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時的片刻~Synchronicitic moment~4


斐泥?那是誰?

萊因哈特還來不及發出問句,擁有一頭絢爛豪華金髮的男孩偏著一邊腦袋,又自言自語起來。

「他上次也說、『有種就用手抓、不要用這種卑鄙的方法』,可是……」小小的腦袋倒向另一邊,明亮的眼眸就那麼直接、沒有一絲遲疑的指向萊因哈特。

「一次抓很多就是卑鄙嗎?」

「這……」萊因哈特卻突然詞窮了。

他不否認,當自己看到這名孩童解下領巾網住掉落的花瓣時,那股不以為然的情緒、的的確確發酵在胸口。

但這是否代表著錯誤呢?

「吶吶~」白嫩的指尖抓住了萊因哈特的披風,伴隨著甜甜的童音輕輕搖晃著布料。

「亞力克一次抓到很多就是卑鄙嗎?」

「………」被前所未有的一股酸甜感所驅動,萊因哈特緩緩地蹲下身子,平視眼前那雙色素極淡的眼眸。

「不……不會」

端麗的嘴角凝起淺淺笑窩,無比輕柔的開口。

「為了達成目的,本來就可以有各種方法」

拘泥於戰術層面的選擇,反而會迷失了原本的戰略目的。

只是……

「只是,你也要瞭解、不是每個人的目的都相同,弱水三千、寧取一瓢。也是有這種人的……」

為什麼會跟水扯上關係呢?目的?既然要拿就要拿最多、最好不是嗎?

短暫的人生經驗無法令男孩瞭解萊因哈特這一番說詞,他杏核般的眼眨了眨、「你說的話……」一邊啃起白嫩的指尖,小聲說道「我聽不太懂耶……」

眼前的情景激起萊因哈特強烈的既視感。

但是到底是在哪裡、什麽時候的記憶,萊因哈特卻無法清晰的理出一個結論,在腦海深處連結到解答的部份似乎被人強制截斷,即使模模糊糊地感受得到,卻無法清楚的描繪出輪廓。

輕輕搖晃混沌的頭,長及肩膀的金色髮絲隨著離心力甩出,萊因哈特試圖將那份無法名狀的既視感驅逐出去。

「我的意思就是,對我來說、能擁有一片花瓣就很足夠了,不需要更多,所以你的方法對我來說沒有意義」

一聽到自己的話,身前的男孩立刻皺起一張小臉。可憐兮兮、大受挫折地望向自己。即使男孩什麽都沒說,但是他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下意識地、萊因哈特感到一絲慚愧。有一種自己正在以大欺小的錯覺。他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嚨,在腦海中搜尋著詞彙企圖亡羊補牢。

「那個……咳!嗯!亞力克……如果你和那個……呃,斐泥?的目的是收集很多櫻花辦的話,那麼你的方法並不卑鄙」

「真的嗎?」

輕輕地「嗯」了一聲,萊因哈特受到亞力克那滿面的燦笑影響,也跟著彎曲起嘴角。

得到鼓勵的亞力克興奮地高舉雙手,歡呼起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喔耶~~」

隨即志得意滿的宣稱,「哼哼哼哼… …我要去跟菲尼說!!」一付打算乘勝追擊的氣勢,但他得意忘形之際,也完全沒有注意到,那份包滿了櫻花花瓣的領巾,因為亞力克的歡呼而被拋到空中……

「啊!」

柔軟而材質細滑的布包抖了開來,彷彿是慢速攝影一般,在半空中緩緩散開,收納到的粉嫩花瓣乘著氣流;繽紛地落了一地。

「啊──啊」

一邊苦笑地搖搖頭,萊因哈特看著表情瞬息千萬的男孩,以他自己都不自覺得溫柔語調輕聲安慰。

「沒關係、再收集一次就好了」

但是這句、幾乎可稱得上是奇蹟的安慰語句,卻沒有發揮什麼實質效用。嫌麻煩似的、亞力克高高堆起雙唇,「欸~~~那我剛剛的辛苦不就白費了!?」

萊因哈特挑了挑右邊的細眉,對這個不知道領情的男孩毫不留情地發出評語「那麼誰叫你自己不小心!活該!」

「唉………」

亞力克垂下頭為自己白費的辛苦哀悼了三秒,隨即抬起頭來,一派灑脫的說。

「看來只好重頭再來囉!不過沒關係,萊因哈特,你會幫我吧!?」

雖然語尾微微上揚隱約有詢問之意,但是萊因哈特無法從男孩的表情上找出一絲詢問他人意願的蹤跡,萊因哈特微微瞇起一雙蒼冰的眼眸,頗不以為然的反問。

「你憑甚麼以為我會幫忙?」


nex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