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14


菲利克斯自然不可能對「奧斯卡.馮.羅嚴塔爾」這個名詞毫無所知。他知道那個背負著污名的帝國元帥是開國元勳之一,用兵巧緻,當時除了更早逝的吉爾菲艾斯元帥、先帝之外,便只有自己父親可堪與比擬。帝國雙璧之名正因此而來。

直到現在,羅嚴塔爾的一些作戰紀錄,都還被編纂進幼校的參考資料中。

而當年那場有名的戰役,官方稱為『第二次蘭提.馬力歐會戰』、更為人所記憶流傳的名詞則是「雙璧會戰」;更是現代軍事史裡必然提及的重大事件!

他當然知道自己的父親曾去討伐過羅嚴塔爾元帥,也知道同為建國元勳的父親與那人必然有些私交,否則,怎麼會被稱呼為「雙璧」呢?

但是,他不知道那私交兩字所背負的重量、竟遠大於他所能想像的沈重!

米達麥亞痛苦的將雙手插入漸漸染上淺色灰絲的密色之中,艱辛地向自己的兒子吐出顫抖的言詞,每一個發音都似懺悔一般、有著最真誠的懊悔與無比深沈的痛苦。

「菲利克斯……菲利克斯……那人是,是我最重要的友人哪!但我卻逼死了他,我什麼都……什麼都沒辦法阻止!

宇宙艦隊司令官、帝國元帥!

這些身份在我朋友出事的時候沒一個有用!

我連去見他最後一面都趕不上!我!我………」

在他心中永遠強壯如高牆的父親竟然看起來如此脆弱又瘦小,只要一根幼兒的手指就能引發連鎖倒塌似的。

菲利克斯除了無法承受自己的生父不是米達麥亞這件事,他更沒有辦法承受心目中永遠的偶像這一瞬間的轉變。

他沒有辦法想像,如何能手捧皇帝敕令的去討伐自己的畢生好友,那還能算是好友嗎?

如何能冷靜的在戰場上指揮艦隊與對方相抗呢!?

「為……為甚麼?既然那個人……」在心頭混亂之時,他竟也不自覺得使用了和亞歷克相同的名詞作為代稱。

「那個人既然給了你拒絕的權力……為甚麼要……我……我不懂……」

「忠義難以兩全啊……菲利克斯……帝國才剛底定,我不能為了自己的朋友義氣而讓國家再度動盪!!」

即使,即使先帝沒有對自己下那道詔命,米達麥亞也早有覺悟,願意在眾將面前自動請纓,前往討伐。因為他是掌管實戰部隊的宇宙艦隊司令官,如果他不出兵,那麼還有誰能出兵?難道要皇帝親自帶兵?那麼其他將領會怎麼看待這件事?因此,他必須出兵,也該是由他領兵!

「忠義?爸!你的忠義……就是……」就是壓抑自己的義心去盡忠!?就是扼殺珍貴的友情去執行討伐友人的命令!?

「如果羅嚴塔爾沒有發出那份聲明……我或許」

「不……不……說這些都太晚了……」

米達麥亞紅著眼眶,一下一下的搥著桌面,藉由敲擊桌面的痛楚保持最後一絲理智,那令他足以冷酷地將接下來的字句以木然的拍子一一送出口。

「對!在這個國家裡,皇令便是絕對!!而維護帝國秩序與威嚴不受侵犯則是臣民的義務與責任!這就是銀河帝國的道理!!菲利克斯。」

面對父親凌厲的言詞,菲利克斯傻眼了。

他自小長於費沙,雖然這顆行星是新銀河帝國的首都星,但一直到十幾年前,這顆行星都還是宇宙中享有最流通的資訊、最頻繁的貨幣交流、以及最大限度移動自由的國度。

費沙人只知道向「利益」看齊,可不知道要向哪個特定人士效忠。即使成為新生銀河帝國的首都,由於以希爾德為首的政府首腦刻意迴避前朝所施行的尊皇教育,民間對皇室的感想並沒有太過劇烈的轉變,在這樣開放風氣之中成長的菲利克斯,即使進入了費沙第二幼校,對於「效忠皇室」、「為國盡忠」這種名詞仍有個彆扭的抵抗意識,正如過去他抱怨給亞歷克聽的,「把這種詞整天掛在嘴上、豈不是蠢斃了?」

即使他也曾漠然地、沒有進一步多想地認定,終有一天,他也會進入軍隊,像其他元帥們一樣,在黃金獅子旗下,獻上忠誠。但是,菲利克斯並不知道,所謂的「獻上忠誠」到底意味著什麼樣的現實。

如果父親與那位……據說是自己的生父之間,並不存在特別深刻的友情,那麼,菲利克斯想,他或許不會因為自己親生父親是奧斯卡.馮.羅嚴塔爾這件事受到這麼大的撼動。

與自己同一年代的,被稱為「戰後世代」的十幾歲青少年,多得是喪父的例子,蓋了好幾座的恩賜學校不正是專門收容因戰爭而失去父母的孤兒嗎?這年頭,家族裡沒人因為戰爭而死於非命的同學他根本沒碰過幾人!!幼校裡更有貴族聯合軍出身的家庭,在當年內戰的時候,可還是敵對陣營呢!如果還要一一計較你爸爸當初可能打下了我爸爸的飛行艇這種糊塗帳,那根本沒完沒了啊。

但為甚麼!?為甚麼偏偏會是父親的「生死至交」!?為甚麼偏偏那個父親口裡「一起在生死關頭互相扶持、互相救助,在先帝還羽翼未豐之前便已投效其麾下」的摯友會是羅嚴塔爾!?
他無法理解,也止不住惶恐悲懼的心情,有一天,自己最看重、最維護的亞歷克,會不會也為了利益考量與穩固皇權,綻出冷然的微笑命令自己去死?

不……如果只是自己的性命問題那還不打緊,如果……如果……他要自己去討伐的對象是好友如克勞斯?甚至是………父親!?

菲利克斯不敢繼續想下去,他不知道,那時候,他該怎麼辦?這就是所謂的權利秩序嗎!

但隨即,菲利克斯全身顫慄地浮現另一個假設,亞歷克會對自己下命嗎?先帝雖然要父親做出殘酷的選擇,但至少父親還在權力秩序的核心。

自己呢?自己會不會連進入秩序核心的資格與立場都沒有?

他還有什麼立場繼續待在亞歷克身邊?他憑甚麼?

憑自己是米達麥亞的養子?

憑自己是羅嚴塔爾的親生子?

還是憑自己是先皇指定給亞歷克的「對等友人」?

聽到父親錐心般的告白,明瞭自己出生真相的菲利克斯,頓時猛烈地為過去的自己感到羞愧不已,如果撕去了米達麥亞的姓氏,自己到底還剩下什麼?瞬時喪失了立足點的恐懼如無止盡的黑暗一般包圍住菲利克斯,他連自己究竟是站著還是坐著都快無法分辨,一瞬間湧進腦裡的各種情緒翻攪在一起。一種想要瘋狂尖叫的欲望與緊縮乾澀的喉嚨拉扯著情緒。令他再也無法逗留在原地。菲利克斯頭也不回的衝出了家門,不去聽母親在身後那一聲急切的呼喚,直覺地,想要逃離這一切,所有的一切。

以及,在那之前,他必須向亞歷克求證。

他想要親耳聽亞歷克坦白這件事!雖然菲利克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聽亞歷克說什麼,但聽完父親的告白之後,「要見亞歷克一面」這件事,就全面佔領了他的思維、並主導了他的行動。

「那……菲尼知道了多少?全部?」

試探性的,亞歷克反問了臉上陰晴不定的友人。

「……應該是吧……」深深看了亞歷克一眼,亞歷克所謂的「全部」在菲利克斯耳裡聽來有一種令人不安的暗示,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和亞歷克知道的全部,是一樣的嗎?

但是,現在的菲利克斯還沒有那份勇氣揭開那不安的直覺,他僵硬的點點頭。
「唔……那麼……你聽完的、呃,結論、以及感想是………」一邊小心的窺伺著菲利克斯的面容,一邊接著問道。

結論?

感想?

菲利克斯恍惚了神情,因為亞歷克的問句他不禁在心底自問起來。

是啊,自己就這樣衝過來又能如何?

方才他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得到亞歷克親口承認,而現在亞歷克承認了,幾乎是立刻就承認了。然後呢?

接下來他該怎麼作?他能怎麼作?

這個費沙……他還待得下去嗎?

而亞歷克……他又該如何面對?

菲利克斯茫然地回望著端坐於椅子上的亞歷克,心情劇烈的起伏著,才不過幾分鐘前還瀕臨鼓脹破裂的怒氣,在亞歷克乾脆的承認與反問之下消退無蹤,只剩下濃濃的淒然與不知所措。

或許,軟弱的是自己也說不定,因為他此刻根本找不到任何答案,反而希望亞歷克能給他一個答案,而更可笑的是,他現在甚至連開口求問的勇氣都沒有!
令人難受的沉默充斥著整個房間,具有傳音作用的空氣似乎被抽光,只剩下窗外遠近不一的白色閃光以及隆隆雷聲。

遲遲等不到菲利克斯的回答,亞歷克彷彿連呼吸都困難起來,失去繼續等待耐心的他,沒好氣的吹起額前的黃金瀏海,不耐煩地催促著。

「你倒是說說話啊~菲尼,黑著一張臉,氣沖沖地跑過來,一副要揍人的樣子,結果什麼都不說?」

令人幾乎喘不過氣的沉默在亞歷克的自言自語下並沒有獲得改善,一向討厭忍耐的亞歷克也懶得等人開口了。他將早已冷透的可可放回邊桌,斜睨著菲利克斯、略為冷淡的再次反問。

「好啦!現在你知道了真相,要求證也求證過了,我確實是知道這件事。所以呢?你想怎麼樣?」
我想怎麼樣?
菲利克斯茫然回望,紛亂的腦中理不出一個清晰的頭緒,而一方亞歷克則優雅地推開椅子起身,他雙手反背於後,在房內緩緩踱步而行。

「例如說……學個壞、跑到街上任何一間地下酒吧去喝個痛快,所謂借酒澆愁嘛~~再大吵大鬧地模仿小混混搞些破壞,找找碴打打架……然後被送到警局,最後再讓滿面愧疚的米達麥亞元帥去將你保出來………」

腦中飛快計算的是菲利克斯可以忍受的底線、以及所有想得到的衝動行事。

與其說是建議,倒不如說是故意以輕率無謂的語氣包裝言詞,以求先一步封住菲利克斯的行動。
屈起手指「再不然,第二……」

亞歷克踱步至窗前,落下的幾道白光將他的臉龐照耀得螢白宛若雕像,只是那一貫的輕鬆語氣,與房內的沈重氣氛格格不入。
「要求恢復舊姓繼承家名,嗯……這個的話我還幫得上忙……」

只是,菲利克斯.馮.羅嚴塔爾?

金髮的少年歪了歪嘴角、很認真地在心中無聲複習了一下這個新鮮的名詞。

隨即在眉間出現些許褶痕,他在心中啐道。

真難聽!一點都不適合……
「反正我大概都還是叫『菲尼』,所以應該也沒差……」

透明的窗戶在深夜裡成為理想的鏡子,伏低了視線,亞歷克不經意地以反射確認身後那位臉色越來越差的友人,內心相對地頗有一份得意之情。

菲利克斯的情緒如果爆發出來就容易談了,最糟糕的是他死繃著一張臉,自以為冷靜的栽入死胡同,那就難以對付了。

再次屈起手指,亞歷克以一種近似愉快的情緒提出第三項建議。

「第三,離家出走。以表示自己被蒙在鼓裡的憤怒……」

攤了攤白皙的手掌,亞歷克毫不在乎地聳聳肩膀,斜靠在窗臺邊。

「如果要躲的話,皇宮裡可以借你躲到爽。逃家資金方面也不用擔心……嗯…不過既然要躲的話,嗯……躲在大城市裡是最難找到的……這麼說的話……」

一講到逃家,亞歷克忍不住興頭一起 、口沫橫飛得開始提出各種「逃家路徑」以及各種「藏身場所」候補。

畢竟從他懂事以來,計畫過卻始終沒有實行的「離家出走大作戰」沒有上千也有上百次了。

但是仔細想想、這樣的建議對愛護自己的米達麥亞元帥和艾芳姨實在過意不去,頓了頓、

「啊!對了……」他趕緊又加了一句。

「可是你可別躲太久,這種抗議行動通常持續個一個月左右就達到效果了,別趕不上士官學校的入學考喔!」很早以前他們就說好要去念費沙的士官學校了,如果菲利克斯一怒之下想脫離軍校的話……

瞬間,亞歷克被這樣的假設給嚇出一點冷汗。

但他隨即說服自己,這個假設是不可能實現的,以菲利克斯的能力來看,既沒有其他突出的才能,也沒有其他興趣,不做軍人的話還真的沒有什麼路可以走了。即使要賭氣應該也不至於賭上自己的前途吧?

等了一會,自說自唱的亞歷克仍然等不到菲利克斯的任何回應,即使罵罵自己都好,有來有往才有溝通,像個悶葫蘆似的反而令人猜不透。金髮少年不禁為友人那個頑固勁兒惱怒起來,他咬了咬下唇,決定提出最後一個提議。

「第四,為父報仇。」

故意裝作沒看到菲利克斯那因為自己的提議而大驚失色的面龐,亞歷克自顧自的點了個頭。「父債子償,這也是很合理的。」

頓了頓,他揚起清麗的微笑,滿意地看到菲利克斯的臉色在自己的建議之下總算有了明顯的變化,雖然那兩片雙唇還是跟緊閉的蚌殼般一動也不動,不過……很好。

至少比剛剛那副心不在焉、魂魄不知飛哪去的痴呆樣子好多了!!

「看在我們多年老相識的份上,讓你先報這個仇也無所謂吧…」命只有一條,但是爭著要以自己的性命來合理化自身悲劇的人,可是從費沙排到海尼森了吧!

「你……你這個白痴到底在……」總算回過神來的菲利克斯,聽到亞歷克的建議一個比一個荒唐,終於聽不下去、忍不住大罵出聲。
「說什麼報仇!都……都什麼年代了!?而且……我怎麼可能!你以為我是那種……那種無聊的舊時代人種嗎!?」
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與雙眼,什麼叫「父債子償」!?

他怎麼可能傷害亞歷克!?

而眼前的這個人,到底是自信過剩、還是單純的傻子?如何能面帶微笑地提議他人殺害自己!?

這個瘋狂的提議總算是讓你這隻烏龜跑出硬殼了!?

亞歷克的薄而優美的雙唇噙著淡淡的笑意。他當然不可能真心提出要菲利克斯殺了自己的提議,說重話只是為了誘發菲利克斯開口罷了!
與其讓菲利克斯一個人鑽牛角尖地做出「自以為對雙方都好」的愚蠢決定,倒不如煽動他的情緒,即使是粗口相向,至少也留下一點溝通的空間。

把事情推到極點、將可有的決定縮減到二擇一,才能逼得出本質。亞歷克現學現賣地運用著私人教師曾經條列式的講解過的各種理論與原則。

如果不是這樣偏激的言語,又如何拖出菲利克斯那個已經陷入自怨自艾泥沼的心!?

俐落的一個回身,亞歷克在床頭的小櫃裡摸了一下,打開了一個暗櫃,從裡面一一拿出各式武器。

雷射鎗 、突圍用小型衝鋒槍、碳晶合成軍刀、實彈式手槍、舊式火藥槍…

琳瑯滿目的武器,彷彿他的暗櫃是個小型軍火庫似的

「選一個吧!」大方展示一般,將武器排在小小的邊桌上。就像是小孩子在展現自己鐘意的玩具給同伴欣賞一樣。

「等一下……這些武器是哪個混蛋偷渡給你的!!」

Next

Back to Index

6 thoughts on “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14

  1. LFC 說:

    前幾天才摸到找到這里,還是靠了代理才爬進來,一下子從《純屬巧合》追到目前的更新進度,看的超級開心!目前正進展到令人激動的情節,非常非常期待後續啊……冒昧回復,向大大表個白,^ ^

    • Umitan 說:

      新朋友嗎?

      歡迎歡迎。
      這邊文雜,希望不會讓你看得眼花,最近同步開始貼在百度貼吧那邊,如果比較方便瀏覽的話也可以到百度看喔!

      • LFC 說:

        是新來的~
        啊啊,能在貼吧看那就方便多啦,其實就是大陸的啦,用繁體字只是擔心簡體字會不會在你眼裡像別字> <
        這章小菲好糾結,結果看到“軍火庫”被驚到了w

      • Umitan 說:

        沒事,簡體字都有正確表示,不用擔心^_^
        萊茵哈特貼吧那邊我開始貼了。只是度娘好像不給連貼,時不時警告我。
        菲尼和亞歷克都很糾結啊,兩個人都還太嫩了,哈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