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桃


對不起,我自己都知道,這是超老梗,在複數的同人作品中也有看過。一時忍不住自己也來寫寫這個老梗。如果覺得某些段落在哪裡看過,一定是作者在潛意識中被洗腦了……

時期設定在吉萊安一起住在史瓦齊公館(*)、內戰前的短暫和平日子。


「萊因哈特、齊格,今天的飯後水果有櫻桃喔!」

「喔!櫻桃啊!好久沒吃到了呢!姐姐怎麼會有櫻桃呢?」

安妮羅傑怡人的解釋,是夏夫豪簡子爵家的溫室有機栽培的成果,由於正是風味最好的時期,下午多羅蒂亞遣人送了一大籃過來。

吉爾菲艾斯也停下手上的工作湊了過來,忍不住一驚。

「這、還真是驚人的量啊……」

他沒想到夏夫豪簡家除了藥用植物的溫室規模驚人,連水果都有辦法在自家府邸裡自給自足。

「藥草是子爵的興趣,多羅蒂亞比較喜歡種植水果、香草類的……」安妮羅傑笑吟吟的補充說明道,以前兩人拜訪夏夫豪簡子爵宅第的時候,子爵夫人給他們沖的水果茶就是直接取自果園的。

「但是這個量也實在太驚人了!」萊因哈特思吋,恐怕不是三人一兩天內可以解決的量。

主張「食物要新鮮、食材不隔夜」的安妮羅傑點了點頭同意,她提議留下今天晚上三人要吃的量,再各自保留一碗備在各人房內當宵夜或零嘴,剩下的她會全部製作成果醬。

「那是不是代表明後天會有櫻桃派可以吃呢?」擁有篡奪帝國、征服宇宙的遠大志向、和對甜點的執著完美融合在同一個性格之內,金髮的年輕人相當清楚胞姊的拿手料理與擅長的食譜、一聽到有新鮮的櫻桃果醬,他嘴裡幾乎已經可以模擬出那充滿酸甜氣息、混合了奶油香味的口感。

安妮羅傑如銀鈴一般笑了開來,「萊因哈特你真是!呵呵……」

是夜,晚餐之後金髮與紅髮的年輕人和安妮羅傑道完晚安,又各自回到房內,將當天事務工作做個結尾。吉爾菲艾斯條列了一些今後的代辦事項,又斟酌了一會,想到有些部份可能直接與萊因哈特確認會更有效率,他抬起頭望向牆上的時鐘。

「十點半……」應該,還沒有睡。

吉爾菲艾斯的推測是正確的,敲門入內之後,萊因哈特還未換上睡衣。

「萊因哈特大人,您還沒準備休息嗎?」

「你也一樣啊,吉爾菲艾斯,有什麼事?」

吉爾菲艾斯出示了手上的事項,徵詢萊因哈特的意見,金髮的元帥思索了起來,吉爾菲艾斯的處理能力與組織能力都極強,會令吉爾菲艾斯斟酌不定的事項,也不是可以簡單判定的事項,萊因哈特一邊習慣性的用手指纏繞起自己的捲髮、微傾著頭思考,一邊與吉爾菲艾斯交換著意見,最後兩人就可能的修正方向討論了一下,才終於結束了話題。

「沒想到、已經超過十一點了!」

「是啊……很抱歉打擾您了,請萊因哈特大人儘早就寢吧。」

嗯了一聲,金髮元帥隨手捻起放在琉璃缽中的櫻桃嚼了起來。他用銀牙將果實咬住、再輕輕地拉扯櫻桃梗使之脫落,一邊享受著嘴裡充滿香氣又帶著酸甜滋味的果實,一邊信手玩弄著手上的櫻桃梗。

看到這一幕,想起往事的紅髮年輕人忍不住噗哧地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的?嘴裡還咬著櫻桃的俊美元帥以眼神詢問。

「不、失禮了,看到櫻桃,就想起以前您挑戰失敗的那件事……那時,萊因哈特大人還賭氣說再也不吃櫻桃了,老實說……」聳了聳肩、吉爾菲艾斯湛藍的眼裡盛滿笑意莞爾地說。

「今天下午我還以為您會說不吃呢!」

萊因哈特想起來了,隨著記憶重新回到腦海中,羞赧的情緒也一併刷紅了他那白瓷人偶般端麗的面容。

§     §      §

那是年輕的元帥和他紅髮的心腹還寄宿在克里希與菲帕兩位未亡人的房子時,其實也不算太過久遠的記憶。

那天,萊因哈特與新結交的羅嚴塔爾、米達麥亞兩提督,一同前往專為將官階級、正確來說是曾任艦隊指揮官的將官們而舉辦的交流聚會,吉爾菲艾斯因為只是校級,更從未擔任過艦長等正式指揮職,因此沒有被邀請。

原本,萊因哈特對於這樣限定對象的聚會是不太有興趣的,但由於羅嚴塔爾與米達麥亞都會出席,為了多瞭解這兩位提督,也想聽聽實戰經驗遠勝自己的兩位提督對其他指揮官們的評價,即使心底對吉爾菲艾斯有一絲歉意,還是在吉爾菲艾斯的善意催促、以及號稱自己傍晚也想出門辦事的藉口之下,獨自前往會場。

吉爾菲艾斯在寄宿處附近的咖啡座消磨了幾小時,新買的地上車情報雜誌也從頭到尾、連廣告都閱覽過一遍之後, 才起身回到寄宿處,但推開兩人共用的起居室門板,卻吃驚的發現,金髮的同居人已經回到房間。

「萊因哈特大人,您這麼早就回來了嗎?」

萊因哈特嘴裡似乎正在嚼著什麼,扯出一絲歪斜的笑容當作招呼,便指了指自己身旁的沙發空位,示意要吉爾菲艾斯坐下。帶著一絲訝然,就坐之後,他發現,沙發前的茶几上放了一盒櫻桃,看包裝、似乎是街角那家蔬果店買回來的。

「您今天、買櫻桃回來了啊?」到底是吹著什麼風?紅髮的年輕中校歪著頭也推理不出這其中緣由,畢竟他這位金髮的同居人、對於食物的執著只在於料理被端上桌時,在他宏偉壯闊的人生計畫中,並不包含採買今日食材或是當令水果這些瑣碎事項。

「呸」的輕微一聲,苦著一張臉將口中事物吐出的萊因哈特拿起一旁的水杯漱口。吉爾菲艾斯正想凝神分辨、桌上那褐色的、看起來似乎是細細毛線的東西。但還來不及仔細看清,萊因哈特便指了指盒中的櫻桃,開口道。

「吉爾菲艾斯,你有辦法把櫻桃梗在口中打結嗎?」

「萊、萊因哈特大人,您是說櫻桃梗?櫻桃的梗嗎?」有人吃那個嗎?

「除了櫻桃梗之外還有什麼其他東西叫櫻桃梗嗎?就是這個啦!」隨即取出盒中帶梗的櫻桃,無視那豔紅的果實,直接把拆下的梗遞到紅髮友人面前。還追加了聲催促。

「不能用手幫忙喔!要在嘴裡把櫻桃梗弄成一個結。快!快試試!!」

雖然無法理解萊因哈特興致何在,但既然是萊因哈特的要求,推翻黃金樹都在所不辭了,何況是區區的、呃、把櫻桃梗在口中打結這等事?吉爾菲艾斯暫時壓下滿腹的疑問,要興致高昂的同居人稍等片刻。

先以舌頭在口中確認櫻桃梗的位置,接著吉爾菲艾斯試著利用牙齒與舌頭的推擠,改變形狀,如能在口中繞成圓圈應該就容易多了。理論是如此,執行卻無法那麼順利,尤其是試圖以舌尖將櫻桃梗頂上的時候,粗糙的梗頭會刮到上顎內柔軟的部份,帶來一陣刺痛。

歪著頭,紅髮的年輕人下意識地以單手遮掩著口部,正進行第三次的挑戰。一旁的金髮同居人看他陷入苦戰,聲線裡似乎明亮了幾個音階,確認一般的詢問。

「很難吧?我已經試了好幾次了,都只是把櫻桃梗咬得破爛……這種事簡直天方夜譚嘛……」

「呃……好像成了!」訥訥的,吉爾菲艾斯輕巧的將結成一個小圓的梗條以舌尖送到手掌上。側頭一看,獲得的不是同居人的驚喜,而是烏雲罩頂一般、甚至讀得出「憤怒」的情緒。

「怎麼可能!?我看看!!」萊因哈特下一秒立刻搶走紅髮同居人手上、以櫻桃梗結成的小圓。

「萊!萊因哈特大人………」口水還沾在上面,但觀察到萊因哈特幾乎要瞪穿櫻桃梗的視線,吉爾菲艾斯默默的將提醒收在心中。

「一定是這根比較長的關係!」萊因哈特迅速地下了結論,接著又翻找了一下盒中、試圖尋找長度適中的櫻桃梗。找到之後,他又拆下果實,將梗丟到口中再次挑戰,接著拔出另一根櫻桃梗,丟給身旁的友人,比了個手勢。

「再一次嗎?」

「嗯……」口中含著櫻桃梗但表情認真無比的、萊因哈特點了點頭。

嘆了口氣,雖然吉爾菲艾斯不知道萊因哈特怎麼突然熱衷起這個遊戲,不過以他對這位金髮好戰天使的理解,大概是不甘挑戰失敗吧。一回生二回熟,吉爾菲艾斯這次只花了第一次約一半的時間,便在口中順利打成一個小結。

「好了」

「什麼!?這麼快!?」

「萊因哈特大人,可以揭開謎底了嗎?」無奈的,吉爾非艾斯將成功的『作品』置於面前的茶几之上,轉過頭,他認真的詢問。

「吉、吉爾非艾斯你這個漁色家!」放棄繼續挑戰的金髮年輕人眉間聚攏,洩忿一般將指控的言詞、和挑戰失敗的櫻桃梗一同自口中吐了出來。

「啊?」

面對突如其來的莫名指控,而且這嚴重程度還遠高於「老好人」、「下水道也能發現美感」等言詞,吉爾非艾斯呆楞了一會,正待再次出聲詢問,一旁的同居人已經絮絮叨叨地開始解釋起來。

原來是傍晚出席宴會的時候,席間羅嚴塔爾調侃起米達麥亞,說他純情似少年,大概連討貴婦人歡心都失格,還好艾芳瑟琳不嫌棄願意接納。惹得米達麥亞大聲抗議,接著羅嚴塔爾就拿以前米達麥亞無法在口中將櫻桃梗打結一事當作佐證取笑。

「那個和接吻技巧沒關係吧!」

「喔……所以米達麥亞,我的好友啊……」醇美聲線的青年將官閃爍著不同色調的眼眸,毫不留情的撒下攻擊網的砲火。

「你的吻曾經得到過女性的稱讚嗎?從5歲到95歲之間……任何一名女性?」

「羅嚴塔爾提督的守備範圍也太廣了吧!五歲的幼女那根本是犯罪啊!」同席的一名青年將官笑著說道。

更有一人打趣說那等口技是漁色家等級的羅嚴塔爾提督才辦得到,尋常人怎麼可能。但另一名少將階級的人則辯稱那是有訣竅的,稍微練習練習誰都辦得到。

「所以……您就買了櫻桃來試了?」

吉爾非艾斯突然很後悔自己明知道羅嚴塔爾在私生活上的名聲,還力勸萊因哈特去跟人家『多認識認識』,只不過是一頓飯就出這種事,將來再熟識下去還得了?他從來沒有像此刻一般,痛恨自己與萊因哈特之間的官銜差距!

挑起優美的細眉,萊因哈特怒目反問不行嗎?一邊又接著對紅髮的友人大肆抱怨,即使那內容聽起來更接近耍賴和撒嬌。

「為什麼吉爾非艾斯辦得到事我卻辦不到,這簡直沒有道理!」

「萊因哈特大人……」

「身高也是、射擊也是、駕駛也是、肉搏技術也是!」現在還又多加了一項!

這叫自尊心強烈的萊因哈特如何忍得下這口氣。

一股啼笑皆非的噴笑感從紅髮年輕人的腹中翻騰而出,他咧開嘴暢快的大笑起來,笑到眼角噴淚,腹中抽筋,笑到顧不得他最呵護、最疼寵的對象已經氣到頭頂生煙。

於是,自覺自尊心受損的金髮年輕人單方面的大聲宣佈。

「什麼櫻桃,我再也不吃了!!」

§     §      §

「我那時可是相當受傷呢?居然被萊因哈特大人指控為漁色家……」

鼻間哼了一聲,面部宛如名家雕刻一般的元帥咧開一邊嘴角,破壞了原本對稱清麗的線條,卻靈活飛揚的、比無機質的雕像更令觀者無法移開視線。他揚起惡作劇的微笑低聲反問「吉爾非艾斯難道不是嗎……」

帶著傲氣微仰的下巴,正好夠得到貼上另一對雙唇的角度。

深棕色的眼睫在暖暖的湛藍色上落下陰影,「只要您給我一個吻,我可以是任何人……」他虔誠地享用起戀人那比果實還要甜美的唇瓣。


作者忍不住的吐槽:

安妮羅傑如銀鈴一般笑了開來,「萊因哈特你真是!呵呵……」老姐我可沒印象把你養成這種吃貨!

作者的碎碎念:

這篇其實本來是要放日記的,很久以前就大致寫完了。但是要加到日記裡就要壓個日期,我得重新整理年表,但是沒時間一一確認,所以就含糊的用約略時間帶過。

另外蛇足補充,小萊第一次挑戰的時候兩人還沒互通心意。史瓦齊公館時代已經確定是戀人了,所以小吉處理某人的情緒問題變得游刃有餘。

*原本都是沿用中文的翻譯「史瓦齊別館」,但後來看書,發現原文是「シュワルツェンの館」一般這個德文在中文會被翻成史瓦琴等字,有點不能確認原來的翻譯是想翻成[史瓦齊別]館,或是[史瓦齊]別館。這裡就沿用史瓦齊這個名稱,把別給刪掉了。因為沒什麼別啊本的,就是公館的名稱。

回到【十年日記】的目錄

2 thoughts on “櫻桃

  1. pharmasam 說:

    啊啊啊 umitan大人 更新了。有生之年,竟然等到了更新,我好开心呀呀呀~~~
    樱桃结,真的,好色气!明明没有任何黄暴的描写,却让我心里痒痒的~~
    赞一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