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振同人] 你的右手


振臂高揮的同人

這個夏天受到「大振」頗多照顧,度過了一個完全燃燒的熱血甲子園。

個人相當喜歡碎碎念跟個老媽子一般性格惡劣的捕手阿部,配上忠犬一般有投手中毒症的懦弱纖細三橋實在是理想極了!

重看西浦打贏桐青之後阿部他們到三橋家吃午飯的那段

「你昨天吃了什麼」

「嗚咕……」

被問了以前從沒問過的問題—->一定有什麼原因—–>一定是我吃了什麼不該吃的東西!!

「對、對不起~~~」

「啥~~~?你在說什麼!?」

突發想出的小短篇同人!

無腐請安心食用。


不准吹冷氣吹到感冒

不准吃生魚片免得拉肚子

不可以搭喝酒的人開的車

不可以隨便過馬路

蛋一定要煮熟

肩膀不能冷到

大隊接力給我混過去

騎馬戰立刻給我輸掉

打籃球給我小心一點

紙的銳邊給我注意一點

………

阿部的叮嚀對三橋來說,是比聖旨更神聖的東西。

第一次有「隊友」這麼照顧自己、第一次獲得「捕手」的指示與配球、第一次有「人」從正面承認自己,告訴自己,「你是一個好投手」、「我一定讓你成為隊上的王牌」。

因此,即使其他隊員只要一聽到阿部的嘴碎叮嚀就滿面黑線,對三橋廉、西浦高中棒球隊正投手來說,能夠多獲得一項叮嚀,就表示他多獲得了一份「隊友」的關心、「捕手」的注意、以及「他人對自己的重視」。

但是。

喪氣的眉毛孬種的聚攏在一起,一如往常的晨練,三橋卻提不起興致。當然那份想要早一點投球的興奮情緒正在體內蠢蠢欲動,但另一方面,忐忑不安的心情也令他不得不腳步沈重。

阿、部君、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三橋低著頭審視自己的右手,一邊在心中複述著道歉的台詞(你在心裡都結巴啊……)。

以高校球兒的身材來看略嫌瘦弱的手掌、指尖因為長期練習投球的緣故生滿了硬繭,三橋反覆翻轉著自己的右手,審慎地檢視。

但、是……應、該……看、看不……出、來……吧

昨天賽後,在兩人一組的柔軟體操放鬆時,阿部吊著三白眼惡鬼一般的恫嚇。

「你今天已經投超過110球了,比賽贏了很高興沒錯,但是回家不准再練習!知道嗎!?No-Throw喔!」

當時三橋忙不迭地點頭如搗蒜。

「嗯!嗯………我、不、不會投……喔!回、到家、也……不投!」

誰知道,跟著父親一起從群馬來到琦玉給自己慶賀的,除了堂妹琉璃之外,叶也一起搭便車來了。

雖然偶爾以電子郵件互傳訊息,但是真正見得到面的時候只有新年回父親群馬老家的時候。贏球的暈陶感加上久別重逢的友人。在叶一句「廉、好久沒看你投了,投幾球讓我看看吧」之後,三橋立刻抓了手套往庭院衝去。

最後還纏著叶指導自己指叉球(fork)的投法。

只、有練習了……十、幾球……應該……應該、看、不出來……吧

「喂!」

低沉而帶了一點不耐、一點焦躁的聲調在三橋的耳邊短促響起。

「嗚欷!」發出一陣意義不明的發語詞。三橋被突然出現的阿部給嚇得整著人往旁邊一跳。

「小心!!」

差一點因為這一跳、就一頭撞上運動場護欄的三橋,在捕手阿部眼明手快的搶救之下,免除了「一早就往護欄撞上去的傻瓜投手」這項稱號。

遠遠地就看到三橋心不在焉、猛盯著手掌反覆瞧看的阿部,本想等三橋進入場邊再詢問,卻發現這位平時就少根經的投手走路根本不是一直線,而且似乎有越走越慢的嫌疑,忍了三秒之後便放棄的他往前走去。卻沒想到只是一聲「喂」也能讓三橋嚇成這樣。

看來這傢伙的畏縮膽小病永遠都治不好了!

在心中啐了一句感想,阿部瞪視著自己的投手。習慣性的擰起眉頭、雙臂交抱。

「你手怎麼了?」

大老遠的就看他在那邊瞧瞧瞧……

啊!?

難不成受傷了!?扭到了!?被車門夾到了!?

「沒有!沒、有……怎麼……了!」

慌忙地將手藏到背後,三橋的表現就算是小學生都能推理得出「口是心非」。

「還說沒有!?你手受傷了?嚴不嚴重?割到了?扭到了?還是被夾到了?」

看到三橋的過敏反應,人稱煩人部的捕手已經擅自在心底開始「診斷」起三橋的手指傷勢。

一邊想繞到三橋的背後去將他的右手給拉出來。

「沒有!真的!沒有、受、傷……啦!」

死命抵抗的三橋就這麼和阿部在原地團團轉了起來。

看到一向唯命是從的三橋居然敢違抗自己的意思,阿部不禁怒從中來,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一把抓住三橋的襯衫領子,接著使出阿部家特有的超高分貝音量大吼。

「那你就把手給我伸出來!!」

三橋被嚇得早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就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一般,顫巍巍的伸出自己的右手。

阿部嚴肅著面容俯下身直瞪著那隻發抖的右手。

看起來是跟昨天沒什麼兩樣,也沒有發現什麼傷口。

一隻一隻指頭的確認過後,阿部端詳著三橋的手,習慣性地追加著問句。

「你該不會是昨天回去後沒有乖乖休息、又偷偷投了吧?」

「嗚、為、什麼……會、知道!?」心中有鬼的三橋連阿部的問題都沒聽清楚,就以為自己的「破戒」已經被看穿。膝蓋一軟當場倒了下去。

「什麼!?你回家果然偷偷投球了!?昨天告訴你多少次NO-Throw就是NO-Throw!你是聽不懂人話嗎!?」

「對不起~~~阿、部君、我……不是、故意……叶、也、來了……人家……就、只有……十幾、還有指、叉……而、已……真的!對、不起……」

蹲在地上大哭的投手和在一旁氣得暴跳如雷的捕手在西浦棒球隊裡、雖然說已經成為日常茶飯事,但畢竟投手捕手不到齊的話練習也無法開始,榮口和田島、泉、花井等人重重地嘆了口氣之後,還是圍了上來企圖給他們纖細又懦弱的投手解危。

努力隱忍著想把隊上貴重的投手抓起來海扁一頓的衝動,阿部將怒氣都化為更為巨大的音量朝著三橋吼去。

「啥!?你到底在說什麼!?我是在問你為什麼不聽指示!還有你到底偷偷投了多少球!?」

「阿部、冷靜一點」身為隊上身材最高大的隊長花井負責將副隊長阿部架開。

照阿部這種詰問法,問到上課鈴響都問不出結果的。

「吶、三橋、昨天三星的叶也到你家了啊?」田島對於厲害投手的名字反應靈敏,立刻就跟三橋確認。

「嗯、嗯」機械玩偶一般的、三橋連眼淚都來不及擦,只是努力上下擺動他的頸椎表示肯定。

「呿!」小小地咂了一聲嘴,田島萬分惋惜的抱怨,「怎麼沒叫我去啊~」

「喔──跟中學時代的朋友相見應該很高興吧,該不會是叶要你投個幾球看看你就投了?」
熟知三橋個性的泉加入了翻譯與語意仲介的一員。

「嗯、嗯嗯」

看到三橋努力點頭的樣子,一旁的泉突然生出一種「下一秒這傢伙的脖子會折斷」的錯覺,忍不住不自覺得縮起脖子抖了一下。

「啊──所以就兩個人互相投了幾球,然後順便請叶示範指叉球的投法嗎?」榮口笑容可掬的補上最後一段翻譯。

「嗯、我想……學……指叉球、的投法!」

聽到這句話、阿部忍不住一愣。

這是之前他和百枝教練針對三橋的未來規劃,曾經私下談過的話題。去年的夏天雖然西浦在五回合戰就敗退,但是畢竟是一口氣打倒桐青的學校,以所受到的矚目程度來看,斷不能像過去一般,只靠欺敵與三橋的控球力來壓制對方。

『或者是,讓三橋再學一種變化球呢?』

『例如說指叉球嗎?』

但是指叉球暴投的可能性相當大,以阿部的立場來看,他是盡可能想避免任何自己無法控制的配球。再說、萬一為了練新的球種而影響到三橋的肌肉與骨骼成長,那更是得不償失。

『突然要他練新的球種、也太勉強了,慢慢來吧……』

『嗯!說得也是!』

最後、這番談話也只淪為雜談,教練以及阿部都沒有再提起這件事。

那傢伙……聽到了嗎?

輕輕掙開了花井的箝制,阿部慢慢向三橋走了過去,嘆了口氣,他蹲了下去。

「喂……三橋」

已經是盡量可能的放柔聲調了,但是三橋全身還是如被電一般明顯地抖動。

「ㄚ、部、君…對、對不起……」

「我已經沒有生氣了,你把頭抬起來……」

抬起來的是一張狼狽而慘不忍睹的面孔,兩眼哭得紅腫,鼻涕也掛在臉頰旁。

哭得還真難看啊……

阿部在心中再次嘆了口長氣,從口袋裡掏出皺巴巴的衛生紙,這是和三橋組成搭檔後養成的新習慣,遞了過去。

「把那張臉給我擦一擦」

「唔、唔嗯……擤────」

「我說吶……」

「嗚唔!」

三橋發出一聲類似打嗝一般的回應。

「三橋、你的右手,對我們球隊來說到底有多重要,你知道嗎?」

「ㄟ……嗯………?」

「不要一邊點頭一邊發出問號!」

「嗚!對、對不起!」

「之所以會規定你的投球數、是不希望把你操到爆,懂嗎?不是故意欺負你不讓你投球!」

「嗚嗯!知、知道!」

「如果你想學新的球種,不要躲在家裡偷偷鍊、萬一一個不小心把肌肉拉傷的話,怎麼辦!?」

「但、但是、我要……再、更、勉強……一點、才行、更……加油、才……行,新的球種、才、不會……被人……打到、我……不要、被、被打到」

這傢伙果然聽到了!

就是不希望他勉強才那麼說,這傢伙居然要勉強自己!?是自虐啊!?

小聲的嘟囔了一句「可惡!」,阿部豁出去的一把抓住三橋的右手。就像一年級的春天他所作的一樣、而三橋的指尖也如當時一般冰冷。

「你已經很努力了!很好了!是我們隊上重要的王牌!!」

「我?嗚、嗚王……王牌?」

「沒錯!你是我們西浦的王牌!對吧!?」

阿部轉過頭來,向身後的隊友們尋求支援。以花井為首、圍在一旁的隊員們連連點頭、附和著。

「所以拜託你、要保重你自己的右手!如果你想學新的球種,一定要和百枝教練商量、在正確的投球指導之下、規定的球數下練習!不要埋頭猛練!」

三橋將視線轉向被捕手緊緊捏住的右手,從阿部的掌中傳來的熱量就像阿部本人一般、直接而強烈,那是重視、擔心、還有託付。

「嗯……我、知道了!阿部君、對不起,我、會和教練、商量,不會、自己……偷偷練…了」

「知道就好」

阿部將三橋從地上一把拉起。以前這麼作時、地點是在偏僻的草叢裡,這次卻是光天化日下被所有隊員圍著看,再怎麼說都還是叫人難為情!

「快點去換衣服!就算今天no-throw也要好好熱身!」

「嗚嗯!嗯嗯!」

「給我用跑的!!」

「是!!」


三橋的童年好友叶 修悟(かのう   しゅうご)

他的姓氏「叶」雖然跟大陸用在「葉」的簡體字一樣,但是在日文裡,這個字是「協」的簡字。從中文注音裡打「協」的音就能從選單裡找到「叶」這個字。

所以,看到修悟同學的時候,要記得叫他「ㄒ一ㄝˊ」同學而不是「一ㄝˋ」同學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