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 13


提歐巴特一把揪住菲利克斯的胳膊,滿頭大汗的傳達雷擊般的消息。

「亞、亞、亞歷克大人失蹤了!」

「提歐巴特,你不是一直跟在亞歷克……亞歷克大公身邊嗎?」乍聽之下,菲利克斯也慌了起來,尤其是提歐巴特身上那份焦慮到幾乎要爆炸的情緒具有極度的渲染力。

「亞、亞歷克大人要我,去、去拿一些點心,草莓水果塔,起士蛋糕、還有、還有飲料!」結結巴巴的,提歐巴特一邊比手畫腳,一邊接著向菲利克斯解釋。「然後、和我約定在這裡會合,但是、但是……」

「但是你回來的時候發現人不見了!?」

史提爾直接截斷提歐巴特的結巴直接給出結論。

「唔……嗯嗯!對對對對!」

點頭如搗蒜的,提歐巴特不住上下搖晃頭顱,原本就屬於剛毛的深色髮絲這下子更是甩開髮膠的作用,沖天地豎起來。

那很明顯的就是被支開了不是嗎?

菲利克斯與史提爾兩兩相望,以眼神交換了這再明顯不過的結論。

看到提歐巴特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難過又自責的模樣。突然間,菲利克斯覺得這塊頭高大又忠心耿耿的提歐巴特似乎有點可憐。

「亞歷克大人失蹤了……不……這種情形,很可能是被恐怖份子綁架了,能在這種場合順利綁架亞歷克大人的犯罪組織,一定有相當程度的人力與內應……」

「等一下等一下!」聽到提歐巴特自顧自的推論,菲利克斯立刻撤回前幾秒的同情感想,太陽穴隨之一跳一跳地疼痛起來。

「喂喂……提歐小弟!!」史提爾也幾乎同時出聲阻止。他一邊在心底嘀咕著到底是哪個傢伙選中提歐巴特來當亞歷克貼身保鑣,一邊『試圖』提醒這位腦袋裡只存在極限狀態的同校學弟。

「你怎麼確定是失蹤?」

「這……如果不是失蹤,亞歷克大人怎麼會消失?」

菲利克斯一把搔亂原本梳理整齊、帶著艷黑色光澤的柔細髮絲,他深吸了兩口氣,力圖心平氣和、委婉地提示「你有沒有先在會場內找找?」

「有!」

「洗手間呢?」

「廁所我檢查過了!每一間!」

這肯定無比的敘述令史提爾眉頭一挑,連忙追問,「該不會真的每一間都檢查了吧?」

「那當然、沒有應答或是無法確認使用者的隔間我都確實檢查過了。」

到底是怎麼「檢查」的啊!?史提爾皺了皺鼻頭,忍不住想為方才在上廁所的男士們掬一把同情淚。

「取食區呢?」菲利克斯繼續追問。

「取食區我也檢查過了,沒有」

「所以……」

菲利克斯與史提爾相視一眼,既然會場中都沒人,那麼很明顯的,兩人心中皆有了答案。

「所以亞歷克大人一定是被某個極惡叛亂集團給綁架了!」

史提爾誇張地滑倒並掛在菲利克斯身上,還好他一向身體健康,不然此刻大概可以吐血三升吧。

「首先要聯絡亞歷克大人的直屬保安官們,接著應該要封鎖會場,徹查可疑人物,然後立刻通令道路交通局封鎖各個路口,犯人們應該還沒走遠……」

聽到提歐接下來馬不停蹄的「對策」,從來都算不上默契良好的菲利克斯與史提爾再次同聲阻止。

「喂喂喂……」

「給我停下來」

身形高挑的菲利克斯連忙將塊頭比自己又大上一些的皇室警犬推到不起眼處,免得他大呼小叫引起更多人的側目。

「你先冷靜一下!」

明明是空調得宜的室內,菲利克斯卻從額頭上抹下一把汗。

「亞歷克應該只是一個人閒晃到某處了吧?放著不管等下就會出現了啦!」接著附和的是擁有一頭註冊商標似的紅磚髮色,沒有一絲軍人氣息的史提爾。

「是啊、提歐巴特,會場外你找過了嗎?」菲利克斯接著丟出另一個可能。

「會場外?」

「沒有吧?一定是晃到外面去了啊!」史提爾一看提歐巴特那楞頭楞腦的表情,便知道他漏了會場外的花園與休息區。

「可是、可是……」提歐巴特搖了搖頭,嚴肅的表情上透漏著不解,「亞歷克大人今晚沒有預定會場外的活動啊?有什麼理由要移動到會場外嗎?」

仰頭翻了個白眼,菲利克斯再次在心中腹謗起亞歷克的護衛人事安排,一定沒有找第二保安隊的成員提供意見!

亞歷克如果是會照既定行程按部就班的乖寶寶,克里希也不會一天到晚嚷著要調職了吧?

「總之……先聯絡保安官們是有必要的,但也不必用到「失蹤」這種詞,請其他人幫忙留意一下、我們也到會場外繞一下,分頭找人總是快了一點」菲利克斯簡單而明瞭的提議,先壓制住了提歐巴特如熱鍋上螞蟻的燥動。

接著他又確認,亞歷克今晚的隨行保安隊員有哪些人、聽到熟悉的克里希、克萊巴、威爾納上校等名字,心中也安堵踏實了些,尤其是執事先生克萊巴也在的話,至少亞歷克表訂行程是不敢亂翹的。

「亞歷克下一個行程是什麼?」

「呃……」雖然菲利克斯並非自己的上司,但是一聽到他簡明的問話,提歐巴特反射性地、沒有一絲猶豫地回報,「校長2000中場致詞之後,要跟麥恩荷夫家的小姐跳舞、之後還有校長的孫女、以及……」

「行了行了」史提爾擺了擺手截斷提歐巴特鉅細靡遺的報告,「總之還有30分鐘左右不是嗎?你就在會場裡好吃好喝,時間到了人自然會出現啦!」

「可是學長,讓護衛對象離開視線是非常危險的事情,一旦有無法掌握的空白出現、就很有可能發生無法挽回的危機!」

「這可是軍校主辦的舞會!哪來的無可挽回的危機!?」史提爾閒適的又挑了一小塊糕點細細品嚐起來。

「說得也是、謹慎為上」菲利克斯雖然也覺得提歐巴特有點小題大作,但能夠如此忠實的實踐理論,沒有一點苟且敷衍,就態度上就值得肯定。

「放心啦!說不定他是趁著空檔拉了哪個女兒辦好事去了!等下就會自己晃出來……唔嗯……」壓根兒就不想費神去找人的史提爾繼續搜刮著餐台上的好料。

「你胡說些什麼!」

「學長、恕我直言,這個可能性極低!」

「唷、唷、唷……」同時被兩位身材高大的軍校生怒目反駁,還真不是什麼好滋味。史提爾訕訕然的,趕緊陪笑道。

「我這個……開玩笑啦~不過,你們對亞歷克的人品還真有信心啊?」

要是平時的菲利克斯,一定習慣性地立即反駁,但想到自己方才八分認真的動氣,反倒不好再說什麼,他尷尬地「咳嗯!」一聲,生硬地轉移話題。

「總之……我們分頭在會場內外四處找找吧。找到了就發個簡訊互相通知一下,史提爾!」

被比自己年紀小的人點了名,史提爾還來不及抗議或奪回主導權,菲利克斯又丟出下一句問話。

「你號碼沒換吧?」

「什麼?我也要去找?」他忙不迭地高聲抗議。

但是菲利克斯直接無視這名從小就熟識的同伴,直接背轉過身,逕自和「皇室警犬」交換起聯絡號碼與分配尋找區域了。

平時並不覺得自己矮人一截的史提爾,這時才發現因為身高差距所造成的「銅牆鐵壁」效果,到底有多惱人又多可恨了!

「喂!喂喂!我說……欸!菲利克斯!我等下有事……」

沒用,於是又去戳同校學弟厚實的背。

「喂!喂喂喂!提歐小弟!學長在叫你!」

等到兩位高人一等的「晚輩」分配好尋人區域,菲利克斯才轉過身來,說道。

「史提爾,那就麻煩你繼續繞一下場內,如果看到人就通知我們一下!」

翻了個大白眼,史提爾狠狠瞪視自己面前、看起來再誠懇不過的蔚藍雙眼「我有說要去協尋失蹤人口嗎?」

「反正你也沒事不是嗎?」

大爺我什麼時候跟你一樣「也」沒事了!?史提爾聽到自己居然被歸類到和菲利克斯與提歐巴特一樣的類別,氣得話都說得結巴起來了。

「我沒事!?我告訴你!我可忙了!我忙著……我忙著……我忙著……」

頓了頓,原本自認辯才無礙的史提爾突然腦中一遍空白,不成句的詞彙在舌尖上轉啊轉的,卻擠不出一句冠冕堂皇的詞句。

「總之場內就拜託你了!」

不等他擠出藉口,菲利克斯已經一掌拍在史提爾的肩上,隨即和提歐巴特分頭往不同方向快步離去。

呆楞了一會兒,雙唇之間擠出一句不雅的情緒發洩用詞彙。

「沒想到乖乖牌也這麼會使喚人!?還真是近墨者黑呀!!」

 

via 舞會 12 | Saying.

Back to Index

NEX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