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 4


當菲利克斯拎著行囊,通過了費沙宇宙港入關審理之後,他東張西望,企圖在繽紛琳琅的招牌中找尋軌道電梯的入口,而就在此時,一個他意想不到的身影就這麼躍入他的眼中。

「老爸?」

即使帶了頂圓頂呢帽遮住了大部分的臉,那身形他是不會錯認的,何況身後不遠處還站了兩三名一看就知道是便衣的保安官。

鼻頭倏地湧上一股酸意,菲利克斯用力眨了眨雙眼,快步迎上去。

「你怎麼…怎麼會是你來?媽、媽呢?」

一向習慣了自己搭車回家,再不然也是艾芳瑟琳前來接機的菲利克斯,腦海中瞬時浮現不祥的猜測。

知子末若父,面對著兒子接二連三的質問,米達麥亞連忙笑著拍了拍他的臂膀安撫道,「你媽在家裡,她好得很…」

隨後,就像是一般的父親給兒子接機一般,沃夫岡.米達麥亞親暱地攬了一下已經比自己高出許多的肩頭,父子倆一起並排行走。

身後的保安官謹守本分,退在兩步之後體貼提醒,「尚書大人,已經幫您定好列車、安排好座位了……」適時遞上兩張車票,一旁的菲利克斯將行李換到另一隻手上,騰出左手接過之後,低聲向保安官道了聲謝。

沒走幾步,忍不住滿腹的疑問與臆測,菲利克斯再次開口。

「爸…你不是忙得很?怎麼……」居然有時間、特地前來給自己接機?

即便是當初他前往去奧丁就學,米達麥亞也未曾來給自己送行,若不是有重要緣由,日理萬機的國務尚書要在出勤日另行壓榨出家庭服務的時間簡直是不可能。

伸出手截斷了菲利克斯的問話,米達麥亞笑了笑,「別急,等下到車上再說」

頓了頓,他不著痕跡地側過臉,細細地觀看了一會兒身旁的面容。

十七歲的菲利克斯開始擺脫童稚的線條,骨骼均勻的抽長,軍校的紮實鍛鍊雕塑出隱含力道的肌理。原本充滿彈性而顯得圓滑的臉頰拉長了一些,看起來優雅而俐落,令人惋惜的是,飽滿的天庭被過長而中分的深色髮絲遮蓋了一半,米達麥亞很清楚,當前額的髮全部往上梳起的時候,會更添一分英氣與凜然。

他曾經希望菲利克斯改變一下髮型,搪塞著真正的理由,他迂迴地告訴愛子,「這樣看起來更有精神!」

但是菲利克斯笑著嫌麻煩,還回堵了這麼一句「老爸你也是這種髮式,有誰說你不精神了!?」

無限感慨似的,他動了動唇瓣,但最終還是沒有再說什麼。父子倆人就這麼維持著沉默,進入運行於軌道電梯的快速列車閘門,尋著車票走到一等包廂。

行李都安頓好之後,菲利克斯才再次將視線投向父親,以目光催促著答案。

摘下遮掩用的呢帽,米達麥亞尷尬地扯了一點笑容,他搓了搓已經冒出些許白色鬍渣的下巴,說道。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擔心你,想早一點確認你的狀況……而已」

菲利克斯連忙轉過頭去,眼眶裡頓時熱辣辣的、他假意整理了一下隨身行李。其實、父親特意來接自己的原因,他早就隱隱約約察覺,只是不敢確定,也不敢點破。

「我……」等到心中的起伏漸漸平息,菲利克斯才轉向米達麥亞,他緩緩地、但是一字一句都堅定無比。

「爸……我沒事的。你別擔心,真的」

看到菲利克斯漸趨成熟的臉蛋,一天比一天肖似故人的身形,複雜的愧咎情感交織在心底,米達麥亞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

「對不起,我沒辦法為你做得更多……」

「不!」立刻截斷了父親那不知是向誰請罪的台詞,菲利克斯用力地搖了搖頭「爸你做得……已經很多了!太多了……」

「菲利克斯………」

看到父親的淚積蓄在漸漸下垂的眼眶裡打著轉,菲利克斯差一點就要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他再次別過頭,激動起伏的胸口裡滿是對父親的孺慕之情。耳裡傳來機械合成的女聲,正引導著旅客就座,並預告三分鐘後即將啟動列車。

藉由聽取廣播分散心情,長長吁出一口氣,菲利克斯學著亞力克的慣用手段,故作輕鬆地提起別的話題。

他輕聲笑了笑,「老爸你呀!也實在太誇張了!」

換了一個比較放鬆的姿勢,菲利克斯習慣性地撥開前額的髮絲繼續,「不過就是一本書,你居然動用軍方資源打超光速通訊電話到學校來,別人肯定要說你公器私用、濫用特權了!我當時被校內廣播叫過去的時候,還以為出什麼大事呢!!嚇得半死!!」

略微誇張地,菲利克斯對著父親吐了吐舌頭。

「你是我兒子!我不為了你公器私用要為了誰!?啊!?」

說到激動處,米達麥亞忍不住往地上一踱!皮鞋在合成金屬造成的地板上發出清脆一響。

「如果有誰要說我濫用特權,大不了我就辭職又怎樣!?」

看到米達麥亞那不容置喙的理直氣壯,忍不住「噗」的一聲噴笑而出,菲利克斯半分玩笑、半分指責的說。

「老爸你變得油條了!」希爾德攝政皇太后當然不可能因為這種事就要自己父親離職。

聽到愛子這麼說,米達麥亞反倒有一點不好意思、「反正……」。

他搔了搔頭喃喃地辯解,「那時候也沒想太多,接到學藝省和內務省的報告之後,我就急著聯絡你學校了!!」

不厭其煩地,灰眼凝視眼前大氣層最上方的顏色,米達麥亞語帶慎重地再次確認,「菲利克斯……你確定你真的沒事?你的同學、你的教官們……」

「老爸~~~~」菲利克斯放軟了音調求饒一般,「我真的沒事啦,也不過就是一本書出版罷了!當然啦……也不是說其他人都沒事啦……不過!反正!!」

菲利克斯強調著說「我自己有辦法應付得來!你真的不用太擔心啦!!」

當那本『羅嚴塔爾,一個悲劇的元帥』出版時,那露出大半左側臉孔、身著元帥服的清晰影像被用於封面,陳列在各大連鎖書店之後,立即在奧丁的士官學校裡捲起五顏六色的漩渦。

(待續)

NEXT

舞會04的舞台花絮

『羅嚴塔爾評傳』 『羅嚴塔爾生平史』 『羅嚴塔爾,一個悲劇的元帥』

「請問長官,這些是?」

「新書的建議標題」

「為什麼!?原來的標題有哪裡不好!?」

「『叛逆是英雄的特權』!你瘋了你!?

就算羅嚴塔爾之後被恢復元帥封號,他曾經向萊因哈特大帝高舉叛旗的事實也不可能抹消, 這種標題是打算鼓勵人們反叛帝國嗎?

這樣的人物可以稱之為英雄嗎?啊!?

你心裡還有沒有帝國威信的存在啊!?

還是你企圖分裂國土啊!?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