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 5


當那本『羅嚴塔爾,一個悲劇的元帥』出版時,那露出大半左側臉孔、身著元帥服的清晰影像被用於封面,陳列在各大連鎖書店之後,立即在奧丁的士官學校裡捲起五顏六色的漩渦。

有些人默默地消失在菲利克斯的周圍。

對於這種人,菲利克斯反倒還比較感謝,他也留意著,不去踏入那些人的生活圈。

有些人則指著他鼻子,當面憤慨地大罵「我的父親就是因為羅嚴塔爾叛變才陣亡的!」

對於這種人,菲利克斯也只能聳聳肩,回以簡短的一聲「噢」。

他想,這樣的態度,至少比亞歷克那句,『這宇宙裡要找我報殺父之仇的,都多到可以從費沙排到奧丁去了,請先抽張號碼牌排隊去!』親和有人性多了。

有些人帶著混合了同情與欣羨的複雜眼神,悄悄靠過來「菲利克斯,唉……你也很辛苦啊!唉……真是不幸……不過這對你來說也是一種幸運吧?」

這種人,菲利克斯通常只會回以一個點頭,然後儘快離開,畢竟對方可能連自己想說什麼都還沒搞清楚。給對方一點時間和距離,對雙方都好。

還有些人,會持續著朋友的「姿態」,但卻會在莫名其妙的時間點、莫名認真的對菲利克斯保證「菲利克斯,我真的相信你,真的!」

到底是要相信自己會跟羅嚴塔爾一樣叛變?還是相信自己會跟父親米達麥亞一樣以帝國為重、甚至不惜自動請纓討伐至交好友!?菲利克斯無法理解,也不想去理解。

一本書的出版,在各地都引起了不小的風暴,畢竟這是十幾年來、關於羅嚴塔爾元帥的第一梯次資訊解禁,過去被限制使用的影像與記錄,有小部分終於得以對外公開,其中意義最深大的,自然是新領土美術館親審記錄的一般公開。

在這之前,皇帝親審羅嚴塔爾此事,是以敘述重點要項的方式呈現。

包括親審所舉行的場所所在與日期,羅嚴塔爾承認包庇立典拉德公爵族女一事 ,以及羅嚴塔爾對皇帝表明效忠、而皇帝萊因哈特接受其說詞,並在事後給予寬大處分等幾項。自然,對當事者而言這並非事實的全部,但是亦無捏造之嫌。因此,當學藝省與內務省共同訂立出事件的記述綱要並於例行會報中發表時,當時身為軍務尚書的米達麥亞並未提出異議。而事後才得知此事的梅克林格雖然鎖緊眉頭反覆沉吟,卻在長思之後,苦笑著嘆了口氣,混合了自我解嘲與安慰的這麼說。

「好吧!至少一般人不會知道那名立典拉德公爵族女曾經懷孕,自然也不會有好事之者去追查那名嬰兒去向如何,也算是給米達麥亞元帥家留了一點清淨吧!」

當初被省略的對話,如今得以重見天日。不管是萊因哈特審問時的那句, 「那麼,當那個女人告訴你她懷孕的事情,你又為什麼祝福她,並且說為了孩子你會爬上更高的地位?」

亦或是足以彰顯羅嚴塔爾人格特徵的回話,「臣沒有做為人父的資格 」,都成為注目的焦點。流竄於各個城市裡的小報爭先引用這些寶貴的第一手記錄,或對羅嚴塔爾的性格加以臆測解讀,或對這名書中沒有交代去向的私生子加以猜想。

第二項疑惑很快就得到解答,畢竟,只要是見過菲利克斯.米達麥亞的人,只消看一眼那清晰印刷的封面影像,就可能推導得出這之間的前因後果。很快的,謠言與耳語如雪球般越滾越大,媒體更是以試探當局底線的方式,以各種暗示、譬喻的文字揭露「羅嚴塔爾的私生子為米達麥亞元帥所收養」這個事實。

平時地處偏僻的奧丁士官學校周圍多了些難以驅趕的圍觀人群,他們好奇著,那流有羅嚴塔爾血脈、卻又是由帝國軍至寶米達麥亞所扶養的孩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長得像羅嚴塔爾嗎?亦或是像那名立典拉德公爵的族女?

猜疑與好奇的情緒捲成一個龐大的漩渦,但身處渦中的菲利克斯,卻相對地顯得平靜,反而是早就知情的校方顯得舉手無措。二年級的導護教官深怕他受到排擠欺壓,接連著兩天把人找去面談,卻反過來受到菲利克斯的安慰。而早就知道實情的克勞斯也免不了戰戰兢兢,他撥出了更多的時間與目光盯著好友,生怕他一個想不開做出傻事。可憐的他卻淪落到被菲利克斯冷冷一句「克勞斯你煩不煩啊」打發。

回顧書籍剛出版的一個月,每天都像打仗似的,菲利克斯的嘴角不禁微微扭曲了一些角度,重新整理好心情,他加重了語氣這麼告訴扶養自己的人,「當然不可避免的有一些狀況,不過現在已經都沒事了」

「那麼皇帝陛下那邊……」

發現愛子一臉茫然的模樣,米達麥亞只好尷尬地咳了幾聲,改口道「大、大公殿下那邊……呃……有跟你聯絡嗎?」

「他?」

這麼說起來,就在那本書正式擺到店頭的第三天,的確是收到了來自亞歷克的訊息,只是內容跟這件事幾乎無關,而是六月底到七月初往返費沙與奧丁的船期資料,以及附帶一句威脅一般的警告。

『這次再失約就不是一磅肉可以解決了!』

菲利克斯很清楚,這是亞歷克表示關心的方式之一,雖然是彆扭到欠揍的地步,但是比起其他人過於誇大的關心方式,亞力克的那通訊息,反而在菲利克斯俊朗的面容上,製造出睽違三天的笑紋。

反芻著當時接到那通訊息的愉悅與輕鬆感,嘴角噙著一抹淡笑的菲利克斯選擇搖了搖頭,「沒……」

他這麼告訴父親:「亞歷克什麼都沒表示」。

但經米達麥亞這麼一提,菲利克斯才猛然想起!

「啊!!」的一聲,整個人從座位上彈跳起來。

他完全忘了要邀請女伴的事了!

看到菲利克斯的表現,米達麥亞也被驚得一震,連忙緊張地問道。「怎、怎麼了!?」

只見一臉懊悔的棕髮少年把臉深深埋在自己的一雙手中,呻吟道,「我居然忘了……可惡……」

「菲利克斯?忘了什麼東西了嗎?」

自覺講出來實在太丟臉,對著父親搖了搖手後,菲利克斯故做鎮靜地落座,面對父親關切的神情,語帶含糊得帶過。

Preceding page

NEX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