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時的片刻~Synchronicitic moment~17


新帝國曆三年,七月二十六日,十六時二十分

之前在處理軍務的兩位元帥和六名一級上將奉詔來到談話室。

十六時二十五分,軍務尚書藉口有事離開了談話室。

臨時皇宮的談話室中剩下七個人。窗外閃著藍白色的光芒,雷嗚震天。談話室是以褐色系的配色統一設計的,但是一等雷光消失,整個世界就像籠罩在欠缺生氣的無色彩當中。這七人,正是被後世稱為「獅子之泉七元帥」的成員,雖然有人對這七人以「殘存下來的幸運帶來了榮譽」做出辛辣的評語。

然而,在這麼巨大而猛烈的動亂時代,縱橫戰場無數次之後還得以殘存下來不也就是證明了他們的非凡之處嗎?

十七三十九

病房裡皇帝與皇妃的討論還沒有結束。內閣閣員來來去去,在接到正式認可的指示之後立即前往辦公室做出對應。萊因哈特的精神異常的好,好到令所有人都不得不覺悟,這已經是最後的火光了。

不停燃燒自己生命能源、釋放出耀眼光芒的王朝開創者,正在不停的消耗最後一絲體力與意志。

在最後幾份公文上簽上自己的名字,萊因哈特吐出一口長氣,往後倒進蓬鬆的枕頭裡。

「陛下,稍微休息一下吧?」

「嗯」了一聲,萊因哈特緩緩閉上眼瞼。但嘴裡卻沒有停下的意思,他繼續說道,「還有些私人的事情,皇妃你幫忙看著該怎麼處理……」

「!」

「方法不拘、只要能達到朕的願望即可……」

面對這完全沒有交涉餘地請願」,希爾德苦笑著點了點頭,再次給萊因哈特餵了一點流質的營養液之後,她肅穆著心情「請陛下示下、我一定盡力完成……」

「首先是吉爾菲艾斯的墓……」

「是」

「即使改朝換代,都務必保證不會有任何人以任何形式打擾吉爾菲艾斯的安寧……」

「我瞭解了……一定盡力完成陛下的願望」

「嗯……拜託你了……不過、不急於一時……皇妃可以……好好琢磨……嗚……」

萊因哈特岔了氣、突然喘了起來。醫師們手忙腳亂的給予舌下含片之後,稍見好轉。

他休息了片刻,又再度開口,交待其他的事項。

十八時零三

「最後是……」

萊因哈特了一下,嘶啞的聲線令他無法順利發音,動了動嘴唇、無聲地以脣形發出「水」的字母。

希爾德連忙又給他餵了點電解質營養液、隨即以沾了些許白酒的綿沙滋潤乾裂的嘴唇。

在枕頭上偏過頭,萊因哈特間斷地、吃力地發著話「幫、幫我請米達麥亞夫人還有……小孩……一起……過來……」

這樣的請求完全出乎希爾德的意料,她征楞了一會,才理解萊因哈特所指的「小孩」是誰。

「陛下……您是說……米達麥亞元帥『收養』的小孩嗎?」

「唔……你要說是羅嚴塔爾的……兒子……也行……」

語畢、萊因哈特像是累極般闔上雙眼,胸口急促的起伏,臉上的紅潮怵目驚心。

十八時三十分。

一個女官從病房裡走出,來到談話室。她的視線在房內搜尋了一會。對著灰眼小個子的元帥說道。

「抱歉打擾各位了,米達麥亞元帥,請隨在下走一趟」

在場的每個將領都覺得自己的胃壁好像罩上了一層寒霜,他們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僵硬著身體目送「疾風之狼」離開房間。然而米達麥亞被叫去的理由並不是如他們所想像的。在病房內等著他的皇妃希爾德拜託他一件事。

「現在外面大風大雨的實在很抱歉,不過,米達麥亞元帥,請你回去把太太和孩子帶來這裡來好嗎?」

「好是好,不過,就算把我的妻子都帶來……」

「這是皇帝的希望,請你動作要快」

皇妃這麼說了,米達麥亞斷無拒絕的理由。他飛奔進地上車,在灰濛濛的豪雨和透明的強風中朝自己家急駛而去。

nex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