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時的片刻~SYNCHRONICITIC MOMENT~19.5


~瓦爾哈拉再相見~

「如果拿到了宇宙……大家……」

新帝國曆○○三年,宇宙曆八○一年七月二十六日二十三時二十九分。

萊因哈特.馮.羅嚴克拉姆得年二十五歲,而他的治世、只有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


「吉爾……吉爾菲艾斯……是……吉爾菲艾斯嗎?」

那漸漸清晰的形體不是基於遠近關係而變化,而是,就彷彿似在自己凝視之際越來越清晰,從幻象到真實那般的不可思議。

萊因哈特曾經以為紅髮摯友的身影已經在自己心中漸漸淡去了。尤其是人生最後一段時間,臥病在床的時候,他幾乎要想不起來吉爾菲艾斯的眉、眼、身形。若不是胸前墜飾裡的三人照片,他幾乎都要以為,曾經被人那麼的珍視疼寵,只要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能心意相通的過往事實,都只是自己的幻想。

但是,隨著自己面前的形體越來越清晰,萊因哈特不得不承認。原來,吉爾菲艾斯一直在自己心中佔了這麼大的份量。他從來沒有忘記過這份存在,只是逞強地把所有關於吉爾菲艾斯的記憶都蓋上了,只是故意去忽視那些早就被吉爾菲艾斯填滿的缺口。

固執地、以為可以用別的方式將那個大洞補上。

「吉爾菲艾斯……」

「是的,萊因哈特大人。」

「你…………我……………那個…………」

根本沒有設想過有可能再重逢的金髮英靈,不知所措地絞緊了十指,豐沛的情感資訊流竄在他的形體之內,卻化不成一句完整的句子。

他曾經在生前後悔過不只上萬次,也曾不自覺得假設,如果能再見面,要說些什麼,但是當設想成真,他卻反而緊張到詞窮了。

一旁的紅髮英靈游刃有餘地化解了這無聲的尷尬,珍而重之地,捧起心愛的人的臉頰,在光潔的額頭上印下一吻。

「好久不見了,萊因哈特大人。您的頭髮留長了呢…………」

重逢的感動情緒相互激盪,金髮的英靈覺得眼底那陣熱燙幾乎就要湧出,下一秒,卻被意料之外的無機質冷徹音質、硬生生地冰凍起來。

「這不是………好久不見了,吉爾菲艾斯提督」

!!

宛如從永久凍土中發散出來的冰霧一般,悄然地、行禮如儀地出現在萊因哈特的身後。

「奧!奧貝斯坦!?軍務尚書為何會在這裡!?」

萊因哈特明明還記得,希爾德不是說,奧貝斯坦去處理事情了嗎?自己應該還沒病重到出現幻聽或是記憶混亂的地步吧!?

奧貝斯坦恭謹地向金髮的主君英靈一禮,簡潔地回應。

「下官稍微碰到一點恐怖活動,所以也來到這裡了」

「什麼!?」稍微、一點、恐怖活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金髮的帝王在脫離肉體之後病痛無法繼續折磨他的精神,思緒清明無比的想進一步確認緣由之時,身旁高大的紅髮英靈則先行一步,帶著薰人的微笑問候這位瓦爾哈拉的新住民。

「奧貝斯坦提督、該說別來無恙嗎?」

「托您的福,雖然多少有些風波,不過無災無病,帝國也有了繼承人、該掃掉的灰塵也掃光了。前往這裡也沒拖太久時間……」

「那還真是辛苦您了,看來公私兩方面都相當順遂呢!」

「唯一比較掛心的就是家裡的人年紀都大了,不過留給他們的錢應該很夠了……」

「等一下!」被晾在一旁的金髮英靈對於這兩位英靈異樣熟稔的交流,感到略為不滿而出聲打斷。

「是、陛下……」

「萊因哈特大人?」

「你們,很熟嗎?」

「怎麼可能……」與人一種整體皆為灰色印象的英靈面無表情地迅速否認。

「沒有的事,萊因哈特大人怎麼會如此認為?」

「這麼饒舌的軍務尚書,朕似乎還是第一次看到」萊因哈特微微縮起瞳孔、視線在面前兩名英靈之間輪流掃視,『那個』奧貝斯坦居然會跟人提『家裡』的事?而且對象還是吉爾菲艾斯?這兩人閒話家常的景象怎麼看都不自然!

「皇帝陛下您說笑了……下官與吉爾菲艾斯提督幾乎毫無交集」再被問下去奧貝斯坦覺得可能有承擔砲火衝擊的危險,即使主君如今已經化為英靈,但是釋放出來的資訊流強度、仍然相當程度反應了他在世之時的堅強意志。

被那樣的資訊流衝擊到的話,自己的意識可能在瞬間就化為無形的塵埃了吧。

因此他面無表情地決定立即撤出戰線,恭謹一禮,以要去會會瓦爾哈拉中其他的英靈為理由、消失在主君的英靈之前。

並且在最後、還丟下一句近似於陷害的訊息「吉爾菲艾斯提督,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果不其然,「吉爾菲艾斯,可以請你好好說明一下嗎?」清亮而冷然的質問在下一秒隨之出現。

感動的再會情緒已經被丟棄至宇宙的深淵,萊因哈特交叉起雙臂,斜著眼瞪視著自己本應最熟知的摯友兼情人。

如果只是摯友的話或許萊因哈特這份近似於『氣憤』的情緒還不會如此高漲,但混合了愛情,以及對吉爾菲艾斯的獨占情感、還有愧疚,揉合而成的是難以簡單梳理的複雜情緒。

目睹吉爾菲艾斯與奧貝斯坦之間的互動,基於不可置信的陌生感,令不信與猜疑的因子微微發酵。

這樣的情緒過去也曾出現在萊因哈特的念頭裡。是的,那是內戰即將結束,吉爾菲艾斯死前的事。

姊姊沒有要我問候吉爾菲艾斯,是不是代表她另外寫信給他了?寫了什麼?為什麼吉爾菲艾斯沒有告訴我?
他們之間……有什麼不能讓我知道的事情嗎?

萊因哈特自然不可能去懷疑到吉爾菲艾斯背著他和奧貝斯坦『有過什麼』,但是他的認知裡這兩人該是水火不容才是,絕不是可以如此閒話家常的關係。

「是的,萊因哈特大人,其實奧貝斯坦提督在您重病之時,對地球教殘黨散佈謠言、說皇帝病情康復 前,即將毀滅他們的聖地.地球,誘使地球教徒拼死做最後一博……」

吉爾菲艾斯雖然也清楚萊因哈特要自己『說明』的並不是這段事實,不過,他想,這份事實對於才剛脫離「銀河帝國皇帝」肉體的萊因哈特來說,應該也具有相當程度吸引力才是。

他頓了頓,觀察到萊因哈特急切想知道後續的表情,繼續道。

「而且、奧貝斯坦提督還故意洩漏錯誤的皇帝寢室位置,致使實際受到炸彈攻擊的為軍務尚書的值勤辦公室……」

「什麼!?奧貝斯坦他……他何必這麼做!?」萊因哈特雖然清楚奧貝斯坦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作風,但也沒必要賠上自己的性命吧!?既然都有能力放假消息了,炸個沒人使用的休息室什麼的都可以吧!

他還以為,奧貝斯坦身為軍務尚書,會繼續作為一股牽制力量,制衡即將展開的希爾德攝政時代。

「等一下!那這樣一來……」原本打算讓米達麥亞接任文臣之首.國務尚書的,一旦奧貝斯坦不在,就必須讓米達麥亞先穩住這部份了。

「您不用擔心,皇妃希爾德是個相當聰慧能幹的人,這種程度的人事異動,相信她一定能妥善應對的」立刻明瞭萊因哈特的憂慮所在,紅髮英靈相當自然地接續著說明。

這種不需要明講的心意相通與對話模式,讓萊因哈特感到無比的懷念與舒適。這也是吉爾菲艾斯死後萊因哈特在公務上遇到最大的不滿,無論是什麼樣的優秀人才,都無法像這位紅髮的心腹一般,正確迅速的理解自己的意思、預見可能的變數與選項、在正確的時機給予意見。

果然還是只有吉爾菲艾斯做得到。

萊因哈特沒有將這份感想直接化為言詞,他相信不需要明白的言語,紅髮的英靈也一定能感受得到。久違的暢快對話,促使他迫不期待地與吉爾菲艾斯討論起內閣接下來可能的微小調整。

「我想暫時應該會讓米達麥亞接下軍務尚書,馬林道夫伯爵就請他再忍耐個兩三年……問題是之後的軍務尚書,我想梅克林格、繆拉 等應該接得起來」

「是的,皇妃殿下應該也會有相同的處理」對紅髮英靈來說,這不僅是附和,而是親自觀察、確認過的未來發展。

「………」

「怎麼了?萊因哈特大人?」面對突然的空白,紅髮的英靈投以擔憂的視線。

聽吉爾菲艾斯三番兩次提起「皇妃」這個詞彙,對萊因哈特實在相當不適應,吉爾菲艾斯什麼都沒有問,迎接自己的時候一如記憶深處那般自然,彷彿包容一切一般的和煦。但是自己卻已經改變了這麼多……

「沒什麼……只是,從吉爾菲艾斯口中聽到『皇妃』的稱呼覺得有點……不習慣……」萊因哈特問不出口的是,你不問皇妃的事情嗎?但是這位擁有豐沛而堅強意志的金髮英靈此時反而怯於詢問,因為那代表著自己必須給出一個說法。

而自己,尚未準備好。

吉爾菲艾斯相當瞭解萊因哈特欲言又止的心情,或許是他已經來到瓦爾哈拉太久了吧,原本屬於人性中的貪嗔癡已經被消磨掉大半。只剩下對於萊因哈特的執著情感,刻印在靈魂的深處,將他的意識繫留在原地。

「是嗎?」輕輕地,高大的英靈漾開一抹笑紋,「我也是、聽到萊因哈特大人自稱『朕』的時候,感覺……相當新鮮呢!」

「那、那是因為看到奧貝斯坦!」萊因哈特急忙解釋,正如同過去他不希望聽到吉爾菲艾斯稱呼自己為閣下一般,在自己的半身面前,金髮的有翼獅希望自己只是最單純的存在,無關地位與頭銜。

「老實說,在下有點吃味呢!」

「咦?吃味?」

出自於紅髮英靈強烈的意識流,化為視覺資訊瞬間修飾了金髮英靈的外表,純白披風如羽翅一般自身後展開,黑銀相間的華美軍服貼身覆蓋了身軀。緩緩地、吉爾菲艾斯屈折起一邊的膝頭,低下身軀。虔誠地、充滿情感的、掬起披風的一角,印上一吻。

「 Mine Kaiser,恭喜您,終於將宇宙掌握於手中……」

「吉爾非艾斯……」那曾是萊因哈特在孤獨的戴冠式時,最期盼聽到的。紅髮心腹這句遲來的『 Mine Kaiser』,他曾經那麼的渴望,而如今,終於當面聽到的時候,卻又不可自己的惆悵而感傷。相互激盪的情感流竄周身,衝擊著金髮英靈的發語機能。

「帝國軍的大元帥服,相當適合您呢!」直起身軀,吉爾非艾斯暖人的視線籠罩著面前的金髮英靈,「我唯一的遺憾,就是無法在眾人面前喊出這個詞彙,畢竟,在『那個時候』還不是可以公開呼喚這個稱號的時機」

牽起一絲苦笑,他莞爾的聳了聳肩頭繼續「所以,聽到奧貝斯坦喊您『皇帝陛下』的時候,還真的有點不是滋味呢!」那原本、該是由自己第一個喊出口的。

輕輕的、豪奢的金髮緩緩左右搖曳了一下,「吉爾菲艾斯,我說過了……兩個人的時候,還是像以前那般喊我就好了」皇帝什麼的,都是過去的事了。

「是的,萊因哈特大人」

「我才剛來到瓦爾哈拉,這裡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你可以幫我介紹一下嗎?」一直拘泥於人界的情形,似乎也沒什麼意義,畢竟,那是被留下來的人們接下來要自己書寫的歷史。

「沒問題,萊因哈特大人」

以上

「吉爾菲艾斯,我好像有什麼事遺漏了……」

「是嗎?什麼事呢?」

「嗯……暫時想不起來」

「那一定不是重要的事吧」

「唔嗯……」微傾著頭思索了一下,金髮的英靈很快的便決定、等想起來再說好了,「大概吧!」綻放出少年一般透明而清爽的笑。

於是瓦爾哈拉的安穩又被紅髮英靈混過一頁。

 回到共時的片刻目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