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12


菲利克斯發現,用有別於以往的眼光來重新審視亞力克的話,不得不驚嘆,並再次認知到;這個小自己一歲的好友並不只是個愛玩愛鬧的少年。

過去他並沒有特別注意亞力克對一些公共事務的看法與表現,但一個多禮拜下來,菲利克斯不得不承認,在自己毫無所覺的時候,亞力克的的確確在某些方面,已經將自己遠遠的拋下了。

而,更令他暗自氣惱的是,每次他想跟亞力克聊些正經一點的話題,到最後都不知不覺的被導向吃喝玩樂的主題去。那種彷彿撞進一大塊海綿中無法脫身的無力感、以及宛如被人愚弄的焦躁令菲利克斯更為惱怒。

除此之外,菲利克斯也不由得感到一絲絲無可奈何的悲哀,雖然兩人之間的冷戰算是結束了,亞力克對待他又如同過去一般,依賴中有個習慣成自然的囂張,親暱中留有最後一線的距離,但是,有些事情,卻是無可避免的消失了。

例如「複格」,成為兩人之間再也不被提及的名詞,這個曾經是兩人最瘋最迷的娛樂事業,所有的格鬥員姓氏與招式自兩人間的對話裡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他們從不曾關注過「複合式格鬥技比賽」似的。亞力克不提,而菲利克斯也不提,沒有人主張或提議要如此,但是,這個話題就如同過去他們吵架時被長輩們責問的原因一樣,「不了了之」。

每當菲利克斯仰躺在自己的房裡,注視著天花板在投影裝置下製造出的繁星點點,他就會聯想起獅子之泉裡的好友,他們有同樣一套睡房星際投影裝置、有同樣品牌的漂浮板、有同一個樂團的音樂、有自同一個海邊拾來的貝殼、有同一個格鬥員的週邊商品、有同樣數量的魯比克方塊……

他們共享了這麼多的相同,但卻又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個體,而他們之間的「相同」似乎也如細砂般難以掌握,正不停地自指縫間流逝。每想到此,菲利克斯胸中都禁不住一陣酸疼,他不知道這樣的感情該怎麼歸類,這不只是傷感、也不是純粹的無奈、更不是對昔時的懷念或是對亞力克的怨懟。那是更複雜的,更深沈的,更……難以形容的情緒兀自交錯而成的網,令人幾乎要喘不過氣的網。

菲利克斯自遠方盯著亞力克觀察的時間變多了,他開始不讓自己的出現在第一時間內令亞力克察覺,因為這樣的改變,菲利克斯發現他開始隱晦地享受起亞力克從無所覺、到發現自己存在時那明顯的面容轉變,那幾乎是完全不同的兩張面孔,而亞力克轉換的霎那、總是在菲利克斯心頭劃出一股踏實的清流,緩緩舒暢了這陣子頻繁出現的焦躁。

「菲利克斯,洗完澡後來書房一趟。」

時序才剛進入四月底。

「怎麼啦!?老爸?要給生日禮物還嫌早吧!」照例又在皇宮逗留到晚飯過後才返家的菲利克斯,笑著反問父親。

方才在獅子之泉裡和亞力克練習了好一陣子的漂浮版,滿身大汗的菲利克斯正趕著上樓將一身汗臭洗掉,雖然亞力克房裡的附設浴室也擺了自己愛用的沐浴用品,但是一看到亞力克得意的先一步搶進浴室,胡亂脫著衣物的瞬間,他下意識地一個轉身,決定還是回家洗。

米達麥亞蜂蜜色的頭髮裡隨著歲月的流逝,隱隱約約地增添了些許灰色的比例,但仍然無損於此人整體表現出來的那股精幹與活力,米達麥亞拍了拍菲利克斯那已經趕過自己的肩膀,笑著說道。

「只是有點話要跟你談談,洗完澡就下來書房一下吧!」

「遵命!」笑開了一張嘴,菲利克斯輕快的往二樓移動。

米達麥亞平靜的姿態只維持到菲利克斯離開為止,他那一向充滿活力的身軀一下子像洩了氣似的,搖晃了一下,米達麥亞伸手扶在書櫃上,支撐著自己隱隱發抖的軀體,他忍不住的自問。

你在這個時間點上告訴他,正確嗎?

真的要這麼早告訴他嗎?

菲利克斯才剛要滿15歲啊!還是個半大不小的孩子啊!

你有什麼權力逼迫這個孩子去面對他生身父親以及養父所犯下的罪。

現在告訴他,真的好嗎?

但是,一直瞞著他,要瞞到幾時?

兩種想法不斷交錯而生,拉扯著米達麥亞的心緒,嘴裡湧出一種類似膽汁的味道,這位帝國軍的至寶搖晃著身形,蹣跚步向酒櫃、取出威士忌,在空杯子倒進了一點深色黃澄的液體。

「羅嚴塔爾啊……」如果是你的話,會怎麼作呢?

仰頭吞下了辛辣的酒液,藉由那刺激食道的味覺將自己激烈的心情以酒精稍稍麻痺,米達麥亞才苦笑著發現、自己又習慣性地取出兩只杯子。

視線掃描著另一隻孤零的酒杯,米達麥亞不禁搖頭,究竟是打算要倒給誰來飲的呢?是早就去逝多年的好友?還是………

米達麥亞小心地自書桌最下方的上鎖抽屜裡,取出了一個封包完整的合金小箱,不到一公斤重的箱子,米達麥亞的那雙軍人之手、卻險些要承受不住那個重量,讓它滑落至地面。止不住雙手的慄動、他緩緩的打開,最上面放著一張古老的平面影像,兩名身著舊帝國時期軍服的年輕人,在帶了昏暗色調的酒吧裡,對著鏡頭舉杯而笑。

那是他們相識相知的地方,依謝爾倫要塞的後費沙酒吧。原本互相看不順眼的兩人;一個被認為是軟弱空有皮相的貴族少爺,一個則被認為是囂張又不知變通的平民小子。因為被捲入殺人事件的緣故,毫無交集的人生從此匯集。

保存完整的平面影像裡,米達麥亞的摯友淡淡牽起一點笑容,充滿貴族式的優雅面容與王侯般的風範,在認識羅嚴塔爾之前,米達麥亞一直認定所謂的貴族只是裝模作樣的小丑罷了,直到與羅嚴塔爾成為知交,他才承認,真正的貴族,那種與生俱來的矜持氣度、優雅風華是可能自然蘊生的,即使嘴裡吃得是和低階士兵相等的粗糙食物,臥睡於狹小而通風不良的床褥之上,也能保有不變的從容自在,以及無人可折損的傲氣。

小箱裡除了幾張珍貴的合影之外,還收藏了位於奧丁、羅嚴塔爾祖宅的地契、莊園權利以及所投資的幾家事業股份證明。

屬於逝去的奧斯卡.馮.羅嚴塔爾名下的全部資產,在他結束波瀾壯闊的生命之後,成為一個尷尬的現實問題浮現。雖然說菲利克斯並非正式登記的婚生子,但希爾德仍然透過一些管道,指示管理羅嚴塔爾本家資產的基金會暫時凍結資產與股權。

銀河帝國的繼承法由於長久以來的貴族制度,只要是有關貴族的財產繼承,血統繼承優於一切,並有可回溯性。除非真的沒有血親可繼承,接下來才是女婿、養子、指定專業經理人繼承。或者是經由宮內省裁定之後,走家產解散充公這條路。

羅嚴塔爾的父親雖是下級貴族,卻在經營手腕上有獨到之處,或許他在家庭生活與情感處理上不甚得心應手,但是對於投資與產業管理卻相當有眼光。羅嚴塔爾進入士官學校、從軍,擺明了就是不想繼承父親的事業,但是由於出身與親屬關係而確實移轉到他名下的資產、並不會隨著他的漠不關心而減少。

目前屬於羅嚴塔爾名下的資產,以「暫行保管」的名義,每年會化為幾行數字,由基金會寄給米達麥亞,對於理財沒有特別關心的米達麥亞就只是收著,等著菲利克斯成人那天,打算將他應得的全數歸還。

只是最近,奧丁那邊的資產管理基金會除了每年一度的孳息利息確認單之外,還帶來了別的消息。

羅嚴塔爾父方的親族們,似乎正準備向法院提請解除資產凍結,算起來應該是羅嚴塔爾的堂兄弟那輩吧?米達麥亞雖然和羅嚴塔爾交情深厚,卻也沒聽羅嚴塔爾提過自己的親戚。

雖然奧斯卡.馮.羅嚴塔爾名下的資產與股權運用被凍結,但是原本由羅嚴塔爾父親所設立的幾間公司仍繼續運作,雖然少了最大股東持有的資產可操作運用,公司一時之間陷入週轉危機,但其他親族們固有的資金力尚可支撐,加上公司經營的項目有穩定的獲益,15年來,也就這麼挺過來了。

而原本就在家族長輩設立的公司中任職的親族們,在羅嚴塔爾生前,很願意讓這位鼎鼎有名的帝國軍人擔任會長;即使只是名義上的。能夠在客戶面前亮出「我們會長可是鼎鼎大名的羅嚴塔爾提督」這塊招牌,至少那些想行詐騙之流的惡劣商人會先退避,而有意與「羅嚴塔爾提督」、甚至「新領土總督」遠遠的拉上關係的生意人,也會給個「相對合理」的價格。

但羅嚴塔爾起兵、戰死之後,他們先是非正式的將「羅嚴塔爾」之名改為縮寫,接著又再度改名,抹去了與那位逝去已久武將之間的關係。

米達麥亞給自己的酒杯又加了一點酒液,在心裡反芻著基金會負責人在信件最後的幾句摘要,『逐漸將前代留下的事業掌握得更加牢靠的羅嚴塔爾親族們,可能與近來進行事業擴大案件有關,因此急於透過解除凍結令,名正言順的把企業資產做更有效地運用吧,畢竟都過了這麼多年⋯⋯⋯』

兩聲輕巧的叩門將米達麥亞自冥想中拉回現實,門板外是菲利克斯輕快的聲音:「老爸,我進來囉!」

雙手在桌面上緊緊的互相絞了幾下,走進來的是米達麥亞未滿十五歲的愛子,米達麥亞語氣乾澀,指著身前的位置道,

「啊……好……來、你坐下。」

「呵……不會吧?老爸?現在就准我喝酒了?」看到擺在桌面上的另一隻空酒杯,菲利克斯直覺得認定那是為自己準備的。

「那是……準備給另一個原本該在場的人。」

不動聲色的將菲利克斯面前的酒杯移開,即使自己14歲的時候也曾經瞞著父母、與同學偷偷嚐了黑啤酒的滋味,但是米達麥亞還沒有開明到可以容許愛子在自己面前灌威士忌的地步。

「另一個?」挑了挑眉,菲利克斯這時才發現,父親的神色實在說不上「正常」,互相絞緊的十指微微抖著,原本那個自信飛揚的感覺消褪,只剩下灰濛一片的頹喪。

「是的……菲利克斯,爸爸……曾有個非常要好的友人,今天,就是想跟你說說、那個友人的事情……」

突然間、菲利克斯似乎明白了什麼,父親的異常表現,另一隻空酒杯,放在桌上的陌生盒子……

他似乎能預知父親接下來要說的話,卻又抓不住個明確的形象,心彷彿分成了兩半,一半叫囂著要立刻逃離此地,一半則拉著他繼續留在這裡,一半不斷地喊著別聽,不能聽,但令一半卻又鼓譟著好奇心,勸著自己非聽不可。

「嘿……老爸……」試圖維持平常心的開口,卻發現聲音粗嘎得有如乾澀的砂紙相磨。

「什麼天大的事情要這樣講……你別嚇我啊……」

「這個……總之,你先看看這個吧……」

NEXT

Back to The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