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21


「沒想到還有這麼一段啊……」

克勞斯聽完尤利伍斯的說明之後,不禁有點惆悵感傷。

對於那位有著金銀妖瞳別名的元帥,他們這一代的軍校子弟都或多或少有接觸過一些資料,就算不是軍校子弟,這當代著名的重要戰役,是無法整個從紀錄上抹去的。雖然有許多戰史家、學者們試圖去解釋羅嚴塔爾叛變的理由或心理轉變過程,但是「帝國雙璧之間情誼深固」卻少有著墨。頂多敘述兩人皆為開國元勳之一,是早期投效羅嚴克拉姆陣營的幾名提督之一。

因此新帝國曆17年的當下,這群被稱之為和平世代,尤其是新帝國曆2~4年湧現的嬰兒潮世代中,除非家中剛好有高級將領刻意提起,否則鮮少人會察覺羅嚴塔爾和米達麥亞之間有特別深厚的友誼。

克勞斯這群戰後出生的和平世代,以這個事實重新看待雙璧會戰,除了感慨雙璧相擊的悲劇性,對已經就讀軍校、將來毫無疑問將進入軍隊的他們來說,從沒有像這一刻,如此切身的感受到皇權的絕對性與不可質疑的冷酷。

連總是樂天開朗、凡事不上心的史提爾也不掩一點惶然神色,身為同伴裡年紀最大的尤利伍斯.瓦列看氣氛不對,便語帶輕鬆地提供一則小趣聞。

「我當時也有問我家老爸,說這樣的安排元帥之間不會心裡有點隔閡嗎?

我爸說,其實當年當畢典菲爾德元帥有來問,萬一先帝命令他來討伐自己,他會遵守命令嗎?」

「那瓦列元帥怎麼說?」

「他超級乾脆、沒有一點猶豫直接回答『會』!據說嚇得畢典菲爾德元帥退縮了呢!」

「畢典菲爾德元帥大概很受傷吧!」亞歷克一邊想像畢典菲爾德被『嚇退』的模樣,就禁不住吃吃的笑了起來。
「是啊,那兩人真不知道是感情好還是不好呢……」尤利伍斯苦笑著搖了搖頭,又接著轉述瓦列元帥的話。

「我爸說,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盡忠職守,去想那些政治算計啦、權力結構啦什麼的是官僚們的責任。只要有叛亂事實、敕命任務內容合理,他身為艦隊指揮官就會出動。」

亞歷克對於尤利伍斯的這一席、不管是真的轉述瓦列元帥的話,或是假借自己父親名義的補足解說,都只能致上深深的感謝。這樣的內容,目前的確是只適合藉由最年長的尤利伍斯來闡述,亞歷克身為帝國第二代皇帝,在這種場合無論說什麼都有矯情之嫌。

像是接收到亞歷克發自內心傳送的感謝意念一般,瓦列微微拉起嘴角,不著痕跡的、向亞歷克一個頷首,接著將話題導回菲利克斯身上,「那、菲利克斯你有什麼打算?」

「唔……現在還沒什麼打算,就只是、不想一個人瞞著,先跟大家說一聲罷了」菲利克斯一邊回答著、一邊習慣性地聳了下肩頭。

「等一下,那你突然改變志願是因為這個嗎?」原本以為今年會多兩個學弟打下手,結果雙雙跑到奧丁那邊,史提爾連忙想問個清楚。

「嗯……」菲利克斯叉起雙臂沉吟了一下,搖搖頭,「這件事算是個契機,不過不是那麼單純;只因為我遺傳學上的父親是羅嚴塔爾所以我就不想讀費沙的士官學校!」

「史提爾抱歉啦!菲利克斯被我拐去奧丁了!」不掩一絲得意的神色,自認遊說成功的克勞斯向史提爾炫耀。但隨即就被當事人否認,「什麼拐!這是我的自由意志啦!」

「我是還好啦!亞歷克那邊才失望吧……」

「咦?我、我嗎?」突然被點到名、分神想著其他事情的亞歷克神色顯露出一絲茫然,但隨即誇張的拉下一張端麗的面容,捧著心口表演。

「對啊!我好苦命喔────知道的時候我哭都哭死了呢!!」

引起眾人一陣哄堂大笑,只有菲利克斯尷尬得笑不出來,因為亞歷克平時的表現,所以大概沒什麼人察覺,他現在說的都是實情。

那個哭法,菲利克斯低頭苦笑著搖頭,他實在不想再看到了。

「抱歉抱歉,亞歷克,我們放假一定會趕回來看你的!」

「克勞斯你放假不忙著周旋在奧丁的美麗仕女之間、趕回來看我?不用為了安慰我扯這麼大的謊言啦!都不像你了!」

被亞歷克一頓搶白,克勞斯倒也不以為意,立刻從善如流的改口「說得也是!那我就尊敬不如從命囉!」

「不過話說回來,菲利克斯」尤利伍斯.瓦列給自己又到了杯啤酒,然後再自然不過的也給一旁的克勞斯加滿,一邊提議著。

「你去奧丁的話,還可以順便去看看羅嚴塔爾元帥的本家宅院,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親戚還在就是了……」

「我聽爸爸說了,本家的房舍目前沒人使用,有請清潔公司一個月進去打掃維持一次……」

「那不正好!這樣你短期休假的時候就有宿舍以外的地方住了!」史提爾艷羨而神往,一個人在外住宿、也不用管門禁、更沒有家人囉唆管教,這可是最自由理想的狀態。

「那、那、羅嚴塔爾元帥的資產會變成你繼承嗎?」克勞斯提了個只要是『費沙人』都會關注的問題,他接著推測,「元帥的薪水應該相當可觀,扣掉繼承稅也夠你在奧丁一擲千金了!」

嘴裡笑罵著友人一擲千金的誇張用法,菲利克斯眉間摺起幾道線條,「我還沒打算繼承,其實我覺得就繳回國庫也沒什麼不好,但是我爸他……嗯……」菲利克斯顯得有些困擾,他對著同伴吐露了米達麥亞強烈建議、要好好思考繼承羅嚴塔爾家名一事。

但有趣的是,菲利克斯煩惱的是「繼承家名」這一項,但是朋友們似乎都把焦點放在「財產繳回國庫」這點。

「咦?為什麼?」

「別跟錢過不去啊!太可惜了」

雖然史提爾與克勞斯兩人根本不清楚羅嚴塔爾名下戶頭的金額,但兩人都猜想必定是一大筆可觀的數字。

「直接繳回國庫?太浪費了啦!菲尼,不是還有RHC公司的股份嗎?那個放棄太可惜了!」亞歷克基於別種目的,也加入了說客的行列,並且如他所預期的,立刻引起費沙商人後代克勞斯的注意。

「什麼!菲利克斯!RHC,那家奧丁起家的控股公司是羅嚴塔爾元帥的嗎?」

斜眼瞪了亞歷克一眼,菲利克斯已經不想追究為什麼這隻隱藏了尾巴的金色狐狸會知道得這麼清楚,說不定比自己還清楚,他對著身旁的同級友人澄清「那家公司正確來說是祖父、就是羅嚴塔爾元帥的父親創立的,主要股東好像都是羅嚴塔爾家的親族……」

「RHC公司?那是什麼?」一向不注重金融報導的史提爾插了句問話進來。

「RHC……原來那個R是羅嚴塔爾嗎?」一旁恍然大悟的則是尤利伍斯.瓦列,他給小了自己幾歲的同伴解釋了一下,RHC是家奧丁起家的綜合控股公司,主要本業是礦山投資公司以及開採設備統包商、後來也涉足礦產加工、半成品的運輸事業。

「為、為什麼你們都這麼清楚?那家公司很大嗎?」

「規模上其實跟費沙這邊的固有大企業集團不能相比啦,只是遷都之後,奧丁那邊的企業倒了一堆,這家算是混得還不錯的」亞歷克接著繼續解釋給史提爾。

接著他又補充,這家RHC是相當早期就引進控股公司的型態,在舊帝國時期,大規模公司幾乎都由貴族所把持、因為他們比起平民能獲得更多的資訊與情報,也有財力進行投資,只是這些貴族擁有的公司、常常因為貴族階級享有的稅則減免、經營上的優待特權,並不積極推動股份整合與效率化資金運作。

在萊因哈特取消貴族階級的稅賦優待特權之後,許多企業因此業績不振轉盈為虧,再加上萊因哈特遷都費沙,整個銀河帝國的重心因此移動好幾千光年。只有少數幾家奧丁起家的企業趕得上移轉母公司,調整經營方針。

RHC是在大本營遷都費沙之後1個月不到就移轉核心公司到費沙的,除了瑪林道夫家相關的公司以外,算是比一般奧丁當地的企業還要快布局完成的。

「不、不、不……我的問題是,為什麼你們都這麼清楚啊!!」感覺到同伴裡只有自己跟不上話題的史提爾有點不是滋味的埋怨。

「史提爾你都不看費沙金融報嗎?」克勞斯甚至背得出RHC的股票代碼。在一旁跟著點頭的是有相同閱報習慣的亞歷克。

「放心,史提爾、我在爸爸告訴我以前也完全不知道有這家公司……」菲利克斯倒也不以為意,重點是他現在知道了,那就夠了。

「RHC旗下的子公司是軍務省認證採購商之一,偶爾會出現在『有翼獅先鋒報』裡」尤利伍斯還不忘附加了一句,身為士官學校的學生,應該一個星期都會免費收到一份。

立刻引來史提爾大聲抗議,說那種無趣又死板的報紙誰會有興趣拿來讀,頂多拿來充當行李緩衝材或是午餐時墊一下餐桌就很了不起。

壯行會依照過去的聚會慣例,在這群年輕人的打鬧鬥嘴中走向尾聲,菲利克斯與克勞斯臨走之前,和其他同伴一個個交換擁抱與祝福。

「多保重!菲利克斯,歡迎畢業後加入軍務省」

「謝了尤利伍斯,我的第一志願應該會選宇宙艦隊勤務」

「菲利克斯!那不然填帝都防衛軍啦!多保重!吃好睡好!還有記得偷偷告訴我羅嚴塔爾元帥到底多有錢啊~」

「史提爾……」菲利克斯強力壓下啼笑皆非的感覺、正經的提醒這位大了自己一歲多的朋友「聽說帝都防衛軍競爭率很高,你確定錄取了以後再提這個比較好吧?」

「什麼話!最後一年拼一拼還是有可能吧!真是越大越不可愛~~」

「保重。菲尼……」

亞歷克輕輕擁抱了一下菲利克斯的肩頭,開了頭的祝福語卻接不下去,菲利克斯也用力回擁、拍了拍他的肩頭叮囑著。

「亞歷克,你也要保重,記得草莓不要吃太多、不要偏食、不要熬夜看東西、進入費沙士官學校以後就不能賴床了,不要亂摔鬧鐘,那是公發品,漂浮板的能源記得定時更換,不要像上次一樣玩到整個耗光,還有新技巧要試的時候一定要在平面,不要一開始就踩到底用最大出力,會摔………」

囉唆的程度讓其他同伴都聽不下去,克勞斯第一個跳出來截斷,他扯了下相識多年的好友膀子,「菲利克斯,你夠了吧!跟個老媽子似的,我在旁邊聽了都煩了!」

「菲利克斯你別擔心啦!亞歷克明年進入我們學校,有我罩著呢!不會出事啦!」

「………那更令人擔心了」擁有俊俏臉龐的少年垂下一頭深色髮絲,僅僅就史提爾的提議模擬了一下情景,便覺得腦仁生疼,也不知道該為史提爾擔心還是該為亞歷克多擔心一點。

「同意,史提爾你自顧都不暇了,先擔心你自己吧」實實在在當過史提爾學長的尤利伍斯.瓦列就事論事的,跟著潑上冷水。

「你、你們這些人………」太過分了吧!!

被史提爾一鬧,亞歷克也跟著笑開,他拍了拍克勞斯的臂膀,「克勞斯,去奧丁之前至少把費沙的風流債結清一下,多保重囉!」

「嗯!亞歷克你也保重!我會偷偷打『菲尼』的小報告的!」

「好哇好哇好哇!」


§     §     §

新帝國曆十七年,奧丁士官學校的新生名單中,來自費沙幼年學校的菲利克斯.米達麥亞在同期之間引起不小的騷動,不只是因為他與克勞斯等少數新生來自另一個幼年學校、更因為他所擁有的姓氏如雷貫耳。

這一年,亞歷克、菲利克斯、尤利伍斯、史提爾,這一群長於費沙、擁有過於耀眼姓氏的人們,正憑藉著自身的能力、基於個別的自由意志、踏上屬於自己的未來。

前一回: 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20 | Saying.

Back To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