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時的片刻~Synchronicitic moment~14


這篇字數爆增!

亞力克果然還是跟菲尼比較有話講?該說這兩個小鬼頭湊在一起字數就會無限繁殖!!orz


「亞力……」

「亞力………」

「亞力…………」

亞力克在半夢半醒之間翻了個身,這是他相當熟悉的呼喚,充滿了慈愛的情緒、輕而柔地發音,最後的子音輕巧得幾乎消失在唇齒之間。

但是他還沒玩夠吶,嘴裡迷糊地呢喃。

「萊因……哈特……我們再來……玩……」

發自於亞力克口中的模糊人名刺激了他身旁女性的聽覺。

她倒抽了一口冷氣,一頭和亞力克相比毫不遜色、甚至可說是更加豪華的金髮滑散開來,遮住了女子大半的絕美容顏,她連忙又搖了搖姪子小小的肩膀,加重了聲調,甚至是急切的,喊道。

「亞力……亞力、醒醒啊……」

站在一旁、有著一頭緞質光澤的棕髮男童自告奮勇地挺身而出。

「大公妃陛下,讓我來!」

隨即提起亞力克的一邊耳朵,將肺活量壓縮到極點後對著那小小的耳洞,使勁地吼。

「喂───齊─格─飛───你給我起──來──!!」

 

難得的好眠被這殺風景的吼叫給敲散,一邊委屈地揉著微微發疼的耳朵,一手揉著還未清醒的雙眼,亞力克抱怨道。

「菲尼,你就不能用正常一點的方法叫我起來嗎?」

從鼻子裡重重地「哼」了一聲,棕髮少年端正的臉蛋上是不屑的表情,他將頭甩到一旁,八分消遣、二分指責地說。

「正常?那我看叫到明天早上你都還在這裡窩著!」

一轉頭尋找到姑母的身影,「姑姑……菲尼欺負我……」亞力克想也沒想地立刻撒嬌地窩進安妮羅潔的懷裡。

一邊揉著自己的耳朵告狀。

「耳朵好痛……被菲尼弄壞掉了啦……」

原則上不介入小孩子吵架的安妮羅潔,苦笑著抬起頭,向站在一旁的棕髮男孩無聲地傳遞『別跟他計較喔』的訊息,輕柔地在亞力克的耳垂上一下、一下的揉著,給予一點精神上的安慰。

「哼!愛撒嬌!!」

菲利克斯對於這個小自己一歲,卻動不動就害自己被長輩叨念的玩伴,可說是又愛又恨。

他所認識的同齡朋友裡,只有這位自己暱稱為「齊格飛」的亞力克大公殿下會毫無芥蒂的跟著他玩。當然,對這時的菲利克斯來說,「大公殿下」這個名詞到底代表什麼,他並不清楚。只知道父親總是愛把這個詞彙用來指稱他狡猾的玩伴。

只有亞力克不會用「媽媽會罵我」、「爸爸會生氣」、或者是「衣服會弄髒」、甚至是「我會怕」等理由來拒絕菲利克斯的各種提案。

當然,這也是因為菲利克斯旺盛的好奇心與冒險心所驅動的「提案」,很多時候在成年人的眼裡實在只能以一句「危險」來概括。

不只菲利克斯經常被父親責備、甚至偶爾嚐點皮肉痛,亞力克也會被一個、以菲利克斯觀點來看是「外星人」一般的梅什麼子爵叨念到臭頭。

即使如此,亞力克還是會在下一次菲利克斯出現的時候,笑嘻嘻的問「菲尼、今天玩什麼?」

自然,這位對菲利克斯而言不可多得的玩伴,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亞力克的許多習慣總是令菲利克斯恨得牙癢癢。例如動不動就耍詐、贏不過就用賴的、賴不過就用騙的、騙不過就用告的───特別是跟安妮羅潔大公妃告狀。

亞力克在充滿紫羅蘭香氣的懷裡回過頭,對著菲利克斯擠出了一個「怎麼樣?」的鬼臉,隨即又趁著友人變臉前轉變話題。

「菲尼!你今天怎麼會來!?」校外教學呢!?

「喔……那個啊……」不自在的踢了踢腳邊的碎石子,菲利克斯囁嚅地編織個藉口。

「嗯,挺無聊的,所以就提早回來了……」實情是受不了每個人都偷偷盯著自己看的情況,隨口跟班導扯了個謊,說自己頭暈肚子痛,便在級任導師驚惶失措、幾近歇斯底里的表現之下,搭了無人計程車回家。

「ㄟ……校外教學不好玩啊……」

 

亞力克沒有察覺菲利克斯言詞裡的失落與遮掩,原本等著聽校外教學趣事的心情,被菲利克斯簡短的回答打消了念頭。

含糊地應了一聲,菲利克斯這才注意到,亞力克滿身的塵土。

看他理所當然的窩在安妮羅潔懷中,也不怕弄髒大公妃那一塵不染、充滿清潔感的居家服,忍不住擰起眉頭,一把將亞力克給拉出來。

「你到底是怎麼弄的啊……真是!」一邊拍掉纏在亞力克頭上的枯葉與花瓣。

「天啊,你在地上打滾嗎?」菲利克斯將亞力克轉了半圈,發現連背後都沾滿塵土,嘴裡嫌棄地嘖嘖兩聲,接著說。

「保安隊的大叔說,你今天一個人在櫻花林又跑又跳,玩得可瘋了!還笑得很大聲!」以至於過了午茶時刻,在遠處守護的保安隊員們,也捨不得來打擾。

「咦………是嗎?」

「還是嗎?才不過幾分鐘前的事情吧!?你睡昏頭啦?還是腦子燒壞了?」

亞力克偏著頭,百思不解的說,「奇怪……我記得我不是一個人玩的啊……」

「那不然你跟誰玩啊?跟空氣!?」好不容易將附著在亞力克身上的塵土與花瓣、枯葉都拍掉之後,菲利克斯才滿意的嗯了一聲,放開小了自己一歲的玩伴。

「我記得……我在櫻花林裡……本來想說要收集一下花瓣,午茶的時候送給安妮姑姑泡茶用的……然後……然後……」

然後怎麼了?

依稀中自己好像和某個人玩得相當高興,那股滿足興奮的情緒還停留在胸口,但是……

「啊咧?」

金色的小腦袋一歪,不甚確定的,「難道是……夢嗎?」

「亞力……你做夢了?」一旁的安妮羅潔插了進來。「做了什麼夢呢?」那神情認真到亞力克忍不住端正了姿態、開始努力回想。

「夢裡……嗯唔……好像有誰……」

「還記得是什麼樣的人嗎?」

看到姑母難得嚴肅的神情,亞力克更加認真的想要回想,但是越是回想、就發現自己離那個模糊的印象越遠。

「那個人有披風、頭髮,長長的……還有、還有就是,呃……」

他忍不住焦急的,啃咬起自己的指尖,低頭努力思考。

「然後呢?」

「然後……呃……嗯?」

亞力克呆氣著一張臉,抬起頭來對著姑母安妮羅潔說,「怎麼辦……安妮姑姑,我想不出來了?」

聽到亞力克的回答菲利克斯楞了一下,接著爆笑出來,指著亞力克的鼻子,「什麼嘛~結果你睡昏頭到連做了什麼夢都不記得!?」

「什麼什麼嘛~」亞力克不服氣地插起腰,「難道菲尼你就能記得自己做的夢!?」

「當然記得!」

「那好,你昨天的前天做了什麼夢!說來聽聽!」

「那麼久了誰記得啊!?」

「結果還不是不記得,哼!還敢笑我!!」

「喂!你是剛剛起來就不記得,怎麼能跟我比!!」

「那你又………」

突然。

「咕嚕嚕嚕~~~~」的一陣響聲打亂了兩個孩童的吵嘴。

 

亞力克一張小臉瞬間羞得通紅,鮮少嚐到「空腹感」的他對於腸胃發出的抗議聲無所適從,連忙用雙手使勁兒地押著,但仍無法阻止空腹造成的劇烈蠕動聲。

安妮羅潔忍不住噗哧一下,純淨的笑顏彷彿在時光的流動中被永久保存,仍然是當年那個令宮內省職員讚嘆驚艷的微笑。

她提議道「兩個人都暫時休兵吧,先到我那兒去用點晚午茶,要吵架也要等吃飽了養足力氣再說!」

安妮羅潔一手牽著一個,踏著充滿韻律感的優美步伐,往自己的居所─ 一個被溫室和美麗庭園所包圍的離宮 ─移動。

右邊是儼然已有個小大人樣的菲利克斯,乖巧沈靜的樣子宛如名士家族的小公子一般。左邊則是蓄了一頭比安妮羅潔的髮色還要淺一點的短髮,一蹦一跳不改調皮心性的亞力克。

臨去之前,金髮的少年不經意的回過頭去。

隨著光影而顯示出層次深淺的櫻色,超廣角地地平面展開,花瓣隨著氣流不斷地在空中紛飛出各種模樣。但是,櫻林中已經沒有任何人,翻飛的純白披風、暢快的笑聲、無所忌憚的玩鬧……

「原來……是做夢啊……」

共時的片刻

==============================================

當然!不是夢結局

(夢オチじゃない)!!

是的話我就不用那麼費心把三女神召喚出來了!

next

2 thoughts on “共時的片刻~Synchronicitic moment~14

  1. Lily 說:

    唉呀,菲尼你怎麼可以這樣子捏?
    愛護正太是宇宙永遠不變的真理鐵律唷~~

    話分兩頭,其實對亞力來說,這應該是他與父親最親近的一次互動了吧~~

    那位黃金獅子大人日後會知道這整件事情的始末嗎?

    好好奇唷~~

    • Umitan 說:

      正在寫萊因哈特最後的幾十分鐘,很煩惱要不要讓他醒悟阿~~~

      Lily說得沒錯,是小亞力和爸爸最接近的一次親密接觸!!只是本人沒有自覺而已~~菲尼的表現很「正常」、「普通」啦,哈哈。其實,他也有被其他人過度注目的困擾阿!首席元帥、又是國務尚書的兒子,接受一般教育的菲尼以某種意義來說比亞力克更辛苦也說不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