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photo~ 02


平時的菲利克斯是絕不會有這樣的幼稚表現、更不曾和級友在這種層次的瑣事上怒聲相向。

他雖然不會積極融入人群,但是天生就是有股魅力,能讓人群向自己靠攏,因此在奧丁士官學校中,一直保持著不錯的聲望。

「我就是知道,她是一名有著良好教養的女孩!」


菲利克斯重複了一次拉爾的詞彙、「良好教養的女孩」,每一個發音都像帶了荊棘一般刺人,接著語帶嘲弄的說。


「是──嗎!?你怎麼知道這傢伙吃飯時不會偏食挑食、不會用手去挖蜂蜜、草莓奶油、吮的滿手滿臉都是!?」


人前一個樣、人後一個樣,老是把人耍得團團轉、滑溜得跟條泥鰍、狡獪得跟隻狐狸似的!這種人哪裡教養良好了!?


「她──她才不會那樣!!」

菲利克斯英挺的眉頭聚攏,拉爾拼了命的辯護神情令他的不悅更加高漲「……拉爾,勸你一句話,這叫做一廂情願!」

臉色因為情緒高漲而潮紅,灰金髮色的少年就像是為了自己的名譽辯護般,不!更可說是為了凌駕於自身尊嚴之上的神聖存在而辯護。有著不惜一切捍衛到底的死忠。

「從她的表情、她的姿態,我知道!她不只是出身高貴的女孩,不只是養在溫室裡的嬌貴花朵!!她是複雜的,帶了一點點反叛、卻又被現狀所束縛。但即是如此,我知道,她還是不會放棄自己的責任與地位,也同時不想放棄自己的熱情與夢想!!」

意外的,拉爾的言詞讓菲利克斯的後腦產生被狠狠擊中的鈍痛。

「你要嘲笑我無根無據、可以。但是、但是……」握緊了雙拳、拉爾堅信不移地,「但是我就是知道!!」平時難得開口的級友使出了渾身的力量,努力訴說著信條。

菲利克斯失去了反擊的能力,怔愣地望著面前突然饒舌起來的級友。


拉爾對於「心靈神殿女神」的讚頌言詞,與菲利克斯對於亞力克的認知,在偶然的機率下產生微小的交錯點。

但這並非代表拉爾擁有憑藉著影像讀取人心的特異能力,亦不代表拉爾那專一而懇切的誠意啟發了奇蹟。說穿了,這不過是占星術士用來迷惑人群的慣用文法之一。基於心理錯覺令聽者感受到未知力量的預言以及靈驗。


『你需要別人喜歡、欣賞你,但你通常對自己很嚴苛。雖然個性上有缺點,但通常有所自覺並會努力彌補。你還有很多實力沒有好好發揮成優勢。你的外在表現自律且自制,但其實內心時常感到焦躁不安。有時候你會懷疑自己的決定,但大多時候,你會遵循直覺行事……』

 


從小接受心理學、哲學等課程薰陶的亞力克或許另當別論,但是,像這種一網打盡的性格預言與描述,大多數人都會認同、並且承認自己的性格正如上述所分析。


拉爾對於「影像中的神秘女孩」的推崇讚詞,自然不是有意識的編造,那只是基於一種、對『與眾不同的名家淑媛』之形象所進行的揣測與再想像罷了。

影像中的亞力克被打扮得華貴而端莊,遮去了大半臉頰的蓬鬆捲髮令小巧的下巴更顯得惹人憐愛,從服裝與身上的飾品、不難想像影像被寫者的身份與家境,非富即貴。


而不同於一般仕女獨影肖像裡出現的柔婉倩笑,那像是要挑戰什麼似的眼神、以及不輕易妥協的唇線。正是那樣微妙的不平衡感與不協和音,令拉爾無法自拔的戀上,進而逕行編造出虛像背後的物語。


兩人的齟齬與互動引起了其他級友的注意,紛紛圍了上來,幾名級友甚至開始傳閱起那枚影像。菲利克斯本能地想要阻止,但是轉瞬間的猶豫卻讓他失了先機,只得懷著惶恐的心情等待旁人揭開真相。


「唷~小美人胚一個!」


「米楷爾原來你喜歡幼齒的啊~」

「菲利克斯你該不會是羨慕人家吧!幹什麼潑人家冷水啊~」

 

排開了人群,克勞斯理所當然的截過影像,壓低了眼瞼審慎凝視了手上的影像一番,吹起響亮的一聲口哨。


明亮的棕色雙眸伴隨著飛揚神情,克勞斯一把拍上拉爾的肩頭「哇喔~米楷爾,好一個小美人~你哪裡弄來的啊!叫什麼名字,要追她的話我們來出主意!」


女友候補的數量比士官學校繁重的課題數目還多的克勞斯一言既出,四周響起一片叫好之聲。

「拉爾連人家姓什麼、叫什麼、住哪裡、幾歲了都不知道,還宣稱是心靈神殿的女神」沒好氣的,菲利克斯脫口而出。

「噯~菲利克斯,你幹嘛像吃了炸彈似的~該不會你也喜歡這型的吧」俏皮的以肘子撞了撞菲利克斯,克勞斯打俏地說。

「誰、誰、誰、誰、誰!誰喜歡這種人了!!」怒瞪了一雙清澈的藍眼,菲利克斯慌張丟出結結巴巴的否認。

聞言,克勞斯反射性地斜起眼、從鼻腔飄出一聲懷疑的單音。

看到克勞斯的反應,菲利克斯頓了頓、試探性的問道,「喂……克勞斯,你沒發現嗎?」

「嗯?」克勞斯變換著角度欣賞著影像中的被寫體,隨口回著。「發現什麼?」

「算了……」看來是真的不知道。

本來菲利克斯還擔心,克勞斯一看到影像也會像自己一般大驚失色或是怪叫出聲,但是,自己這位有著明亮髮色死黨眉頭連動也不動、完全沒有發現影像中人是兩人都相當熟悉的某人。

即使克勞斯正式見到那位人物的年紀已是八九歲時期,但是就容貌神態來說、自然是根據菲利克斯的主觀觀察,並沒有什麼劇烈改變。因此他原本還以為這下子「大公殿下有女裝癖」的流言會就此傳開,但看來不僅克勞斯沒發現、連周圍幾個特別關注皇室消息的級友都沒有發現。


眾人面前也不好說破的菲利克斯煩悶地抓了抓原本整齊有秩的黑髮,將滿腹的疑問壓下。

怪了,那麼明顯,怎麼都沒人發現!?
「我個人是對這小女孩十年後的樣子比較感興趣啦!」克勞斯笑著,他的感想立即引起了一陣周圍的贊同。

「拉爾,她該不會是什麼舊帝國時代貴族小姐的影像吧?」

「其實本人現在已經是八十老嫗!?啊哈哈……」另一人隨即接著臆測,轟然大笑一陣。

「對啊對啊、這年頭這麼有派頭的小姐不多見了呢!還是舊貴族家的小姐?」

「噯噯~米楷爾,有沒有這女孩長大以後的照片啊~」

眾人七嘴八舌的就著半立體影像討論起來,慌亂的衝進人群裡,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珍寶搶救回來,小心翼翼地塞回皮夾中,拉爾漲紅了臉大聲宣佈,「沒有啦!就只有這張了!!」

此起彼落的,是一群正處於欲求不滿時期青少年的落寞噓聲。

冷靜反省之後的菲利克斯率直地向級友道歉,他伸出手,「抱歉,拉爾,我無意詆毀你的情感,只是……你知道……我不太能理解只憑一張影像就決定的那種……」


愛情?


菲利克斯詞窮了,他不好意思的又搔了搔頭,原本平順的絲質髮絲隨之飛揚,變換出一點無造作的雜亂。

拉爾也接受了菲利克斯的道歉,他握住菲利克斯的手,咧開了嘴笑著說,「沒關係啦!菲利克斯,我自己也知道這不過是對幻象的依戀罷了……哈哈……」

不好意思地摳了下鼻尖,拉爾略帶自嘲地「其實你教訓的也是,根本不知道人家叫什麼,就逕自在那邊幻想初戀什麼的,實在很不切實際……」

「呃……抱歉」發現自己衝動之下的幼稚表現傷了級友的心,菲利克斯深深一個點頭,表示出自己真誠的歉意。


「要說實際的話~~」克勞斯插了進來。


「這個週末白百合女子學校的人找我們學校聯誼,兄弟,賞在下一點面子、去讓那群貴族小姐們瞭解一下士官學校的帥哥長什麼樣子吧!!」

克勞斯此話一出,周圍的級友連忙拍手叫好。菲利克斯也只有昧著良心,幫忙推波助瀾、勸說這名幾乎不參加聯誼的級友。

「對、對啊,拉爾,看得出來這────女孩子───應該是好人家的……小姐吧!」


「對啊!菲利克斯,你倒提醒了我!!」一語驚醒夢中人,拉爾一掌拍上額頭、恍然大悟道。

「一直從表叔那兒問也問不出什麼,倒不如直接從世家小姐這邊問還比較快!!你的意思是這樣對吧!?」

就算問一輩子也問不出結果來吧!


菲利克斯在心中哀悼著級友的計畫。勉力撐起微笑,點了點頭接受對方的感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