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 6


「吶──菲爾」

莉迪雅在原本就甜美的聲線裡摻入了大量的糖粉,輕輕噘起的豐滿上唇,散發著誘人的花香,半撒嬌、半提醒的對著身旁的男伴說道。

「你不去跟亞歷克大公殿下打招呼好嗎?你們應該好長一段時間沒見了吧?」

趁著畢業生們尚未正式進場,先行入場的受邀者們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而其中群聚了最多人數的中心點,自然是本次畢業舞會的另一個焦點──被臣民暱稱為『亞歷克大公』的十六歲少年。

身著費沙軍校指定的學生軍禮服,亞歷克那頭匯集了陽光一般的髮絲被妥善疏理,呈現自然起伏的波浪,他端著一杯無酒精的琥珀色香檳,不疾不徐地周旋在眾人之中。 只消看了一眼那宛如人牆一般的情況,菲利克斯便搖了搖頭。

「不用了」

他無法想像自己去加入那道人牆,推擠旁人爭奪機會,只為了向亞歷克問候一聲,更何況,他也不願意自己與亞歷克聊天的時候,還帶了一位外人──莉迪雅在身邊。 首先、光是怎麼介紹莉迪雅就是一件困難的工程,「正好認識的女性也來費沙玩,所以我就抓她來湊數了」!?

即使這是實情,家教良好、從小被諄諄教誨要尊重女性的菲利克斯可不會在莉迪雅面前說出口。

那麼換個說法,簡短介紹「這位是奧丁白百合學園的莉迪雅」?

那麼一定會被誤以為是自己「特地」從奧丁邀請而來的女伴,即使社交意願不熱絡、菲利克斯也很清楚那代表了「某種」非常容易被誤會的意義。

況且菲利克斯與亞歷克之間的通信中也不曾特別提過莉迪雅這個名字,萬一亞歷克問起莉迪雅與自己相識的過程什麼的,一想到該怎麼解釋就令菲利克斯頭大。

還是暫時當個鴕鳥,見機行事吧!

在心底打定了主意之後,挺拔身形的少年慣性地耙梳被父親用髮膠固定、整個往後梳起的深色髮絲,「不用了……反正他也在忙……我們先去找克勞斯吧」隨口捏造著藉口。

聞言,莉迪雅立刻翻了個白眼,這種時候克勞斯怎麼會是重點!?

那可是亞歷克大公呢!所有未婚女性憧憬的對象!!

能夠在這種近距離之下與皇室成員見面,此生或許就僅此一遭了!!

「噯…你們不是好朋友嗎!?菲爾,走嘛~走嘛~」半分強硬的,莉迪雅借用了從克勞斯那聽來的資訊意圖強行突破,扯住了菲利克斯的手臂便往會場中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擠過去。

燃燒著莉迪雅胸口的那股興奮之情、減低了她察言觀色的能力。 否則,她應該會察覺到自己的男伴已經在臉上形成露骨的嫌惡、與不情不願的態度。要是平時的莉迪雅,她會表現得聰敏而得體,而不是如趨光之蟲一般,不顧一切地強迫菲利克斯跟著自己移動。

意外的,與亞歷克周圍擁擠的人牆將比,兩人前進的路線並沒有遭遇太多的阻撓,人群緩緩地散開,退潮一般將莉迪雅與菲利克斯迎入中心。

眾人期待的是目睹亞歷克大公、與這位「帝國雙璧」之子間的互動,人們也好奇著亞歷克大公的反應,那將決定菲利克斯.米達麥亞在今後,會得到如何的對待與評價。

當身邊圍繞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就算沒有特別去注意入場的人是誰,自然也會有各種耳語以及交談作為資訊傳播媒介,由於本人無聊的矜持與傲氣,亞歷克故意展現了幾乎可稱之為「過剩」的服務精神,笑容可掬、沒有一絲厭煩地回應著每一個上前來攀談的人們。

令自己顯得無暇他顧、對亞歷克來說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只要表現出對無意義話題若有似無的關注與傾聽態度、幾個眼神、淺淺的微笑。試圖與帝國唯一繼承人──亞歷克大公說上一兩句話的人自然絡繹不絕。

一直等到屏障於身後、體格剽悍的提歐巴特在亞歷克耳邊輕聲提醒 「亞歷克大人……米達麥亞國務尚書的公子在您身後」亞歷克即使在心中叨念著終於來了,卻還是故作悠閒的、沒有立即轉身,反而先針對身旁的同校友人、同寢室友的儀容消遣一番。

「提歐,我看你還是先去化妝室,想個法子把那顆頭給搞定吧……呵呵,我擔心它們等一下就要全體起立了!」

提歐巴特.卡爾.依斯塔茲,其墨黑的剛毛雖然用髮膠往後固定,但仍有些許髮絲開始對抗髮膠的黏力、企圖歸位。使得這位原本就不適合穿著正式禮服、從來與文質彬彬、優雅毫無瓜葛的十七歲軍校生、更顯得與宴會格格不入。

提歐巴特緊閉起雙唇,為了擔任亞歷克就讀軍校期間的護衛,甚至願意自動留級一年的他,對於上級命令有著絕對服從的習癖,要他離開護衛對象,幾乎等於是違反軍令一般嚴重。 看出了對方遲疑的神色,亞歷克故作正經的板起臉,追加了一句。

「這是命令!」

一接收到亞歷克那理所當然、身為上位者特有的視線與不容置喙的命令形式,在費沙軍校裡被譽為皇室警犬的提歐巴特連忙雙腿一併,一個分毫不差的標準舉手禮之後,以軍人特有的小跑步姿態,往化妝室移動。

隱忍住爆笑的衝動、雅悠閒地揮了揮手,將自己的監視者給趕跑後,亞歷克才好整以暇地調過視線,轉身一看,映入眼簾的便是菲利克斯臂彎裡挽著的美麗少女,表面的波瀾不驚是勉力維持下來了,卻隱約聽到自己頭皮上細微血管的破裂聲。

那名美麗而荳蔻年華的少女深深地將自己的手臂勾在菲利克斯的臂灣裡,已 經踰越了一般社交場合中、「點到為止」的以禮相待。

莉迪雅與菲利克斯貼身而立,青春正盛的肉體在巧妙的禮服剪裁之下更顯得玲瓏有緻,尤其是那一對宛如白桃 的豐乳經過粉色布料的襯托,更顯得鮮嫩飽滿,而菲利克斯那剛硬而由深色布料所包裹的左手臂、由於被女伴緊緊拉扯的緣故,更擠壓得那對渾圓差點就要呼之欲出。

含蓄地深吸進一口氣,勾起一抹濃冽的笑,亞歷克向前踏了幾步,隨手將香檳杯擱上侍者的盤子。流暢而親密地拍上菲利克斯的左肩,「唉呀唉呀……這不是菲利克斯嗎?好久不見了!」

那親暱的態度、隨和的言談,霎時引爆了圍觀人群潛藏在心底的羨慕與嫉妒,即使是被好友笑謔為「讀不出空氣顏色」的菲利克斯也能明顯感受到,周圍輻射而出的強烈艷羨。 但是比起在意周遭的反應,菲利克斯更在乎的是……

這傢伙又在不爽什麼?

(2015/11/10修正)

前一回

回目錄

NEX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