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振同人]鞋箱裡的信


おお振り同人 下駄箱の中の手紙

#微腐警報器

#這一篇是作者擅自妄想三橋在三星中學時代「可能受到的排擠與欺負」 而生出的同人文。

除了在球隊裡的排擠,看大振的人物設定,發現三星的棒球隊(高中部)都是同一班(一年蔦ㄋ一ㄠˇ組),私下猜想私立學校的關係,可能把球隊都集中到同一班了,這樣不但容易管理、也容易排課(例如午後的課程調整為團練什麼的)。

因此私自猜想在中學時代應該也是這樣。

以此為前提的話……天啊……

三橋的中學時代,應該是不管在學校或是球隊裡都慘淡到沒人理、完全的空氣人狀態(by榮口)。

關於男校中的欺負與排擠,隨意參考幾個新聞裡找得到的實例,不過完全沒有指涉特定人、事、物、團體的意思喔!


縣立西浦高中棒球隊的晨練比其他體育社團都要早開始,而結束的時間卻比其他社團都要晚。

一直撐到再不下場就趕不上第一節課,西浦的球兒們、外加一名經理才匆匆由第二球場趕回校舍。

「嗚!」

才翻開自己的鞋箱、準備換上學校指定室內鞋的三橋,發現了平躺在自己室內鞋上的白色信籤,嚇得立刻往後彈跳。

「嗯?怎麼了?三橋!」

第一個注意到的是田島。

「三橋田島,不快一點會趕不上第一節古文!」

「ミーハシタジマ!急がないと一限目の古典に間に合えんぞ!」

肩負阻止三橋耍呆與田島暴走之重責大任,泉一邊套上了自己的室內鞋、一邊以那獨特的聲調提醒兩人。

「嗚……不、不幸的、信……」

「什麼什麼?」一把推開了三橋,田島打開了三橋的鞋箱、好奇地探頭一看,隨即爆出一聲。

「三橋接到告白信啦!!」

「不、不、不是的、田島君……」臉色發青跌坐在一旁的三橋連忙制止了田島想要拿出那封信的動作。他結結巴巴地說。

「那、那、那是……不幸、的、信!一定……」

「啊~~~不幸的信?」察覺到九組這邊的騷動,幾個還沒進入學校、距離較近的七組成員、阿部、花井、水谷也湊了上來。

「什麼嘛!!怎麼看都是告白信嘛!!」花井隱忍不住內心的不平與焦躁。

三橋這傢伙!雖然已經知道不是個會陰濕炫耀這種事情的人了,但是怎麼老愛做這種、這種類似………兜著圈子炫耀的事情啊!!!

我到現在都還沒收過一封耶!!

鞋箱裡的信!那可是高中男子的浪漫啊!!

「不!不是的……花井、君,真的!」三橋跌坐在地上,仰頭以一種可憐兮兮的樣子

「不、幸、的信……沒、沒想到……在這邊,也會、收、到……我還以為……應該、沒有……惹……人、討厭……了說……」

「什麼惹人討厭?我可是超喜歡你的耶!」田島兩手放在後頸上,流暢的接話。

「窩、我……我也喜歡田島君~~~」三橋的眼眶裡乘載的淚水反射性的噴出,臉上彷彿寫著「田島君人好好喔~」的幾個大字。

「我、我也喜歡阿部君!!」

一旁的阿部在腦海中突然浮現了三橋的這句台詞。雖然自己那時候也覺得,「自己說出來還無所謂,被人說了還真是微妙……」,不過……

隨隨便便就說喜歡,這傢伙的喜歡還真是隨便又沒節操啊!

忍不住在心中那開始滋生的焦躁感與些微的憤怒,阿部的臉色在一瞬間沉了下去。要不是泉適當地插了話進來,或許三橋的太陽穴又要吃兩顆酸梅乾了也說不定。

「好~好~好~三橋快穿鞋,今天第一節不是古文嗎?差不多輪到你被點起來回答了!」

課堂點名與鞋箱的信似乎對三橋造成雙重打擊,只見他搖搖晃晃地,青白著一張臉爬起身,正當他游移著視線,想要儘量不碰觸到那封信去拿自己的室內鞋時。

「告白的信我先看了!」

一把搶走那封純白信籤的是永遠精力充沛的田島。

「田─島─快還給三橋!」泉翻著白眼指責同學不道德的行為。

「嗚喔!阿部!?」

然後一旁的阿部仗著身高再從田島手中奪走那封信。

「啊、阿部、君……要、小心!」

眼看阿部緊鎖著眉頭就要拆開那封「不幸的信」,三橋戰戰兢兢地小聲提醒。

呿了一聲,阿部歪曲著已經快隱忍不住開罵的嘴角,念著自家不中用的投手。

「你還真是有本事不斷想像出各種不幸與麻煩啊!」

「吖、啊啊……阿部、君!危…險!」

「危險個頭啦!」

阿部三兩下拆開了那封信,然後只看了一眼。

「可惡!」整張信連同信封都被阿部揉在手掌裡。

「啊啊啊啊……果然、果然……是……」不幸的信?

看到阿部的反應,三橋一副就要虛脫昏倒的樣子,他忙碌的將脖子左轉、右轉、看看阿部的臉色、又看看其他人、又看看地上。最後鼓起所有的勇氣,對著臉色鐵青沈默不語的正捕手開口。

「……阿部君,信、我……」抖個不停的手伸到了阿部面前。

「啊啊…抱歉,不小心把它揉起來了」這才回神的阿部茫然的看著自己手中的那團「紙」,連忙道歉。

「你們先去教室,三橋,信午休的時候再拿給你,抱歉把它弄皺了!」

「欷!」的三橋發出一聲詭異的哀鳴,「不、不幸的信要念阿、密陀、佛然後燒掉……」小修是這麼告訴我的……後話還沒完整講完,阿部的雷鳴就已經落下。

「就跟你說不是那種信啦!!」

看不下去自家捕手與投手之間無限循環的鬧劇,抓了抓理得清爽的頭,主將花井一個鼓掌,催促著說。

「好了好了!!阿部你也是!快點換好鞋子進學校!!」

嘴裡頻頻叨念著「什麼嘛~真無聊」的田島被泉一腳踹進學校玄關,已經成幽魂狀態的三橋被阿部提著領子往前走著,其他人也陸陸續續跟同班的隊友討論班上的聯絡事項、一邊進入學校。

這是一個跟平常沒有什麼差別的早晨。

第一節課結束的休息鐘響起之後,花井把座椅往旁邊一挪,小聲詢問。

「喂、阿部……你打算怎麼辦?」

靠在窗邊在半夢半醒之間度過第一堂課的阿部反射性的「阿?」了一聲,隨即領悟花井所指的事情,睡意在一瞬間消失之後兩道濃眉也鎖了起來。

「喂喂……你別用這種臉瞪我啊……」即使不會像自家隊伍的膽小王牌一般嚇到靈體脫離,面對這位副主將的嚴肅表情,花井還是不免有個「怕怕」的感覺。

「喔……唉、嗯,抱歉」

「你把人家的告白信揉成這樣……還給三橋的時候該怎麼解釋啊?」

當時正好站在阿部背後的花井,順勢瞄了一眼。雖然詳細內容不是很清楚,不過「喜歡」、「三橋君」、「好帥」這幾個關鍵字,基於隊上動體視力第二名的實力,花井可是沒有錯過的。

「什麼告白信!」

阿部露出險惡的表情,狠狠地瞪視回去。他強調一般的辯解。「只是球迷鼓勵的信罷了!!」

三橋君

第一次寫信給你、很緊張、也不太知道該寫些什麼。

那個,我是桐青戰的時候、加油團裡的一員。在雨中看到我們學校的棒球隊那麼努力、對抗去年地方優勝校的樣子,就覺得好感動。尤其是三橋君,一直一直、努力到最後的樣子,覺得一定要表達一點什麼給你知道。

三橋君跟我所知道的投手都不太一樣呢!在投手丘上偶爾會有很奇怪的動作出現,我和朋友們都一致覺得三橋君跟小動物一樣可愛喔!可是投球的時候三橋君又好帥。該怎麼說呢,感覺身體像彈簧一樣柔軟有力呢!雖然三橋君不是很高,但是站在投手丘上的三橋君看起來卻很有存在感、讓人覺得相當安心喔!

我很喜歡三橋君堅持著投完全部的姿勢,從三橋君那裡我得到了很多勇氣!

美丞戰的時候很可惜大家輸掉了,看到三橋君像夢遊一樣到加油席這邊的時候,我和朋友都忍不住抱在一起哭了呢!新人戰很可惜沒辦法去給你們加油,秋季大賽只要有辦法,我還會去加油的!

希望三橋君你們能順利晉級。

一位熱心的球迷(說不定我是第一號?)敬上

什麼第一號球迷!?

發掘出那傢伙的才能的可是我耶!

那可是我的投手耶!!混帳女人!!

完全沒有發覺自己的怒氣已經有所偏向,阿部冷凝著一張臉,拿出厚重的英文字典開始試圖將那張信紙壓平。

2 thoughts on “[大振同人]鞋箱裡的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