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時的片刻~Synchronicitic moment~15


新帝國曆003年七月二十六日十一點五十分。

呼吸頻率測量儀發出一陣尖銳的警示音,彷彿也掐斷了所有在場者的神經。所幸,經過了二十秒之後,測量儀發出的更新情報,讓在場者的心跳隨之恢復正常。

萊因哈特.馮.羅嚴克拉姆的呼吸在二十秒之後,恢復正常。

「主治醫師……」

撫著心口、額上不自主滲出冷汗的希爾德皇妃壓抑著情緒,等到眾人的混亂稍微收拾之後,才開口詢問。

「是、皇妃陛下」

「陛下的意識什麼時候可以回復?」

臉色呈現青白狀態的主治醫師惶恐地彎下腰,「實在萬分抱歉,皇妃陛下……陛下的,陛下的腦波……」

「腦波……不正常嗎?」

看了一眼腦波測量儀顯示的畫面,那不間斷地變換著形狀的曲線,對希爾德來說只有一個訊息,那就是銀河帝國的皇帝萊因哈特目前還尚未停止腦波活動。至於對這些複雜曲線的解讀,由於已經超出了自己的專門領域,希爾德只能依賴醫師的專業。

「這……這個……」

主治醫師再次看了一眼顯示在螢幕上的數值與連續波形,冷汗淋漓之下在腦中拼死命的揀選著詞彙。

在帝國第二人面前,很有可能將成為第一人的女性面前,要他坦白的說『這種劇烈腦波變化在下也是第一次看到,所以實在無法回答』!?

尤其是線形紀錄的腦波畫面竟然呈現斷裂式模式,而且模式還不停的改變,幾乎違反常理!

「陛下……陛下因為方才暫時停止呼吸的緣故,腦波受到一點影響,但是,應該過一陣子就能恢復意識……」

「一陣子是……」

希爾德蹙起了眉頭,就算她對醫學知識沒有深入的瞭解,也聽得出來醫師回答裡的曖昧與推諉。

「請、請皇妃恕罪,實在、實在是無法預測……」

「皇妃陛下……」

隨侍在房內的侍女戰戰兢兢地出聲,適時的解救了主治醫師的窘境。

「差不多是大公殿下進食的時間了……」

無聲地嘆了一口氣,希爾德輕輕頷首,指示兩名侍女將亞力克自一旁的搖床裡抱起,移到鄰室哺乳。

「希爾德……」柔若無骨的白皙手掌輕巧地搭上銀河帝國皇妃的肩頭,安妮羅潔寶石般的眼眸裡帶了點疲累,但更多的是擔憂的視線。

「別讓自己太累了,這個時候不能連你都倒下去啊」

回給安妮羅潔一個勉強的微笑,希爾德委婉的謝絕一起到鄰室稍作休息的提議。

「我還不累,大公妃殿下」

但其實希爾德是有意識的想避開乳母給亞力克哺乳的情況。

希爾德無法親自給亞力克哺乳。正確來說是,她分泌不出足以哺乳的乳汁量。

從生產後到坐月子,希爾德的身體狀況只能堪稱小康,一方面是精神壓力過大,尤其是在覺悟了皇帝萊因哈特餘日不多之後,文書作業的流程開始進行修正,每天都有大量的公文需要希爾德過目與決策,而為了不可避免的攝政時代,新的人事安排也必須開始布局。

而另一方面,希爾德雖然身體健康,但是畢竟不是接受軍事訓練出身的武人,在這半年來歷經了太多的變故,能夠平安地誕下亞力克幾乎可說是奇蹟。為了生產而體力用罄的希爾德在那之後,雖然徵兆還相當微小,但也確實地、有體力下降的傾向。

雖然說在希爾德的時代,貴族們流行的育兒法是僱用專業的乳母、育嬰保健士來照顧新生兒。但是,刻印在希爾德內心深處的,卻是馬林道夫伯爵口中、一邊哼著童謠懷抱著女兒、一邊輕解鈕扣哺餵乳汁的馬林道夫伯爵夫人的形象。也就是希爾德的生母。

在希爾德的深層意識裡、感性壓制了理性,母親的形象才是正確的、「為人母」的形象。

無法給予自己的孩子與生母照顧自己時同等的對待,這份遺憾對希爾德來說,就像在毫無缺陷的履歷中被記上一筆無法消抹的罪行一般。

「我怕錯過陛下恢復意識的瞬間,安妮羅潔大公妃殿下」

希爾德如此說著,在萊因哈特床邊的座椅上落坐。

是的,皇帝陛下尚未正式宣佈遺言與後續處置,還有那麼多簽名需要他親手經理,還有那麼多人事安排需要他親口承認,身為皇妃豈可離開片刻!?

希爾德一邊給自己找著藉口,一邊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這天,由於來自北方的低氣壓團和由南部北上的低氣壓團的碰撞,導致帝都中心瀰漫潮濕而刮著冷風,白天裡又厚又低的雲將人們的視野變成一片灰暗,給人一種「薄夜」的印象

到了午後,從雲層落下來雨激打著地面,費沙的民眾不禁低聲議論,著「這麼奇怪的天氣,該不會是皇帝要把太陽光也帶到那個世界去吧」之類的話。

當時針指向「1」的時候,醫師團興奮的報告,「皇帝陛下恢復意識了!」

希爾德連忙轉身探看萊因哈特的情況,卻發現因為發燒而臉部潮紅的萊因哈特仍然緊閉著雙眼,並沒有所謂「清醒」的跡象。

「主治醫師,陛下還沒有醒啊?」

「是、是的皇妃陛下,但是腦波已經恢復正常,另外……」

主治醫師在奇斯理緊迫釘人的視線下,謹慎而輕巧地翻開了萊因哈特的眼皮,以小型手電筒照了照。他隨即補充說。

「也開始對外界的刺激產生反應,眼球也開始運動」

「這表示?」希爾德蹙起眉頭,對於主治醫的說明方法感到一絲焦躁與不滿。

「這表示皇帝陛下已經有了意識,離清醒不遠了!」

聽到這裡,總算是放鬆下來的希爾德連忙起身,「我立刻去通知大公妃殿……」

視神經被突如其來的黑暗遮斷機能,希爾德的一個不察,瞬間消失了支撐力的膝頭令身軀不禁搖晃了一下。

「皇妃陛下!」

轉頭一看,在漸漸恢復正常視野裡出現的是皇帝親衛隊隊長奇斯理。

手上套著由特殊纖維製成的白色軍用手套、及時而不越禮法地,扶住了希爾德的上臂,並在希爾德回復平衡的下一瞬間離開。

對著奇斯理緩緩一個點頭表示感謝,希爾德在貼身仕女的提醒下,暫時離開了萊因哈特的病房,前往別室進行睽違了10個小時的用餐。

這個時候,正是新帝國曆00三年,七月二十六日,下午一點左右。

next

Back to Index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