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16


「好了,廢話不說,先給你這個」菲利克斯從懷裡摸出一個小盒子,塞到亞力克的手中,然後又從克勞斯手中接過提袋,遞了過去。

「還有這個!」

亞力克好奇的打開紙袋,「這是啥?」只見裡面放了三本雜誌。

「銀河快報!」克勞斯氣定神閒的解說道。

嘟起嘴,亞力克有點不滿的:「啊……菲尼你先看了?」

突然覺得在奧丁忍住不看的自己有點委屈。

「沒辦法啊,你這一去奧丁就去了將近一個月!克勞斯一天到晚在我耳朵旁嘀嘀咕咕的,就算沒看也差不多都知道內容了……」

菲利克斯瞪視著身旁的學校友人,把對方提出來當擋箭牌。

克勞斯倒也不介意,揚起無賴的笑容打哈哈:

「唉唉唉~這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亞力克,你一定要先看『謎樣女教師瑪莉琳』那個單元喔!」

「喔?為什麼……」一聽到克勞斯如此說道,亞力克趕忙拿起一本雜誌準備翻看他說的那個連載單元。

基本上是相當尋常可見的短篇構成小說,身世成謎的女教師瑪莉琳,身材火辣作風大膽,到處轉任各星系的學校、不斷的引起騷動,以及,每到一個新學校裡、就會和學校裡的人,不論是老師或是學生發生各種短暫戀情,偶爾穿插一點性場面描寫。

「喂!克勞斯!你給我閉嘴!」菲利克斯連忙想阻止亞力克翻找的動作,亞力克和菲利克斯平時早就玩鬧慣了,手肘巧妙的架著拐子,身形轉來換去不讓菲利克斯抓住。

「在哪……克勞斯……」記得每回連載都在中央後半三分之二的地方……

克勞斯相當沒有朋友道義的架住了菲利克斯,提醒著「一百二十頁左右的地方……」

沒忍到亞力克翻到內容,克勞斯一邊用雙手死命架住菲利克斯,一邊開始滔滔不絕的說道:「這次瑪莉琳教師…噗!你看了一定會笑死,哈哈……她轉任到的軍事學校,那個學校,根本就是在說我們學校……」

菲利克斯漲紅了臉大罵,「克勞斯,給我閉嘴!!亞力克,你回去再看啦,聽到沒!!」雙腳踢著,但亞力克一個扭身便逃到一旁去,拉開安全距離。

而克勞斯則雞婆而落井下石的、繼續摘要內容:

「還有啊,這次被瑪莉琳『吃掉』的男學生飛利浦,噗!那個背景設定、那個形容!唉……我保證你看到一定會笑到抽筋,那個人是……」

「菲尼對吧?」啪的一聲,亞力克好心的闔上雜誌。

搧了搧手上的雜誌,「當有名人的兒子真辛苦啊~菲尼~」亞力克取笑著菲利克斯,發現對方臉色已氣得鐵青,吐了下舌頭,乖乖將雜誌收回紙袋裡。

「唉……真不好玩,你這麼早就猜到了?」有點意猶未盡的,克勞斯放開了鎖住菲利克斯的雙手。

亞力克苦笑著,「你都說得這麼白了,我還不知道嗎?」

菲利克斯憤憤的補了一拳到損友的肚子上,罵道,「事不關己就這附德性!誰要你多嘴的!?」

故意誇張的哀叫,一邊揉著肚子,克勞斯抱怨,「這麼怕被亞力克知道,你一開始就別把雜誌給他啊……」反正早晚都會知道。

「我答應了每期銀河快報都會拿給他看的!」而且當面被笑和事後被笑可不是同一回事!

補了一腳踹到克勞斯的小腿骨上,閃避不及的克勞斯哀怨的摸著痛處,嘴上仍是不知好歹的挑釁著菲利克斯的脾氣,「嗚嗚……菲尼好凶喔!亞力克~」捏著嗓子學亞力克的語調喊『菲尼』。

那是菲利克斯的幼名,如今只剩亞力克和艾芳瑟琳以及維斯特帕列還保持著這樣的習慣稱呼他,14歲的菲利克斯最恨的就是克勞斯學著過去亞力克的童音,捏著鼻子叫自己『菲尼』,據本人所稱,那是「聽了就全身不舒服到想扁人」的程度。但也正因為克勞斯相當清楚這一點,因此也常常故意這樣喊來造成菲利克斯的不快。

笑彎了一雙杏眼的亞力克喘著氣,捧著肚子揉著,他嘴上裝模作樣地附和著安慰:「對呀,他兇起來可是很恐怖的喔~可憐的克勞斯~」話鋒一轉卻提醒著菲利克斯:「菲尼你應該攻擊他的頭髮才對,那樣對克勞斯的精神打擊比較有效!」

克勞斯最在意的便是頂上三千煩惱絲的造型。

話才一出口,克勞斯立即舉起雙手、屏障起他每天花一小時塑造的精心髮型,討饒道:

「別!別碰我的頭髮,菲利克斯,我錯了,都是我的錯!!我跟你賠不是!我跟你道歉!就請你別碰我頭髮~~!!」

看到克勞斯那一副死命捍衛的可笑樣子,菲利克斯氣也消了一半,擺擺手表示不想再跟損友計較,指著先前遞給亞力克的小盒子。

「別理他,亞力克,打開來看看。」

紙盒中是一個藍絨的方形硬盒,在手掌裡有點沉。

「這是……」亞力克驚喜的發現,裡面躺著一只手錶。錶面覆著金屬材質的蓋子,浮雕著盾面與兩個交纏在一起的花體字F、K,是費沙銀河帝國軍幼年學校的縮寫字母,也是校徽。

金屬表面又加上了雷射雕花處理,隨著不同角度顯現的是有翼黃金師的花樣,精緻而富有古意的造型。

打開錶蓋,一半外露的機心零件工整的運作著,機械式的萬年曆標示著今日的日期,016-09-22,也有碼錶計時的功能。

「哇……你把金牌的獎品送人啊?」湊過來看的克勞斯忍不住讚嘆菲利克斯的大手筆。

這個特別的手錶正是菲利克斯在射擊大會上得到金牌的獎品,由大會贊助商之一的「百達.飛利浦」公司提供的「費沙幼校」專門式樣手錶。

「反正我不習慣身上戴了其他累贅,感覺會變遲緩……」

「百達.飛利浦的錶耶,又是限定式樣的,你丟拍賣至少有一萬馬克以上!」一副土生費沙人的精明,對市場行情的風向變動比感覺天氣轉變還敏感。克勞斯嘴裡嘖嘖有聲,無限惋惜。

「菲尼……真的要送我?」聽到克勞斯的話,亞力克不禁有點遲疑。

「就算是百達.飛利浦的手錶,你如果想要還有拿不到的東西嗎?但這手錶,頒獎的時候贊助商的代表也說了,手工打造,只有五只,分別為各個年級射擊比賽的冠軍所準備。」菲利克斯聳聳肩,滿不在乎的接著說。

「反正今年你生日我也沒送你東西,就當作是補送的。你不是一直很喜歡我們學校的校徽設計,正好那上面有刻。」菲利克斯說的是一派輕描淡寫,彷彿就只是順水人情罷了,但亞力克也知道,這正是菲利克斯為人著想的方式。

「嗯……謝謝。」小心的蓋上藍絨的盒蓋,亞力克輕聲道謝,胸口感覺脹脹的,有種喘不過氣來的異樣情緒飄盪著。

「啊,對了。」想到什麼似的,菲利克斯又提醒道。

「這東西附了一大本說明書,我懶得看也沒帶過來,你回去後記得看一下附在盒內的晶片,裡面有電子檔案的說明書。」

「嗯,知道了。」將盒子收到外套的內袋裡。亞力克瞭然地笑開了一臉的燦爛,他知道菲利克斯準是早早就把那本說明書給搞丟了,從以前這傢伙就是不看說明書、不收藏保證書的人!

一旁的克勞斯忍不住酸道「菲利克斯還真是大手筆!我生日就什麼都沒送!」

「你生日根本還沒到吧?」有著一頭黑棕髮絲的少年白了身旁的人一眼。

「那正好這次到奧丁,我買紀念品的話,你就幫我付帳吧!」現成的生日禮物,又不會有送錯禮的危險!

「你想得美!!」菲利克斯立即嗆了克勞斯一句。

還沈浸在驚喜情緒中的亞力克,這才想起他趕來與菲利克斯見面的主要目的。

「啊……」的一聲輕叫,他一把捏住菲利克斯的袖子、下意識的扯著。

「你們……真的要去念奧丁的士官學校嗎?」滿臉盡是隱藏不住的擔憂神色。

「放心……亞力克,我放假會回來找你玩的!!不要太想我!」克勞斯一手輕挑的搭在亞力克的肩膀上,保證般的拍了兩三下。

而一旁的菲利克斯則吃驚地問:「什麼?你還真的打算要去奧丁啊?」

「怎麼?菲利克斯?你沒打算去?」那還湊什麼熱鬧去奧丁啊?

「你說只是去看看的啊?我以為……」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菲利克斯早在亞力克被宣佈15歲才能進士官學校之後,便答應了亞力克,進費沙的士官學校,等亞力克入學,兩人讀同一間學校的。

「嗯……」克勞斯難得顯露了一下認真的神情,他搓著略為垂下的髮絲,將之重新定型。

「我想……可能性很大吧…我對那邊的課程安排比較有興趣……」

對於克勞斯這突如其來的爆炸性宣言,菲利克斯禁不住沉默了一會,這也是他當初報名的原因,聽完奧丁士官學校的課程說明之後,說不心動是騙人的。他並不是單純的心血來潮才決定參加這次的行程。

但是……

菲利克斯看向亞力克。

察覺到菲利克斯眼中的遲疑,亞力克連忙提醒「菲尼!我們說好要去念費沙的士官學校的!一磅肉喔!」不自覺得加重了指頭捏上袖子的力道。

菲利克斯一向遵守約定,小時候掛在嘴邊的口頭禪就是『男子漢大丈夫,說一是一!沒有第二句話!!』

而這時,亞力克也只能寄望於菲利克斯守信的人格了。

揉了一下亞力克染成黑曜石般不透光的深沈髮絲,菲利克斯安慰:

「那當然,都答應你了啊!」

得到了保證,亞力克才鬆開抓住的袖口,總算安下心來。

他想,只是去參觀一下,應該不至於會當場被揭穿身世吧……

費沙這邊的學校教官也會跟去,應該沒什麼問題。自己如果表現的太激烈的話反而會被懷疑。

「喂!菲利克斯,那我呢?」

有點不滿的,克勞斯問道。

好歹自己也是從初等學校以來就當菲利克斯是拜把的好兄弟,這小子居然一副篤定留在費沙的樣子!?克勞斯有種被好友背叛的感覺。

「我又沒跟你約定要一起讀同一間學校,你如果要去奧丁就去啊!」

冷冷的回著,菲利克斯一副無感動無關心的樣子。

「嗚……我心好痛……」這就叫見色忘友嗎?

亞力克揚起得意的笑容,「請節哀,克勞斯,這種事是先講先贏的……」拍著克勞斯的肩膀,非常沒有誠意的安慰對方。

「嗚嗚……亞力克,我看到你的臉在笑……」真是沒有一絲誠意的安慰。

「沒那回事,我本來就生就這附笑容可掬的樣子。」嘴角還止不住的顫抖忍住笑,亞力克繼續享受和克勞斯抬槓的樂趣。

突然一陣尖銳的鈴聲響起,菲利克斯抽出通訊器,接通之前先告知了亞力克一句,「亞力克,是克萊巴!」

糟了,沒注意時間。

滿臉愧疚的亞力克趕忙提起紙袋,看了一下時間,只剩10分鐘左右可以趕回會場。

「菲利克斯.米達麥亞?」克萊巴公式化的音調傳來。提醒著菲利克斯答應的任務。「大公殿下必須在10分鐘內回到B3會議廳,請你們差不多該準備出發了。」

「是!」

頓了一下,克萊巴略帶遲疑地又附加了一句「那個……記者會通常會拖長個兩三分鐘,請帶大公走『正常道路』,謝謝。」

紅了紅臉,菲利克斯再次向中尉保證他們會循一般道路前往。收了線,第一件事就是先轉過來頭教訓亞力克。

「你完了!!被克萊巴當場捉到你跳電梯了!」如果他在報告書中記上一筆,就會有各式各樣的小罰則等著亞力克了。

「啊……監視影像!!可惡~~~」一聽到菲利克斯的話亞力克也才想起,那個做事謹慎的克萊巴怎麼可能放著自己一個人行動,原來是全都在監控之下!

懊惱的抓了抓頭,只差沒搥胸頓足的後悔了。

菲利克斯行動如風的向友人克勞斯交代「我送這傢伙去一下!有事聯絡!」便一手捉起亞力克的臂膀,順便伸手接過他手中的紙袋準備走人。

克勞斯點點頭,伸手在亞力克染成黑色的頭上摸了一下,說道「下次再見囉!大公殿下!希望下次可以看到你美麗的金髮!」

轉頭狠狠的瞪了一下口頭不牢的克勞斯,惦記著時間沒跟他再多說,菲利克斯便拉著亞力克往B區中央通道的方向奔去。

続き

 

一磅肉!看得懂這是什麼意思的人請舉手,或是參考 這裡 瞭解亞力克的賭咒詞哪來的!

 

シリーズ 目録 へ戻る

5 thoughts on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16

  1. 千风扶柳 說:

    啊啊,umi大好久么去传说了呢。。

    真相都更新到17了。。

    偶现在来这里一定得用代理服务器。。泪奔

  2. Umitan 說:

    啊啊,umi大好久么去传说了呢。。
    —————————–
    正確來說是我回了一趟台北,結果脫離了便利光纖網路環境,倒退到沒有網路的老家(嗚嗚……我們家小孩子搬出去以後就不用網路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