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10


副標題:米達麥亞的憂鬱

新帝國曆17年3月,新帝都費沙,獅子之泉週邊才正要開始拆除萊茵哈特生辰紀念日的各種慶祝旗幟,時序正要邁入春季,應當是怡人舒爽的時節,銀河帝國羅嚴克拉姆王朝、第二代國務尚書米達麥亞最近在辦公室裡沉思嘆息的次數卻變多了。

米達麥亞身邊的幾個次官只知道這位有著飛揚的蜂蜜色髮絲、永遠精神奕奕的「帝國軍至寶」最近突然沈寂了下來,雖然公事上越來越熟練,不再有整天嘆著想回軍隊的苦水,但是,那副令人看了就安心的微笑卻越來越少見了。

眾人都紛紛猜測,令米達麥亞如此困擾的,是近來帝國內閣人選即將大風吹?或是這幾年困擾著依謝爾倫迴廊附近的宇宙海賊問題?又或是大量湧進新帝都星的偷渡民問題?

一位長年跟隨米達麥亞的首席次官則否定了眾人上述的臆測,胸有成竹的如此表示。
「能讓帝國軍至寶如此失常的,除了愛妻艾芳瑟琳夫人之外,不可能有其他問題!」以愛妻家、好父親形象聞名的米達麥亞,自然能困擾他的,還是家庭風暴了。

只可惜,這位首席次官雖然接近了問題核心,卻仍然與正確答案失之交臂。米達麥亞所煩惱的是家庭問題沒錯,更正確來說,是愛子的交友問題。

菲利克斯與亞歷克之間的不自然,即使是極少待在家裏的米達麥亞也發現了。

獨子菲利克斯這幾個禮拜的表現只能以「乖得異常」來形容。

過去是一個禮拜總有好幾天,比自己這個需要加班的父親還要晚歸的菲利克斯。最近只要自己一回家都看得到人影,找他講話也都心不在焉,有一句沒一句的答著,招他一起看個電視節目,菲利克斯把遙控器前前後後轉了三十幾次,最後交還給自己說,沒什麼想看的,老爸你挑個節目看吧。比起過去爭著和自己搶遙控器的樣子根本是判若兩人。
最明顯的就是,以往一到假日總是不見人影,不用問也知道串門子串到皇宮去的菲利克斯,這幾個禮拜來居然都窩在家中書房,再不然就是說去市立圖書館查資料。

聽到兒子的說詞、米達麥亞是驚得那對灰藍眼珠就這麼落下,過去振振有詞的主張「亞歷克的書房又近又好用」說什麼都懶得去圖書館的菲利克斯,什麼時候也知道要去利用市立圖書館了!?

這兩個孩子絕對是吵架了!

但是對於這個現象,米達麥亞卻無力、也無法插手。

雖然不知道兩個孩子這次是為了什麼事情冷戰了,不過米達麥亞卻私下期待,希望藉著這個機會讓菲利克斯與亞歷克大公拉開一點距離也好。

面對兒子的反常,米達麥亞的心情其實是相當複雜的。既希望他快點去與亞歷克大公和好,又不希望他與亞歷克大公繼續親近下去。

隨著菲利克斯一天一天的成長,身形音容已經越來越肖似他記憶中的那位摯友。

雖然因為個性完全不同的關係,菲利克斯的面容並不是那麼容易令人聯想到那位有著金銀妖瞳異名的已故元帥,但如果是與羅嚴塔爾生前有過深刻交情的人們,仍然能在轉瞬間察覺菲利克斯在遺傳學上的身世吧。
私心下、米達麥亞總希望菲利克斯能多肖似一點那位早逝的友人,因此他會喝止兒子的衝動頑皮,希望他多一點穩重與多一點思考。

他會要求兒子行為舉止必須優雅合乎禮節,希望日後即使菲利克斯希望繼承奧丁的羅嚴塔爾家,也能有個不輸給前代的風華姿態。

他會要求兒子的筆跡必須有水準以上,因為羅嚴塔爾的字體端正優美在同僚之間是相當有名的。

但是……每想至此,米達麥亞便忍不住想搖頭苦笑。

現實總是不盡人意,在這些部份,菲利克斯是沒有一丁點與羅嚴塔爾相似的地方。反之,照自己父母的證言來看,毋寧是自己幼年時代的翻版。

連自己父親都曾口中嘖嘖稱奇地搖頭道。

「明明就沒有血緣關係,怎麼皮起來跟你小時後一模一樣呢?」

而,米達麥亞也一方面恐懼著,菲利克斯在某些部份確實肖似羅嚴塔爾的地方,例如……
「皇帝?皇帝有什麼了不起!?」
一回想起來仍是令自己心驚膽顫、冷汗涔涔的大膽發言。

雖然妻子安慰自己,那是因為亞歷克在菲利克斯面前一直都只是以一個「朋友」身份相待,幾乎不曾以「大公」、甚至是「皇帝」的身份對待菲利克斯的緣故,但是卻無法阻止米達麥亞因假想而帶來的恐懼戰慄。

他不能再忍受一次、為了維護權力秩序而引發的犧牲了。

一個摯友已經令他終生悔恨,他不願、也不能再失去菲利克斯了!!
菲利克斯對待亞歷克大公的方式,米達麥亞不是不清楚,那是真的打從心底把對方當成是搭擋拜把的好兄弟!就像是過去自己與羅嚴塔爾之間的感覺。

每當他聽到菲利克斯自己為是的以一副老大的樣子指責亞歷克,「喂!男子漢不能這樣!沒風度啦!!」

他總會生出一股錯覺。彷彿看到過去自己與好友一同品酒、一同閒聊的情景,記得,他也曾經拿著同樣的語調訓過羅嚴塔爾對女人的錯誤觀念。

「羅嚴塔爾,你也太偏激了!不是所有女人都像你所說的……」

這到底是命運、血緣遺傳、還是……躲不過的宿命?

兩個孩子之間越是對等的相待,之後面臨的就是更痛苦的現實。
米達麥亞還寧願,亞歷克大公只是個平庸的皇位繼承人,在宮廷的嬌寵之下任性而傲慢,對待菲利克斯囂張而跋扈。他自私的期待,至少這樣,他的菲利克斯以後就不需要面對至親好友同時也是皇帝這個難題。

但是,他這個祈願、也許是米達麥亞一生唯一一次的自私祈願,卻沒有為大神奧丁所接受。

兩個孩子幾乎是親密無間的一同玩耍、一同成長,原本以為進了費沙幼年軍校之後,菲利克斯會交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才對,但,連這個卑微的希望都被再次打破,每天放學之後,先繞道皇宮再回家成了菲利克斯的固定模式。有時候乾脆留在皇宮晚餐,或是直接留宿在皇宮中準備給貴客用的客房了。

不去思考亞歷克的身份,米達麥亞是相當欣慰菲利克斯能有一個這樣的友人在身邊,雖然年紀上小了菲利克斯一歲,但是天生不服輸的性格,無論是玩樂或是學習、運動,菲利克斯都難以仗著年紀的優勢領先太多。更多時候,為了避免被亞歷克超越,激勵了菲利克斯更旺盛的向上心。

「真是……如果不去考慮身份問題的話……」苦澀的,米達麥亞抿著雙唇,覆著薄繭的手撫上額頭的太陽穴。

他是慶幸菲利克斯能有這樣一位年齡相近的友人。
更何況、菲利克斯要與誰交好、與誰作朋友,本不是這個作父親的可以插手的,但是,壞就壞在……

「偏偏就是對象不好……」

即使是帝國軍至寶、帝國重臣,在為人父的自私之情發作下,饒是以公正忠心著稱的米達麥亞,在私底下,也不禁吐出這麼一句自私而埋怨主君的言詞。

在米達麥亞的想法中,菲利克斯即將要進入士官學校,畢業之後則毫無疑問的將進入軍隊,到時候一邊不過一介少尉、另一方則是全帝國軍大元帥,與其讓兩人之間過於巨大的差異一瞬間衝擊菲利克斯,倒不如在那之前就讓菲利克斯與亞歷克大公漸漸分開。

房門輕巧而有禮的響起,打斷了米達麥亞的紛亂思緒,應了一聲之後,走進來的是米達麥亞驕傲自豪的兒子。

他抬頭笑問,「怎麼,手上這一大籃東西,趕著去哪?假日約會嗎?」

菲利克斯靦腆的笑了笑,否認道,「不是啦……老爸!」

拎著一整籃草莓的菲利克斯解釋:「我去亞歷克那邊一下,晚上應該不會回來吃飯,你跟媽講一聲……」

煩惱著該如何去道歉、以及害怕聽到更進一步的拒絕,時間便在菲利克斯的躊躇中不斷流逝。

明明知道自己這樣只是讓事態更加泥沼化、只是鴕鳥心態,但是菲利克斯就是不知道該以何種面目去見那位金髮的好友。

每天都在期期艾艾中度過,猜想著,那個人還在生自己氣嗎?

會不會再也不想看見自己了?

或是,也在等著自己去找他呢?

每一個問題都反覆的牽出正反兩個答案,盤旋在菲利克斯的腦中。而這一天,在自己房裡翻來覆去的菲利克斯終於彈跳起身軀,痛定決心,與其就這樣與亞歷克失去聯絡,他寧願去讓亞歷克好好罵上一頓!

米達麥亞灰色的眼珠怔忡了須臾,乾澀著聲調,他強自鎮定的叮嚀,「啊……這樣啊,知道了,那見到了大公,記得注意自己的行為舉止,別讓旁人有說嘴的材料……」
隨意的擺了擺手,對父親的這些叮嚀菲利克斯是早就習慣了左耳進右耳出,口頭上敷衍著,「知道了知道了……」
隨即輕快的退出,風一般的留下一句「那我走了!!老爸!!」

菲利克斯沒有聽到,在門板背後父親那聲沈重的嘆息。
米達麥亞那雙屬於軍人的手掌撫上額角,低著頭,幾句苦澀的話就這麼自嘴唇裡流洩而出
「果然……還是只有送去奧丁一途嗎?」
前幾天,米達麥亞家的成員之一海因里希.朗貝茲,自勤務地奧丁寄了一封影像信函回來。除了日常性的問候、以及婚約報告之外,他提及了一件米達麥亞不得不深思的事情;那就是關於菲利克斯的升學問題。

『照理說,如果不是有特殊的情由,費沙幼校的學生大部分都直接以費沙士官學校為第一志願,但是照我的觀察,這些費沙出身的人,多半畢業後都進入軍務省、憲兵處,即使是加入了前線艦隊勤務,也多成為參謀副官等。』

畫面中的青年有著一頭柔軟的金褐色髮絲,以及一副不該出現於軍人身上的安祥柔和氣息,他苦笑著聳了聳肩。

『其實,若我更早知道費沙與奧丁的士官學校會有這樣的分歧,我還寧願回費沙就讀,而不是遷就朋友們都在奧丁這回事……』

海因里希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頭,繼續道

『一直到士官學校三年級開始模擬演習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好像對補給物資的調配以及人力資源計算等方面更為拿手……哈哈……雖然有點太晚了……不過還好現在轉換跑道也還不遲……』

米達麥亞知道,朗貝茲在士官學校的成績並不差,通常這樣的人才會優先成為指揮官候補、作為重點培育的對象。但是,真的只能說人有適合與不適合的職位,即使有那份能力,沒有適合的天性去輔成,只是讓當事人白白痛苦,讓組織白白浪費。

現在轉為奧丁駐留軍的事務官,雖然以一般世俗眼光來看,他就像是被冷凍或是降職了,但是對本人來說,反而是能好好發揮所長的職位。

『元帥或許認為讓菲利克斯自己選擇是最妥善的,但是……元帥,我不得不說……』

畫面中的海因里希靜止了幾秒,彷彿是影像信件被人按了暫停鍵一般,然後,他緩緩低垂著頭,冒著大不諱的危險低語。

『我想……菲利克斯並不知道自己真的該走什麼路……他會執著於留在費沙,說穿了也不過就是因為那.孩.子.的緣故。

我知道自己這樣說很不應該,但是,那孩子想留住菲利克斯的心態、就跟不想心愛玩具被人搶走的心態並無不同。

那.孩.子.面對菲利克斯的時候完全沒有作為一個………的自覺。』

緩緩的抬起頭,影像中的海因里希點出了米達麥亞隱然所覺的憂慮。

『但是、元帥,也因此,我怕那.孩.子會因此限制了菲利克斯未來發展的可能性……繼續待在那.孩.子.身邊,菲利克斯或許真的會永遠甘於現在的位置。

我想,這絕對不會是元帥您的心願吧?我也相信,那個人應該也不會樂見的。』

米達麥亞知道,這樣的內容是因為朗貝茲極為信任自己、才可能在信件裡說出,否則,即使沒有指名道姓,這樣的用語以及態度,都足以讓朗貝茲被檢舉下獄!

他也知道自己該在看完這封信之後,立即將這封可能足以被人指控為不忠不義的證據消滅才是,但是……私下留著,在此時又打開來看的自己,到底是在想什麼呢?
「羅嚴塔爾……要是你的話……會怎麼處理呢?」仰頭喟嘆,米達麥亞向早已不存在的摯友發出無人能解的疑問。

接著、海因里希.朗貝茲笑著補充。

『如果您決定了要把菲利克斯送來奧丁,不管是我這邊或是元帥您父母那邊都有人可以幫忙照應,請不用太擔心,亞莉莎也直嚷著想見菲利克斯這個帥小子一面哩!』

米達麥亞知道,亞莉莎便是海因里希婚約者的名字,兩人之間交往順利,據海因里希自己的安排規劃,最短一年、最長三年便準備要結婚了。

他笑著搖頭,經歷各種人生風浪的米達麥亞,忍不住暗罵了海因里希一頓,未婚妻的寬宏大量可不代表真的願意有個毛頭小子當電燈泡在家裏閃著!可不能把人家的體貼好意當作理所當然啊!!

立體影像的最後,海因里希提醒著米達麥亞長久以來不停自我催眠、想要繼續鴕鳥心態下去的問題。

『元帥……我看了之前夫人寄過來的立體影像了……菲利克斯實在是……實在是和那個人越來越相像了,您一直與菲利克斯一同生活或許沒有這份感覺,但是,我現在已經不太敢讓同僚們看到菲利克斯的照片了,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解釋……元帥……』

最後的影像道出的是米達麥亞一家最大的禁忌秘密,米達麥亞重複的看了幾次海因里希的話語。

『您一直與菲利克斯一同生活或許沒有這份感覺,但是,我現在已經不太敢讓同僚們看到菲利克斯的照片了……』

痛苦的,米達麥亞切斷了影像的播放,取出那份晶片,他狠狠的以掌力捏碎,又放入碎紙機中將之絞成粉末。

焦躁的、他起身又坐下,海因里希提醒的事實是他不斷自欺欺人的事實,他明明知道,拖得越久對菲利克斯絕不是件好事,但他又無法不去心疼,當知道了出身秘密的菲利克斯該如何去面對自己、面對其他人……以及面對他現在的至親好友亞歷克大公?

一拳搥在結實的桌面,令擺設都為之跳動,壓抑許久的感情爆發而出,米達麥亞低沉的痛苦言語灼傷著心臟。
「我怎麼會沒有那份感覺!?」
即使菲利克斯每一天都在自己眼皮底下成長,那不斷抽高的身材與益發醇美的聲線、端正英發的輪廓,都不斷的提醒自己,這是擁有羅嚴塔爾之血脈的少年!!
正如那位人人暱稱為亞歷克大公的少年越來越肖似逝去的黃金有翼獅一般,他的菲利克斯也越來越, 像那位有著污名在身的優秀友人。

有時候,當他自遠處撇見兩名少年相對而坐談笑之時,胸口都會不自覺得、因為那份既視感而一陣酸苦。曾任統帥本部長的那位摯友,在與先帝議事之時,也是那般的怡然自得,不卑不亢。才不過十三、四歲的年紀,就已令米達麥亞不時有時空錯亂的恍惚,再過幾年,自己會不會在錯覺之下叫出那個禁忌的姓氏呢?

「菲利克斯……菲利克斯……爸爸,爸爸只希望你幸福,連那個人的份一起,過一個幸福的人生……」

NEXT

Back to The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