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 14


菲利克斯大步跨出會場,抬頭一看,已是滿天星斗的夜晚。

雖然這個區的夜晚來得慢,但超過了7點,天色整個暗了下來。菲利克斯不敢大聲呼喊亞歷克的名字驚擾不知情的人,只得慢慢繞行,以目光搜尋。

突然,身後不遠處的矮樹叢不自然的搖了搖,似是有人聲,菲利克斯連忙緩緩靠了過去。正想開口詢問試探。一記響亮而脆生生的巴掌聲響起,隨即是一陣女子憤怒的罵聲。

「艾曼達是誰!?你這個混帳!!」

菲利克斯還來不及出聲,一名少女一手掩著胸口,低著頭就從矮樹叢中竄出,差點撞到面前的菲利克斯。她沒想到會有旁人在場,驚慌之餘正好與菲利克斯打了個照面,只見她髮鬢略為凌亂,舞會會場外黯淡柔和的照明也遮掩不去臉上的潮紅,以及鬆開的領口。看身上禮服略呈香檳色,菲利克斯猜想應該不是應屆的畢業生。

少女嗔怒之下跺了兩腳,拉攏了下領口,便往最近的更衣室方向奔去。而隨後由樹叢中出現的人才真正令菲利克斯大吃一驚。

「莉茲別走!!艾曼達是我……咦?」

居然是克勞斯!

「菲利克斯!?」一看到好友,克勞斯女孩也不追了,他整了整髮型,再將鬆開的領口慢慢扣上,一派閒適的風流笑問。

「菲利克斯!你也來了?」

伸頭探了探,卻沒發現好友身後跟了什麼佳人,克勞斯連忙再問。

「咦?莉迪雅呢?」

若不是克勞斯提起,菲利克斯還真的完全忘了自己今晚的女伴也不見蹤影。

「不知道」他搖了搖頭,補充說明「我和男爵夫人跳完一輪後似乎就沒看到她了……」

「喔……」優雅地,克勞斯將最後一顆領口的暗扣鉤上,淺淺的笑窩展現在唇角兩側。

「所以你出來找她?」

「不,我是出來找亞歷克的」

「亞歷克?」

點了點頭,菲利克斯簡短的將剛剛的事情敘述了一遍,總結道「所以我從會場外西側出口這邊找起」

「噗」的一聲,克勞斯忍俊不住接著大笑起來,「啊哈哈……拜託,都幾歲的人了,哈哈!還能去哪啊?」

撇了撇嘴,菲利克斯說「你不知道,剛才那個費沙的提歐巴特差點要啟動二級保安機制了!」

「亞歷克去哪了,這不是很明顯嗎!?」

一聽到克勞斯胸有成竹的這番話,菲利克斯連忙問「你看到他了!?」

「拜託……」忍不住又用手指挑理了垂落在前額的髮絲,克勞斯語帶嘲諷的反問。

「你是真想不到還是不願意想到?」

「什麼?」

「一個男的跟一個女的同時不見,現在天又晚了!」

「所以?」

「當然是找個暗處好辦事啊!!」

「辦!?」菲利克斯刷的臉整個青白,隨即又因為憤怒的情緒而轉為通紅。「辦你個頭啦!!」

「誰叫你不看好自己的女伴!」克勞斯微笑著品嚐菲利克斯顯而易見的憤怒。

「他們、才第一次見面耶!!」能發生什麼!?菲利克斯無法抑制因為怒意而細微顫動著。

「嘖嘖……」克勞斯歪著頭不懷好意的打量自己的好友,「我們奧丁軍校的大情聖會嫌進展太快嗎?」

「別用那個莫名其妙的稱呼」壓下聲線,眼眸的溫度也在瞬間降下好幾度。菲利克斯從來不認為自己稱得上那個名詞,也從不屑於那個名詞。

「好好好、對不起」克勞斯倒也爽快,立刻踩住煞車,乾脆的道歉。

「換個說法好了,今天莉迪雅有沒有一直看亞歷克?一直找他說話?還是亞歷克對人家特別殷勤?」

「唔嗯」菲利克斯低頭思索了一會,驀地,莉迪雅深深凝視亞歷克來不及收斂的笑顏那一幕,就這麼鑽進腦子裡,編織成雜訊刺激著每一條腦神經,而亞歷克過度的「親切」、「好客」行為則化為細細的線鋸,推拉著折磨著、一一割斷菲利克斯僅存的理性。

看到菲利克斯的臉色,克勞斯也猜到答案如何,他語重心長的拍拍好友的肩膀。

「沒關係啦!女朋友再找就有了!別那麼在意,普通女人看到大公殿下不被沖昏頭的能有幾個?很正常啦!亞歷克應該也不是故意的……」

菲利克斯一臉陰鬱,依自己對亞歷克的性格理解,不認為他會對莉迪雅著迷,但從黃金狐狸今晚的態度,又可看出對莉迪雅是有興趣的。就不知道這個興趣到底會持續多久、多深。

話又說回來,亞歷克對誰有興趣、對誰沒興趣,自己又能如何?自己有何資格、有何理由約束甚至置喙?

菲利克斯緩緩沉默了下來,連同原本張揚的氣勢也在背光之下,顯得收斂深沈。微微伏低的面容顯得模糊不清,克勞斯一看氣氛不對,趕緊接著安慰。

「你看開一點吧,反正亞歷克也不可能跟莉迪雅有什麼進一步發展啦!」

「進一步……」還能有什麼進一步?

「亞歷克不可能選她作皇妃的,如果你真那麼在意莉迪雅,等她被甩了還是有機會的!」

「凱─薩─琳?」菲利克斯機械式地、在嘴裡複述著克勞斯所說的名詞,宛如初次認識的詞彙一般,湛藍的眼底寫著茫然與陌生。

凱薩琳,皇妃。

他當然知道這個名詞是什麼意思,但菲利克斯活了17年,還真的從未認真想過這個名詞代表的意義。

這也不能怪罪菲利克斯敏感度不夠,畢竟,對當代銀河帝國人來說,『皇妃』幾乎與『希爾德』─希爾格爾.馮.羅嚴克拉姆劃上等號,無論今後銀河帝國中出現多少位皇妃,可能都無法撼動希爾德作為『皇妃』的特殊意義及地位吧。

克勞斯安慰的詞句還繼續著,語彙中夾雜著他特有的玩笑用詞,若非至親好友,或許還會被人誤以為在說反話或是嘲弄人。

菲利克斯嘴角熟練而反射性地牽動,附和著好友絮絮叨叨不間斷的話題,但腦子裡飛快轉著的,卻是別的題目。

亞歷克是銀河帝國皇帝,自然是要迎娶后妃的,說不定還不只一人。克勞斯所謂『亞歷克不可能選莉迪雅作皇妃』的意思,菲利克斯自然也明白,因為不論是個人能力或是身家背景,莉迪雅都不夠格成為亞歷克的皇妃人選。

但是莉迪雅不夠格,總會有人夠格吧……

那又會是誰?

誰才夠資格?

夠資格…….

「喂!菲利克斯!!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喂!?」

克勞斯的大喊彷彿隔了一層水幕,忽近忽遠的聽不真切。

直到雙臂感受到劇烈的拉扯,菲利克斯才發現,原來自己竟然無法維持立姿,身軀劇烈搖晃之後差點軟倒下去,背部因紊亂的呼吸而起伏不定。出了一層大汗,連原本剪裁貼身的軍校禮服,也因為汗水而顯得膩滑難受。

目睹菲利克斯失常的克勞斯,比差點跌倒在地的本人更顯得手足無措。精神強韌、體能優異一直是菲利克斯的最佳寫照。就算是剛進士官學校,參加新生一百公里行軍時,菲利克斯眉頭也不曾皺過一下,而『那本書』剛出版的時候,克勞斯也沒見好友表現出一絲一毫的動搖或驚惶。

但眼前這個臉色蒼白,搖搖欲墜,似乎下一秒就要暈倒的傢伙是誰!?

「沒……沒事」

甩了甩頭,菲利克斯狼狽的起身,使勁拍打了一下雙頰,熱辣辣的痛令他頓時清醒不少。

「你這樣子怎麼叫沒事!」

提高了音調的反駁裡雜夾了一絲自責與悔恨。

克勞斯雖然個性張揚看似大而化之,但其實心細如髮,他原本以為,以自己這位多年好友對莉迪雅總是冷冷淡淡的態度,典型的「女追男隔層紗」,想必是到手輕易放手也隨意,因此他並不認為莉迪雅的移情別戀,會對菲利克斯造成什麼打擊。

但,看起來自己想錯了!沒想到那個莉迪雅在菲利克斯心中份量竟如此巨大!?或許是菲利克斯自己也沒有察覺到吧……

忍不住責備起自己誤判情勢、口沒遮攔,克勞斯一邊扶起菲利克斯往柱子邊靠著,一邊拍著好友背部給予安撫。

但即使是與菲利克斯.米達麥亞相識近10年的克勞斯,此時也不曾想到,菲利克斯的確是被嚇得不輕,但不是因為可能失去莉迪雅而踉蹌,他其實是被自己心中的答案給嚇出一身冷汗的。

這個自深層意識裡破繭而出的答案,宛如一塊千斤大石,狠狠地、重重地砸在菲利克斯的胸口,砸得連呼吸都頓止、血液也被截停一般。一股麻木的頓痛自身體的最裏層滲出,切斷了四肢與大腦之間的聯繫。

誰才夠資格?

不!誰都不夠格!

via 舞會 13 | Saying.

Back to Index

NEX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