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 9


「啊……你說這個嗎?」像是理解了什麼似的,亞歷克綻開了面前的摯友睽違已久的笑靨,他舉高了左腕露出藏在外套之下的紀念錶給贈送者確認。

「你……你還在用啊?」

對十七歲的菲利克斯來說,他只能以笨拙的回問來表示自己心中那份意外與驚喜。那是他送給亞歷克的生日禮物,目光敏銳的高挑少年自然不會錯認。那是一只、刻有費沙幼年軍校校徽的紀念錶,代表著過去他在幼年軍校時的榮譽與驕傲。

雖說菲利克斯很清楚亞歷克不會弄丟自己送他的禮物,但是實際上看到禮物被如此貼身的戴著,精緻而堅固的加工牛皮錶帶因為長年使用的關係,散發出近似於黑銅一般的沉穩色澤,這一瞬間,菲利克斯突然覺得什麼都不重要了。亞歷克的彆扭、父親繁瑣的叮嚀、史提爾的揶揄……

一切都比不上他目睹的這一幕。

晃了晃手上的百達.飛利浦.費沙幼年學校特殊式樣錶,亞歷克調皮地笑開「當然囉!不用白不用!而且功能很好呢,你可別現在才反悔跟我要回去喔!」

「不……」菲利克斯認真無比地搖了搖頭。

他凝視著身前融合了端麗與天真的臉孔,「你喜歡、就好」一字一句都融入了珍視與承諾。

回給菲利克斯一臉『那還用說?』的理所當然。接著萬分珍重地、亞歷克以指腹拂拭一下強化水晶磨成的錶面,才捨得將腕錶藏進袖口裡。

$ $ $

「來來──!香檳來了!」

再自然不過地、跨入其他與會者不敢隨意加入的談話圈,方才被打發去充當跑腿的史提爾熱情地,一手一杯香檳湊了過來,一邊提醒著時間,「趁著畢業生進場前十分鐘再乾一杯吧!」

一抬眼便看到亞歷克身邊那位氣魄十足的美女,「唉呀」了一聲,他先是跟維斯特帕列點頭致意,接著一邊把其中一杯塞到亞歷克手中,一邊擠眉弄眼地咂了咂嘴,壓低了音量抱怨道。

「真不夠意思!害我錯過一場好戲……」

換上一副無辜的神情,金髮的少年眨了眨那雙藍玉一般的眼眸,接過史提爾遞過來的酒杯,慢條斯理地回應「咦?剛剛有什麼好戲嗎?」

正當他打算仰頭啜飲杯中物時。

倏地!

從亞歷克斜後方無聲無息地竄出一條手臂,連手帶杯的攫住亞歷克的行動。

事出突然,又是被人從後方制住,亞歷克一時之間也征楞在當場而無法反應。此時反應最快的卻是站在一旁的菲利克斯。

只見他左臂一伸便插進亞歷克與身後突襲者之間,隔擋開那條手臂的下一瞬間隨即移身至亞歷克另一側,攬住金髮少年的肩頭便往自己懷裡帶去。本能地護住亞歷克的頭部兼之低喝一聲。

「做什麼!?」

未等到來者回應,先行反應的卻是菲利克斯的女伴莉迪雅。

「呀───!!我的禮服!!」

原來那杯由史提爾帶來的飲料在這番折騰之下,早就一把潑出,受害者恰好是少了男伴擋護的莉迪雅。身手敏捷的男爵夫人則是早早避了開去,華麗扇面下遮掩了饒富趣味的笑紋,打算遠觀戰火。

菲利克斯定神一看,發現到對方是與亞歷克同校的提歐巴特,雖然早就從亞歷克那兒聽聞過此人,也知道他是擔任亞歷克在校期間的護衛兼室友,菲利克斯仍然不敢大意,凝起鷹眼緊追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另一方面提歐巴特也牢牢抓住亞歷克的右手及掌中的杯子,擺出警戒的態勢,隨時打算從菲利克斯懷中搶人。接觸到菲利克斯充滿防備的眼神,他也沉下面容。

「放開亞歷克大人」低沉的聲線宛如野獸在咆嘯之前的威嚇。

「除非你先放開」

左手護住亞歷克的頭部,菲利克斯悄悄提起右臂,心底測量著與對方的間距,模擬萬一對方突然發動攻擊時的應變措施。另一方面他也擔心,對方萬一以掌力捏碎亞歷克手裡的杯子,破片將深深插入亞歷克那隻白皙的掌肉裡。

「即使是國務尚書的養子,俠持皇族也是死刑,請勿以身試法」

「那麼同校同學就有理由意圖傷害皇族嗎?」

雙方你來我往,沒有一絲退讓的氣息,情勢突然顯得一觸即發。

「那個……請問……我可說句話嗎?」

史提爾戰戰兢兢地退到安全距離之外,舉起右手試圖發言。

僵持不下的兩人看也不看史提爾一眼,持續對峙。被當作空氣對待的史提爾討了個沒趣,反而是男爵夫人輕輕拉了拉他的袖子、低聲囑咐著要史提爾先安撫群眾,順便去跟保安隊員們打個招呼、要他們稍安勿燥。

畢竟『挾持皇族』、『傷害皇族』等幾個關鍵字雖然不甚清晰,但也隨著四散在亞歷克周圍的賓客,如同漣漪一般緩緩向外圈波及,人群交頭接耳的,忙著想要比旁人早一步釐清現況、也忙著跟旁人解釋自己都不甚清楚的現況。

亞歷克就這麼狼狽地,被菲利克斯與提歐巴特一人一邊架著,這情境、不正是兩名婦人在所羅門王座前爭搶嬰兒的名場面!?

問題是亞歷克有興趣扮演的是充當仲裁的所羅門王,可不是那名被拉扯的倒楣嬰兒啊!

「提歐、你先放開我的手!」

「………」

面對提歐巴特的沉默,亞歷克很快的猜出他如此大動作的緣由,「飲料是史提爾學長拿來的,沒有問題」

「在殿下人身安全尚未獲得保證的情況下,請恕在下不敢大意!」

這個死腦袋!

翻了個白眼,亞歷克很乾脆地放棄沒有效率的談判,轉而向另一方交涉。他壓低了聲音,以只有兩人聽得到的音量對菲利克斯說道,「菲尼,你先放開我……」

「你確定?」

「我很確定我會沒事」

雖然菲利克斯不相信亞歷克的室友,但是對於亞歷克,他是傾向於願意相信的。雙手一鬆,往後一退,只剩下那雙天藍色的雙眼還拘束著那道金黃的身影。

看到大公殿下從「禁錮狀態」解除,提歐巴特也立即放鬆警戒的態勢,「沒有先試毒」,他慎重的開口,送出遲來的解釋。

提歐巴特灰鼠色的雙眼無視周圍人群的臆測與注視,他小心而謹慎地從亞歷克手裡取走那只沒有多少殘留液體的香檳杯,隨即自口袋裡抽出巾帕,仔細擦去沾在亞歷克手上的飲料痕跡。

看到提歐巴特居然自顧自的拉起亞歷克的手掌、理所當然一般地擦拭,菲利克斯突然覺得這情景真是刺眼極了,他更懷疑,若不是史提爾率先發難,自己可能根本忍不下想要一腳踹飛那名大塊頭的欲望吧。

「你懷疑我!?喂喂喂喂喂!提歐小弟!再怎麼說我都不會給亞歷克下毒吧!!」

找藉口整他一頓還有可能!

亞歷克早就習慣這位室友的死板作風,無奈的伸出手隨人清理,一邊尋隙抬頭,很快的、便搜尋到藏在人群背後、因為史提爾的聯絡而在一旁待機的保安官,他含蓄的點了點頭,以眼神表示不需要介入。

「暗殺者如果要毒殺、其慣用的手法,就是利用目標熟識的友人搬送毒物到目標身邊,如此可以大幅減低目標的戒心,即使是學長帶來的飲料也不可大意」

「那麼如果暗殺者在杯子裡放的是腐蝕性液體的話、現在我的手已經廢了!」

以一副局外人的語氣,亞歷克涼涼地插了句假設進來。

這樣的情形的確是提歐巴特不曾假想過對策的,亞歷克這一句隨口發言,立即把他震得無話可說,只見這名身軀高大結實的軍校生搖了搖,隨即,那略顯黝黑的額頭立刻浮現一層油光,接著汗如雨下,嘴唇發白。

「啊、提歐小弟當機了!」伸手在發直的雙眼前揮了揮,史提爾簡短地做出結論。

「喔!真的耶」男爵夫人湊了過來,雖然提歐巴特剛實的體格與嚴肅的面貌不是她欣賞的那一型,但似乎是個有趣的人物,尤其是待在亞歷克身邊時。

「在下立刻重新檢討維安程序與優先順位!罪該萬死、還請大公殿下責罰!!」提歐巴特被亞歷克提示的『可能性』嚇得雙腿一軟、立即單膝跪地請罪起來。

要是我真的出了什麼事,又豈是你一條命就抵得了?亞歷克尖酸的回話在肚子裡轉了一圈,終究是沒有說出口。

「結果是我手沒事、飲料也沒了!所以沒什麼好該死一萬次的。反而是你該向這位諾伊曼小姐好好道歉,看看人家的禮服!」

多虧了亞歷克的一番提醒,莉迪雅的男伴──菲利克斯──才注意到,女伴那身粉嫩色彩的禮服上多了一道清晰的水漬,神色倉皇而不知所措。亡羊補牢的,他連忙抽出帕子遞了過去,低聲詢問需不需要去化妝室處理。

「禮服?」提歐巴特睨起那雙同級生形容為「肅殺」的眼眸,抬起頭不帶情感地掃視了莉迪雅周身一遍。

「沒問題。飲料裡似乎不含經皮性毒物、不會對人體產生影響,加上顏色為透明、只要液體乾了就……」

一隻毫不客氣的鞋跟狠狠地踩上提歐巴特的鞋面,截斷了他未竟的無禮話語。由於施予痛覺的人身份不同,即便痛得雙唇扭曲,提歐巴特卻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仍舊繼續維持著單膝著地的跪姿。

NEXT

BACK TO INDEX

2 thoughts on “舞會 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