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11


踏進自幼時便摸得熟門熟路的獅子之泉,卻在撇見迎面而來的身影時、硬是叫菲利克斯有股立即逃跑的衝動,無奈那兩人已經發現自己的身影、甚至舉手呼喚,事到如今菲利克斯也只有硬著頭皮走上前打招呼。

第一個認出菲利克斯的是專司保護亞歷克的第二保安隊隊員,官拜上尉的克里希。遠遠的便看到菲利克斯的頤長身影,他連忙叫住了這個身形不斷抽高、輪廓也益發英挺的少年。

眼底閃著驚奇的目光打量了一下,隨即克里希交抱起雙臂揶揄道。

「我才在想怎麼這麼久沒看到你了!!原來……」視線掃向菲利克斯手中的那一籃草莓。

克里希沒個正經的神色更多了一抹看人好戲的不懷好意。

「作為求和的貢品倒是蠻有用的喔!?」

身邊的克萊巴冷著面孔,毫不客氣地,搧了一掌到軍銜高了自己一階的同僚頭上,走至菲利克斯面前,他換了副溫和的面孔對著菲利克斯招呼。

「好久不見,大公的行程剛結束,到晚餐前都沒有其他安排了。」

訥訥的向亞歷克私底下暱稱為「執事先生」的克萊巴道了聲謝,比起克里希一副「瞭然於心」的模樣,克萊巴與平時無異的表現讓菲利克斯內心稍微獲得一點喘息的機會。正欲轉身去敲亞歷克休息室的房門,又被人叫住。

回過頭,有著一對深棕色眼珠的克萊巴按住自己的肩膀、欲言又止的,「呃……還有一件事……」,靜靜的、菲利克斯等著克萊巴的下文。

但,相當難得的,菲利克斯看到這位以冷靜自持著稱的男子、略帶尷尬神色地整理了下帶著鐵灰的褐髮;即使那一絲不苟的髮型根本不需要再加梳理。又頓了頓,卻仍是無法順利將話說出。

「菲利克斯,那個……你離開皇宮之前,可以順道來一下皇宮警衛隊本部棟一下嗎?」克萊巴有一點難以啟齒的開口。
天藍色的眼珠裡寫著不解,他問道「有什麼事嗎?」

「因為你這帥小子越長越大了!刺客也可能扮成你的樣子大搖大擺地進出皇宮!所以要留一下你的生體資料!以防萬一。」總不能一直任由菲利克斯像過去一樣,靠張臉就能通行無阻!

不等克萊巴解釋,克里希便連珠砲似的,以相當淺顯億懂的白話將內容扼要點出。接收到鄰居、現在算是鄰寢的嚴肅目光,他連忙自我辯駁道。

「幹麼瞪我!事實就是這樣啊!!而且這個新的維安計畫你不也參了一腳?現在不好意思個屁啊?」

「就算是這樣你也換句話說吧!!」

瞪視著對方,克萊巴雖然表面冷然自制,但其實個性反而因為身為長子的緣故,較為他人著想,是個面冷心熱的男子,反過來他的對頭鄰居克里希平時嘻嘻哈哈沒個正經樣,但是除了對亞歷克的絕對縱容溺愛之外,對其他人反而沒有表面的那般好說話與古道熱腸。

「等你這個那個完,草莓都爛了!大公還要不要吃草莓啊!!」

一提到草莓克萊巴火氣也上來了,他忍不住插腰罵向身旁的同僚。

「草莓草莓!你到底知不知道大公一天能承受的草莓量到底有多少!?你到底是在寵大公還是害大公!?」
一聽到這,菲利克斯也顧不得方才那因克里希的冷酷說明引發的小小感傷了,他瞪大了雙眼打斷兩名保安官的吵嘴、急於求證的語氣裡有著不容錯認的擔憂。

「亞歷克……亞歷克大公最近腸胃又出問題了?」幾個禮拜沒見,怎麼會出這麼大的毛病?一向由御醫們嚴格控管的身體狀況,加上那個囉唆至極的梅菲爾,竟然亞歷克小時候常犯的腸胃不適又發作了嗎?

而父親那兒他居然什麼都沒聽說!?他低頭審視了一下手中的籃子,思吋;現在送這個過去,不是更害了他嗎?

克里希一個閃身、過來拍了拍肩頭幾乎只比自己低了56公分的菲利克斯,滑頭地笑著保證。

「安啦~都已經是上禮拜的事了!而且他已經被禁食草莓五天了,你現在送這個過去剛剛好!!」

「是……這樣嗎?」菲利克斯不懂那個看起來有點不懷好意的笑容,底下藏著是什麼,而一把推開克里希的「執事先生」則語重心長的叮嚀。

「菲利克斯,照理說大公殿下的友人要送什麼給他都不是我們保安官可以管的,可是大公前幾個禮拜不知道是發了什麼瘋……呃……」察覺自己的用語不當,克萊巴連忙訂正。

「呃……不知道是情緒上有什麼……呃……障礙,突然吃草莓的量大增,當然侍從長還有廚房那邊有梅菲爾的控管,不可能讓他吃過量,可是這傢伙居然!」棕褐色的眼珠猛然一瞪,掃向同僚。
「這傢伙一次弄了三公斤的草莓到大公殿下房裡,害得他一個晚上就吃完!!」據說第二天哈歇爾巴克、看到那裝了滿滿一筒的草莓頂蓋還嚇得差點暈過去。

即使是正常人吃了這麼多草莓都會不舒服的!!

更何況是被御醫們嚴重警告不能多吃的亞歷克!?

菲利克斯望了望自己手裡的「求和貢品」,眉間緩緩的聚攏,想要退卻的心情又增加了幾分……

但是,更因為克里希一席話,他反而放心不下亞歷克,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或許根本只有菲利克斯、克萊巴、哈歇爾巴克等、這幾名親近亞歷克的人士才知道,亞歷克嗜食草莓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幾近於病態的理由:那是他拿來發散壓力的一種方式。
雖然菲利克斯不知道為甚麼是草莓,甚至覺得用吃東西來舒壓根本是有病!但,亞歷克就是這樣。

過去亞歷克曾在他面前、吃到邊喊肚子好冷好痛還是不停歇地把草莓塞到嘴裡去,那時,正是亞歷克被告知要等到15歲以後才能去學校沒多久之後的事。
憑良心講,當時菲利克斯是被亞歷克那副吃相給嚇到了。

白皙的指尖因為水果本身的顏色而染成血紅,機械性的不停伸手取出,嚼著,然後把新鮮的綠色頂蓋準確地投進垃圾桶中,接著取出下一個。

邊在口中嚼著果肉,邊抱怨著,「菲尼,我覺得肚子這邊有點寒颼颼的耶……」但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止的跡象。

當時是為了入學被意外延後,而這次,造成他如此失常的原因,在於自己嗎?

自責的情緒瞬間席捲了菲利克斯的周身,他一方面怕再次見到亞歷克,恐懼著將聽到更殘酷的拒絕,一方面也在內心大罵自己為何如此拖拖拉拉!

內心天人交戰了一會,他抬頭保證道。

「我知道了,我會盯著他別一下子吃太多。」澄澈的瞳孔裡有著一股認命以及無奈,還有,連本人都還無法自覺得的心疼。
克萊巴欣慰的點了點頭,「那就拜託你多注意一下了……」

輕巧拉開一絲微笑,菲利克斯接著詢問,「還有……離開皇宮前我會去警備隊本部報到,請問要找那一位負責?」

「你直接找我們家隊長威爾那上校就行了。他那時會在。」
點點頭,菲利克斯與最得亞歷克信賴的兩位保安官告別,接著,他在休息室的門口深深地吸了幾口氣後,抬起手、謹慎的敲了下那扇、過去他總是直接推開的房門。

房門旁的傳聲器傳來他不會錯認的聲音。

但菲利克斯甚至沒仔細聽所發出的詞彙到底准了自己進入與否,一股由心而生的力量催促著手臂推開了門,映入眼簾的,是那個令人懷念的人影。

亞歷克後方的落地窗外、午後的陽光正斜斜減低了角度,白亮與橘紅色的光暈自他背後籠罩而來,菲利克斯看到那略顯調皮而紊亂的金髮為陽光所穿透,宛如灑上一層金粉似的,有著浮動的光圈。色素極淺的眼眸在背光下顯色得更明確,流洩著點點光彩。明亮的宛如盛在水中央的一對蒼色寒玉。捧著一大本卷宗、因來者而匆忙自書頁之間吊起視線的亞力克,就這樣微啟著薄唇、與菲利克斯隔著寬敞的休息室遙遙相對。

他們才幾天不見?

菲利克斯發現亞歷克似乎又比他印象中高了一點(正好是一瞑大一寸的時刻……),修長的雙腿包在墨藍色的長褲裡顯得更加細瘦,簡單的純白襯衫以及群青色整齊點綴於領口的絲巾,以一根鑲著琥珀的別針固定著。

端麗的臉蛋在一瞬間交錯了多種神情,菲利克斯讀得出來的有訝然、驚喜、然後是冷靜後的埋怨以及一閃即逝的賭氣。而其他更微小難以解讀的情緒,就不是他能掌握的了。

面對著一段時間不曾見面的友人,茫然的,菲利克斯不禁反思;自己以前、怎麼會覺得亞力克長得很普通呢?

其實,還蠻好看的。

不過這個感想,很快的就在菲利克斯恢復鎮定之後,被定義為「吃錯藥」下的錯覺,輕輕的甩了甩頭,確定眼前的人影正是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怎麼看怎麼自然普通的親友之後,菲利克斯開啟了雙唇、強自鎮定的:

「唷……來看看你了……」

「……嗯………」

有了最尷尬的開頭,之後要接什麼話似乎就簡單多了。

提高了手中的「貢品」,菲利克斯扯了個僵硬的微笑,「要吃嗎?」

一看到那鮮艷欲滴的色彩,亞歷克忍不住嚥了一大口唾液,由於上禮拜「暴食」所導致的報應,他已經多天沒嚐到這個酸中帶甜、芬香四溢的水果了。

「這……這麼多草莓……到時候梅菲爾看到又要碎碎唸了……」

看到明明嘴饞得很卻又故作莊重的亞歷克,菲利克斯知道,他們的冷戰已經結束了。將伸出去的籃子往回收了收,回給面前的人一副勝券在握的張狂笑容。

「喔?不要就算了!」

「我有說我不要嗎?」

這才是菲利克斯熟悉的亞歷克,菲利克斯忍不住噗哧一笑,原來,和好是這麼簡單的事,自己到底是在煩惱什麼,拖這麼久!?

楞了一愣,亞歷克也跟著完整的笑了開來,房內因為他這坦率無邪的笑容,彷彿增加了幾倍的照明,瞬間教人目眩神離!

但這原本該是菲利克斯懷念的笑容,卻教這名深棕髮色的少年,莫名的、覺得胸口似乎被堵塞住、像是梗了根魚刺在食道似的,而原本吸吐無礙的肺部也突然喪失了一兩秒的機能,好像氧氣全被亞歷克這個笑容給帶走了似的、他不覺呼吸緊窒了起來。

明明兩人的冷戰已經結束了,這突發的窒息感到底是什麼?

卻不是由沃夫岡.米達麥亞14年教養出來的菲利克斯可以迅速讀解的感覺了。

「怎麼了?菲尼?」歪過頭,亞歷克望進神色奇妙的天藍色瞳孔裡。揮了揮手叫喚著略略失神的友人。

抬手敲了敲自己的胸口,菲利克斯試圖將這個詭異的違和感給消除,一邊答著。

「啊……沒什麼……」聳了聳肩,他並不將這份突發的異樣感受擱在心上太久。

見好友與平時無異、亞歷克右手一伸、毫不客氣地將那一整籃「貢品」給撈進懷裡。
沒了一開始拘謹而莊重的樣子,下巴斜斜往上揚起,那角度正是菲利克斯所熟悉的,淺色的眼眸晶瑩剔透,有著興奮的光芒,而嘴裡吐露出來的話語,正是菲利克斯既懷念又忍不住會想給他一拳的大言不慚。

「既然你都誠心誠意的來送禮了!那麼我就大發慈悲的收下吧!」

菲利克斯忍不住白眼一翻,才和好,這傢伙立刻就故態復萌,得了便宜還賣乖!!

習慣性的長手一撈,再次將籃子奪回自己手中,「前言撤回!上個禮拜拉肚子的小鬼還是過幾天再吃!!」

亞歷克端麗靈秀的臉蛋立刻刷上不服氣的赭紅,側過身就要去搶籃子,無奈面對的是同樣還在發育期的菲利克斯、硬是多了自己幾公分的高度以及幾磅的肉,試了兩次都被格擋開來,亞歷克氣得噘嘴罵道,「起手無回大丈夫!菲尼!你這小人!!」其實亞歷克真的使上力去爭奪也未必會落敗,但就怕一個不小心嬌貴的水果翻覆到地上,就得不償失了。

菲利克斯倒也沒心情跟他鬧太久, 他將籃子高高舉起,再輕巧而穩地「放」在亞歷克的頭頂正中央。

「喏!給你的、賠禮。」

「哼……」連忙取下被「放」在自己頭頂的「貢品」,亞歷克護衛著將籃子牢牢鎖在懷中,語氣中散佈著淡淡的挖苦與埋怨,「既然知道要賠禮、就該更早過來吧……」

「嗯……抱歉……」難得率直的,菲利克斯沒有任何反論地承受了亞歷克的言詞。

他知道亞歷克雖然名為皇帝,但是卻在「保護」的名義之下,所有的行程與對外聯絡管道都在控管之下,如果要透過視訊電話等手段對外聯繫,即使只是「私事」也必須有個正當的理由。

沒想到菲利克斯這麼直率的道歉,亞歷克楞了一愣,也反省起自己的態度,他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呃……其實你再不來的話……我就只能透過皇宮警備隊的人抓你來了……」

一個轉身,亞歷克便落坐於長沙發上,頓了一下,菲利克斯理解到亞歷克指的應該是方才克里希提到的那件事。點了點頭,隨著在亞歷克身旁坐下,補充道。

「喔,聽說了,剛剛碰到克里希他們了」

伸手取了一顆形狀美好的紅色果實,亞歷克在鼻頭嗅了嗅、享受那股甘甜的香味,然後小心地啃咬了起來。

帶著本人都沒有察覺到的溫柔笑紋,菲利克斯觀察著亞歷克吃草莓的模樣,隨口問道「新的維安計畫?要登記哪些東西啊?」

亞歷克接著啃起第二顆,鮮美的果實流倘出來的汁液瞬時充塞了整個口腔,草莓獨特的口感與酸甜的滋味總能令他感到心安,他過濾著方才克萊巴會報給自己的專案內容,小心地挑揀可以明講的項目給友人說明。

「………主要是掌紋、虹膜比對,除了菲尼以外,七元帥還有重要內閣僚臣們的資料也都要重新登記。」

這一批留有詳細生體資料的人員,是享有不需要經過官方登記手續、事前預約等繁複過程即可進入皇宮的對象。

「嗯……」低頭思索了一下,菲利克斯接著問,「可是……亞歷克,我實在是搞不清楚,到底你現在應該是讓克里希他們保護,還是該讓奇斯理少將保護呢?」

訝然地,藍玉般的眼珠瞪得老大,亞歷克沒想到菲利克斯會提到這個部份。他以為,只要自己不去提及,菲利克斯應該也不會有興趣去關心才是。尷尬的抓了抓頭,亞歷克給了個相當官方的說法。

「原則上當然還是奇斯理少將囉!只是不能公開行程的保安行程就只能交由威爾那上校去負責了。畢竟『我』應該都『乖乖的』關在皇宮內啊……」
而亞歷克沒有繼續說明的內容,則是此次更新的維安計畫裡事實上的確牽扯到皇宮警備隊與皇帝親衛隊之間的勢力消長與微妙的職權爭奪。

目前專責保護亞歷克的第二保安隊成員,在遴選階段就是以「未來的皇帝親衛隊」標準在考核,原本就是打算在亞歷克親政之前,慢慢的淘汰皇帝親衛隊裡的老舊成員,於亞歷克親政之後,進行人事調動,把保安隊成員調到皇帝親衛隊裡去。

但是關於亞歷克本人的維安原則與執行,目前是由威爾那上校制定、下面的保安隊員也都是他面試訓練上來的,皇帝親衛隊反而只能消極接受「保安隊」的提案,頂多做一些細部的修改。

「這樣好像有點混亂?」
「呃………」事實上是現在已經很混亂了,但是這件事連你爸爸都還沒有收到報告啊……菲尼!!

以奇斯理為首的皇帝親衛隊在希爾德的攝政時代,第一優先的護衛目標轉為「皇帝代理人」的希爾德。而主導此次「皇宮內」維安計畫的威爾那上校,則因為實際護衛對象的關係,在亞歷山大皇帝的維安行動上,有了更大的話語權,奇斯理反而是「名義上」叫做皇帝親衛隊長、「實質上」卻是皇太后親衛隊長。

在心中隱然慘叫著,亞歷克撇著頭挑選可用的字彙。

「會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在哪裡都有吧……」亞歷克呼出一絲淡淡的微笑,緩慢的,將口中的果實細嚼慢嚥,才又啟口。

「就像永遠有些人會以為菲尼的成績是來自於米達麥亞元帥的鞭策吧?」俏皮的眨了眨眼,亞歷克將話題轉向友人身上。

「鞭策?拜託~~如果鞭策有效的話,我老爸就不會一天到晚碎碎唸了!」

「咦咦?你的意思是元帥其實有試著想要督促你用功?我還以為是放牛吃草哩!」

甩了甩手,菲利克斯不掩得意神色的,「現在比較放棄了啦……之前老爸超緊張的!只要拿到C他就一副天要垮下來似的!」
「哈哈……也不過才一科比較不拿手啊!菲尼的其他些科目不是都不錯嗎?」

雖然從沒有拿過全學年第一、但至少也都維持了前十名的穩定地位。

「唉……但是當老爸的人大概都這樣吧,對自己的兒子的能力過份期待,老是唸著『菲利克斯,你應該可以更好的?為甚麼會這樣?』這種鬼話,沒興趣的東西就是沒興趣,反正有個標準程度就行啦!!」

「哈哈……米達麥亞元帥是望子成龍吧……呵呵……」

唉呀!八成是那個科目羅嚴塔爾元帥很拿手?杏仁核般的眼眸不自覺得轉了轉,亞歷克連忙壓下那份想要立刻開終端機查詢「金銀妖瞳」元帥的在校成績的好奇心。

直到在皇宮中用完晚餐,心滿意足的回到家,就寢。在黑暗之中,意識朦朧之餘、菲利克斯才猛然跳起,拍著自己的額頭驚叫。

「媽的!!又被那小子把話題矇混過去了!!」所以皇宮警備隊與皇帝親衛隊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啊?

NEXT

Back to The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