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 11


此時,會場內所有畢業生已經進場完畢,一黑一白兩縱列的畢業生井然有秩地,對著大廳正中央的黃金有翼獅軍旗以及萊因哈特大帝的肖像行禮。

隨後一黑一白兩縱列繞著弧形成雙圈,男外女內,比肩交錯到自己的舞伴,即從雙圈裡脫出再排成新的兩排縱列。古老的帕凡舞曲奏起,畢業生緩慢地踏步換位、踩著簡單莊重的帕凡(pavane)舞步,如同這舞步的別稱一般,宛如孔雀般緩慢、充滿莊重地移動身形。時而與舞伴接近、時而分離,舉起單手與舞伴的輕輕相觸、繞行著、交錯著,腳下的步伐依照著幾何圖形變換位置。費沙幼年學校畢業並沒有舉辦舞會,第一次看到這種舞步的菲利克斯感覺十分新鮮。

「看起來只是儀式性地移動身軀嘛!」似乎比他想像中簡單,男女動作對稱、按照一定規則朝著反方向或同方向移動,只需注意不要和其他行列中的人們相撞即可。

「的確是儀式性重於實質啊」聳了下肩,亞歷克附和了好友的感想。

「我還以為每個人都要滿場飛來飛去到處轉圈圈呢!」

帕凡舞曲結束後接著是較為輕快的加勒里亞舞曲,仍然是單純明快的對稱式舞步。

「畢業生開舞的是比較古典、簡單的舞步」亞歷克身旁的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補充說明道,她接著強調,過去菲利克斯被她強迫學習的是華爾茲、別再說什麼『滿場飛來飛去』、『到處轉圈圈』這種門外漢一般的用語。

「奧丁那邊的藝術選修課程裡有舞蹈嗎?」亞歷克好奇地發問。

菲利克斯歪了歪頭,不是很確定地回答似乎是有的,印象中克勞斯似乎有詢問自己要不要一起選修,但是對這方面沒什麼興趣的菲利克斯就直接拒絕掉了。

「諾伊曼小姐應該很擅長才是,菲尼你都不陪著出席嗎?」很自然地把莉迪雅的身份歸類為菲利克斯的女友,維斯特帕列相當清楚舞蹈是白百合學園的必修課程,有點吃驚這名姿容出眾的軍校生居然對舞會這種社交場合如此陌生。

「沒辦法啊……菲爾總是以沒興趣為理由……」灑上一點怨懟的薄粉,莉迪雅委婉地,加入了話題。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菲利克斯」亞歷克一臉認真的祭出指責的言詞。

「我!?」

「諾伊曼小姐」亞歷克帶著一點溫文的笑靨數落起身旁的友人「菲利克斯就這個死板的軍人樣、不解風情,請您千萬不要見怪!」接著向友人身旁的美麗少女一禮,「這樣吧,就當作是幫『我親愛的友人』賠罪,希望等會兒有幸能邀小姐一條舞!」

史提爾看著那名來自奧丁的美麗少女、在亞歷克別有用意的凝視之下、強忍尖叫且幾乎要休克的模樣,以及菲利克斯一副啞巴吃黃蓮的彆扭樣、就覺得今晚真是值回票價了。

畢業生開舞之後,舞會也正式開始,亞歷克與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以及其他非畢業生的軍校關係人士順著華爾茲的樂音,滑進寬敞的舞池。

亞歷克的社交舞來自黑髮男爵夫人的親自教導,無可挑剔的優雅身段,隨著合身的軍校生禮服展露無遺。幾個曾追隨來因哈特大帝征戰多年、現在退居教職的軍校教官們,對於這樣的情景皆不勝唏噓,深感物換星移、時代交替。

當年那位不喜社交、不擅文藝的王朝開創者,其子嗣已經成長到社交出道的年紀了!這情景、怎麼不叫會場內的宿將們感懷呢?

一曲結束,亞歷克扶著強勢的黑髮女伴退出舞池,找到了正在進攻外燴料理的史提爾,後者已經趁著舞曲演奏中,將會場內的外燴掃過一輪,一邊嚼著軟嫩的英式烤牛肉,手裡還拿了一小塊松露蘑菇鹹派,口齒不清的。

「阿歷克……這裡喝的、嗯!不太行、不過雌的、很……不錯」

亞歷克張望了一下,發現好友菲利克斯正被他眼尖、纖弱婀娜的美麗舞伴給半拖半拉地走過來,和那柔美面容成反比的是帶了點「勢在必得」的堅毅表情與急切而略嫌誇張的步伐。

那樣一名看似教養良好的淑女,在威權象徵之前也會忘了自我嗎?

亞歷克也不禁在心底咋舌,原來跟自己共舞真有這麼大的吸引力、帝國大公的身份這麼好用!

當然不可否認的、帝國大公,甚至是未親政的『皇帝』這個地位、的確是吸引異性的強力條件,但是亞歷克本身的風采與外貌、也是相當具有魅力的,只是他與相近年齡層的女性相處機會實在太少,造成了亞歷克本人對這部份的自覺相當低。

朝著滿臉不情願的菲利克斯俏皮的招了招手,金髮的少年皇帝得到好友用嘴型傳遞了一句「給我記住!」、對本人來說不痛不癢的威脅。

而菲利克斯身旁的莉迪雅,則認為帝國大公招手的對象正是自己,欣喜之情溢於言表,兩相對照之下,又令史提爾樂不可支。

「對了,菲利克斯」挑揀了一小碟焗烤蔬菜裡的茄子、親暱的遞給臉色不豫的好友,亞歷克明知故問地詢問「諾伊曼小姐,是第一次來費沙吧?」

莉迪雅挽著菲利克斯,含蓄地應答。

「我們這群土生土長的費沙人、是不是應該略盡地主之誼呢!?」

「喔、是嗎?」聞言,出自奧丁但早已完全適應費沙生活的維斯特帕列爽朗一笑。

「既然是女孩子,那麼非去不可的就是曼哈城第五街啦!」

「喔!我知道!銀河的流行中心!!」莉迪雅雙眼一亮,興奮的情緒將整張臉蛋染了一層薄薄的殷紅。

「不知道男爵夫人有什麼建議的名店?」

「嗯……基本上每家店特色風格都不同,就算只是去逛一逛都很有趣!不過我有個設計師朋友,一年前才剛在五街駐點開店,設計概念是混合材質的融合與創新……」

「喔、您是說像維.李或是迪朗奇那樣的類型嗎?」

維斯特帕列一聽到莉迪雅的回應立即雙眼一亮,「喔!你很清楚嘛……」

好惡分明、但個性爽朗的男爵夫人並不因為先前的小摩擦而對面前的少女懷有偏見,莉迪雅則因為維斯特帕列方才的「搭救」、再加上類似的服裝品味與流行嗜好。才不過一刻鐘,兩人熱絡得似乎已經認識多年似的,互相交流起經驗與情報。

兩位女性之間的熱絡話題立即遠遠超過一般男士可以輕易加入的水準,隱然形成一個獨特的排他力場,屏蔽了其他人。

明知失禮,菲利克斯還是忍不住側過頭打了個呵欠,被眼尖的亞歷克給捕捉到,莞爾笑著說,「嘿!菲尼,你也太失禮了吧!」

「沒辦法……」嘴角扯出一絲苦笑

有夠無聊!而且專有名詞太多他根本聽不懂、還寧願去和亞歷克聊戰史課的內容。

「術業有專攻,這種話題就交給專業的去討論就行!」史提爾在菲利克斯的呵欠感染下,吃力地吞下一個呵欠,男仕們在幾個眼神的共識之下,順水推舟的拉開了點距離聊起自己的話題。

引用元: 舞會 10 | Saying.

NEXT

BACK TO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