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時的片刻~Synchronicitic moment~20


從以一天24小時、一小時60分、一分60秒的時間軸為生活型態,到沒有時間流動;正確來說是連「時間」的意義都喪失的瓦爾哈拉。

對萊因哈特.馮.羅嚴克拉姆來說,要立刻適應這樣的變化並不簡單。周遭的景色隨著妝點英靈殿的精靈們隨心所欲的改換,沒有了季節遞換、沒有晝夜區隔。如果不是身邊的吉爾菲艾斯與自己交換的訊息不停改變、有所累積,萊因哈特甚至連自己的意識所在都無法掌握。

察覺了身邊金髮英靈的惶恐與不適應,吉爾菲艾斯於是建議。

「萊因哈特大人,您知道觀察點嗎?就是可以透過幾個固定的視窗、觀察人間的情況喔!」

藉由觀察的方式、與人間線性流動的時間產生短暫的同調,或許能讓這位瓦爾哈拉的新住民,多少安心一點。

「什麼?能夠看得到人間嗎?」

「是啊,萊因哈特大人想要從哪一個時間點、哪一個地區開始觀察呢?」

愛憐而寵溺的語氣沒有一點保留的充斥在紅髮英靈所發出的每一個訊息裡。

「那、那……我想看看、亞力克,長大的樣子……」

聽到這樣的回應、吉爾菲艾斯不禁有點莞爾,記得,上一次他這麼提議,萊因哈特想看的是亞力克第一次講話的樣子。

不過,那又有什麼差別呢?

對吉爾菲艾斯,這位已經成為瓦爾哈拉老資格居民的英靈來說,被迎接到瓦爾哈拉的「時期」已經長到足以磨滅其他情感的地步。沒有了好奇、也喪失了憤怒、不甘、欲求。唯一刻印在這位英靈之意識中的、是對萊因哈特.馮.羅嚴克拉姆的執著。

「長大……您是說,成人嗎?或是離開皇宮去士官學校的時期呢?」

「咦……」

聞言、萊因哈特來不自主地一愣。

分別時、亞力克還在強褓中,雖然說他也很期待能看看、長大成人的亞力克是什麼樣子,不過………

「等、等一下……還是算了!」

他還沒有那份心裡準備。

「一下子跳太多我可能會不適應……」

萊因哈特忍不住低下頭思考了一下,接著他半分試探地,開口道。

「先、先看看五歲、嗯、不對,六歲好了!」

金髮燦燦的英靈猶疑著回答,琢磨了一會兒才定下答案。

「六歲左右的時候好了」

「好的,那個您有想指定的明確時間點嗎?」

「啊……時間月份隨便吧!吉爾菲艾斯你決定就好!!」

得到一個和預期之中完全吻合的答案,微帶著寵溺的苦笑浮上,吉爾菲艾斯回以一個、對萊因哈特來說幾乎可說是鄉愁的台詞。

「是。萊因哈特大人」

從觀察窗裡顯現出來的是已經完工的新皇居.獅子之泉。對萊因哈特來說,算是第一次目睹獅子之泉的全貌,他的好奇心很快的就從自己的兒子身上,轉移到皇宮的建築與環境上。

拉動主要畫面的投影範圍與中心位置,萊因哈特一邊到處打量著亞力克所處的休息室,一邊和身旁的紅髮摯友交換對建築物與裝潢的意見。

一個多月前才慶祝過六歲生日的亞力克,正一個人趴在地上,津津有味地拼著材質柔軟不扎手的巨大拼圖。順利完成的話將會成為亞力克睡房裡的一塊圓形星座踏墊。

守在一旁的保母臉上堆滿了笑容,偶爾出聲稱讚、偶爾出聲提點一些拼圖的訣竅。

『絕對不能代替大公殿下做事、不能代替他找答案』

恪守負責亞力克教養課程的梅菲爾子爵所發出之禁令,保母與侍女們只能從旁協助,就連繫鞋帶、扣釦子這種生活瑣事,即使亞力克要花上好幾倍的時間才能完成,也必須讓他學習自己動手。

因此,即使保母已經察覺到亞力克正在找尋的缺片就在眼前,她也不能直接把那缺片遞到亞力克面前。耐心,正是宮廷保母與侍女們遴選時的第一要件。不過,在瓦爾哈拉觀察著人世的金髮英靈很明顯的,不適用於這項條件。

「搞什麼,就在那裡啊!小鬼!就在你腳邊~右腳邊~你在看哪裡啊!?」

「萊因哈特大人,您就算喊破喉嚨、亞力克也聽不到的……」

「吉爾菲艾斯!」

萊因哈特火氣一上來,呼的一聲轉過頭,憤憤不平又像是在抱怨一般地,「我怎麼會有這麼愚笨遲鈍的兒子啊!?」

「呃……亞力克他還小啊,萊因哈特大人,才剛滿六歲而已呢!」就我所知,亞力克可比您敏銳多了。從很多方面來說都是……

吉爾菲艾斯苦笑著、沒將最率直的感想明講。

「真是!這麼簡單的拼圖也花這麼多時間!要我來排的話根本不要幾分鐘!!」

忍住噴笑的衝動,吉爾菲艾斯極盡所能的安撫「萊、萊因哈特大人,這是給小孩子訓練手眼協調用的東西,您出手的話就跟作弊沒兩樣的喔!」

瞪了一臉想笑又忍著笑的紅髮英靈一眼,萊因哈特也察覺到自己的不條理,他訕訕地補了一句,「我知道啦……」上唇卻悄悄地堆高了角度。

真是拿他沒辦法……

熟知萊因哈特性格裡那份彆扭不服輸的因子,吉爾菲艾斯適時地開啟了一個新話題。

「啊、看來菲利克斯快來了呢」

「喔,那不就是羅嚴塔爾的兒子……」

這才想起、自己臨終前不知是在什麼莫名衝動之下,促成了這一對「對等的友人」,經吉爾菲艾斯提起、萊因哈特也不禁對菲利克斯的樣子有些好奇。

菲利克斯通過側門進入皇宮的消息,很快地經由守衛室統一發布到宮內省相關單位,自然也通知了亞力克的保母。一聽到消息,亞力克興奮的將拼圖丟到一旁,迫不期待的就要衝出房門去。

一絲不苟地將郝棕色的長髮梳成光潔髮髻的保母,手忙腳亂地才好不容易拉住脫兔般的亞力克。

『大公殿下應該是端坐在位置上接見他人的身份,而不是衝出去迎接他人的身份』

梅菲爾子爵對上下尊卑的堅持,化成了繁瑣的規則與訓誡,有效且根深於亞力克身邊的保母、女官、侍從心中。

「唷~~齊格飛!我來啦!!」颯爽地舉起一隻手打招呼,風一般沒有敲門就闖了進來的黑髮兒童,柔軟而擁有緞質光澤的髮絲因為奔跑而凌亂、被汗水黏貼在額頭上、頸子上。頑童一般的表情和兒童自身端正精緻的五官奏出一點不協調音,但又不可思議的理所當然。

「菲、菲尼!!」被保母以「領結歪了要重打」為理由壓在原地的亞力克,一見到玩伴出現,連忙推開保母,半跌半撞地迎上前去。

「噗!啊哈、哇哈哈哈哈………」

「萊因哈特大人……」吉爾菲艾斯帶了點無奈的扭曲著嘴角。雖然說能夠理解身旁的金髮英靈爆出大笑的原因,但是每次聽到的時候都不自覺得會想懷疑,真的有如此可笑嗎?

「吉爾菲艾斯!你、你看……啊哈哈哈那根本是有著羅嚴塔爾臉的米達麥亞耶!!天啊……笑死我了!!」

「這、畢竟菲利克斯是由米達麥亞閣下帶大的,舉止相似也是很合理的……」

「但是……噗……但是實際看到還是……噗噗……」原來羅嚴塔爾的小鬼這麼大了啊……一邊在心底感嘆,萊因哈特一邊津津有味地觀察兩名兒童的玩耍情形。

比起亞力克更沒有耐性的菲利克斯、對一片一片尋找解答的遊戲很快就膩了。他手中把玩著找不到正確位置的拼圖片,一邊以炫耀的口氣、告訴亞力克運動會的各種趣事。

「借物競賽!?」

「對!不管抽到的題目上寫什麼,都要想辦法弄到然後帶著跑到終點!」

「聽起來好好玩喔!」亞力克立刻睜大的那雙稀有的淺藍眼瞳,好奇與興奮的情緒、更增添了他眼眸裡的光芒。

「對吧!?」菲利克斯帶了點陶然地享受亞力克投射到自己身上的崇拜視線。他接著告訴亞力克,自己的父親參加借物競賽時的樣子。

「好好喔~米達麥亞元帥也去參加了啊~~」

「那當然!」七歲的兒童得意的補充道,自己可是好幾個禮拜前就跟父親約定好,那天絕對要排除萬難、出現在運動會場。

「那米達麥亞元帥抽到了什麼!?」

「嘿嘿」地不自然笑了幾聲,菲利克斯有點不好意思地搓了搓優美的鼻頭,回給好友一句。「你猜猜看!?」

「咦咦~~我猜不到啦~~菲尼!」

「猜猜看嘛~什麼都行,瞎猜也好!」

「欸……這樣很難耶~菲尼給一點提示!?」
「好吧」爽快的點了下頭,菲利克斯開口道,「最後是我媽跟我被老爸扛到終點去了!」

「哇~一口氣兩個人?米達麥亞元帥好厲害喔~~」

「那當然啦!那可是我老爸呢!!」得意之情沒有一點掩飾地,展現在那張,與父母找不到一點相似之處的面容上。

「嗯……家人?」

「很近了!不過不對!」

「老婆兒子!?」

鼓起腮幫子噓了一聲,黑髮的兒童帶了點沒好氣的。「更遠了!才不是那麼直接的東西呢!!」

「咦~~那到底是什麼啦~~」亞力克索性不猜了,拉起菲利克斯的手肘搖晃著尋求答案。

「嘿嘿……是『寶物』喔!!」

「寶……物……」

「嗯!」輕快的應答,接著菲利克斯口沫橫飛地形容,自己父親在司儀念出題目的時候,如何的臉紅害羞,而母親如何幫父親緩頰。

「……………………」

「怎麼了?齊格飛?」

原本熱絡的情緒如退潮一般,突然安靜下來的亞力克低下頭,方才還閃爍著寶石般光芒的眼眸一下子黯淡起來,呆滯如冰冷的石頭。

菲利克斯也察覺到玩伴的不尋常,他在亞力克的面前伸手晃了晃。

「不舒服嗎?肚子痛?還是餓了?」

「………………沒有」

「那你怎麼突然不說話了?」

「我不想說話不行嗎?」

聽到亞力克這刺蝟般的回答,菲利克斯不由得濃眉一緊,扯開了嗓門回道。

「不說就不說!哼!我也不想說了!本來還以為你想聽運動會的事情呢!!」真是!好心沒好報!!

「誰要你說了!反正我就是只能聽!聽聽聽聽!只有聽的份!!反正我就是沒有爸爸可以參加運動會,也不會在借物競賽的時候扛著我跑啦!反正我就是……就是……」

嗚咽了一聲,豆大的淚滴已經自亞力克的眼眶裡滾出,激動到連脖子都漲得通紅的他,低垂著頭,肩頭不停顫抖。

「齊格飛,你!你別哭啊~~」懊惱的呻吟了一聲,菲利克斯這才發現自己又在不自覺中戳中了亞力克耿耿於懷的弱點。

七歲的菲利克斯已經不像四五歲的時候,會天真的問自己父親,「齊格飛為什麼沒有爸爸?」、「齊格飛做我們家的小孩好不好」等令大人們尷尬的問題。但是也不代表他已經成長到能游刃有餘地處理這個問題。

不知所措的菲利克斯習慣性地抓了抓頭髮,然後誇張地嘆了一口氣,伸展雙臂、將已經止住哭聲,但是還倔強著不肯抬頭的玩伴摟住。盡可能地柔聲安慰。

「你自己不是也說過沒有爸爸沒什麼了不起的!?好啦好啦~別哭了啦……」

「嗚嗚……我……討厭、菲尼都有、我……嗚嗚……都沒有……」

「這、這又沒有辦法……」爸爸又不是可以憑空生出來的,可以的話菲利克斯或許早就變出來交給這位友人了。

「嗚嗚………嗚欷……嗚欷、嗝……嗝」在菲利克斯的懷裡,哭到開始打嗝的亞力克、似乎因為友人那沒什麼效果的安慰而有拉長哭泣的傾向。

「好啦好啦……別哭了啦!」連忙幫忙拍打亞力克的背,菲利克斯絞盡腦汁,才想出下一句對應的台詞。

「你看,你有安妮羅潔大公妃啊~我就沒有姑姑,好羨慕呢!」

「可是、嗚欷……姑姑、嗚……不會參加借物……競賽……也、抱不動……嗚欷……」

什麼嘛……原來問題在借物競賽!?

菲利克斯突然有種恍然大悟的輕鬆感。他連忙按住亞力克的肩頭,保證一般認真的宣言,「借物競賽!?那還不簡單!以後你的運動會,我就去參加!」

「嗚欷……可是、菲尼又不是我爸爸……」歪了歪頭,亞力克不解。

「我們學校也有很多人沒有爸爸啊!但是他們也都有參加借物競賽呢!!」

「真的……嗎?」豆大的淚珠滑過亞力克圓潤的臉頰,凝聚在小巧而尖的下巴。

揚起一點微笑,抹去了亞力克下巴上的淚珠,菲利克斯保證道。

「當然是真的!有的是親戚、也有人是鄰居的叔叔伯伯來當代理呢!」黑髮的少年帥氣的比了比自己,補充著說,沒道理我不能去吧!?

「可是……菲尼……扛不動我……」

「什麼!?你別小看我!不信你站起來看看!!」

止住了淚水,亞力克半信半疑的,從長沙發上爬下。

菲利克斯倫起雙臂繞了幾圈,又做了幾下前屈動作之後,一把抱住亞力克的腰部,悶哼了一聲往上一提。

「你看!我抱得動!!」

雖然只是離開地面十數公分的距離,卻也讓亞力克雀躍不已。他開心的提議,「我也要!我也要試試!!」

「你~~~!?」菲利克斯滿懷不信的看向亞力克,「你可別把我摔了!」

「才、才不會」依樣畫葫蘆的,亞力克略為蹲下身子,然後抱住菲利克斯的腰部,使勁的想要往上提。

「嗚、嗚、嗚、嗚、嗚、嗚~~~~~」

無奈橫亙在兩名兒童之間的,除了十公分左右的身高差之外,還有體重的差別。但亞力克還是憑著一口氣,硬是將菲利克斯的腳拖離地面。

虛脫一般倒在柔軟的長毛地毯上,亞力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控訴一般,「菲、尼……你、你好……重……重死了……」

§    §   §

「吉爾菲艾斯,我雖然不曾後悔過自己的人生……不過」

「不過?」

紅髮的英靈微微詫異了眉目,偏過頭望向身旁的金髮英靈。

「不過,偶爾……」

擁有一頭燦金髮色的英靈加重了語氣強調。「只是偶爾!」

「會想,或許……我的人生是真的短了點……」

「以目前的人類平均壽命來說的話,這個感想算是相當妥當的吧……」

「不過」吉爾菲艾斯頓了下,別過頭去輕笑出聲。

「沒想到居然能從萊因哈特大人口中聽到一般論的說法,還真是令人意外啊……呵呵」

自覺到在口頭上被摯友消遣了,萊因哈特撥動了一下獅鬃一般的濃密金髮,不滿地堆高了雙唇。

「我也沒想到吉爾菲艾斯的嘴會這麼尖酸、取笑人這麼地得意順手」

看來是消遣過頭了。連忙清了下喉嚨,收拾起玩笑的心。

吉爾菲艾斯掛上賠罪式的笑容,「那麼,萊因哈特大人為什麼會突然這麼想呢?」 緩緩提出原先被期待的問句。

「亞力克……亞力克的成長」

萊因哈特想要表達的話語還未竟,但此時他卻突然失去了言語,現在填塞在胸口這多彩的情感,到底該如何定義,連萊因哈特本人都無法釐清。他在世的時候,由於目光總是聚焦於浩瀚星海,志向更是鎖定波瀾壯闊的戰爭計畫與政治構想。對於一般人成年之後多少會考慮的婚配對象、家庭生活、甚至是育兒等對下一代的教育計畫,對他來說,反而過於瑣碎,也根本不在他的視野之內。

但是。

看到亞力克哭著說,「反正我就是沒有爸爸可以參加運動會,也不會在借物競賽的時候扛著我跑」的時候。

看到菲利克斯安慰亞力克「以後你的運動會,我就去參加!」的時候。

萊因哈特也不得不承認。

他還是有心痛、內疚、以及後悔的情感。

「吶……吉爾菲艾斯……」

「是,萊因哈特大人」

「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我碰碰亞力克、抱抱他、我想……親口告訴他……」

對不起。

以及我愛你、兒子。

Index

2 thoughts on “共時的片刻~Synchronicitic moment~20

  1. Lily 說:

    嗚哇~~天啊大感人!!
    是說我等這篇等好久了唷~~

    親愛的黃金獅子陛下,您之前『的的確確』是有抱抱自己的愛子,在順便自掌嘴的批評自己給自己兒子取的名字,只不過是從A開頭的字母中隨便挑出來的一個啊~~《虧你還浪費了麼多張紙!!》

    獅子大帝還真不適合教養孩子,天下的父母百百種,獅子地大概就是那種愛得氣急敗壞的那類型吧~~《like 孩子,我要你比我強!!》《天音:那是什麼怪物……》

  2. umitan 說:

    呵呵,一併回覆!

    小萊由於被描寫成「對一光年以下單位的事物不感興趣」的關係,我想他對於育兒初期應該會很不適應吧……(還好也不用他真的去照顧)

    孩子還很小的時候,父母不是都會學小孩子的講話法「吃麵麵喔~喝奶奶喔~」

    你能想像萊因哈特耐著心裝小孩說話嗎?

    我不行啊~~

    這也是小萊選擇觀察亞力克四歲、五歲以後的隱性原因之一,他應該對於不會說「人話」的生物很棘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