聽不真切。

她展開雙臂,結結實實地和亞歷克交換了擁抱,接著輕巧地交換了頰吻,亞歷克牽著維斯特帕列的雙手往後退了一步,帶著毫不保留的欣賞目光,他說。

「雖然說這次舞會規定了非畢業生的女性參加者、應避免白色,但是目前為止還沒有人穿黑禮服來呢!瑪格姊姊!!」

謹守著自小被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所灌輸的「熟識的未婚女性要叫姊姊」、「不熟的未婚女性要叫佛羅萊因(小姐)」稱呼規則,亞歷克對這位男爵家當主的稱呼終生都不曾改過。即使這樣的規則在史提爾口中被揶揄為「自肥條款」,卻也十足顯示出維斯特帕列在這位少年皇帝心中的份量。

保養得宜的身段隨著紛飛的群擺轉了一圈展示,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驕傲而自信地反問,「我可愛的亞歷終於要社交出道了!身為女伴、不與眾不同一點怎麼行呢!?」

隨即看向一旁的菲利克斯,也不管身旁女伴的反應,她半強制的、也給了菲利克斯一個紮紮實實的擁抱,仗恃著年齡與經驗的優勢,大方地捏起早已高過自己許多的下巴,上下左右地審視了一番。

「好久不見啦~菲尼你這個帥小子!還真是越來越俊了呢~」

「男爵夫人……您看起來還是精神奕奕啊……」苦笑著任由一頭黑髮的強勢女子捏著自己的下巴品頭論足,菲利克斯不忘微弱的抗議道,「還有……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那個『菲尼』就別……」

雙手一個插腰,立即截斷了菲利克斯的抗議。「有什麼不妥嗎?我叫菲尼有什麼不對嗎?吶───亞歷──?」

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瑪格達蕾達轉頭望向亞歷克,尋求附議。

從善如流地,亞歷克立即唱和「當然沒有任何不妥呀!瑪格姊姊」如同貓科動物一般的杏仁核眼眸、笑得是得意又帶了點壞!

「喂……亞歷克!!」你到底幫誰啊!

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瑪格達蕾達!

只要是有定期購讀『每月皇室』的人都不會錯認。安妮羅潔大公妃自前朝時代以來的親密友人,得恣意出入皇宮,致力於各種藝術文化活動的推廣。更常常與大公妃相伴出席由宮內省主辦的人文關懷活動。

莉迪雅猜測過許多亞歷克大公可能的女伴人選,但是卻沒想到、亞歷克大公的初次社交舞會,居然會找了個年過四十的女子來當女伴!?這對未滿20,人生的旅程尚未走完一半的莉迪雅來說,40歲是一個無法想像的年齡與階段。更何況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那過於豐富的情場經驗、叫人目不暇給的男伴對象、以及與「矜持」、「收斂」無緣的外顯個性,都令這位戀愛經驗不甚豐富的少女顰蹙不已,更認定了男爵夫人是名攀親帶故的投機者、私生活放蕩不羈的交際花!

尋了個隙、莉迪雅悄悄拉了下菲利克斯的衣袖,故作天真的側過頭詢問。「菲爾──菲利克斯,這位美麗的弗勞( Frau、婦人)是……?」

亞歷克自然不可能錯過莉迪雅的『誤會』,美麗的杏核狀眼眸微微壓縮了起來,蒼冰色的瞳仁裡波瀾不起、嘴角卻藏不住情緒地緩緩釣起。

「喔、喔──」菲利克斯這才醒悟到自己作為一名男伴的責任與義務,他連忙介紹了身邊的莉迪雅給面前這位棘手又令人怨不起來的長輩。

「男爵夫人,容我向您介紹,這位是莉迪雅。莉迪雅.安娜麗亞.馮.諾伊曼,目前是奧丁白百合學園的學生。」

「莉迪雅,這位是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亦是安妮羅潔大公妃長年的友人……呃……雖說封號是男爵夫人,但她單身……所以……」你該稱呼她為『弗羅萊因』不然就是尊稱她的封號,未竟之語、菲利克斯相信這點常識應該還不至於要他點明吧。望向亞歷克那張只有親暱友人才看得出來的「滿面怒容」,菲利克斯在心底為自己辯解,我已經盡力了。

「唉呀……這真是失禮了,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

莉迪雅裝作吃驚地瞪大了那對美麗的眸子。

維斯特帕列轉動著明亮的眼神、充滿玩味地觀察菲利克斯身邊的少女,反而沒有亞歷克那般介意,身為長輩,她自然不需要向莉迪雅行執裙禮,而是自然地伸出手,「很高興認識你、莉迪雅」。

即使心中再如何不屑,莉迪雅還是恰如其分地堆起笑靨,她微微欠身,一手執裙、接著恰如其分地輕握了一下「遞」到眼前、那隻包裹著黑色蕾絲的右手,向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行禮。

隨口「嗯」了一聲,這位黑髮的颯爽美女並沒有把眼前的少女納入她的心思中太久。

「亞歷──抱歉來遲了,我錯過了什麼嗎?」

亞歷克輕輕推開袖口,確認了一下腕錶上的時刻,隨和答道。「怎麼會呢?瑪格姊姊來得剛好!還有十分鐘才是畢業生入場的時間,等下就會開始……」

「亞歷克!」

戴在亞歷克手腕上的那隻錶雖只是驚鴻一瞥,但菲利克斯仍然是認了出來,截斷了亞歷克的話,他急切地確認「那隻錶…你……你還在用啊?」

NEXT

Back to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