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十年日記】正確的遺物揀選方式


「吉─爾─非─艾─斯───!!」

宛如從地獄中升起的怒火,在寧靜的瓦爾哈拉中顯得突兀而陰森。

「是,萊因哈特大人」

「那個!那個那個是我小時候的、的、的影像!」

一頭獅鬃一般的豪奢金髮搖曳,挺拔的青年英靈氣急敗壞而導致結巴,他指著亞歷克正在播放的立體影像。

「是啊,很可愛呢」

紅髮高個兒的英靈毫不在意怒火的指向,雲淡風輕的暖暖回覆。

「不是那個問題!」

不知道因為羞赧或是因為憤怒而漲紅的端麗臉蛋,咬牙切齒地,「你!」原本用來指揮大軍的修長指尖指向在場唯一的犯罪嫌疑人,氣勢不減當年的魄力。

「你到底是從哪裡拿到的!」

正確來說,對光年單位以下的事物不感興趣的金髮英靈甚至根本不記得、在自己五歲的時候曾被家人紀錄過這麼一小段時光。

「不是萊因哈特大人賞賜的嗎?」

臉上的神情一派的理所當然,紅髮英靈訝然反問。

「胡說!我什麼時候!在哪裡!什麼理由!給你那、那、那種東西了!?」

「帝國曆484年五月20日,理想鄉大酒店,您說『全部交給你處分』,所以,下官才敢僭越代為處分賽巴斯欽先生的遺留品啊?」

「……」

萊因哈特想起來了。但是爭強好勝的他立刻察覺吉爾非艾斯的語病,「不是全部交給你處分,吉爾非艾斯,你記錯了!」他訂正道。

「是『你幫我全部處分掉』,才對!」

「意思是一樣的啊」

「不一樣!」

萊因哈特父子感情不睦的事吉爾菲艾斯早就知情。雖然吉爾非艾斯能夠理解賽巴斯欽為難之處,但也不代表他會因此為賽巴斯欽辯護。因為、就吉爾非艾斯的理解,萊因哈特對父親的憎恨並不是毫無理由。有時候,吉爾非艾斯甚至會想,如果賽巴斯欽沒有收下皇帝給的那五十萬馬克,是否會稍微平減那位金髮天使的怒氣呢?

正因為安妮羅傑的父親收下了那筆錢,因此「皇帝強搶民女」這件事,對繆傑爾家變成了理所當然的對價關係,原本該是犯罪行為的事實,卻因為金錢的介入,而顯得合理。

對萊因哈特來說,讓這種關係得以成立的皇帝、他的父親,甚至是把這種公然的人口販賣視為理所當然的社會體制,以及默許這種事的人民的心態,都是他發誓要剷除的惡習。

基於如此深痛惡絕的情感,當時萊因哈特根本不想接觸、不想目睹跟賽巴斯欽有關的任何事物,他一貫的態度就是自己不需要留下與『那個男人』有關的任何物品,因此也強烈要求旅館的職員直接丟棄。

但旅館畢竟是專業服務業,隨口要旅館丟棄個人物品之後再反悔、甚至主張被旅館丟棄的物品價值不斐要求原價賠償等光怪陸離的事件,旅館方面見多了。又牽涉到這遺留品的主人已經去世,旅館方面要丟棄的話,只能取得遺留品所有法定繼承人的切結書,以降低事後紛爭的可能性。

但萊因哈特也很清楚,安妮羅傑如果知道自己連看都不看就直接處分『那個男人』的遺留品,一定會被安妮羅傑責備。因此,雖然百般的不情願,但是在拖延戰法無效之下,他只有央求吉爾非艾斯陪同自己一起來到理想鄉大酒店,親自處理父親殘留不多的遺留品。

原本以為會來到一個充滿酒臭、杯盤狼藉的房間,但來因哈特與吉爾非艾斯卻被帶到一個異常寒冷的倉庫。旅館的職員恭謹的說明,因為怕有一些住宿客遺留下來的東西會腐敗、因此這間存放遺留品的倉庫才會如此寒冷。

一直延伸到天花板、大小不一保險櫃密密麻麻地佔領了倉庫的四面,帶給進入者異樣的窒息壓迫感。帶著白手套的酒店職員一邊確認著手中的號碼,來到其中一個的保險櫃前,他用手上的電子鎖打開後,長一公尺,寬60公分、高40公分的金屬盒無聲滑出。職員將之移到專用的推車之上,領著萊因哈特與吉爾非艾斯離開寒冷的倉庫,來到確認用的房間。

「故賽巴斯欽先生在送醫當時,飯店人員有很仔細的紀錄他所使用的房間狀況,以及存在於房間之中的物品。上校大人如果想要確認保險箱中是否包含所有故人遺物的話,這邊有影像紀錄可供對照……」

萊因哈特迅速的抬手遮蔽了酒店職員想要進一步說明的意思,幾乎是面無表情的,「不用了,我信任貴酒店的處理」

「是,那請上校大人在這份確認書上簽名……」

萊因哈特靈巧舞動的簽名堵住了酒店職員未竟之語,他抬起目光,「還有什麼需要簽名的?」

被那副帶著凌厲劍氣的眼神給驚出一點冷汗,那位職員連忙把所有需要家屬簽名的文件備妥置於桌上,便誠惶誠恐的告退。

萊因哈特翻閱了一下遺留在桌上的幾張文件,一邊咋著舌。

「遺留品清單一覽確認書」

「遺留品所有權放棄聲明書」

「廢棄物委託處分切結書」

萊因哈特對著紅髮的友人抱怨說,怎麼人死了還這麼多手續,換得是吉爾非艾斯略帶苦惱的微笑,他平實地解釋,酒店方面應該也不敢大意,畢竟這牽涉到故人遺物,同時緩慢地將保險箱的蓋子掀起。

「嗚!」

密封性極佳的箱子一打開,濃烈而發酵過的酸敗味道便撲鼻而來,饒是經歷過前線戰鬥的兩人也不禁皺起鼻頭。

箱子裡有幾套衣物,雖然已經被清掃房間的職員折疊整齊,但是衣物上的酒漬和不明的污漬卻如實說明了主人在世時,這些物品遭受到什麼樣的對待,而那股氣味更是喚起了萊因哈特對自己父親最深層的憎惡記憶。他撇過頭,渾身微微地發顫,「吉爾非艾斯,夠了!不用看了!」

「萊因哈特大人?」

「要簽什麼我現在就立刻簽好,我們走!」金髮的年輕上校彎著腰在桌上潦草寫上名字,隨即就要奪門而出,他感覺自己連一秒都無法忍受、和『那個男人』的持有物品相處在同一個空間,連呼吸都彷彿要窒息一般。

「我和姊姊應該已經是解脫一半了才是!為什麼應該已經解脫的人,還要繼續被這些垃圾束縛!?」

紅髮高挑的上尉無言地包容了長官噴出的怒火,維護萊因哈特的自尊心也是這位英俊上尉的任務,雖然這一條不會放在職務記述書裡,但是對吉爾非艾斯來說卻是刻在心頭上的前幾條。

「萊因哈特大人……」牽起溫暖怡人的微笑,吉爾非艾斯將萊因哈特推出小房間,「萊因哈特大人去酒店的咖啡廳坐坐、喝點東西吧!」他如此提議,另外又附加了一句「順便幫我也點一杯黑咖啡吧!」

「吉爾非艾斯,你還要留下來?」

「保險起見,我把所有遺留品都看過之後再走」

「吉爾非艾斯真是……」

「下官可是連下水道都能找出美感的人,這區區遺留品又哪裡難得倒我呢?」

順暢而流利地,吉爾非艾斯使用萊因哈特過去曾用來挖苦自己的言詞自嘲。但這樣的輕鬆對談,卻順利解除了萊因哈特在心靈層面上的不快感,清澈純淨的笑容重新回到金髮天使的臉上,他一掌拍在多年友人的肩頭上。

「那就拜託你、幫我全部處分掉吧!」離開房門前萊因哈特回過頭來追加了一句,「在我喝完一杯咖啡之前要出現,吉爾非艾斯上尉!」

隱忍住噴笑的舉動,吉爾非艾斯回以標準軍禮「是!上校大人!」

回過身單獨面對那個充滿各種氣味的金屬保險箱,吉爾非艾斯嘆了一口氣,「一杯咖啡啊……只好先簡單篩選可能有意義的遺物了……」

吉爾非艾斯迅速地將個人衣物、鞋子、以及喝了一半、或是尚未開封的酒瓶全部分到一旁,把主要目標設定在文件以及資料類上。

簡單過目之後,吉爾非艾斯放棄了大部分的文件,多半是年金與津貼的通知,還有安妮羅傑受封伯爵夫人頭銜的詔書、欠繳費用通知單等。比較令他猶豫的是資料、尤其是電子資料部份,需要讀取機器才能特定內容。在金屬箱底,他發現了一個樸素的牛皮紙袋,看起來是酒店提供給客人用的制式信封袋。裡面有十數個立體影像的播映晶片,又翻看了一下其他箱內物品,惦記著「一杯咖啡」的時限。

吉爾非艾斯迅速的做了決定。只帶走這個紙袋,回去再好好檢查一下裡面的紀錄內容。

§    §     §

「所以,你是在『那個男人』的遺留品裡找到的?」

「是的,萊因哈特大人,下官花了兩個小時才把所有立體影像確認完畢,留下這一片的」

「喔───」萊因哈特高高交疊起雙腳,閒散的坐了下來,追問道「兩個小時?那其他的影像是什麼?」吉爾非艾斯沒有留下來,就表示他判斷和自己是無關的吧,萊因哈特如此斷定,但他也好奇,『那個男人』為何會把無關的影像收在一起。

「這個嘛……」

聽到金髮英靈的追問,瓦爾哈拉的老住民吉爾非艾斯猶疑起來。已經很少出現的困擾、遲疑情緒,又因為金髮英靈的緣故再次出現。摸索著下巴體驗這久違的情緒,吉爾非艾斯斟酌了一下言詞之後,這麼解釋。

「萊因哈特大人如果能保證聽完為止都不發脾氣的話,下官就如實稟報」

「怎麼?是我聽了一定會生氣的東西?」

「乍聽之下一定會發怒的事情」

幾乎沒有停頓的,萊因哈特爽快的撥了下獅鬃般的長髮,「好吧!我答應!你說吧」

    §     §       §     §

「賽巴斯欽~~你好久沒來我們粉紅珍珠了!瑪利亞好想你喔~~」

立體影像上投影出來的是一名穿著暴露的女性,豐滿的身材搭上一頭豐厚的金髮、眼角的痣宛如淚珠一般點綴。

吉爾非艾斯連忙調低了音量,免得鄰房的人聽到。

「這!這真是……」太過分了。

饒是原本對賽巴斯欽還抱存一絲同情的紅髮上尉、也不禁被這些影像的內容給搗毀殆盡。吉爾非艾斯曾聽說,賽巴斯欽在萊因哈特進入幼年學校之後,便更加沈浸在酒國之中,日夜流連花街酒巷,卻沒想到他不只喝酒、居然還收藏這些酒國女子寄來的攬客用影像。

「賽巴斯欽先生……親愛的。我是瑪格麗特,您還記得我嗎?您說瑪格的歌聲最好聽了,歡迎您再來聽歌,瑪格等您唷!」關掉、換下一片。

「親愛的賽巴斯欽~~啾!人家是瑪德琳啦……」關掉、換下一片。

「賽巴斯欽親愛的,您還記得朱麗葉嗎?」關掉、換下一片。

是我把人性想得太美好了嗎?還是選錯東西了?紅髮上尉忍不住搓揉起隱隱發疼的額角、抱頭沉思反省起來。

已經檢查了10片,每片都是來自不同的店家、不同的女子所錄製,千篇一律的就是提醒賽巴斯欽.馮.繆傑爾務必記得來本店消費。日期上看來,似乎距離他入院治療前不久,吉爾非艾斯猜想,或許是他的身體狀況已經差到無法外出,因此店家方面才陸陸續續發出「攬客廣告」,想要抓住這名總是一擲千金的貴客吧。

翻找了一下剩餘的晶片,吉爾非艾斯在其中發現到、只有一片影像紀錄片的標籤上寫有文字,「Schnappi,R.C.470」算了算時代,應該是萊因哈特五歲時的東西,當作是最後的賭注,吉爾非艾斯小心地將這片立體影像放置到播放器上。

「這、這是!!」

那是比他所認識的金髮天使還要年幼的時期,更貼近古老宗教畫上的天使形象,背上宛如隱藏了一雙潔白羽翼一般。

這是他所不知道的萊因哈特!

吉爾非艾斯幾近貪婪的,仔仔細細將那短短的立體影像重複播放了好幾次,讓自己的腦中深刻複寫了那難得的影像。

聽了幾次之後,紅髮的青年似乎感覺到什麼不對,於是他開始將注意力放在影片的最後一段,那是吉爾非艾斯只在照片裡看過的、萊因哈特與安妮羅傑的母親。

「好了好了,來切蛋糕吧。親愛的。」

一邊盯著立體影像、一邊思索在腦中揮之不去的既視感是從哪裡來的,紅髮的上尉支著下巴沉思了一會兒,突然,他似乎明白了什麼。

「不會吧……難道說……」嘴裡喃喃的念著,接著他憑藉著稀薄的記憶力,翻找起方才看過的「攬客廣告」,並揀選了其中一片放映。

「賽巴斯欽先生……親愛的。我是瑪格麗特,您還記得我嗎?您說瑪格的歌聲最好聽了,歡迎您再來聽歌,瑪格等您唷!」

這個聲音的確是和立體影像中的繆傑爾夫人有一點類似之處,尤其是喊「親愛的」時那份的語氣,自然又不造作。

而其他的女人,或多或少都有一點點繆傑爾夫人的影子在,有的是肖似她的身形,有的肖似她的金髮,有的……是了,就連那個低俗的『瑪利亞』,其眼角的痣,位置和克拉莉貝兒.馮.繆傑爾都是一模一樣!

太殘酷了!

吉爾非艾斯忍不住以雙手蒙起眼、將身體狠狠地往椅背裡倒下。他無法想像,賽巴斯欽是如何在這些女子的影像中拼湊自己愛妻的形象、想像自己的妻子仍然在世、對著自己低語訴說。

那是一個多麼悲慘、無力、又逃避現實的男人啊!

§    §     §

「原來如此,的確是乍聽之下會發怒的話題……」金髮有翼獅率直地承認,但並不減怒火的威力。

「但是!你為什麼沒讓我知道影像的存在!」

「當時萊因哈特大人只要聽到賽巴斯欽先生的名字就有如刺蝟一般,更何況之後我們就被編入格林梅爾斯豪簡艦隊,因為忙於戰隊編制等事務性工作,下官的確疏於向萊因哈特大人報告,非常抱歉」

紅髮英靈理所當然的承受了有翼獅的怒火,也從善如流地道歉。但是金髮英靈真正發怒的原因並不在此。「而且你居然還、還、還……」

「還?怎麼了嗎?」

「還讓那個不肖子看到!!」萊因哈特咬著下唇、難掩一絲羞赧的神色控訴道。

「有什麼不妥嗎?」吉爾非艾斯其實還相當欣慰亞歷克能夠接觸到萊因哈特的幼時影像,這可是連安妮羅傑大人都沒有的珍貴影像呢!就算只有那麼幾分鐘的簡單影像,能夠提供亞歷克有別於一般歷史傳記家所描述的「萊因哈特大帝」形象,讓他更貼近自己的父親、哪怕只是短短幾公分距離的縮短,吉爾非艾斯都認為是值得的。

「我唱歌又不好聽……」

「您怎麼會這麼認為?」以吉爾非艾斯對萊因哈特的瞭解,由於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篇華麗的詩篇,或許在藝術或是美術上頂多只能得到「技術優異」的評價,但絕對和「差勁」扯不上關係。更何況和尋常人一樣喜愛音樂、哼哼唱唱的萊因哈特,就算歌聲稱不上天籟,但在吉爾非艾斯個人的評價中,已經是足以排進宇宙第一、或是第二的美聲了。

(第一是安妮羅傑的話、第二就是萊因哈特了吧……)

「就、就是覺得被亞歷克聽到很不好意思……」自己那時還小、五音不全又趕拍、還發音不標準,萊因哈特對自己的幼時表現、課以相當嚴苛的成人標準,卻沒有想到那童稚的表現,在亞歷克的眼中,卻是比任何完美的演出都還要撼動他的心靈、因為對亞歷克來說,那是最貼近曾為肉身的萊因哈特.馮.羅嚴克拉姆。

「沒有的事,萊因哈特大人」

紅髮而高大的英靈輕輕自後方擁住、他在金髮英靈的耳旁低聲絮語。「對我來說、萊因哈特大人的歌聲,是比任何專業演出家都還能觸及我心靈的那般完美,而且……」

「而且……什麼?」

「我們相識之後,萊因哈特大人從沒唱過這首歌,對在下來說,能聽到嶄新的曲目與表演,那時的心情……簡直是!簡直是……」

頓了頓,吉爾非艾斯莞爾的打趣道,「是了,簡直就像是在垃圾堆中挖到絕世珍寶一般驚喜啊!」

抬起視線、瞪視著身後的英靈,萊因哈特沒有因為吉爾非艾斯的婉言而疏忽了言詞中的含意,他一邊回擊說、吉爾非艾斯酸人的功力越來越高超了,一邊帶著怒意強調。

「而且我們認識的時候都十歲了!誰還要唱那種幼兒童謠啊!!」


這是作為萊因哈特收集狂一面的吉爾非艾斯。

これはラインハルト・マニアのキルヒアイスでした。

「萊因哈特大人,那首童謠真的很可愛耶」

「所以呢?」

「如果可以再聽一次……」

「提議否決!無須再議!」


前因: 【齊格飛十年日記】遺物 | Saying.

回到征戰篇 日記目錄

4 thoughts on “【齊格飛十年日記】正確的遺物揀選方式

    • Umitan 說:

      真的是愛慘了(點頭點頭)
      一年前長輩去世的時候,晚輩們也是挑挑揀揀留作紀念的遺物,想到,如果是小萊,就算他什麼都不想要,小吉卻很可能幫他留了什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