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與蘭-4


內容開始寫出來之後比預期中份量還多,再拆成兩回發表。


帝國歷489年六月中旬,在接受到密告,得知舊門閥貴族即將再次潛入帝都的消息之後,憲兵總監克斯拉一反常態地、緊急連絡宰相的首席秘書官,請求臨時會面。

正當克斯拉一臉著急神情與希爾德交談之時,宇宙艦隊總參謀長的副官,配屬軍務省的菲爾納上校正好到宰相官邸領取重要文件,於是,對於自己的長官一向口風不太緊的菲爾納在回到辦公室之後,以一種分享趣談的心情,對自己的上司如此報告。

「那般沉著穩重的憲兵總監大人也會如此慌張,真難得啊!」

淡淡地「喔……」了一聲,總參謀長奧貝斯坦使用僅存的一隻義眼,繼續手上保養義眼的工作,從旁人眼裡來看,此景色無疑是驚悚的,但在參謀長辦公室裡,現在正好沒有其他旁人,因此也無人因此驚聲尖叫。上司冷淡的反應讓菲爾納無從判斷到底要不要繼續這個話題,但這位神經粗細非同常人的上校在無聲辦公室工作久了,也習慣了一邊自說自話、一邊工作的方式。於是他毫不在意地繼續著話題。

「但說是緊急會面,似乎又不是什麼需要綿密商談的事件……」

「喔……」

熟練的裝上保養完畢的義眼,雙眼皆為電子式義眼的參謀長大人又接著拆下另一隻球體重複幾分鐘前的保養工作。

「因為克斯拉總監一下子就出來了,喔!參謀長閣下,在下可不是去偷聽才知道的喔,是因為忽然打雷又暴雨,原訂的地上車延遲了十分鐘才繞到宰相府的!」

「嗯………」看似一心不亂整理著手上義眼的奧貝斯坦、發出一聲不知是回應或是因應指尖使力而產生的聲響。

「憲兵總監大人也是被突如其來的大雷雨給絆住了,我們還在候車處聊了一會兒呢!」

「………」

「當然克斯拉總監沒有跟我聊剛剛他急著報告的內容!我們聊的是宰相首席秘書!」

「………」

「唉呀……真的是很難得的一位小姐呢!跟我以前所認識的所有貴族小姐都完全不同,政治敏感度、判斷力兼具,又有女性柔和不咄咄逼人的特質,只當秘書官真是太可惜了!宰相大人似乎也常常徵詢她的意見呢!」

「那麼卿以為伯爵小姐應該要當什麼?」

「咦!?」

「只當秘書官太可惜,所以……當什麼才不可惜?」

菲爾納上校深刻的感受到一股冰冷的寒氣自參謀長辦公桌上席捲而來,即使宰相府、元帥府的人們都暗自把希爾德譬喻為月之女神、隱隱期待她與阿波羅般的領導者能發展出什麼,但看來總參謀長閣下大人並不喜好這樣的配對,十分會看風向讀臉色的上校立即改口。

「唉呀失言失言,秘書官小姐還能當什麼,又豈是我等可以預測插嘴的?!啊哈哈哈!!」

原本,安東.菲爾納以為,關於希爾德的話題就到此為止了。

隔天,總參謀長副官例行性的向宰相府確認、萊因哈特身為宰相的一天行程分配時,意外得知首席秘書官希爾德今日請假一天,一聽到這個消息,奧貝斯坦立刻要菲爾納確認幾項要件。

希爾德請公假或私假?

若是公假、是否註明事由,以及是否使用公務車,出車地點為何?

政府單位的出勤系統整合得很好,加上是參謀總長要確認的事項,菲爾納很快地就向長官回報如下。

希爾德請了一日的公假,原本請公假必須註明事由與地點,但標示了首相特命事項,因此無法得知詳情,另外的確有一部公務車出借給希爾德使用,同樣是目的地不明。

得知資訊後的奧貝斯坦停頓了三秒,雖然只是三秒,但對熟知他性情的副官來說,這算得上天人交戰了。

「或許已經來不及了,但就當作是死馬當活馬醫……」喃喃自語了一句被副官自動省略的話語,奧貝斯坦簡潔的指示菲爾納立刻製作「海鷲通訊」的『漏頁』。

名義上是『漏頁』但實質上是『增頁』,內容是宰相府組織的介紹,由於只須將現有資訊再加以整理,不到十分鐘,奧貝斯坦有能的副官便將『漏頁』原稿草案遞交給長官審視。

奧貝斯坦簡單的變更了幾個地方與格式之後,吩咐菲爾納要立即輸出,並且以最快的速度配送到他指定的地點。

「多管閒事!」

不知為何,去年主君在禿鷹之城對著自己咆嘯的情景此時浮現在腦中,自嘲地拉開嘴角苦笑了起來,頭髮半白的參謀長在心底對著自己說道,這次還真的是多管閒事了!

 

希爾德來到安妮羅傑所居住的佛洛依丁山莊入口時,已經接近傍晚,雖然從山莊門口到主體建築還有一小段距離,但她拒絕了隨行司機的提議,帶領著他踩著像風一樣精神抖擻的步伐穿過林立的針葉樹群,來到宛如鋪設豪華綠色地毯的山莊的門前,佇立在美麗的青草地上的安妮羅傑迎風而立,宛若女神一般的姿態令希爾德與隨行兼任司機的軍官都不禁緊張了起來。

希爾德小心而端正著腳步走上前去,謹慎而儘量不給人唐突感地詢問,「格里華德伯爵夫人嗎?」

「您是……」

「我是希爾格爾.馮.瑪林道夫,現在擔任羅嚴克拉姆公爵的秘書官。不知是否有幸能佔用您一些時間……」

與萊因哈特相似色調的碧眸靜靜地凝視著希爾德,雖然有能的首席秘書官一早就與山莊的執事連絡並取得拜訪的許可,但此刻、希爾德仍感受到一陣膽怯,這份緊張不同於過去她直闖萊因哈特的元帥府,單獨談判投誠時的高昂感,而是生怕打擾對方、冒犯對方的畏縮。

這份緊張很快就被切斷。

「肯拉特!」女神優雅的回頭朝著背後的山莊輕呼兩聲。

一名少年應聲由山莊裡面走出,那少年的金髮與安妮羅傑本身的金髮,在色調上有著些許微妙的差異,向晚時分逐漸轉為橘紅的陽光映照著他,年齡上看來頂多只有十四歲左右。

「有什麼吩咐嗎?安妮羅傑大人」

「客人來了,我陪她一下,你先帶司機到餐廳讓他用晚餐」

「是的,安妮羅傑大人」

軍官帶著惶恐又混雜著期待的神情隨著那名少年離開,安妮羅傑則領著希爾德來到起居間,暖爐裡燒著柴火,溫柔的接待來訪者並驅逐山區的寒意。

希爾德不自覺得多望了那名少年一眼,她不知道這名摩德爾子爵家的孩子是怎麼來到這裡,試探性的詢問過後,發現安妮羅傑是清楚對方家名來歷的,但似乎也無意多做解釋,因此希爾德也只能將疑問暫時壓抑於內心深處,先進行本次訪問的主要目的。

希爾德盡可能簡單扼要說明了主君請託的事項、以及可能造成的影響,而安妮羅傑則在舞動的火焰前、微微側過頭,加以更簡潔的總結。

「所以、我弟弟的意思是要為我加派護衛嗎?」

「是的,羅嚴克拉姆公爵擔心您將成為恐怖份子下手的目標。公爵最大的希望還是您能回去與他同住,但恐怕您不會同意。所以,希望至少能允許我們在山莊外圍配置警備的士兵。」

接著希爾德便閉起雙唇、靜待安妮羅傑的反應。

而安妮羅傑的沉默、則是超乎異常地寂靜。

自從她搬來山莊之後,萊因哈特就沒有與自己聯絡過,不論是任何形式的聯絡。一早,接到來自於「宰相府首席秘書」的通訊要求,安妮羅傑還以為是萊因哈特出什麼事要與自己聯絡,才會透過秘書先聯繫山莊這邊,而當她發現與自己聯絡的對象就是「首席秘書」本人的時候,心裡不由得一陣酸楚又莫名的鬆了一口氣。

是的,原本就是自己先推開萊因哈特的,有什麼好失落的?但安妮羅傑也無法否認,一開始聽到肯拉特前來報告時,掠過心頭那一瞬間的期待之情。

這位短髮俏麗的女性,從名號上可知道也是屬於貴族一門,但自己過去在新無憂宮時,卻對「瑪林道夫」這個家名沒什麼印象,如不是像克洛普修特克侯爵那樣被社交界刻意放逐,就是一直待在領地的邊境貴族、完全不參加奧丁的社交界活動。但以眼前這位女性的年齡,就算是邊境貴族應該也會努力送子女到奧丁求學、參加活動才是……

安妮羅傑此時突然有些懊悔,早知道應該跟自己那位社交界之花的友人多交流一點,或許就能更理解這名小姐被弟弟派來擔任說客的理由了。

由於希爾德原本就已預料到無法立即獲得答覆,所以並末做出催促對方回答的愚行。但她並不知道,令安妮羅傑困擾而陷入沉思的,並不是她與萊因哈特所推測的事項。

安妮羅傑思索了一會,在現有資訊過少的情況之下,如果想要多理解對方一些,否定提案是比較容易觀察對方應對的方式,於是,在希爾德幾乎要以為今晚得不到答案之時,擁有一頭美麗長髮的女主人靜靜的開口。

「對我來說,是沒有必要、也沒有資格請護衛來保護我的,小姐」

簡直就像是在等待自己回絕一般,安妮羅傑面前的短髮女性,立刻辯才無礙的、反駁了自己所謂的「沒有必要」與「沒有資格」,並再次保證了不會妨礙周遭生活方式。

安妮羅傑的紅唇忍不住牽出一絲微幅上揚的角度,是個理性而聰明的小姐呢,她在心中評論著。

是了,如不是這樣,又怎可能在那個弟弟身邊辦事呢?過去這些事大概都是齊格在打理的吧,想到那位逝去的青年,胸中不禁一陣鈍痛襲來,安妮羅傑止住了紛飛的思緒。

暖爐中舞動的火焰映照著她美麗的臉龐、唇角的凹陷因此渲染出一抹陰影,希爾德一邊打從心底讚嘆那完美的唇線,一邊也不由自主的猜想那唇邊的陰影是否來自於心中的寂寞。

「來講一些往事吧!十二年前,我和萊因哈特的父親,在用盡了原本就不多的資產之後,放棄了原有的宅邸,搬到位於工商混雜區裡的一棟小屋子。看起來失去了所有,但也因此獲得了一些新的寶物。萊因哈特交到了第一個朋友,是一個擁有火焰般的頭髮、笑起來讓人覺得如沐春風的高個子少年。我對他這麼說,齊格、要和弟弟做好朋友喔……」

這是希爾德第一次從當事人之一親口聽到有關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之間的過往,有關兩人的相關資料,她曾在一些紀錄裡看過,但目前主宰帝國的獨裁者與其半身之相識過程,她卻是第一次聽到,而且還是由安妮羅傑親自口述!希爾德惶恐的珍惜這難得的機會,屏息傾聽。

「紅頭髮的少年遵守了承諾……不!不只如此,他所作的遠超過我所期待的,而且是其他人都做不到的……」


作者碎碎念

  • 原書裡克斯拉在雷鳴那章裡向萊因哈特報告了三流詩人的再入國之後,第二天希爾德就去掃墓與見公婆(長姊如母啊…)老實說我覺得這也太快了一點,通常拜訪人至少要兩天前預約才是正確禮儀,而且這跟當年希爾德殺入元帥府單獨談判的情形不同,做足禮貌、取得主人的許可是很重要的,就算安妮羅傑沒做大事業賦閒在家,難道她不能外出嗎?突然拜訪萬一主人根本不在家呢?撲空嗎?萬一正好安妮羅傑為數不多的友人正好來訪呢?
    雖然詳讀了原書之後,我想田中的意思百分之90是表示希爾德突擊拜訪安妮羅傑,因為看對方的回應(包括肯拉特)根本一副不知道這人是誰、來幹嘛?的反應,但這實在太不合情理、而且非常失禮。如果希爾德是個有能的秘書,絕對不可能這樣幫老闆辦事的。
  • 而且就算安妮羅傑「只是和少數近侍一起生活」,萊因哈特不可能在山莊附近完全不安排任何衛兵,也不可能在山莊內不配備1~2名有點防衛能力的保安人員。除非萊因哈特一掌權帝國就變成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治安零缺點社會!就算萊因哈特成神了都不可能。而也原書也寫了,安妮羅傑遷居的地方原本是貴族們的避暑別墅群,由於之前的內戰很多別墅都成了無主之屋,拜託,這種地方如果沒有守衛或是保安人員派駐的話最容易成為治安死角,被宵小之徒佔領,除非萊因哈特真的不管安妮羅傑死活,否則山莊別墅群的連外道路入口一定會有崗哨、希爾德停車的地方至少也會有人查驗身份而不是隨便任由一名女子報上名號就可以輕鬆走進去(事前聯絡車號、來訪者都是想當然爾的必要工作)。因此,我理解的「希爾德所謂的增加護衛的人手」並不是為「毫無防備」的山莊從無到有派駐護衛。
  • 基於以上兩點(萊因哈特對姐姐的安全著想、希爾德作為有教養、有能的秘書官)我修改了原文的文脈,儘量不修改對話內容的情況下,安插了希爾德其實有預約拜訪的橋段。
  • 卡通後傳有呈現過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曾經想要湊合過萊因哈特與希爾德,而且看起來是跟希爾德母親蠻熟的,但我想男爵夫人應該在希爾德拜訪安妮羅傑之前沒有大力推薦過她,一是男爵夫人沒那麼閒、她認識的貴族小姐應該數不完。二是所謂想湊合也只是一閃之下的念頭,她也不是什麼專業媒婆,所以自己的故事裡就設定為安妮羅傑對希爾德的認知為一張白紙。因此,想試探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 希爾德與安妮羅傑的交談,想表現的是同樣一句話、各自表述各自誤會的情形。

経由: 劍與蘭-3 – Sayi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