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 10


「諾伊曼小姐、我為護衛的無禮向您致歉」

和腳下的力道截然不同的,是出現在金髮皇族面容上溫和而令人好感倍增的輕柔笑意。接著亞歷克若無其事地移開腳跟,自提歐巴特前讓開了一步,側過頭的他雖然持續著笑紋,目光卻凌厲到一旁的史提爾都忍不住向後卻步。

「提歐巴特.卡爾.依斯塔茲,還不快跟諾伊曼小姐賠不是?」

「是!」下一秒立即雙腿一併倏地起身,費沙軍校裡赫赫有名的皇室警犬一旦接收到了明確的命令、立即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非常非常的抱歉!諾伊曼小姐!!」

莉迪雅被這突如其來的音量給嚇得躲回菲利克斯身旁,她原本以為士官學校的學生都如克勞斯介紹的那些軍校子弟一般,有禮而富含風度、絕大多數都是出身於高級軍階的家庭,例如菲利克斯.米達麥亞!即使偶爾有些不解風情,也都因為出身良好的緣故、教養得宜。

但是她錯了!

軍隊在校場上答數一般的宏亮音量震得她耳膜嗡嗡作響,惡煞一般的面容與高大的身形給人無比的壓迫,這哪裡是道歉!?這根本是威脅!!

恐慌地縮了縮身子,微微顫動的指尖搜尋著、爬上了菲利克斯的臂膀,緊緊揪住衣袖之後就再也不敢放開。

看不下去的維斯特帕列男爵夫人則發揮了宴會常客的老經驗,友好的伸出手臂環住那位沒有得到男伴應有關注的可憐少女,輕聲安慰道,「走、我們一起去化妝室,沒事的,只撒到一點,嚇到了嗎?沒事沒事的,軍人就是這個樣兒……」

總算得到『正常』待遇的莉迪雅,如溺水者一般連忙攀上另一枝浮木,簡短向男伴告退一聲,便隨著維斯特帕列離去。

深深地看了一眼身旁毫無所覺的菲利克斯,亞歷克綻開一絲唇角,握拳輕敲了菲利克斯的肩頭一下,悄聲道。

「恭喜啦菲尼,人下有人、至少你不會是最後一名!」

深深地凝起眉頭成「川」字,雖然摸不著頭緒,但根據多年的相處經驗,菲利克斯相當清楚這一番話絕對是在揶揄自己,不懷好意!

正待發難,會場司儀卻在此時大聲宣佈。

「第十二屆費沙士官學校畢業生、暨第七屆費沙第九恩賜女子士官學校畢業生入場!!」

身穿黑銀相間軍禮服的男子畢業生,與身穿銀白色長禮服的女子畢業生分成兩縱列,隨著音樂節奏魚貫入場,先行入場的在校生與來賓紛紛讓出空間,以掌聲迎接畢業生進場。

亞歷克手上跟著鼓掌、頭卻往旁偏去開始與史提爾、菲利克斯交換起這屆的畢業生的一些小道消息。

「菲尼,首席你認識吧?」

菲利克斯看到過去幼年學校時代的學長、滿腹的懷念之情油然而生。他點了點頭附和,「今年首席是雷歐學長啊……」

雷歐哈特.克雷蒙斯.馮.繆肯貝爾加也是菲利克斯和克勞斯在費沙幼校時期的學長,學業的表現一向很優異,祖父是舊王朝時代曾任宇宙艦隊司令官的繆肯貝爾加元帥,鼎鼎大名,可說是軍人世家,雷歐哈特是家族裡最小的孫子。

由於繆肯貝爾加當年急流勇退、完全沒有牽涉進當年的內亂,不論是之後萊因哈特皇帝對『賊軍』的掃討、或是取消對貴族階級的特惠政策、甚至遷都費沙,繆肯貝爾加的家族都平安度過,並且逐漸移轉家族成員與資產到新都星。

「繆肯貝爾加家族就算搬到費沙、也要繼續罷住當年的軍校首席位置吧!亞歷克真可惜他們家沒再多生幾個孫子,不知道跟你比起來如何?」史提爾興致勃勃地將話題丟向亞歷克。

「排名對我來說沒有意義,首席當然是讓給更需要的人囉!」亞歷克眼底閃著一絲狡獪的笑意,不打算加入這種無意義的排名爭論。

「不過接連著幼年學校、士官學校首席都是那個繆肯貝爾加的孫子,還真是無趣啊!」

「可見軍校裡的評鑑方法改來改去還是那麼一套,只要掌握了原則、要破解也不是難事!」

「什麼跟什麼!亞歷克你說得倒簡單!下次教教我原則在哪裡吧!」

「那有問題啊!『學長』吩咐一句就行!」亞歷克回以慧黠的神情,演出一派乖巧聽話的學弟模樣。

「吩…吩咐?我哪敢啊!小祖宗,當我沒說!」

「史提爾你還有什麼事情不敢的啊?既然這傢伙都開口了,你就讓他教啊!萬一還是沒辦法脫離倒數第一,就有藉口說是老師的問題了,多方便!」停頓了一下,想起和亞歷克小時候對沉默元帥的惡作劇,菲利克斯忍不住笑開,又接著說道。

「你想想看,倒數第一元帥都沒表示什麼,說不定你脫離倒數第一的時候、令尊反而會『表示』點什麼也說不定!」

「喔?有可能喔!我賭一馬克!」亞歷克立刻打蛇隨棍上。

「那我也跟一馬克!」

「菲利克斯,你還真是越大越不可愛耶!」史提爾輪流瞪視著面前小了自己一兩歲的同伴,將指責的矛頭對準菲利克斯。

「你小時候多懂事多可愛多有禮貌啊!現在怎麼變成這副德性?果然是被亞歷克帶壞的?」交抱起雙手,史提爾略帶不滿地數落起來。

「這叫做近朱者赤,咦?可是這麼說起來史提爾學長你怎麼沒被尤利伍斯帶好呢?」被指為罪魁禍首的少年非常得意的、完全不否認自己是「帶壞人」的那一方,壓低了聲音反問。

「這麼說起來,尤利伍斯好像是首席畢業的?」菲利克斯則跟上亞歷克的砲火方向順便集中攻擊。

七元帥的第二代中年紀最長的尤利伍斯.瓦列,現在已經進入軍務省,據說還深受菲爾納調查局長的器重、被提拔擔任局內的機要祕書。

「尤利是第三名畢業的!」史提爾連忙補上正確答案,「好險尤利不是首席,不然我壓力可大了!」

亞歷克打趣地反問,「什麼?史提爾學長你哪來的壓力啊?元帥不是從來『不過問』你的成績嗎?原來你也會在意啊?」

「哎唷……我也是有顆脆弱敏感的心好不好!」

兩人你來我往,鬥得不亦樂乎,菲利克斯雙臂交抱,並不是相當積極的加入亞歷克與史提爾的談話,顧慮著亞歷克身後的「外人」提歐巴特,菲利克斯並沒有像在獅子之泉裡的聚會那般多話。只是有點眷戀地、將視線投注在神采奕奕的亞歷克身上,那是他所熟悉的亞歷克、也是令他安心而懷念的亞歷克。

「菲爾……抱歉人有點多……」

「亞歷、我們回來了」

步伐匆匆的莉迪雅隨著維斯特帕列自化妝間趕回會場,一邊低頭撫平著禮服上的皺摺、一邊滑進菲利克斯的身側,很自然地順著身旁男伴的視線看過去。

「!」

正好撞見亞歷克那宛如名匠精心雕刻而成的完美側面,漾著頑童般的神情。

那笑紋,帶了點囂、又混了點俏皮,那雙罕見的冰藍眼眸笑意盈盈,連會場大廳裡光彩奪目的水晶吊燈都要相形失色。這樣的亞歷克,完全不同於她方才所見的溫文有禮,也不是一般媒體上可見的沉穩典雅,卻吸引了莉迪雅全副心神,她不由得屏息凝神,深怕錯失任何一個表情,幾近貪婪地,深深地將那個奇蹟般的瞬間顯像在心中的印紙上。

「咳、莉迪雅,妳回來了……」

莉迪雅的視線焦點所在,菲利克斯自然分辨得出來,不自然地咳了一聲,基於一種連本人都無法清楚解釋的情感作祟,他不著痕跡地,轉換了肩頭的角度,恰恰阻擋了莉迪雅進一步的窺視。而聽到菲利克斯出聲的亞歷克,也收斂起玩鬧心情,換上平時示人的那副表情,回過頭來給莉迪雅一個標準而又儒雅的頷首。

前一回: 舞會 9 | Saying.

NEXT

回到目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