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與蘭-3


「閣下,在下是奧貝斯坦。有一通超光速通信從帝都奧丁傳來」

「誰?」

「格里華德伯爵夫人」

在此一瞬間,那幾天都一動不動的金髮年輕人,像是雕像被注入生氣而鮮活起來一般、從椅子上彈了起來,蒼涼的火焰像要從兩眼中噴射而出似的。

「你這個混蛋!是你!?你居然說了!你好大的膽子、你把吉爾菲艾斯的事告訴我姐姐了!?」

義眼的總參謀長毫不畏懼地迎接上司排山倒海的怒氣。

「在下亦是出自於不得已而選擇了下策」

「多管閒事!」

「或許是吧,但是閣下、難道您要一直這樣下去?」

「閉嘴!」

「您怕嗎?」

 

這句挑釁一般的話語無疑成功地挑動起萊因哈特的神經,銀牙幾乎要被咬碎了一般,一字一句從牙縫中磨出。

「你說什麼!?」

但奧貝斯坦卻坦然地、甚至感到一絲欣喜的承受著主君的怒火。

「如果不是,那麼請您見見她。」

自我放逐至此的主君,理性分析的話應該立即擁立第三號人物,例如羅嚴塔爾或是米達麥亞、甚至權宜之計是說服兩人先並立起而領導眾將士,都是合理而有效率的作法,自己甘冒不諱、私自聯絡格里華德伯爵夫人,又用這種語氣激將主君,如果那位紅髮提督還在世,說不定還火上澆油地諷刺自己「真是值得讚賞的愚忠呀」。

 

但是,義眼的參謀長連自我剖析的理智都省略了,他的語調仍然維持著冷然與低沉,但卻蘊含了連本人都不得不承認的熱情因子在內。

「閣下,我對您仍抱持著期望。您沒有將責任推到我身上、實在令人非常欽佩,但是卻過份地自我苛責,一昧地逃避現實也不是辦法。

如果您不能從絕望中再次站起來,那就表示您就只能走到這個地步,到時候整個宇宙就會落入他人手中。想必吉爾菲艾斯提督在天之靈也會感到怨歎吧……」

這種訴諸神靈的臆想語言,在過去奧貝斯坦是幾乎不屑使用的。那不僅放棄了理性思考、更狡猾地假借無法求證真偽的神靈為己代言。但如今的奧貝斯坦是真的束手無策了,即使是假借吉爾菲艾斯的名義,假如能讓主君振作起來,自己的原則又算得了什麼?

萊因哈特緊握雙拳,睨視著奧貝斯但,仿佛要用視線殺死他似的。然而,他終究只是踩著重重的步伐走過他身旁,進了通信室。

 

安妮羅傑楚楚動人的身影浮現在通信屏幕上,年輕的帝國元帥費了好大的勁才壓抑住自己簌簌顫抖的身體和鼓動不已的心跳。

「姐……姐姐」

只說了這一句話,萊因哈特的舌頭就沒辦法再轉動了。

安妮羅傑凝視著弟弟,她的臉色蒼白得嚇人,蒼藍的眼珠中沒有淚水,有的是超越了悲傷的神情。

萊因哈特的憔悴遠超過安妮羅傑的想像,如果可能,她多希望能飛奔到萊因哈特的面前,緊緊的摟住他、安慰他,就像兒時自己安慰恐懼黑暗的弟弟一般,告訴他『不用怕、姐姐在你身邊』,但,這次她必須狠下心……

深深的看進胞弟那雙浮腫而失去了神采的眼瞳,安妮羅傑喃喃說道,「可憐的萊因哈特……」清軟而略低的音調宛如尖刀一般刺入金髮年輕人的心臟。

由於過度的自責、萊因哈特不自主的縮了縮肩頭,他想、他了解胞姊話中「可憐」的意思。

是的,他為了維持自身的權威、為了那不值一文錢的權威體制,把形同半身的吉爾菲艾斯當成一名、與其他提督無所分別的下屬來對待,無法堅持當初自己的誓言;『我所擁有的一切都與你分享』,現在,他正為自己的愚蠢和無知付出代價,接受懲罰。自己的確是可憐又可悲!

 

「你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再失去了,萊因哈特。」

姐姐話中的弦外之音觸動了萊因哈特的心弦。

「不!」這位被銀河帝國權貴們描繪成極惡不赦的野心家、竊國者,此時卻像隻雨中哆嗦的幼貓一般,與胞姊的雙眸相似的淺色瞳孔中盛滿了不安,「……不,我還有姐姐!是不是!?姐姐!是吧!?」

胞姊的話讓萊因哈特的心臟幾乎被掐住一般,他虛弱的回問。若不是支撐在通話操作檯面的雙手,萊因哈特幾乎以為自己要跌坐在地了。安妮羅傑的神情太平靜了,但詞語間卻又透露著令他冷得徹骨的決絕。

「是的,萊因哈特……我們除了彼此之外,已經不再擁有任何東西了………」安妮羅傑虛弱地、艱難地吐露出詞語,萊因哈特那帶著浮腫的雙眼裡寫著不可置信、正緩緩地瞪大,但不可否認的,原本渙散的精神卻集中了起來,察覺胞弟表情的細微變化,安妮羅傑緩緩垂下眼睫,儘量維持著不變的語調與姿態,繼續道。

 

「萊因哈特……我要離開史瓦齊公館,能不能在別的地方給我找一棟房子呢?」

「姐姐……」

「還有,我想我們暫時先別見面了」

「姐姐!」

萊因哈特受傷的神情同樣刺痛著安妮羅傑的神經,但她還惦記著那位紅髮青年的遺願,她很清楚,寬慰弟弟、和他一起緬懷那位如春風般怡人的紅髮青年,對自己來說非常簡單,但他們三人之間的牽扯實在太深了,只要看到彼此,就會不停的提醒對方、那份已經失去的存在。

吉爾菲艾斯說得對,到了這一步、他和自己都只能是過去的存在

 

「我想、我最好不要待在你身邊,因為我們的人生觀差太多了……我有的只是過去,而你擁有的則是未來」

「…………」萊因哈特無言的接受安妮羅傑澆淋在身上的字句,彷彿燙熱的滾水、下一秒又宛如深海裡的寒冰。

「如果你累了,就來我這裡吧!不過、你現在還不是喊累的時候」

安妮羅傑難得鋒利的言詞宛如在萊因哈特心臟上的剮出一個血淋淋的洞,非常的疼痛,但也足夠讓萊因哈特自喪失半身的茫然中痛醒。

 

萊因哈特之所以干犯大諱、野心勃勃奪取權力,一開始的目的只是為了解放安妮羅傑、以及進一步撥亂反正。獲取權力的目的不是為了權力本身,只是手段罷了。但在安妮羅傑已經不再禁錮於皇權的現在,萊因哈特瞬間喪失了推進方向,再加上失去了紅髮摯友的輔助動力,過去無堅不摧勢如破竹的戰車一旦停了下來,就只是一塊廢鐵,就算再美、也只是華美的擺設物件,僅供展示。

為此、安妮羅傑總是憂心忡忡、而紅髮的吉爾菲艾斯也很清楚安妮羅傑的擔憂,因此,為了避免萊因哈特回顧過往而停下腳步,只能選擇設定更遠更高的座標讓他繼續衝刺。期待他在繼續奔跑的路程中,過往的傷痕能夠漸漸的癒合。

 

於是,手段變成了目的,奪取權力、掌握全宇宙成為萊因哈特的目的,除此之外沒有別的,為了獲得權力而掌握權力,為了獲得宇宙而奪取宇宙!

這是萊因哈特身邊最親的兩人為了延續他熾烈燃燒的生命之火、而將手段與目的扭轉的結果。安妮羅傑終其一生,都將為了自己附和了吉爾菲艾斯的遺願而悔恨,尤其是當她不斷聽到有成千上萬的生命為了追隨她的弟弟而隕落、為了弟弟的『目的』而再也無法回到親人身邊時,安妮羅傑就會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罪孽深重。

「我知道了!如果姐姐希望這樣,我就會這麼做。等到我掌握了宇宙,再去接姐姐回來。」

金髮的元帥明瞭,自己沒有喊累的權利,既然是吉爾菲艾斯的遺願,那麼他無論如何也應該完成。

但是,姐姐的決絕是否還包含了其他的想法,萊因哈特不由自主地臆測著。吉爾菲艾斯初見姐姐時的神情、每次一起到皇宮裡探望姐姐時的溫柔微笑、聽到其他軍人侮蔑姐姐時的憤怒、默默凝視姐姐背影時的感傷神情。

即使吉爾菲艾斯已經用眼神、用言語、甚至用肢體傾訴過對自己的感情無數次,但他仍然無法自信、不由自己的懷疑,在那暖藍的注視之下,是否還是保留了幾分給最初的愛戀?

 

「在分手之前,我想請姐姐親口告訴我一件事,一件我一直以來都很想知道的事。」

萊因哈特咽了下唾液,重新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

「姐姐是不是……愛著吉爾菲艾斯?」

然後,他戰戰兢兢地提起視線,觀察胞姊映射在螢幕上的臉龐。

安妮羅傑不發一語,甚至沒有任何動作、連淚珠都沒滴下。可是萊因哈特從來沒有看過姐姐的臉如此地透明,如此地悲傷。他想,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表情的。

金髮而年輕的元帥覺得,他已經知道了答案。

 

不同於以往總是互道再見之後再各自關閉通訊,萊因哈特簡短告訴安妮羅傑還有重要軍務要處理,便先行離開。離開通訊室的腳步不再虛浮、堅定沉穩地與剛進入通訊室的他判若兩人,眼神也恢復清明與銳利。

退至通訊室中控室的奧貝斯坦覺得自己這份毛遂自薦的工作著實吃力不討好。

為了怕姐弟太過剖心析肝地長談,他要中控室值勤的士兵暫時退去,但卻沒想到讓自己聽到這樣的對話。雙眼都裝備著義眼的參謀長原本只是希望能讓主君重新振奮。

是的,效果很好,人是振奮了,最後還賭氣一般問自己姐姐:是不是愛著吉爾菲艾斯?

饒是冷靜理性的奧貝斯坦也不禁覺得,主君這一問刁鑽過頭了,不論答案是肯定與否、不都是故意讓人答不出來嗎?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人都已經死了,難道主君心裡的痛楚會因為答案而輕減或加劇嗎?

不對……答案是預設好的。

一轉念,奧貝斯坦也明瞭了,這是主君執拗自殘的表現,萊因哈特不需要答案,因為答案早就預設在他心裡了,否則他無法承受安妮羅傑「只是」、「單純」要離開自己這件事。他需要一個能加深懲罰自己的理由。

打開通訊頻道,奧貝斯坦將通訊室裡的訊號接到自己這裡,「伯爵夫人……如果沒有其他吩咐,下官就此切斷連線了………」

即使主君小孩子氣的甩頭就走,參謀長基於位階與禮貌都無法就這樣直接切斷連線。

「可以拜託您一件事嗎?保羅先生」

「請伯爵夫人吩咐」

「能夠麻煩您以後、捎來一點弟弟的消息嗎?偶爾就好,在沒有觸及軍事機密的前提之下……」

有能的參謀長略為思考,便有了方策,他向這位金髮貴婦人恭謹地一禮,「下官一定盡力達成」

安妮羅傑點了點頭,也不再追問細節,只是鄭重地答謝,「那麼一切就多勞煩您安排了,謝謝您」

 

帝國歷488年10月,安妮羅傑便遷進位於帝都中心城區西方的佛洛伊丁山莊,那是過去紅髮少年與金髮少年曾經一起拜訪過的兩層樓建築,而同月起,山莊開始收到「海鷲通訊」這份刊物。

這是一份由軍務省政務局.涉外關係部所發行的公式刊物,是為了政令宣導而編輯的,一般都以電子形式發布,但佛洛伊丁山莊收到的是呈給重要長官、易於閱讀的紙本形式。

在簡單的目次之後,會有一個小小的專欄,「帝國軍元帥本月行事」,是個非常流於形式,記帳似的小單元,記述過去一個月裡元帥萊因哈特在哪裡開會、或出席了幾次軍方的典禮、或對軍校生做了什麼公開演說等等。附加上一兩幅解像度不甚清晰、象徵性的影像。

 


蛇足解釋:「海鷲通訊」在新帝國更名為「有翼獅先鋒報」

預計再一回就可以把我的妄想銀英解釋補完。

前回: 劍與蘭-2 – Sayi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