もう一つの記念日 3


「我那時早就沒什麼清醒意識了,哪知道你喊的上校是『哪個』上校啊~」語畢,一時忍俊不住,年輕的皇太后又輕笑出聲。

經歷了新帝國曆三年「火燒柊館」事件的希爾德與瑪麗嘉,事後回想起當年的倉惶與驚險,已經可以盡付笑談中,不過同為當事者之一的安妮羅潔卻雙唇微抿,以不同於兩人的嚴肅神情說。

「那時情形真的是相當危急啊,希爾德……」她嘆了口氣,慈愛的看了一眼平安成長的亞歷克,又轉過頭來,以最真誠、最柔軟的語調,向希爾德道謝。

「謝謝你平安產下萊因哈特的孩子,辛苦你、也謝謝你了。希爾德……」

緩慢地自座位起身,為繁複蕾絲以及絲質布料所覆蓋的手臂優雅的伸出,示意還窩在瑪麗嘉懷裡的亞歷克起身,雖然不知道姑母為何突然擺出一副嚴肅的模樣,但亞歷克還是乖巧地自充滿薄荷巧克力香氣的瑪麗嘉懷裡離開,牽住姑母那毫無瑕疵、白皙而纖長的指尖。

安妮羅潔沒有一點費力的將亞歷克抱在自己身前,才滿四歲的亞歷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還不到十五公斤,雖然不至於有體重不足的危險,但略低於平均體重值這件事,卻也讓宮內省的職員們驚懼不已。

亞歷克大公的身體檢查結果就像是對宮內省職員定期核考一般,只要是低於新帝都星幼兒會有的平均數值,就必須逐項撰寫分析報告與提出改善方法,而負責皇帝攝食、營養的職員們,最為苦惱的便是那無論如何就是稍低於平均值的體重。以醫師專業的看法來解釋是「無大礙」、但是每季的檢查報告上總是印著一個低於平均值、仍在正常值內的標示,在一些主管級的眼中總是怎麼看怎麼彆扭。

暖暖的印了個吻在亞歷克的頭頂髮旋上,安妮羅潔直視著那雙與自己相似的藍玉眼眸,漾開優雅高貴的微笑。

「亞力,5月14日除了是你的生日、是瑪麗嘉夫人與克斯拉元帥相遇的紀念日之外,同時也是一個很重要的紀念日喔!」

「是什麼?還有另一個紀念日嗎?安妮姑姑!?」

有鑑於方才的經驗,亞力克好奇地睜大了那雙寶石般的雙眼,室內的環境令他的瞳孔更容易顯色,淡色的藍介於親生父親與姑母所擁有的色調之間,急著聽更多新鮮故事的亞力克撒嬌地將姑母垂在胸前的一縷金髮捏在手中把玩,嘴裡催促著說。

「安妮姑姑!快點告訴我啊!另一個紀念日是什麽?」

「那就是母難日」

「母─難─日─?」吃力的重複了一遍姑母嘴裡的詞彙。

「亞歷克出生那天,皇宮……不是現在這個地方,而是另一個臨時皇宮『柊館』不但有……歹徒入侵、更引發了火災……」

「火災!?」驚異於這個事實,方才瑪麗嘉所敘述的「故事」只略為提到現場很混亂,有很多壞人跑出來要傷害自己的母親,克斯拉為了解救母親,從窗戶冒險爬進去。

「對啊,否則亞力以為,克斯拉元帥為什麽得要從窗戶爬進房間呢?」

「我……我以為是因為壞人擋在門口的關係……」從後面繞比較快,不是嗎?

「那也是一個理由……」安妮羅潔點了點頭,追加著說明。「但是也因為大火封住了道路」

「那……那穆妲在有火的房子裡?」

「對啊,除了你姆妲、還有姑姑、以及好多照顧姆妲的人都還在房子裡喔」

「那、那、那為什麽不趕快跑出去呢?會被火燒到啊!」

「因為壞人也跑到房子裡來了啊!」

「那…為什麽不叫奇斯里來幫忙!」奇斯理不是總是跟在母親身後嗎?為什麽沒有出現?

「因為……」安妮羅潔依舊美麗的臉龐浮出一點苦澀的笑,「奇斯理當時不在吶……亞歷克」

「為什麼不在呢?」連珠砲似的,亞歷克的腦子裡正不斷的浮現出接二連三的問題,他此時尚不能理解,總是如影隨形在母親身後的奇斯理,其真正守護的對象並非母親本人,而是由於希爾德被授予的攝政皇太后之職、享有暫時等同於皇帝本人的維安地位。自然,在萊因哈特還在世時期,奇斯理是不可能離開萊因哈特身邊的。

但是,針對於亞力克的疑問,安妮羅潔遲疑了。她遲疑著自己應該回答到哪個程度。

要讓亞力克這麼早就明瞭,自己的出生是肩負了多少人的期許、相對地也招引了多少人的憎恨嗎?
要詳實地告訴亞歷克,希爾德匆匆臨盆時,可是踏過火焰與屍骸──不分敵我的屍骸──,在費沙中央城警報聲不絕於耳、警戒與肅殺之中產下他的嗎?

「奇斯理當時有更重要的任務,所以沒辦法分身……」

「那!那……」一個接著一個冒出來的問句都在亞歷克看到安妮羅潔的神情之後,瞬時化為烏有。

那是一張透明到幾乎就此消融於大氣之中的臉,比亞歷克更深的眼眸盈滿了哀愁的情緒,長長的眼睫在臉上落下一道陰影,而那道陰影彷彿是消失了顏色的臉龐唯一的色彩。

「另一個紀念日……除了意味著你姆妲的辛苦之外,亞歷克……」

安妮羅潔頓了頓,她在心中斟酌著字句,落下一個充滿祈福意味地吻在姪子的額上。

「除了你的姆妲之外,為了你,有好多人、好多人……很努力、很辛苦的……給予了許多幫助」因為你而喪失了寶貴的生命,這句話安妮羅潔始終沒有說出口。

懷抱著亞歷克的安妮羅潔,即使歲月不停流逝,但那身形與面容,卻隱然是人們自古以來持續推崇的聖母信仰、其具象化的表徵,她移動步伐至希爾德面前,在讓懷裡的孩童落地之前,輕聲在耳邊提醒「在亞力吃蛋糕收禮物之前,是不是應該先跟你『姆妲』好好道謝呢?」

清脆的「嗯!」了一聲,亞歷克走到母親希爾德前面,深深的一個鞠躬「謝謝穆妲!謝謝穆妲這麼辛苦的生下亞力!」歪著頭想了一會,他又踩著小步來到瑪麗嘉跟前,「謝謝瑪麗姨……」頓了一下,他又補上一句,「謝謝克斯拉元帥!」

一旁的希爾德早就淚流滿面,亞歷克那句不甚正確的發音「穆妲」,是比什麼都要貴重的道謝,而看到亞歷克懂得向瑪麗嘉道謝、甚至連克斯拉元帥都顧及。心中那股欣慰之情更是如破堤江水般,原本挺直的身軀就像是傾倒的城垣般,希爾德癱跪在兒子的身前,不甚熟練、卻是用盡全身力氣的、將那小小的身子摟進自己懷裡。

「不辛苦……亞歷克……一點都……嗚…不、不辛苦」

希爾德的眼淚滑過臉頰,一滴滴地燙印在亞歷克的後頸上,不懂得母親突然哭了出來的緣由,起初是手足無措的,他輪流看著站在母親身側的兩人,企圖尋求救援。卻發現情感豐富的瑪麗嘉早就跟著希爾德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了起來,而安妮羅潔則是掛著令人心安的優雅笑容,悄立於希爾德的身後。

沒想到平時看起來頗有威嚴又理智的母親會抱著自己哭個不停,亞歷克無可奈何之下,只好拿出姑母安妮羅潔安慰自己的方式,小手吃力的繞到希爾德背後,一下一下的拍著背撫慰,一邊在嘴裡輕輕唸著。

「不哭不哭喔──不痛痛喔──,一下子就好了喔~」

沒想到這招不但沒有讓母親止住眼淚與哭泣,反而哭得更兇了,被摟得有點喘不過氣,亞歷克無助的望向安妮羅潔,很努力的發出求援訊號,卻發現連姑姑安妮羅潔都紅了眼眶,別過頭去擦眼淚。

這到底是招誰惹誰了!?為甚麼亞力乖乖的大家卻要哭呢!?

而且剛剛來通報的侍者有來探頭耶!但是看到大家都在哭又跑出去了!

決定自力救濟的亞歷克大公在希爾德懷裡吃力地扭動身軀、爭得一絲空間仰頭喊道。

「穆妲、瑪麗姨、姑姑,你們這樣一直哭、會害亞力來不及吃蛋糕啦~萬一菲尼把人家的份先吃掉,到時候、到時候…」

模擬到自己期待已久的特製蛋糕,很有可能被菲利克斯一掃而空的局面,再想到目前為止和菲利克斯搶東西吃的實績、幾乎毫無勝算。小小的鼻頭一下下地抽動,在超越臨界點之後,爆發出來是震耳欲聾的嚎啕大哭。

「不要啦~~~那是亞力的蛋糕啦~~~不可以啦~~~嗚哇啊啊啊~~~」


希爾德的育兒難

「點心、蛋糕……結果亞歷克就只惦記著(薛克利做給)他的生日蛋糕……皇姐,我實在是一個失敗至極的母親……嗚嗚……居然比不上大廚的蛋糕……」

「希爾德、這絕不是你的錯……小孩子都是這樣的,有口無心,喔?」

「對啊對啊、希爾德小姐,像我們家那兩隻,爸爸的順位還在玩具之後呢!」

「但是瑪麗嘉你的順位卻是第一吧……嗚嗚嗚……」

「啊呀呀……」

「希爾德你別傷心,這、這一定是遺傳,以前萊因哈特和齊格在外面瘋到不知道回來,我也只能靠取消飯後甜點來約束他們,所以,小亞力愛這些蛋糕餅乾的,也只不過是遺傳罷了、喔?絕對不是不愛你,別哭了喔?」

「但是皇姐,甜點皇宮的大廚們會做、皇姐你也會做,瑪麗嘉也會,就只有我連餅乾都烤不起來,難怪亞歷克只會叫我陛下~~~嗚哇~~~~」

要抓住他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

2 thoughts on “もう一つの記念日 3

  1. Lycoris 說:

    Umi桑好久不見~
    總覺得一口氣增加好多創作呢……我好佩服m(_ _)m
    我自己每長一歲就少很多的想像力,到現在幾乎腦袋空空的說……真令人傷心T_T

    對了,這次是來通知我的網誌又搬家了……真是抱歉我好像一直在搬家Orz
    有時間的話就記得更新一下網址吧!

  2. Umitan 說:

    lycoris

    好久不見囉~~
    lycoris到處試驗新的工具也很令人欽佩阿~
    我的年紀已經造成嚴重的安逸惰性了呢!

    這邊的文章也不定時,有時每天更新,有時放個一個月長草~(例如現在)
    歡迎偶爾回來玩玩 :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