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20


壯行會之一,寫白頭軍人說從前,結果字數有點爆……


N.R.C.17.8.1

「有一件事我不想瞞著大家……」

一頭深色豔黑髮絲的少年在朋友們祝賀完自己順利考上奧丁的士官學校之後,突兀的起身宣佈。

「幹麼突然這麼正經八百的呀?菲利克斯!」一旁同為今日主賓的克勞斯趁著這次的聚會都沒有監護人在場,藉口拿錯瓦列的飲料,將錯就錯的飲著啤酒。

「對啊、什麼事啊」史提爾也好奇的詢問。

「那個……」

天青色的眼眸有些膽怯的望進對面的一對青玉般的淺色眸子裡,美眸的主人輕微地、以一種旁人幾乎無法察覺的角度點了下頭。從那份目光裡獲得了贊同與鼓舞,修長身形的少年對著身旁的友人們說道。

「其實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就是……我是領養的」菲利克斯頓了下,深吸了一口氣,昂首接著宣佈。

「而我的生父是奧斯卡.馮.羅嚴塔爾……」

沉默,在一瞬間降臨到獅子之泉皇族居住區的庭院之中、降臨到五名青少年圍坐的野餐桌之上。

克勞斯雙唇開了又闔、重複了幾次,但還是找不到更合適的詞彙來對應。除了端坐在菲利克斯對面的亞歷克大公,輕輕舉起手中杯示意以外,其他人都還在腦中消化這簡短而充滿爆炸性的宣言。

「呃……就是這樣,完畢!」習慣性地搔了下頭,菲利克斯坐了下來。

「我就說嘛!!」

打破沉默的永遠是史提爾,他第一個發難,但對象卻是尤利伍斯.瓦列。

「我就說過他們一點都不像!!你還說我想太多、眼睛有洞!」

「因為我老爸說這件事還不能公開,不然你要我怎麼回?恭喜你突破盲點嗎?」

「什麼!?」這回輪到其他人吃驚了。

「瓦列學長你早就知道了?」雖然從沒和瓦列重疊在學期間,但是過去元帥們第二代聚會時克勞斯常跟著菲利克斯一起出席,對於這位最年長、總能給予有意義建議的同伴,抱持著「學長」的敬意。

「可惡!你什麼時候就知道了!?真不夠朋友!!」兩年前、與尤利伍斯聚會時閒聊過這個話題的史提爾.馮.艾齊納哈憤憤不平的大聲抱怨。

「瓦列元帥說溜嘴嗎?還是你自己發現的?」沒想到第二代裡有人比自己還早知道,亞歷克興頭也來了,連忙加入猜謎活動。

「停───」有點招架不住的尤利伍斯.瓦列略顯狼狽,「等一下,一個一個來可以嗎?」

他緩緩喝下面前剩下的啤酒,「首先、亞歷克你猜對一半,我老爸喝醉酒時沒管好嘴說溜的」吊起一邊的金棕色細眉,端正的臉龐淺淺諷刺著自家的監護人。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事嗎?」語畢又附註一句,是指元帥們的孩子受邀進入獅子之泉,正式與亞歷克大公會面那次。

亞歷克點點頭,那是他七歲那年的事了,當時希爾德與內閣成員們,希望能給亞歷克多找一些同伴,因此建議七元帥們,每一到兩個月抽空回到費沙,在獅子之泉聚會,第二代以及家族們也都允許一同攜來,作為交流的場合。

第一次的聚會,是新帝國曆10年的秋末,銀杏轉黃的時節。

當時第二代裡最年長的尤利伍斯即將滿14歲,已經在費沙幼年學校就讀、就快要畢業了。史提爾和菲利克斯年齡差距不大,都還未到進入幼年學校的年紀,對當時的尤利伍斯來講,去參加聚會是看在父親的面子上,連幼年學校都還沒入學的小鬼們,光是話題的年齡代溝就令這位表面穩重的少年頭疼不已。

由於輪流駐防的緣故,雖然進入和平時代,但七位元帥能真的一人不缺、齊聚一堂的機會仍然相當微小。那天,由於難得的聚會,瓦列與一起度過多次死線的僚友們歡談暢飲,宮內提供給元帥們的酒又都是等級極高的珍品,從下午茶時段一口氣喝到晚餐,那天尤利伍斯扶著自己父親回家時,瓦列已經醉得滿臉通紅、話都說不太清楚了,就像一般隨處可見的醉漢一樣,拉著自己的兒子口齒不清的胡亂聊著。

「尤利!說說第一次謁見皇帝的感想吧!」

尤利伍斯.瓦列撇了撇嘴,在心裡嘲諷道,謁見?是去當保母吧!

不過他也沒想到鼎鼎大名的亞歷克大公就是今年夏天在度假地巧遇的那名兒童,回想起下午兩人正式被介紹的情景,令尤利伍斯忍不住微微上揚了嘴角的弧度。

那頭金髮宛如匯集了所有的日光在頭頂一般,精緻而可愛的面容扭曲成「驚駭」,那名兒童指著自己的鼻子「啊───」的大叫,連帶的也提醒了尤利伍斯.瓦列兩個多月前的記憶。

但更令尤利伍斯吃驚的是,這名七歲的兒童下一秒居然能夠面不改色的解釋,是因為自己和父親實在太不像了,所以才如此過度反應,這樣的反應速度與急中生智,如果說是和自己年紀相仿的人那就算了,但亞歷克大公才七歲,和他那個蠢笨的奧利佛表弟同年,尤利伍斯由此而對亞歷克改觀。

也,禁不住在心中慶幸,還好萊因哈特大帝與希爾德攝政皇太后的兒子「正常的」繼承了兩人基因與智力,有沒有青出於藍不知道,但看起來至少是比一般人聰慧的。

「尤利───爸爸問你啊───」

「是、是……」沒想到醉成這樣父親還不忘上一個問題,尤利伍斯挑了個保險而安全的答案。

「亞歷克大公嗎?嗯……還真是個、有趣的小孩」

「很可愛吧!可愛到跟天使一樣呢!!據說和先皇幼年時期一模一樣呢!!又聰明又伶俐,帝國將來應該也安泰了吧!」

尤利伍斯本想提醒自己的意思和父親的理解有差異,有趣與可愛有一點微妙的不同,但看父親難得高興成這樣,便不掃興了。

「亞歷克、大公,和那個菲利克斯,似乎很熟?」熟到可以兩隻小鬼假稱是表兄弟一起在渡假海灘那樣打鬧。

「喔、他們可是皇帝陛下臨終前、特地要米達麥亞元帥帶過來,親自定下來的『對等的友人』呢!據說從小就進出皇宮了」

原來如此,尤利伍斯點了點頭。想起今日才仔細觀察的那位活潑的黑髮兒童,比起那位像是從宗教畫裡走出來的金髮少年,髮色豔黑、輪廓端正的菲利克斯,就像是服裝目錄會出現的童星一般,英姿勃發又討人喜愛。

「論長相、那個菲利克斯也不輸給大公哪!長大以後大概會是萬人迷吧!」順著話題,尤利伍斯持平而論。

「那當然!他老爸可是那個『帝國名花終結者』耶!豐富到恐怖的女性關係,摘一朵丟一朵的漁色家,多少女人為了他心碎啊!基因是騙不了人的」

尤利伍斯一愣,歪了歪頭,「咦?我怎麼沒聽過米達麥亞元帥有這麼一個封號?愛妻家、怕老婆什麼的倒是常聽說……」

和長相秀麗的兒子有著相反面貌的瓦列這時驚得酒都醒了一半,他懊悔的用手遮住臉,企圖亡羊補牢般的,「你聽錯了,尤利伍斯……」

「我沒聽錯,名花終結者、漁色家……這個說法我在哪聽過……嗯……」尤利伍斯摸索起腦中的記憶地圖,一旁的瓦列臉色則越來越慘白。

「不、尤利伍斯!你真的聽錯了!爸爸我什麼都沒說!!」他試圖打斷兒子的思考,但顯然徒勞無功。

「老爸你閉嘴!我就快想起來了!!」

「哇──!不用想、什麼都不用想!!就是你聽錯了!!」

「羅嚴塔爾元帥!」

「不是!不是!絕對不是!!」瓦列拼命的搖頭,但是就情勢而言,完全流於無用之抵抗。思緒敏捷而清楚的尤利伍斯完全不理會父親在旁的哀叫,繼續道「可是他有小孩嗎?我怎麼從沒聽說過?而且還是由米達麥亞元帥撫養……」

難道!

尤利伍斯為了自己察覺的真相而大吃一驚,雖然他對於羅嚴塔爾的生平不是那麼清楚,不過去世以久的金銀妖瞳元帥所擁有的別名與封號,他還是多少聽說過的。再加上米達麥亞元帥宇宙馳名的愛妻家封號,這麼想是再自然不過的推論。

再看看一旁父親那副大事不妙的神情,這樣的不倫醜聞,也難怪父親會如此緊張。

「老爸……都已經是過世那麼久的人了,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尤利伍斯已經快要14歲了,瞭然於心而表現出的沉穩氣質與父親的剛毅勇猛形成對照,他反過來開示自己父親。

「老爸,這是人家的家務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不會說出去的。你也不必那麼緊張吧!米達麥亞元帥願意撫養,就代表他完全不在意菲利克斯的生父是誰啊!」

語畢,對戀愛、婚姻尚未有任何想法與憧憬的少年忍不住老成一嘆,「唉……不愧是愛妻家,真是無私又包容的愛啊……這樣的氣度,相信沒有多少人辦得到……」言詞之間不掩對米達麥亞的推崇。

「尤利伍斯,等一下……」喝了解酒液的元帥總算開始正常運作被酒精麻痺的腦袋,他小心翼翼的確認尤利伍斯所推論的答案。

「你、你剛剛說……所以你以為是什麼?」

「不就是米達麥亞元帥被羅嚴塔爾元帥帶了頂超大綠帽子嗎?」這麼說起來菲利克斯的確是和羅嚴塔爾元帥比較有相像之處,尤其是那個髮色和下巴……尤利伍斯一邊比對著兩人的印象,一邊點著頭。

「不是!你怎麼會想到那裡去!?完全錯誤!!」

「我也不太願意這麼想,可是菲利克斯怎麼看,都和老爸你書房裡掛的那幅超大團體照裡的羅嚴塔爾元帥比較像啊!一邊是到處招蜂引蝶的漁色家、一邊是愛妻家……」

「尤利伍斯,你也給我差不多一點!羅嚴塔爾再怎麼沒節操、也不會對最好的朋友出手!」先是義正詞嚴地駁斥了兒子,但下一秒立刻察覺到自己的語病,瓦列連忙補述。

「啊、不、不、不對!是對摯友的妻子下手!」

「最好的朋友?摯友!?他們有這麼好?」尤利伍斯立即想起雙璧會戰這場新帝國初期的重要戰役。如果真的是最好的朋友,到底是怎麼打的?怎麼打得下手啊?

已經很久沒有接觸到公定教科書的瓦列元帥在恢復正常思緒之後再次白了整張臉,他似乎依稀記得,很久以前,七元帥及重要閣僚們都被希爾德皇太后找了過去,的確,似乎說明了有關羅嚴塔爾的資訊公開原則,照片使用、以及一些事件的寫法等等。

但是對這群歷史創造者、參與者來說,羅嚴塔爾與米達麥亞之間的關係不需要公式資料來佐證,那是他們一同見證的事實。本身對於史學或文學就不感興趣的瓦列很快的就把這件事給遺忘了,因此他根本沒有想過,對下一個世代的人來說,他們接收到的是修飾過的歷史,至於原因………

是的,奧古斯特.沙姆艾爾.瓦列現在想起來了!

「啊!啊──────」

冷眼看著懊悔不已抱頭大叫的父親,尤利伍斯帶著不容拒絕的聲調,「老爸,我想你有必要好好交待一下,『你們的歷史』跟我學到的歷史到底有哪些出入」


前一回: 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19 | Saying.

NEXT

Back To Index

3 thoughts on “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20

  1. Umitan 說:

    寫到這裡的時候發現我算錯尤利的年紀了!(抱頭)
    所以舞會得要大修……亞歷克應該是沒辦法去參加尤利伍斯的畢業舞會才對……年紀差太多了。
    瓦列元帥我對不起你!尤利不是你外面偷生的!瓦列元帥一直是對亡妻非常忠實的~

  2. LFC 說:

    尤利的風格還真是和瓦列大相徑庭啊,想想瓦列痛罵“那個奧貝斯坦”那麼多次,如今兒子卻慢慢往那個風格靠攏過去了,哈哈

    • Umitan 說:

      尤利伍斯的形象借用動畫裡放在瓦列桌上的照片、以及瓦列父母帶他來接瓦列時的一小段。那時驚為天人啊!瓦列那兒子也太可愛了吧!一定是像媽媽(自己亂腦補,哈哈)名字是我亂取的!
      元帥爸爸們的現世報都很快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