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會 2


新帝國曆十八年九月,亞歷克正式進入費沙士官學校,成為那一年最受注目的新生。但本人期盼多時的校園生活、實際展開之後,並不如原先所想像地那般自由自在、多采多姿。由於年滿十五歲,尚未親政的少年皇帝開始被要求必須試著參與龐大帝國的管理。因此即使費沙士官學校明定全員住宿,亞歷克卻必須在週末時返回獅子之泉,過目積壓一整個禮拜的內閣公文與重要報告。

怨歎這種兩面生活的亞歷克,常常向遠在三千光年以外的好友菲利克斯寫信抱怨。

「這到底是兼差當學生還是兼差當皇帝!?」

「士官學校的學生有微薄的津貼、皇帝至少也有固定月例可拿,結果我兩邊都拿不到,根本是人財兩失!虧死了!」

吐苦水歸吐苦水,一身二用的兩面生活對這位少年皇帝來說,唉著嫌著倒也靈巧的適應過來,順利地熬過在士官學校的第一個學年。

到了新帝國曆19年6月,亞歷克的日常被切割地更精細了,除了日常的課程、內閣的公文處理,年滿16歲在舊帝國時期已經是社交出道的年紀,新帝國即使不需蕭規曹隨,但為了宣示皇帝的地位以及凝聚向心力等多方考量,雖然被當事人譏諷為「刷一下存在感、根本沒實質意義」,但19年費沙士官學校第12屆畢業舞會的邀請名單上,仍是以在校生代表的名義,將『亞歷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這個名字也列了上去。

為了這次親政前的重大公開行程,亞歷克只要一踏出校門,立即為專屬的保安隊員簇擁著搭上專車返回皇宮。車程之中則是被一連串的行程安排與備忘提醒所包圍。回到獅子之泉後,亞歷克的身旁則被量身的裁縫師傅、宮內省職員與侍者、舞會籌備人員、以及等著將本週公文摘要等文件面交呈上的內閣各部會次官等包圍。獅子之泉裡亞歷克專屬的房間常常燈火通明直到天方露出魚肚白。

反而是回到學校之後,亞歷克還能利用課堂時間小憩一番。教官們體諒他兼任公務繁忙,即使察覺那顆明亮燦金的頭總是與課桌緊緊相貼,看在亞歷克被點名時尚能正確回答問題的份上,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相處了半年以上,在同屆的新生眼中,這名被暱稱為「亞歷克大公」的同學、是一名具有幽默感又不擺所謂皇族架子的「大公殿下」,對待每一個人皆是和藹可親笑臉迎人。但是如果問起亞歷克的同級生:「大公殿下的朋友有哪些人?」卻又沒有一個人敢膽大妄為到、有那份自信足以自稱是亞歷克大公的「朋友」。

費沙士官學校的學生多半會這樣回答,「大公殿下和高年級的艾齊納哈學長比較熟稔」,又或者是,「大公殿下和提歐巴特是室友,提歐應該和殿下比較熟」。

會有這樣的反應並不是無端臆測,提歐巴特是費沙士官學校在收到『菲利克斯.米達麥亞即將前往奧丁士官學校就讀』這條消息之後,兵荒馬亂之下決定的替補人選。

這個原本安排為『亞歷克大公室友』兼『護衛』兼『監視者』的位置,最初、是期許由菲利克斯所擔任。少了菲利克斯這個與大公殿下從小一起長大的護衛人選,校方絞盡腦汁、在多方考量之下選擇了提歐巴特.卡爾.依斯塔茲,這位比亞歷克高了一級的軍校生。

但是菲利克斯從小與亞歷克一起長大,熟悉亞歷克的習慣與個性,提歐巴特雖然在忠誠心、體術上都無可挑剔,但是要擔任亞歷克的在校護衛,仍然讓學校管理階層、以及宮內省的人捏了把冷汗,為了讓提歐巴特能早日『適應』亞歷克的護衛工作,校方與他溝通多次,並特別請求學年成績中上的他自動留級、重讀一年,以保證所有科目都能與亞歷克一起出席。也因此,亞歷克在校期間,提歐巴特簡直是如背後靈一般緊跟著亞歷克,那時時刻刻警戒周圍的態勢,也讓他博得「皇室警犬」的稱呼。

至於七元帥之子的史提爾.馮.艾齊納哈,原本就與亞歷克熟識,在亞歷克入學之前,至少一個月會與其他元帥的子女們一同聚會,而在士官學校中,他更因為亞歷克入學不久後發生的一段插曲而聲名大噪。

那是在新帝國曆18年秋末冬初,第一次期中測驗結束之後。

照例,榜單公佈在學校的電子佈告欄上。但過去公佈成績的時候,不同年級的學生總是集中在自己的學年榜單前。而今年,卻幾乎是全校的學生都擠到一年級的佈告欄前。他們不為了別的,只是想從榜單上,確認這一屆最令眾人矚目的新生名字,到底被放在哪個位置上。

但是,無論他們瞇著眼查看多少次,從榜首到最後一個名次,始終沒有眾人期待的那個名字出現。

史提爾.馮.艾齊納哈也是擠到佈告欄前的高年級生之一,他從頭到尾掃描完一遍之後,立即吃力地向後轉,然後奮力排開人群,風風火火地朝一年級生專用的本部棟疾行而去。目標,當然是那名沒出現在榜單上的人物。

「亞歷克!你該不會每科都交白卷了吧!?」

大喇喇地行使高年級生的特權,沿途從新生們的口中確認出亞歷克的所在之後,史提爾一副義憤填膺地,出現在亞歷克面前,雙手「砰」地一聲拍在課桌上,那力道之大,讓桌面幾隻筆管都微微地彈跳了起來。

趁下課時刻撐著頭假眠卻被打斷,亞歷克的脾氣自然不會好到哪裡去,抬了抬眼皮確認來者之後,他不著痕跡地無聲打了個呵欠。順便擺了擺手,制止後座的提歐一副立刻要跳出來咬人的準備動作。

慢條斯理地,「白卷?學長,你在說什麼啊?」

「期中試驗啊!我剛剛確認過了,榜單上沒有你的名字,要知道,這裡可是不會顧及學生幼小心靈受不受傷的地方,就算是最後一名也照樣把姓名和成績公佈出來,還通知家長!除非你根本沒參加試驗!不過就算是這樣也該寫個『亞歷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 0分』才是!!」

「所以?」

亞歷克適時地插了一句,為這串落落長的說詞劃下一個逗點。

「所以!!」

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變音調,史提爾蹲下身來,壓低了音量鬼鬼祟祟問道。

「你期中到底考了幾分?給我個總成績吧?這事關重大!」

這是拜託人的態度嗎?

亞歷克撇過頭斜睨著這名從小就認識、年長自己兩歲的友人。對方沒大沒小的態度並不是引起亞歷克不快情緒的主因、直呼名字不像其他同級學生稱呼『亞歷克大人』也無所謂,但是課堂休息時間『貴重的打盹』被打擾,就亞歷克而言比什麼不敬罪都還要嚴重。

「喔───」了一聲,慵懶地拉長了音節。「有多重大啊?」端麗的唇角緩緩地向上提昇,形成一個美麗的弧形。

亞歷克早在入學之前,就已經得知自己的在校成績不會被公佈一事。畢竟,士官學校裡的表現與名次左右著學生們將來的任職。但是亞歷克不可能隨著一般士官學校的學生一般,畢業後從尉官幹起,在皇儲即皇帝這個微妙的前提之下,亞歷克一旦親政就即刻成為銀河帝國軍大元帥,統領所有軍隊。

既然如此,在軍校裡排名第幾根本不重要。成績好的話,白白佔了前面的名次,倒不如讓給實際需要排名的學生。成績不好的話,對同儕又可能形成另一種壓力;畢竟有那份神經承受自己的名字排在皇帝陛下之上而處之泰然的人,還是少數。

而且萬一亞歷克在校表現和同盟的魔術師楊不相上下的話,對軍心士氣的打擊也是必須考量的問題。在幾名元帥與希爾德會同費沙士官學校的校長會談過幾次之後,他們便達成了「不公開成績」的共識,自然、希爾德攝政陛下身為在校生家長,她還是會在期末收到一份包含學習成果、教官評鑑報告的「在校生家長通知書」。

如果是菲利克斯,看到亞歷克那魅惑人一般的對稱完美微笑就懂得謹言慎行,或在心底拉起警報。很可惜菲利克斯目前人在距離費沙五千光年以上的奧丁,鞭長亦莫及。

「有多重大!?我說—— 關係到這樣重不重大?」

史提爾挑起一邊唇角,右手悄悄比了個三。

亞歷克頓了一頓,依照他對這位打著元帥之子的響亮名號,卻絕對稱不上優等生學長的了解,要掌握史提爾之所以特地跑過來「關心」的背後意義,倒也還算不上難事。

「三十馬克?」

待續

回到目錄

2 thoughts on “舞會 2

  1. Lily 說:

    「亞力克!你該不會每科都交白卷了吧!?」

    「你可以再大聲一點,學長。」
    ———————————————-
    為啥我腦中跳出的卻是這種對話!!?XD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