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 3


「三十馬克?」

史提爾嘴裡嘖嘖咂著,輕輕搖了頭。

「三百?」這也玩太大了吧!?

饒是膽大的亞歷克也不禁為了這個數字而瞪大了一雙藍玉般的雙眸。

隨即他又試探性的開口,「莊家是…」

「還會有誰?」

看到對方的神色,雖然不知道這種事情有什麼好得意的,不過亞歷克倒也不再追問,點了點頭同意似的。

「我想也是。」 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亞歷克爽快地從抽屜裡拿出檔案夾,翻找了一下便抽出一張不起眼的紙片。

「只要知道總成績就行了吧?」

一旁的史提爾立刻湊了過去,當他迅速地將紙片上的各項成績簡單加總之後,整個人興奮的跳了起來,一張臉漲得和髮色不分軒輊得紅!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哇哈哈哈!!」

史提爾得意地在半空中拉了個滿弓。「那麼就謝謝啦~」,一個順手,便想拿走那張個人成績通知表。

「欸」的一聲,亞力克巧妙地側過身,讓一頭磚色捲髮的學長撲了個空,右手捏著那張紙片在鼻尖輕搖。

「借你看看是可以,但我可沒說要給你啊?學長」

史提爾連忙親暱的搭上亞力克的肩頭,兼之黏膩地請託。

「別這樣嘛~亞力克~」

壓低了音量,史提爾伸出右手手掌,「那不然這樣好了…收盤之後,我分你這樣?」殊不知自己這樣的舉動已經一腳踏入亞力克預備好的甕中。

「五百?」

「你也饒了我吧!我通吃也才三百耶!哪來的五百貢獻給你啊~當然是五十啦!」

「喔──」不置可否地,亞力克玩弄著手上的「證據」,任憑紙片的尖端一下一下地刮著他還未長髭的光潔下巴。

看到對方的神情,史提爾只得咬牙提高金額。「那不然……八十?」

「嗯哼──」依然是沒有任何表態的,亞力克等著對方露出最後的底線。

他相當清楚,既然自己的成績沒有公布,那麼除非史提爾有辦法一科一科去查出自己的成績,不然口說無憑,只憑著他一人的說詞其他參加賭盤的學長們一定不會服氣。因此唯有自己手上這一張成績通知表能決定勝負!

既然王牌捏在自己手裡,那麼以逸待勞即是目前最佳的方式。

「一百!」

故做誇張地,亞力克嘆了一口氣,作勢要把個人成績表給收回檔案夾中。

「媽媽咪呀我的小祖宗你抽頭也抽得太誇張了吧!?一百五!」

「…………………………………………」

無言地,亞力克只是凝起一絲淡然而莫測的微笑以對。

「亞力克……我現在突然很害怕……你親政當天該不會就是宣布增稅的那一天吧!?」

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亞力克懶得跟對方解釋自己才不會採取那麼愚蠢而直接的方式,取而代之的是掛起一副語重心長的關懷,「史提爾學長,不要說我不關心你……」起身拍拍對方的肩。

「在學校裡聚賭、而且還當莊家、這事要是傳了出去,可不是幾支警告就能解決的吧?」

雖然還沒將校規整個熟記起來,不過至少也是大過一支吧!亞力克在心底附註道。

「喂喂~~~」史提爾不敢置信地怪叫起來!

自己現在難不成是被威脅了!?

「當然也少不了通知家長吧……」

頓了會,亞力克揚起惡質的微笑「唉呀」了一聲,好不得意地回過頭來。

「不過畢竟是艾齊納哈元帥,就算收到了通知也不會說什麼吧?」

隨即起身收拾好桌面,連同檔案夾一起夾在腋下,「那麼我差不多該移動到下一個教室了,提歐、走了。學長再……」

話還沒說完,就被史提爾一把拉下、壓回座位。

就算現在才想起已經畢業的瓦列告誡的『不要小看亞歷克』、以及菲利克斯的口頭禪『亞歷克?那傢伙個性差勁透頂!』也已經太晚了,懷著壯士斷腕的沈痛,史提爾開口道「好吧!你開個條件吧!」

忍不住挑了挑眉,「人之患在好為人師」,想起過去理哲學的導師們曾告誡過的警語,亞歷克頓了頓,終究是沒有自以為是的去『教訓』這位學長;現在才想到要聽對方的條件太慢了,這樣上了談判桌也只是任人宰殺吧!?跟自願把脖子洗乾淨躺平了又有何差別?

但是,根深於亞歷克性格深處的那一抹劣根性,也不至於在口頭上就這麼放過。

「唉唷,說什麼條件?學長你也太誇張了……」

不等對方回嘴,亞歷克也婉轉的提出自己的『條件』,「只是有個小請求,希望學長『無論如何』都要答應罷了!」

  

  

頹喪地垂下頭,史提爾雙手高舉,「好吧,你說吧!」等待亞歷克給他一個痛快。

「真的嗎?那我就說囉~」

隨即深深吸了一口氣,亞歷克猛地起身,對著哄鬧的教室大聲宣布。

「各位同學!剛剛艾齊納哈學長說──慰勞我們剛考完期中考,順便當做是迎新,要請所有同學去黑貓吃漢堡喔!!」

在場的所有新生立即譁然,有些個性大膽的立即吹起口哨叫好起來,而在沸騰的油鍋裡滴上水花引爆的,不用說自然是被友人封為臭狐狸的少年。

「讓我們謝謝艾齊納哈學長───!!」笑臉盈盈的亞歷克隨即拍起手來。接連那充滿節奏感的單音,如排山倒海一般的掌聲隨之而來。

活到這麼大,史提爾.馮.艾齊納哈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騎虎難下」。但也由於這次史提爾的荷包大出血,新生們皆對『大公殿下與艾齊納哈學長的深刻情誼』印象深刻,即使那實情與大部分人想像的並不相同……

尤其是史提爾在那之後便有意識地躲避麻煩人物,但他越是躲、亞歷克就越像貓科動物對待獵物一般,親親熱熱地喊他「學長」,享受史提爾多疑而狼狽的神情,在其他不知情軍校生眼裡,那代表著「大公」與「元帥之子」自然而親暱的互動,是令人欣羨的景象。


菲力克斯.米達麥亞:誰叫你在學校裡聚賭?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史提爾.馮.艾齊納哈:嗚嗚……不過是個無傷大雅的課後娛樂罷了啊~~

尤利伍斯.瓦列:早就跟你說過不要把亞歷克當小孩看

史提爾.馮.艾齊納哈:那他也太超齡了吧!?

尤利伍斯.瓦列:不……我覺得是你太低齡了……

亞力克:我早就想去「黑貓」吃吃看「漢堡」了,梅菲爾子爵說什麼都不准我吃,不趁著這個機會嚐嚐,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待續

回到目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