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19


在鬧鐘發出巨大聲響前,當指針指向自動設定的時刻時發出微弱的「喀」一聲時,吉爾菲艾斯便已清醒,接著長串吵雜刺耳的噪音響起,過了大約十秒到十五 秒吧, 這部分的計時自然是由吉爾菲艾斯個人心証讀秒,睡在他隔壁床的室友才終於悠悠轉醒,即使閤起雙眸,保持著平躺的姿勢,吉爾菲艾斯仍然能在腦中清楚的描繪出 室友現在的動作與神情。

紅髮的少年知道,現在鄰床的人正努力的伸長了手,試圖去將刺耳的音源給關掉。鬧鐘持續的響著,已經超過了二十秒, 單調且震耳欲聾的噪音令人不由得煩躁,睡在鄰床的金髮天使會有一點粗魯的,在床頭桌上摸索,皺著他金色美好的雙眉,著幾乎張不開的雙眼──那正是他無法 正確掌握噪音位置的原因。

二十五秒,噪音被切斷了,室又回復安靜,吉爾菲艾斯憶起昨就寢前,誇下豪語的室友將時刻設定為五點 半,其實沒有那個必要,最近幾天風大,朝禮多半在六點半開始喊口號,六點四十五分或是七點才開始舉行。不過,行事一向大膽的室友卻難得謹慎起來,硬是設定 了個略早的時刻,或許是怕自己習慣性的賴床吧,不過....

以一般論來,這樣的做法無異是反效果,通常人在明瞭還有三十分鐘以上可以賴床拖延的時候,關掉鬧鐘之後最直接的反應就是──陷入沉睡階段!

仔細傾聽著室友隱隱約約傳來的安穩呼息,總是勤奮早起,被室友消遣為「勞碌命」的紅髮少年在心中輕輕嘆了一口氣,想著,果然,還是太勉強了嗎?

仍然保持著平躺安睡姿態的紅髮少年閉著眼在心中盤算著,要「裝睡」到什麼時候才算「仁至義盡」,免得又被抱怨朋友,但如果就這麼睡下去遲了朝禮....

唉.... 又在心底嘆了第二口氣,都已經四年級了,如果還為了朝禮遲到而被罰站第一堂的話,那也未免太丟人了!腦子裡活絡的計算著時間的流逝與之後該如何向室友解 釋,但想到這兒,他不禁又想嘆第三口氣,為什麼明明是我的生日,卻要這麼勞心煩惱呢?果然還是不該提出這種願望的....

就在紅 髮少年看似平靜但實則心焦急苦惱之際,隔床的人突然像是被刺到一樣「碰」的翻身起床,力道太猛的關係,似乎還踢到了床頭桌的角邊,強忍著痛的小聲呻吟沒 有被紅髮少年敏的聽覺放過。還是這麼不小心,他心裡想著,看來那個桌子還是換個地方放好了。在心中暗暗打定了四零五號房本日的佈置轉換計畫,房傳來他 那金髮室友急急忙忙抄起鬧鐘的聲音,確認完時間,似乎洩漏了一點點安心的吁聲,紅髮少年無言的在心中傳送著安慰的訊息,別急,應該還不到六點,還有時間。

細微的唏唆聲響起,他知道,金髮天使已經回復了平時的俐落,穿上襯衫,刷的一聲套上長褲,然後,輕聲打開衣,拿出吊在裡面的制服外套,先掛在椅背上。

腳步聲朝著浴室方向前進,過了一會兒,吉爾菲艾斯打開眼睛,看到萊因哈特已經幫自己取出制服放在桌上,而他自己的外套則隨意落在書桌前的椅子上。微微笑了,到目前為止,都很順利,再度閉上雙眼,這次,他安心的閉上了。

浴室裡傳來陣陣水聲,簡單盥洗完之後,在平時,萊因哈特會一手捏著毛巾擦著臉走出來,才跟自己道聲早晨的問候。自己會比他早一梳理完畢,然後兩人互相簡單的檢一下對方的儀容,之後,就是從容的走向教場,參加朝禮。

制 服外套拉「咭」的一聲拉上,聲音在距離自己至近之處傳來,然後是幾乎聽不到的,扣上立領的動作所傳來的細微摩擦聲響。吉爾菲艾斯察覺有人靠近了自己的床 邊,當然,不可能有第二個人,那個呼吸的頻率,還有身上若有似無的氣味,是他熟悉到彷彿成為自己細胞記憶裡的一部分,沉下心來,吉爾菲艾斯等待著萊因哈特 的「起床號」,雖然他早已清醒多時...

等了一下,吉爾菲艾斯開始感到一絲不對勁,他知道那個人還在自己身邊,他全身都能感受得到那人的存在,但是,為什麼沒有一點聲響?

沒有傳來任何聲音「指示」自己可以不用再睡了。

吉 爾菲艾斯克制著想要睜開眼睛確認的欲望,盡力保持著呼吸平穩的「安睡」姿態,號令者還沒有開始在教場上大喊「起床」口令,代表還有一些時間,但饒是沉穩如 吉爾菲艾斯,也開始在心底惴惴不安起來,萊因哈特有時候會突如其來的開個無傷大雅的玩笑,或是故意惡作劇令自己困擾,難道是自己的「裝睡」被對方發現了?

不,這是萊因哈特昨天自己硬是要求的,所以他應該也知道自己會最大程度的「配合」,連這種事都要計較的話,就顯得太小家子氣了,而他知道,萊因哈特並不是 那樣的人。

忽地,有股微弱的度靠近了自己的臉,無法張開眼睛的吉爾菲艾斯只能靠著感覺,和透過眼皮些微的光影變化,來推測有東西在自己臉上兩三公分的地方游移,是....手嗎?吉爾菲艾斯猜測著,或許是萊因哈特要探探自己是不是真的睡著,所以在眼皮周圍揮手測試吧!?

拼命地以精神力克制著那想要彎曲的嘴角,難得的,吉爾菲艾斯心底也流露出一股好強的頑皮心態,他想著,好!我就和你鬥一下!

眼觀鼻、鼻觀心,吉爾菲艾斯令自己的心沉靜下來,想像自己正慢慢沉入深不見底的大海中,不去理會在自己臉部周圍若有似無的空氣攪動。但是,更明確、清晰的感覺卻把自己由深海底層一口氣拉出了水平面。

有人在摸他的頭髮!!

不會有別人,自然是那個動不動拿自己頭髮當玩具的少年,生氣的時候就是像血一樣的紅毛,高興的時候就稱讚像是燃燒的火焰一般好看,他自己倒是沒有特別的想法,不就是個普通的紅棕色髮質罷了,尋常的很,怎麼比得上那個人燦爛如陽光的金髮呢?

但是.....

難道是因為閉著眼的關係嗎?

吉爾菲艾斯感覺到全身的神經似乎一瞬間都集中到頭皮,甚至是頭髮末端,他感受得到那個人美好修長的手指正輕輕的捲繞著自己的髮絲,纏上,又放開,再纏上,再放開....

左邊肩頭的床鋪因為額外的重量略為下沉,那個人正靠在床鋪上,離自己左肩不遠處,他知道,即使緊閉著雙眼他也能知覺,兩人靠得即近,近到他感覺的到那人臉沾著的水氣,還有清晰的洗面乳味道,以及呼吸時牽引出細微的氣流擾動。

對方手指傳來一輕一緊的力道並沒有扯痛任何一處頭皮,但是,剛滿十四的吉爾菲艾斯戰慄的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開始有了回應。

髮絲為人搔弄的些微感觸,居然強烈到令自己的頭皮發麻,心跳的鼓噪聲一陣大過一陣,甚至,他尬的發現原本早晨就比較精神奕奕的分身,居然開始有蠢蠢欲動的跡象、下腹隱隱熱脹著,熱流來自本應無法感受任何刺激的頭髮末端,打擊著心臟,鼓脹著慾望。


越是要告訴自己別去在意,要放平常心、不要去在意。

就越是敏感、越是在意,到最後,甚至連那個人呼出的氣息都像帶了電流似的,在皮膚表層不停造成細微的痲癢的擾動,不自覺 地,吉爾菲艾斯想要改變目前的姿勢,下腹越來越明顯的燥熱已經微微頂起棉被造成些許的隆起。但是,他又怕翻身會驚擾到萊因哈特,更怕被他發現自己目前的態,惶恐之下不敢動彈,加上拼命想要克制生理上的反應,多方念頭交雜之下,轉瞬之間,背後已經盜了一身汗,連手掌心都佈滿了難受的黏膩。

「起床──!」


「起床──!」

由一百公尺外的教場上傳來的號令,一陣一陣,透過空氣的傳播,如一桶清涼的冰水澆下,吉爾菲艾斯猛然張開眼,映在視網膜上的是萊因哈特略為心的表情,他半在自己左側,彷彿在玩賞名貴的絲織品般,幾縷火紅的髮絲還纏在他的手指上。

「啊...吉..吉爾菲艾斯....」

萊因哈特尬的聲音,就像是幾年前偷偷將萵苣沙拉塞到口袋裡當場被姐姐抓包時,乾乾的,有一點沙啞。

他趕緊把騷擾他人頭髮的手指抽回,下意識的舉高了雙手,卻無法證明他的無罪,因為兩頰上的微紅已經洩漏了他的作為。

「早...早啊!吉爾菲艾斯,你還有十五分鐘可以準備喔!」

慌忙背轉過身,離開吉爾菲艾斯的床旁,撈起吉爾菲艾斯的制服放到他床上。

幾個深呼吸,吉爾菲艾斯確認自己已經回復平常之後,才掀開了被單起身下床,在不到一分鐘之整理好床鋪、穿著妥當,微笑著與室友交換早晨的問候。

「早安。萊因哈特大人。」

金髮天使在朝陽映襯下顯得更加清麗俊美,嘴角牽起一抹微笑,他應了一聲「早!吉爾菲艾斯。」想了下,又追問道,「對了,結果你到底是什麼時候就醒過來啦?」

進入浴室的吉爾菲艾斯止住身子,往後探出了頭,給了一個比較不令「贈禮者」失落的答案。

「在萊因哈特大人開始騷擾在下的頭髮時,便醒過來了。」吉爾菲艾斯想,這不算是完全的謊言,之前的清醒只侷限於腦部活動,之後.....

用力的甩了甩頭,大力的將清水拍打在臉上,一定是所謂的「欲求不滿」吧,吉爾菲艾斯給了自己的反應一個教科書上的解答,決定不要去太過在意。

帝國481年1月14日,帝國軍幼年學校朝禮前八分鐘,準備妥當的學生們陸陸續續自宿舍往教場移動,負責吹奏軍樂的樂隊們已經在教場上進行調音,冷冽的空氣中散漫的傳來幾種樂器的單音。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並肩朝著教場前進,四年級的列隊就在眼前。

就了定位,萊因哈特忍不住惋惜道。

「早知道就不要光顧著玩吉爾菲艾斯的頭髮,趕快在你耳旁大喊『哇!!起床啦!』就好了....咋!虧我那麼早起。」

輕聲笑了起來,「那真是太可惜了!」吉爾菲艾斯俏皮的問著,「請問在下的頭髮還令您滿意嗎?萊因哈特大人。」

給了挖苦者一個小小的白眼,萊因哈特皺著眉咕

「我只是突然發現,在朝陽下吉爾菲艾斯的頭髮特別好看罷了.....」

頓 了一下,像是要解釋自己的「失職」似的,萊因哈特轉過頭補充道,「真的是很美...」舒緩了雙眉,他一邊回想當時的感動一邊繼續著「是的...就像 是...就像是用紅寶石的溶液去染成一般!」透過朝陽的斜射,紅色的髮絲被剔除雜質,呈現出一種帶半透明的美麗色澤,而正是那種不可思議的美,令萊因哈特 忘了時間也忘了目的,只是重複著單純的動作,把玩著髮絲,就著陽光欣賞。

「呵呵...偶爾早起也是不錯的呢!會有一些新的發現。」一掌拍在友人的背上,萊因哈特直爽的承認自己的失敗「總之就是這樣。對不起啦!吉爾菲艾斯,今年只有口頭的祝福了。」

朝禮前三分鐘,樂隊們開始演奏帝國軍軍樂曲,趁著低沉的前奏才剛響起,萊因哈特低聲祝福了一句。

「生日快樂!」隨即挺直了身軀,收斂起與友人玩笑的神情,目視前方。

「萊因哈特.....」

胸口被塞的滿滿的,這種緊窒的感覺有一點點的苦,卻又有著不出的雀躍感,所謂幸福,就是這種感覺吧,迎向朝陽,吉爾菲艾斯將目光調向緩緩上升的軍旗,他想,今年他已經收到一個獨一無二的生日禮物了。

  • R.C.481.01.14

今年收到了一個非常特別的生日禮物。

那是遠超過於早晨在他的提醒下起床的禮物。即使是他無意隨口的讚美,對我來說卻是比什麼名貴禮物都重要。
不過,早上還真是有驚無險,還好他沒有發現,不然真是糗大了。

日記第18 << Back to Index >>日記第20

2 thoughts on “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19

  1. ninaan 說:

    噗噗!
    啊哈哈哈哈!
    我也突然發現要從很大一篇文章裡面去找您改過的部份也是一種樂趣呢!
    我終於發現到了那個埋在文字裡的趣味部份了!

    不過我要建議一下!現在這個網誌版本的字體是不是有一點點小啊!

    以前的很大很好讀說……..

    話說生長發育期的男生總是很容易撩撥,
    也難怪小吉被玩玩頭髮就……..就要像第二洗衣室報到了!
    哈哈哈哈哈!

  2. Umitan 說:

    說到網誌的字體我也很困擾,我自己習慣12號字,但是如果沒有特地去從編碼指定字體大小的話就會變成10號字……老人家看不到啊~~~~

    「也難怪小吉被玩玩頭髮就……..」噓~噓~
    還沒寫出來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