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亞)告白-斷篇


這篇的前後應該還有些故事,但是作者又要開始忙了,所以先把寫得出來的先寫出來。


「你別再這麼患得患失!要失戀也要得到確切答案再來悲嘆!你現在立刻給我滾回費沙去,把自己的心意擺平了再回來!」

被多年的好哥兒們丟下最後通牒,外加一句不然就別討論畢業聯合演習的威脅。

對奧丁士官學校的最上級生來說,最重要的課題就是準備畢業聯合演習,課堂點名這種約束只適用下級生,也因此克勞斯能有恃無恐的把室友趕出門。

收拾了簡單行李便告假溜回帝都星的菲利克斯,才剛從宇宙港經由軌道電梯回到地面、立刻就馬不停蹄的前往獅子之泉。從奧丁星系回到銀河的中心、費沙星系,即使在和平時代恆星間旅行變得更加便利,仍然需要花費10天以上,菲利克斯沒有通知父母、也沒有聯絡任何人,就這麼馬不停蹄趕回費沙。

外苑到內苑的守衛都換了一輪,以前對他和顏悅色的鮑爾據說已經退休,菲利克斯就算頂著赫赫有名的姓氏,不熟識他的侍衛們與保安官們還是盡責的依照程序、辦足手續才放行,畢竟他們之中有許多人還是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帝國雙璧」的兒子。

下午抵達費沙星球的地面,直到晚飯前的六點才順利踏進亞歷克居住的區域,服侍皇帝的宮內省職員們多半是老面孔,有的驚喜的和他打招呼、有的相當自然的直接告訴他亞歷克的所在,好不容易,推開了他從小就相當熟悉那份沈重感的門,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菲利克斯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居然如此懷念飄盪在亞歷克書房裡的那份氣味,久違的熟識感瞬間、壓得他心口一陣痛楚。

亞歷克斜躺在書房的躺椅上,一隻腳踩著地、另一隻腳屈著踩在絨布椅面上,倦極一般,胸口上壓了一本厚重的卷宗,瞧他被那本書壓得似乎惡夢頻頻,呼吸都不順了,菲利克斯輕輕拿了起來,沉甸的重量連他都忍不住皺起眉頭。封面寫著『帝國百大集團最新財報』,翻了下內容,菲利克斯苦笑著搖了搖頭,也只有這傢伙能把這種東西當作睡前讀物吧……

費沙星系的太陽、在向晚時刻逐漸減弱光輝斜斜灑在書房裡,亞歷克面部向著躺椅內側微微側著,露出瑩白如珍珠的耳垂,在橘金的光線下散發著淡雅的光暈、吸引著趨光性的生物。菲利克斯明知道不妥、也知道亞歷克可能隨時醒來,但仍是無法自己的低下身軀……

「!?」

耳垂上輕微的痛覺讓亞歷克立刻就醒了過來,沒想到一睜開眼就陷入一對湛藍之中。金棕色的眼睫緩緩的拍了幾下,亞歷克略為慵懶的支起上半身,無聲地打了個呵欠,輕巧掠過菲利克斯臉上因為尷尬而染紅的臉色。

「我還以為是克里希……原來是菲尼啊……呼呵……」鬆動了一下頸椎,像是還沒睡醒一般,但這一句輕描淡寫卻在菲利克斯心中投下一枚爆彈。

「什麼意思?」

「咦?什麼什麼意思?」

「為什麼會是克里希?」

趁人不備偷咬耳垂還被當事人抓到這種事,對菲利克斯來說已經完全不重要了,他現在滿腦子都被亞歷克那句『我還以為是克里希』給填滿。不安與嫉妒、猜疑與憤怒已經重重刷過他的理智。

一把將亞歷克帶點骨感的肩壓進柔軟的躺椅之中,豔黑色髮絲凌亂垂下、士官學校的最上級生怒不可遏的質問。

「他常常這樣對你嗎?」

「常常、怎樣對我?」

「別跟我打迷糊仗,你沒睡死到那個程度,你很清楚我問的是什麼!?」

「我睡死了、我不知道你在問什麼、我一點都不清楚」倔強的,金髮的帝國主宰者和多年的摯友怒目對峙、堅持著己方論點到幾近詭辯的程度。

菲利克斯似乎聽到自己頭皮表層的微小血管破裂的聲音,他覆上修長而挺拔的身軀,將想要一把掐死皇帝的衝動轉成另一種形式表現;捏住亞歷克精巧而形狀優美的下巴,用自己的口脣覆蓋住那對吐露著令人不快言詞的雙唇。

亞歷克沒有反抗,應該說,等到他想起是不是該推開身上的人、趁機偷打心口、踢人要害、或是咬破對方嘴唇以示不服等方式時,菲利克斯已經結束了吻。

「克里希、他常常對你這樣嗎?」

「嗯……沒有……」呆楞了幾秒,驟雨狂風般的發展令亞歷克反應慢了好幾拍,他難得老實的給了個沒有任何修飾的回答。這個令人滿意而愉悅的答案,瞬間改變了黑髮軍校生的心情,菲利克斯的指腹留戀在唇瓣上,緩緩摩挲著確認那份微濕的觸覺、微微發癢的感覺讓亞歷克忍不住縮了下肩膀。

低笑出聲,菲利克斯享受著亞歷克怕癢的神情與舉動,破堤的欲望如洪水一般翻騰,他單手環住亞歷克纖韌的腰,再次覆上雙唇「那這樣呢?」伸出舌頭,靈巧的舔去亞歷克唇角的一點唾液,接著仔細而執拗的描繪起兩瓣薄唇的線條。

「沒、沒有……」

很好。

「一次都沒有?」

「沒有……」

很好……不對!

媽的這個混帳!亞歷克剛那句話是故意胡謅出來釣人的!而自己就這麼完全上鉤!

一瞬間理解之後、菲利克斯將所有他罵得出來的髒話在心底罵個夠,接著雙手毫不留情的將亞歷克的臉頰往相反方向擰去。

「嗚!好痛!嗷趟趟……」

兩頰被擰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亞歷克連忙求饒「噗要捏了啦……嗷痛嗷痛!!」

「那你剛剛幹甚麼故意提克里希?你故意的?用這種方式套我話?」

「因為……因為……」

「因為什麼!?快說!」

「因為我想知道菲尼現在是不是已經正常了?」

「什麼?」

「克里希說、說菲尼應該是喜歡我的,但是克萊巴說,有很多人只是青春期的一時錯亂、長大以後就會正常了……」

那是專責保護亞歷克的那兩位保安隊員的名字,菲利克斯冷哼了一聲,真虧這兩人能夠跟亞歷克討論這種話題,那兩人之間的特殊關係,明眼人也不是看不出來,何況當事者也沒有遮掩。菲利克斯不以為然的諷刺道,這兩人還好意思這麼說別人,也不先檢討自己一下。

亞歷克則引用了克萊巴的原話回應。

『克里希大概一輩子都脫離不了青春期、長不大了』

忍不住噴笑出聲,還真是一對活寶,菲利克斯想。

鬆開亞歷克的臉頰、補償似的揉了幾下,指尖傳來的感觸令人愛不釋手「那照克里希的說法,在你面前……我可能永遠都不會正常了」

捧在手中的臉蛋似乎因此變得明朗起來,菲利克斯愛憐的緩緩摩挲著充滿彈性的皮膚,低聲而虔誠的告解「亞歷克,你不會知道,我內心的黑暗……常常連我自己都感到害怕⋯⋯」

「我當然不知道啦,菲尼!」

本以為會等到一個明確的答案,沒想到菲利克斯卻開始自我剖析,加上臉頰被人捏得生疼,帶著一絲壞心眼的心理亞歷克語帶強勢的反駁。

「心又不是看得到的東西,哪裡分得出明暗,難道你有辦法用照度和輝度來測量你的內心嗎?歸根究底,這世界上可以用明暗來判定好壞的只有燈泡吧!」

「你、真的這麼認為?」

「當然啦!覺得自己內心黑暗的人、不是想要被人責備,就是想要正當化自己都覺得不應該的行為而已,行為本身到底是黑暗還是光明也是個人的想法罷了!
話說回來黑暗也好、光明也罷,不過是修辭上的相對用法!所以,菲尼……」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快給個答案吧!

「你想聽聽我的想法嗎?你敢嗎?那些我原本不敢啟齒的黑暗思想……」截斷了亞歷克的滔滔雄辯,菲利克斯感覺自己內心飼養的那隻猛獸就要破繭而出,深深的望進眼前那對彷彿不曾有過恐懼、徬徨的蒼冰色中。

「有什麼不敢!菲尼你敢說,我就聽!」

一頭擁有黑色羽翼的怪獸,冷笑地綻出獠牙從拘束中衝破,拍打著那彷彿能遮天的羽翼飛入天際。

正如尤利伍斯.瓦列曾經給過亞歷克的忠告,有時候沒有必要的嘴硬會害了自己。亞歷克在大部分的時候都能理智的緊急煞車,但在菲利克斯面前,亞歷克卻常常弄巧成拙,或是讓自己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

「等、等、等……你在幹甚麼……」菲利克斯的眼神裡藏著一抹濃得無法解釋的情緒,直到右手被反壓在身後、左手無法阻止自己衣物被靈活拆解,才知道要害怕的亞歷克已經被推倒在躺椅中,菲利克斯俯下身軀,輕輕的把氣吹到方才偷偷咬過的耳垂,低語的呢喃。

「我想摸你、舔你、想看你哭著射出來,齊格飛……」

「你…你…你在說什麼!?」

亞歷克被這發展給嚇壞了,更可怕的是這不只是宣言,看起來更是菲利克斯的行動預告。

「等一下,你、你這不是什麼內心黑暗,這只是單純的變態!嗚嗯⋯⋯」

更犀利的詞語被吞噬,消失在菲利克斯掠奪式的吻中,口腔內的每一吋都被長驅而入的舌頭蹂躪舔舐,彷彿連氧氣都因此被奪去一般。



嚴格來說菲利克斯還沒告白……然後亞歷克想釣魚但失敗,或者該說自作自受?(喔、雙重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