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 7


摸不著頭緒棕髮俊挺軍校學生,習慣性得就想要抓頭,舉了一半的手又想起,出門前這顆頭被父親用大量的髮膠、好不容易才固定住,兼之嚴重警告不可以打亂,菲利克斯只得尷尬的將手垂下。

雖然亞歷克臉上帶著完美的微笑,甚至主動伸出手來與自己握手,聲音聽起來就像久違重逢的朋友般親暱。但是,這並不是亞歷克會有的表現,菲利克斯很清楚。至少不是「他所熟識的亞歷克」會有的表現!

菲利克斯更清楚的是,當這位人人稱之為天使的秀麗少年做出平時不會有的舉動卻又掛著完美微笑時,代表著他內心正怒意高漲。以至於需要用這種偽裝來掩飾。尤其是當微笑的幅度越大、表現得越是和藹可親,相對地在他心中隱藏的憤怒就越是巨大。

顧慮到身旁的莉迪雅,加上出門前父親的諄諄叮嚀,明知道這一句喊下去絕對是地雷,但眾人環視之下,菲利克斯也只得硬著頭皮,如笨拙的臨時演員一般,僵硬地照本宣科地「唸」出台詞。

「亞──歷克、大人。好久不見了,您一切可好?」

一聽到菲利克斯如此生分的稱呼,亞歷克臉上的笑意更加濃密,一對杏仁眼眸幾乎瞇成半月形。

「菲利克斯,真是不夠朋友啊,既然來了怎麼不先過來打個招呼呢?」  

若無其事的視線緩緩從菲利克斯臉上、再轉到莉迪雅身上,再往下掃去,焦點停留在那隻完全毫無自覺、且理所當然地勾住菲利克斯的那隻手上。  

那視線其實只停留了不到零點一秒,但已經足夠令菲利克斯驚覺,像是被滾水燙到一般,他狼狽地甩開自己臂彎裡的那隻手,往旁拉開了距離肅然立正。

 「亞歷克……這個、這個……這是!」

菲利克斯急忙著想要解釋什麼,但是張開了口卻不知道到底該解釋什麼,反而被滿面笑容的亞歷克搶了話去。

「真是見外哪……菲利克斯,你什麼時候交了個這麼出色的女朋友啦!?」

會場內或許只有菲利克斯.米達麥亞能夠正確解讀亞歷克藏在話裡的意思,但菲利克斯從沒有像此刻一般,後悔自己有這份殊榮。旁人看來,這一幕溫馨又自然,不知有多少與會者暗自咬牙艷羨菲利克斯能得到大公殿下如此對待,但是對其中一方的當事人來說,他已經因為全身發毛而冷汗直淌。

「不!不是的,那個是……」慌亂之中揀選不到適合的詞彙,父親的叮嚀與囑咐也被丟到記憶的深淵,菲利克斯習慣性地,搔亂了一頭出門前才由父親親手梳整完畢的髮絲。

亞歷克一邊品嚐著菲利克斯的慌亂表現,一邊閒適的繼續追加攻擊,「怎麼不介紹一下呢?」

而在一旁、等不及社交零分的男伴為自己引導介紹,莉迪雅踰越了從小接受的教養與禁制,輕輕巧巧地向亞歷克行了一個禮。

「初次見面,亞歷克──大公殿下……在下是莉迪雅.安娜麗亞.馮.諾伊曼」緊張的音調與略為羞澀的臉龐,掩不住的是落落大方的沈穩。

「喔────」亞歷克發出一聲略為誇張的、讚嘆似的長音。

「諾伊曼小姐,歡迎來到費沙」  

優雅而紳士地執起莉迪雅的手、在其他女性參加者嫉恨與憧憬交雜的目光下,於包覆著薄紗蕾絲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

當亞歷克親吻莉迪雅手背、不,正確來說只是以尖巧的鼻尖輕拂了薄紗蕾絲罷了,菲利克斯卻覺得丹田突然竄出一股熱氣,原先的茫然與懊惱都因此吹散,他現在只想一把將亞歷克推開,那股衝動、甚至令他用盡全身的力量、才能勉強壓抑住。

「紳士點~~小子!」吊兒郎當的慵懶台詞隨著一隻胳膊,就這麼適時地靠在菲利克斯的肩膀上,一轉頭,正巧對上了史提爾那雙頑童似的眼眸。

強硬地塞了一杯香檳到這名小了自己一歲多的友人手裡,史提爾莞爾提醒。「不過就是個蜻蜓點水的社交禮儀,別一副老婆跟著人跑了的樣子!!」

不做他想地,菲利克斯立即回嘴道,「什麼老婆!你、你說到哪裡去了!!」亞歷克又不是女人!! 

「哎唷~~氣話私底下說說就好,別那麼衝嘛~~你瞪成那樣人家還以為你抓姦在床呢!!反正亞歷克也不可能跟她有什麼進一步的啦!!」  

楞了一愣,菲利克斯似乎察覺到有哪裡不對,但此時卻又無法正確釐清,甩了甩頭,他仰首灌下一大口發泡飲料之後,恢復了一點平靜。隨即發現到史提爾拿給自己的是有酒精的飲料。

皺了下眉,本想提醒自己的年齡還不到能飲酒,但發現亞歷克似乎正忙著與莉迪雅以及其他人談笑,沒注意到自己這邊,也就算了。

隨手將空酒杯交給穿梭的侍者,「你看到克勞斯沒?」

搖了搖頭,史提爾也一口喝乾手上的飲料「沒──反正到時候總會碰到吧!噁……香檳真的太甜了……呿!」

「史提爾學長?」這時,亞歷克也相偕著莉迪雅走了過來,看到史提爾手上的飲料,立即舉手招呼了侍者。

被選入會場擔任供酒侍者的人都相當機靈、與會者的年紀可以從身上軍校禮服的袖飾與肩章辨識,亞歷克一招手,跟在他附近的酒侍便遞上無酒精香檳。

將手中的酒杯交給莉迪雅,亞歷克柔和地為這位來自奧丁的少女介紹,儼然成了莉迪雅的男伴一般。

「諾伊曼小姐,這位是史提爾,史提爾.馮.艾齊納哈」

「史提爾,這位是諾伊曼小姐,遠道從奧丁而來的」

既然有了這麼正式的介紹,不表示一點相應的禮節也過不去,史提爾帶了點抱歉的看了菲利克斯一眼,亦在莉迪雅的手背上以鼻頭輕點一下。

「艾齊納哈……難道說……」螓首微傾,莉迪雅遲疑著口中的說詞。

「是的,就是艾齊納哈元帥的公子喔!」完全不去理會一旁的菲利克斯,笑吟吟地,亞歷克稱職的扮演著莉迪雅的男伴,補上回應。

「噢、噢……天啊……艾齊納哈元帥的……」

莉迪雅臉上難掩興奮之情,不可否認地,這些相遇是她特地從奧丁趕來的動力之一,但是她從沒想像過會如此順利!

身為這幾人當中的最年長者,史提爾退開一點距離,合宜而得體地輕舉起酒杯致意,「諾伊曼小姐、歡迎來到費沙」

亞歷克與菲利克斯也隨著舉起酒杯,輕輕互相撞擊的清脆聲響,敲打在莉迪雅的耳膜中,宛如敲響璀璨未來的鐘聲一般悅耳。

「嘿!亞歷克,你那杯香檳味道怎樣?」  

皺了皺眉,亞歷克不予置評地「馬馬虎虎吧……還剩一點,無酒精的,你要試試嗎?」

「我看看」沒有一絲芥蒂的,就像平時他們相聚於獅子之泉裡的模式,史提爾一把接過亞歷克手中的香檳杯,喝了一口。

「嗚噁!這根本是汽水好不好!!甜死了!」

「無酒精啊!你還能奢求什麼呢?」聳了聳肩拿回空杯,亞歷克扯了個不完美對稱的微笑在臉上附和。

那個笑容,那個姿態!

菲利克斯彷彿被人狠狠打了一拳在腹部。

那正是他所熟識的亞歷克,卻竟是在史提爾面前才展露!?

他不禁暗自埋怨起父親的小題大作,同樣是元帥之子,史提爾又何曾喚過亞歷克『大人』了?何時恭謹對待過亞歷克了?而自己卻因為父親無聊的堅持,明知道亞歷克不喜歡自己那麼生份的稱呼,還講出來惹他不快。

前一回

NEXT

Back to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