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修版)純屬巧合2


二、距離帶來的可信度與美感

抱著一股期待的興奮情緒,亞力克修整完美的指尖、一一滑過瀏覽架上的各式著作。

每次來到巴拉特自治領,他都會拜訪巴拉特最有名,也是規模最大的連鎖書店,『文字叢林』。

比起舊帝國式莊重華美、但也令人感到死氣沉沉的書店,比起費沙式資訊爆炸到無法瀏覽,只能從密密麻麻的關鍵字與300字摘要中找資料的書店,『文字叢林』則像濃縮了舊自由行星同盟的精神一般,充滿驚奇與活力,也帶點兒混亂與反抗。留了一些 讓人喘息的瀏覽空間,也多了一些探索的空間。

去年剛滿13歲的菲利克斯,在取得雙親諒解之後,立刻「非常不顧朋友道義」的,單獨前往巴拉特自治領探險兼慶祝生日,玩過頭來不及回來給自己「對等的友人」慶祝12歲生日。當時為了收買他的怒氣而奉上的,就是一本從『文字叢林』中買回的電子書。

『當貴婦遇上無賴漢』。

一本圖像電子書。就形式來說,是標準規格的那種、費沙也隨手可得的。

封面看起來就像少女懷春看的三流羅曼史,粉紅色的包裝,修飾過度的封面人物影像,堆砌的文字,可有可無的性暗示,苦盡甘來的結局。但是,輸入一串密碼之後,展現出來的影像,可就精彩絕倫,令人目不暇給了!

是的,一部春宮片。

亞歷克還記得,趁著皇宮侍衛都睡去的深夜,菲利克斯偷偷從隔壁客房摸進他房間,教他如何輸入密碼,然後兩個半大不小的小鬼躲在棉被裡,一人一邊分享著無線耳機,目不轉睛的盯著畫面。

一個「哇喔~」的驚嘆連連。

一個則「哼!這種程度……小意思啦」的裝老成。

其實,等亞歷克大公更加年長之後,他就會發現費沙才是匯集這種五花八門、光怪陸離之書刊的集散地。只是當時才12歲出頭的他,一來在費沙時不方便自由出入公眾場合,二來「巴拉特」這個詞本身,就帶了個莫名的禁忌感,靠著這層意識上的鍍金,在「巴拉特」星系才有的連鎖書店「文字叢林」裡所販賣的所有資訊。連帶的也似乎都披上了炫目而鮮艷的誘惑色彩,有種「禁忌的」吸引力。

而另外一個,亞歷克特別愛造訪『文字叢林』的理由,在於這兒可以找到許多不同觀點的「萊因哈特大帝」相關書籍。在他出生成長的費沙,自然有許許多多的人物,會告訴他關於父親的事蹟。是的,多半是事蹟。

一條一條的,萊因哈特大帝幾歲的時候便獲得什麼樣的榮譽。幾歲的時候便能如何如何。幾歲的時候已經前往前線、建立功勳。

亞歷克多半是漠然而乖巧的聆聽。就像聆聽一個遙遠的、不相干的「古人」事蹟一般。這些他接收了很多,但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知道的,是像菲尼知道自己父母怎麼相遇的、怎麼求婚的。

他想要知道的,是像菲尼知道自己父親愛吃什麼、不愛吃什麼。喜歡看什麼節目、不喜歡什麼節目。愛唱歌嗎?愛種花嗎?愛下棋嗎?愛作木工嗎?甚至是,罵人的時候會罵什麼?

還有,對這年紀的少年來說最重要的,自然是「自己的老爸打架強不強!?」這種話題。

這樣的疑問,拿去問宮廷裡的秘書官、顧問什麼的,亞歷克會得到一連串「萊因哈特大帝」的「百戰百勝清單」,但是他才不稀罕知道死老頭的豐功偉業呢!那是率領軍隊作戰,跟打架是不同的!

例如菲尼就曾自豪過,自己父親以前曾率領過陸戰隊員,跟隻猩猩般的龐然怪物打過!奧什麼來著的,總之打得很辛苦!最後還是靠陷阱才捉住那怪物的!

多精彩啊!多令人崇拜啊!

為什麼他這個號稱軍神的老爸卻沒有這種武勇傳呢?

全銀河恐怕每個失去父親的小孩子都會這樣問自己的媽媽吧:「我爸爸是什麼樣的人呢?」

但這卻是亞歷克無法隨意開口的問句。

他記得,小時候他問過母親。在菲尼跟他炫耀米達麥亞元帥帶他去遊樂園開模擬戰機後,他跟菲尼鬧了脾氣,好像還打了個架吧,總之後來他跑去問了母親這個問題。

從來沒有苦惱過的母親,竟然苦笑起來,帶了點悲哀的嘴角開闔了幾下,才輕輕的說「是啊,你父親,皇帝萊因哈特,該說他是怎樣的人呢…」

「他是不斷前進的,不斷燃燒自己生命的人,偶爾,也會有點情感上的執著和不妥協,但是,我相信他本質上,還是個溫柔的人,或者說,我如此期望著…」

這番說詞,與其說是講給一個未滿四歲的小孩子聽,倒不如說是希爾德皇后在講給自己聽的。

因此當她轉過頭來,反問「亞歷怎麼突然問起父親的事?」時,只得到兒子連忙搖頭,接著逃跑似溜掉的背影。

其實,以當時的亞歷克來說,他只是希望能從母親口中得到一句堅定的證據。一句足以彌補他嫉妒菲利克斯心情的慰藉。

例如「你父親是個好人!」

或者是「你父親是個很強的人!」

甚至是最老套的「你父親他很愛你!!」之類的。

他就心滿意足了。

但是不諳兒童心理、也從未以幼兒角度去理解事物的攝政皇太后,給了亞歷克一個超過理解負荷的、幾乎可說是沒有答案的答案。而善於捉摸人心的亞歷克,即使還無法全盤理解母親話中的意思,但卻能準確的察覺,他從母親這邊是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於是,另一個可能的人選,毫無疑問地落到了與亞歷克有深刻血緣聯繫的姑姑身上。這次,有了前次的教訓,他將自己的問題簡化為:「安妮姑姑,你可以告訴我,父皇、不,我父親小時候,是什麼樣的人嗎?打架厲不厲害啊!?」

「安妮姑姑,你可以告訴我,父皇、不,我父親小時候,是什麼樣的人嗎?打架厲不厲害啊!?」

結果,看到的是安妮羅傑姑姑光輝的臉龐瞬間被灰雲籠罩,亞歷克從來沒有看過姑姑的臉是如此地透明,如此地悲傷。他想,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表情的。

即使金色的陽光溫柔的灑滿了溫室,姑姑的周圍卻像是被冰冷的光箭所包圍一般。 一瞬間變得難以親近。隔了約有一世紀那麼久,才傳出姑姑美好但充滿不安定感的聲音。

「萊因哈特啊,他打架強不強……姑姑我不太清楚……不過……」

頓了頓,一朵細細的笑容從臉龐上破冰而出,安妮羅傑輕輕的、小心翼翼一般的繼續道。

「他小時候,還真算不上是個乖孩子呢,我們的母親很早就不在人世了,所以為了彌補他,姑姑希望儘可能的補償他,但或許是……就是太寵他了吧? 」

越來越自然的笑容幻成摻了一絲苦意的凝結在美麗的嘴角。安妮羅傑搖了搖頭說。

「他總是交不到朋友,在我們還沒搬家之前,他常常帶著傷回來,後來,雖然沒有明顯傷口了,不過……還是看得出來是跟人打架爭吵了……」

由於當時亞歷克的年紀實在太小,因此聽不出姑母那隱晦的弦外之音『和別人打架而自己身上沒有傷──自然是把傷口留在別人身上了!』

他只是驚訝於姑母安妮羅傑的健談,睜大了那一雙肖似父親眼形的藍玉眼瞳,以眼神表達熱切的興趣。

「後來……我們搬家,搬到…齊格…家旁,萊因哈特才終於、真的、交到一個……『朋友』」

那聲「朋友」,安妮羅傑發音的極其鄭重而緩慢,夾雜著一股莫名的懷念與喜悅,當然,以當時的亞歷克來說,他只感受到,有什麼地方「很不對勁」而已。

「不過,跟人一言不合就打起來這點倒是沒什麼進步,多虧了齊格給他緩頰,呵呵…」

雖然牽動了嘴角微微上揚,但那語尾苦澀至極的音調,令發問者亞歷克都不禁慌張起來,自己什麼也沒作,怎麼就把姑姑給弄哭了!?

或許是察覺到幼兒那股焦急卻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慌亂視線,安妮羅傑停頓了一會,重新接續的話語中已經平靜許多,她伸出手愛憐的撫了下亞歷克頭頂卷翹的髮絲,藉以消去他不安的情緒。

「那時候萊因哈特很喜歡玩順著樓梯扶把滑下來的遊戲,我本來是想,他認識穩重的齊格之後,說不定,就會收歛一點了!因為那樓梯實在老舊啊~禁不起他這樣玩!

但是呵……結果卻變成連齊格也一起學壞,兩人一前一後溜扶手不說,一旦跑出去,就玩到天黑了也不知道回家!我看啊……打架也沒收斂多少,因為齊格不說,我也不好意思說穿,但每次出門遇見吉爾非艾斯伯母,我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

話語到此嘎然而止,像是被什麼東西刺到般,安妮羅傑猛然停了下來。怔愣了一會兒、視線充滿懷舊情緒的,落在窗台上一盆蘭花。她注視了一會,才將視線投向坐在自己身旁的幼童身上。正好對上察覺到不對勁想要抬頭觀望的亞歷克,反射性的,安妮羅傑在視線相交之際溫婉溢出笑意,目光中盛滿著愛憐。

「其實啊,亞歷和萊因哈特相像的地方還不少喔!」

「真的嗎!?」

安妮羅傑輕柔柔的撫觸了亞歷克那頭蓬鬆而捲曲的燦金。

「萊因哈特啊,喜歡的東西就會一頭熱的栽進去,跟亞歷一樣喜歡喝煮得又熱又濃、加了好多鮮奶油的可可!討厭……吃生菜!特別討厭吃萵苣呢!還有,嗯………雖然放得少,不過我想他也討厭青椒。」

「嗚!亞歷…亞歷都有努力把青椒吃完!」刻意忽略自己的最大罩門、年幼的亞歷克漲紅了臉辯解道。

「嗯,好孩子,不過姑姑知道亞歷不會把討厭的食物偷偷丟掉或是逼朋友吃掉,或是……」

安妮羅傑笑了,難得真誠開懷的笑了。那是連對美醜還不甚明瞭的亞力克都能感受到「美」的微笑。

「偷偷藏在口袋裡!」

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藏在口袋裡?

「不、不行啊!那樣洗衣服的人會很困擾的!」

沒想到自己的父親,所有人口中宛如神祇的父親,居然會做這種事! 但驚訝之餘,卻又浮起一股「我贏了!」的莫名情緒。

「對呀,洗衣服的人當然會知道囉,而且很傷心呢。」

當時,還只是沒落帝國騎士的繆傑爾家,哪有專用的洗衣婦呢,自然是安妮羅傑自己處理了。

「他們這兩個小搗蛋,還以為我不知道…呵呵…」

不過,安妮羅傑太早就被接到皇宮裡了,因此,她能告訴亞力克的「萊因哈特」其實並不多,頂多,加上一句愛逞強,倒立,取笑齊格等等吧。

而且,從小就感受性強烈的亞力克,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個話題對安妮羅傑姑姑來說有多沉重而悲傷呢?

因此,除了這次長談之外,亞力克便不再主動向安妮羅傑詢問有關自己父親的事情了。

Preceding Page

NEXT

回到目錄

8 thoughts on “(重修版)純屬巧合2

  1. 深海幽绿 說:

    Umitan 大人,偶看了你的新银英文就深深喜欢上了,特别特别喜欢亚力克,菲尼克斯,莱尔哈特,吉尔菲艾斯,写得很好哦!每次想上你的网站看看,但都一直上不到,今次终于上到了,特意留言!加油!我会一直支持你的!期待你的新文,还有《舞会》。

    • Umitan 說:

      (叮咚)歡迎光臨!!
      謝謝深海喜歡我的銀英文~
      我知道這個網站對大陸的網友來說很難連結……真不知道為什麼啊~~
      謝謝支持!留言大歡迎!!
      舞會還在轉呀轉的生產中!

      • 深海幽绿 說:

        Umitan 大,我想问问那篇《七夕》的密码呀?我用了小莱他们设置密码的方法去输入但是不行,只好跑来问你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