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 15


菲利克斯無法理解,這個突如其來、蹦進腦內的答案究竟是怎麼來的?

亞歷克要娶誰關他什麼事?

他又何必在這裡評論誰夠不夠格?

或者該說,自己現在究竟是在心情低落個什麼勁啊!?

歸根究底,都是那隻該死狐狸的錯!

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果然沒安好心!

思緒百轉千迴之際,反倒埋怨起亞歷克來。

以行動心理學的理論來解釋,就是啟動了防衛機制,藉由責任轉嫁,來合理化自己『不合常理』的反應,更切斷了進一步的自我探索。

「對……干我屁事啊……」。

在一旁沒聽清楚的克勞斯連忙問,「啥?你剛說什麼!?什麼屁事?」

「沒、沒什麼」擺擺手,菲利克斯的神色又恢復到克勞斯所熟悉的怡然自若。

「你……」一邊窺伺好友坦然無波的面容,克勞斯小心翼翼地確認。「沒事了吧?」

「沒事了!」菲利克斯擺著手趕人,「我一個人在外面走走再進會場,你先回去吧!」

「想開了?」

「是啊!天涯何處無芳草!」懶得多做解釋,而且菲利克斯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因此他挑了一個令好友安心的回覆。

果不其然,一個添加了安心、放鬆等元素的掌風拍上肩頭。

「就是啊!等我們回到奧丁,不、不用等到回奧丁,明天我可以幫你介紹更正點的美女,何必單戀一枝花呢~」

「那就拜託啦!」咧開了唇,笑得開朗爽快。

「喔!」克勞斯雙眼一亮,驚喜地發現原本討厭聯誼的好友似乎受到刺激轉性了!

但克勞斯卻沒有機會看到,在自己轉身離去的那一瞬間,湧現在菲利克斯面容上的陰霾。

 

菲利克斯背部的線條緊繃,體內則像是燒著暗火似的隱隱燥熱著,等好友的背影消失於視線之中,他邁開步伐,再也不加掩飾地,將怒火粗暴發洩在腳下的地磚。

埋著頭,狠狠踏了數百多塊地磚,一句再熟悉不過人聲,才猛然將菲利克斯拉回現實。

「莉迪雅小姐,好多了嗎?」

多年的軍校生訓練令菲利克斯立即聞聲駐足,屏息張望了一會,立即搜尋到目標。

會場外成幾何圖形的庭園區,植有低矮的灌木叢,在昏暗的室外照明下,供人休憩的花型躺椅斜倚著一抹身影,而話語,正是發自於躺椅旁佇立的少年口中,一頭柔軟燦爛的髮絲在昏黃的照明之下散發出柔和的光暈。

「嗯…還有點頭暈…」

菲利克斯無法解釋自己為何要躲在一旁偷聽,其實第一時間他直接出個聲,或許之後都不會那麼尷尬,但是他沒有。或許在下意識中,他也如好友克勞斯那般,不信任這個從嬰兒期就相識至今的「大公殿下」。想看看自己不在場的時候,這位天之驕子是否會有任何改變。

「我擔心菲利克斯找不到你會擔心」

並不會,反倒是某人搞失蹤差點害得會場內雞飛狗跳!菲利克斯心裡頗不是滋味地無聲回嘴。

「他呀~我敢跟您打賭,直到我們再出現他也不會發現我曾經離開會場過!」

聽到莉迪雅這親暱到有點失了莊重的語氣,菲利克斯不得不佩服起亞歷克,居然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能讓之前還自稱「民女」的莉迪雅,你來我去的。熟得好像認識了好幾年似的!

「歐喔……聽起來似乎有滿腹牢騷?」

見獵心喜!

這小子真是沒安一分好心!!

「牢騷?我哪敢啊~只要菲爾願意多看我一眼,我就心滿意足了!」

是嗎?如果用看的就可以了打發,那還真是求之不得!

「菲利克斯對你不好嗎!?」板起了臉、沉下聲線反問。菲利克斯就算沒看到亞歷克的臉也知道,那傢伙現在一定故作正經,一副要幫人打抱不平、評理論事。實則內心竊喜、巴不得多聽一些消息。

「沒、沒有不好啦………」昏暗中莉迪雅略帶為難的撇過頭。

菲利克斯趕緊往柱子背後再悄悄移去兩步。

「但是也沒有『好』對不對?」

話說回來我為什麼要對莉迪雅好呢?

不過就是尋常程度的認識罷了!臭狐狸非要如此挑撥離間嗎?

一邊豎起了耳朵,菲利克斯一邊在心底暗罵臭狐狸、死狐狸不下百次。

「這個……其實菲爾對我……已經十分另眼相待了……是我太貪心了啦」

我哪有!?不過是幾顆草莓罷了!

聽到這,菲利克斯幾乎要忍不住衝出去為自己辯解,這、講成這樣好像自己與這女的已經有一腿似的,這一副快哭出來的音調是什麼?這充滿委屈的說法又是什麼意思?

「喔……他怎麼對你另眼相待呢?」

問得好!亞歷克!

「這、他……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很親切的分草莓給我」

「草莓?」詫異的音調微微上揚。

「是的,其實我最喜歡草莓了,第一次和其他朋友們聚餐的時候,菲爾他知道我很喜歡吃,所以就、就把他自己的草莓全都給了我……」萬分嬌羞一般,莉迪雅將雙手輕掩住臉,紅著臉吶吶地「而且……而且他還對著我溫柔的笑……」

「喔──」

這聲別有含意的長音菲利克斯自然不會錯過,手心不禁冒出了幾滴汗,在頗有涼意的夜裡顯得黏膩。

很不好、非常不好。

 

臭狐狸一定會誤會,看那個詭異的笑容就知道,一定誤會了!而且還沾沾自喜,找到了一個可以取笑自己好一陣子的題材。

 

菲利克斯一邊在心中暗叫糟糕,一邊動起腦筋思量該如何打斷兩人的話題。

這時才假裝從柱子後方出現怎麼說都有點矯情,也不自然,最好是別人……

對了!找提歐來!!

腦中想法才乍現,菲利克斯手上已經飛快掏出口袋裡的個人聯絡器,從聯絡簿裡找到皇室警犬的號碼,輕手輕腳地輸入疑似有目擊消息,暗示提歐巴特可以從矮木叢的另一邊去尋人。

 

才剛剛把聯絡器無聲無息的收入口袋裡,正準備再探看一下情勢,不遠處已經傳來提歐巴特的大嗓門。菲利克斯忍不住暗暗吃驚,這麼快!?才不過30秒而已!

「殿下!亞歷克大人!亞歷克大人您在哪裡!?」中氣十足的叫嚷在寧靜的庭園裡顯得突兀,劃破了原本閑靜的氣氛,連原本昏黃的照明,都似乎因為提歐的嚷嚷而顯得明亮了起來。

趁著狂吠一般的音量吸引住兩人的注意力,菲利克斯連忙壓低了身子,繞道而過,跟在提歐巴特的後方出現。

「提歐!我人在這兒,你小聲一點……」懶懶的音調,自兩片形狀美好的薄唇中傳出。

身形還介於少年與青年之間的亞歷克斜靠著花形躺椅旁,姿態中有幾分隨意卻又不失莊重,他微傾著頭,像是無奈又像是好笑的,向著忠心的隨扈招了招手。隨即發現了跟在提歐之後出現的菲利克斯,單純的面容立刻換上一副複雜又莞爾的表情。

「咦!?菲─利克斯也來啦!」

這微妙的語氣,隱藏不住抽搐的微笑又一本正經的語氣。菲利克斯不用問也知道這隻狐狸已經把要聽的東西都打聽完畢,只剩下找個好時機拿出來糗自己,很不得挖個地洞做鴕鳥算了!事已至此,也只能先聲奪人,以求轉移注意力了。

板起一張臉,菲利克斯沉下聲線教訓道。

「亞歷克,你人要離開怎麼不跟提歐巴特說一聲,你不知道會場內差點被他整個翻過來了!?」

像是要回護亞歷克似的,莉迪雅連忙挺身而出,「菲爾,你別生氣!」軟言溫語的接著解釋。

「實在是我待在人多的會場裡覺得胸悶,才拜託大公殿下帶我出來透透氣的。」

胸悶?

菲利克斯眼神凌厲的以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女,沒有一絲憐惜地反問。

「那現在好了?」

在提歐巴特與菲利克斯的雙雙環視之下,莉迪雅倒也識相,知道在這兩位面前裝柔弱是沒有市場的,乖巧地一個頷首,撫著胸口怯怯回覆「好多了…已經沒事了」

點點頭,菲利克斯撇過頭,再沒有一縷目光停留,「那好,妳先自己回會場去」。

隨即以下巴一勾,「亞歷克,我有話,借一步說話」。雖然俗話說越描越黑,但是有時候還是要速戰速決,以免夜長夢多。

「哪有放女孩子一個人回去的道理?」

亞歷克故作姿態地、雙手插在腰間一邊數落道,「難怪人家莉迪雅覺得你不解風情,冷淡!這就叫做沒有紳士風度!」

不等菲利克斯回嘴,亞歷克隨即轉過頭吩咐。

「提歐」

「在」

「幫我『好好地、禮貌地』護送小姐回會場」

「遵命!咦!?亞歷克大人?」反射性的、接收到命令便先答覆、上司命令不容質疑的軍人天性令提歐巴特在亞歷克身邊總是吃足苦頭。

「提歐」亞歷克唇角完美而對稱地微微往上吊起,和煦地、溫和地、但沒有一絲商量餘地的。

「那就『拜託』你囉!」

 

via 舞會 14 | Sayi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