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克大公的狡猾 3


看到自己的私人教師陷入冥思,就像一塊灰濛濛固定在沙發上的塊狀物一般,亞力克忍不住舉起手、在維克哈爾面前揮了揮。

「維克哈爾?」

尚未完全恢復正常表現的維克哈爾,眉間緊鎖、十指相交成半圓頂在下顎。

亞歷克是藉由他的什麼反應,而得以猜中答案的方式,光是在他的腦海中的模擬至少就有十幾種可能,但是為了確實掌握亞歷克目前確實的能力,維克哈爾必須做更多的確認。

「啊……亞歷山大,你再說說,是從我什麼樣的反應裡猜出來的?」


「唔……其實第一個真的是憑直覺瞎猜的!」


亞歷克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接著解釋道,「但是回答之後我看你的反應、就知道,這一題我應該是猜對的!」

「喔,這的確是我的疏忽……」


維克哈爾所出的第一題,如果按照普查結果的話,猜對的機率將近為一半,也就是大部分的人都是瞎猜,而這一題又因為影片中的受訪者具有普遍認知度的原因,猜對的比例稍微低了一點。大約是百分之40左右的正確率。


沒有想到亞歷克第一題就猜出了正確答案,雖然維克哈爾自認為將情緒控制得宜,但畢竟是與亞歷克相處了五年,一個動作一個眼神,還是被亞歷克給瞧出端倪了。


「然後接下來的就照著跟答第一題一樣的感覺去答囉!只有第四題猶疑了一下……唉……」


亞歷克接著在嘴裡嘟囔道,誰知道那個新聞記者歷史常識會這麼糟啊,又發表了小大人似的感嘆,「假亦真而真亦假」的、搖頭晃腦自言自語了一陣。

「所以說,亞歷山大你基本上、還是以『感覺』來決定嗎?」維克哈爾小心翼翼的再次確認。

「嗯」地用力點了下頭,亞歷克接著說明「正確來說我也不知道那個『感覺』該怎麼歸納……」

唇邊牽起微笑,亞歷克撒嬌一般的用肩膀輕輕頂了一下身旁的私人教師、一邊說道,這部份就拜託你囉。

他很清楚,有條裡、 有原則的告訴自己那個歸納法是維克哈爾的義務,也是責任。

「唉呀……真是輸給你啦,亞歷山大!」呵呵笑開,總算掌握住亞歷克答對的「真正原因」之後,維克哈爾稍微安下心來。

雖然亞歷克的成長與直覺讓人驚訝,不過這一次,自己嚇自己的成份還是比較高的。

他清了清喉嚨,「亞歷山大,首先呢,要請你好好珍惜你的直覺!」

故作神秘地眨了眨眼,亞歷克的私人教師靠了過去「很多時候,直覺比什麼理論都有用喔!」

沒聽到自己最想知道的心理原則解秘,卻得到了直覺很好的回答,亞歷克立即鼓脹起腮幫子,「維克哈爾~你要賣關子賣多久啊!不可以留一手喔!」不滿的將頭甩到一旁。

「哈哈哈……抱歉抱歉!」

從沙發站起身來,維克哈爾踱著步到書桌旁,將第一個影片重新播出,隨即同時呼叫出字幕。

「亞歷山大,有文字的輔助,你看得出差異在哪裡了嗎?」

歪斜著頭,亞歷克將兩段影片的字幕看了看,他的食指在虛空中一邊筆劃著、一邊以不太確定的語調反問「維克哈爾……是……『我』的出現機率嗎?」

「正是如此!」

誇獎的時候給予明白的表示,錯誤的時候則給予更明白的表示。

維克哈爾用一種極盡誇張的方式為亞力克拍手喝采。「那麼亞歷山大,我們接著看其他的影片,來看看這原則的有效範圍……」

一連重新播了七組影像與字幕之後,亞歷克呼出一口長長的氣,「原來如此……」不住地點著頭。

「這是跟自身相關的回答時最有效的識別符號,亞歷山大」

「最喜歡吃的食物、飼養什麼樣的寵物、最喜歡的電影、印象最深的童年回憶、家中的壁紙、最為推薦的旅遊景點」

藍玉般晶燦的眼眸發著光芒,亞歷克驚喜的一拍雙手道,「我了解了,這些其實都是跟自己的生活還有興趣有關的問題」

「正是如此」

維克哈爾背著手,繼續在房內緩緩踱步。這麼解釋。

「人為甚麼不善於察覺謊言呢?其實是因為人們被自己想像中的說謊者形象給矇騙了。」

經過不斷重複的心理研究,學者們得到一個結論;一般人辨別他人說謊的方式其實從古老的地球時代到銀河時代並沒有什麼長進。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說謊者會避免目光接觸、緊張的揮手或是有一些奇怪的手勢,在座位上侷促不安等。而實際上,說謊的人和說實話的人一樣,都可能正視對手,不會流露任何緊張的跡象、也不會在椅子上侷促不安,甚至有時候,說謊的人會比說實話的人表現得更沉靜、說話更有條理。

「那麼哪些跡象可以透漏謊言呢?」維克哈爾轉身勾起微笑,詢問著室內唯一一名學生。

「剛剛說的,『我』這個單字!」

維克哈爾頷首,接著又問那麼你知道為甚麼是這個單詞嗎?

亞歷克歪了歪頭,思考時習慣性的拉了拉垂到額前的瀏海,不甚確定的開口,「是不是因為……不想承認自己在說謊?罪惡感嗎?」

維克哈爾再次誇張地拍起手來,爆裂似的掌聲在安靜的房中響起,像是個突兀而驚訝的逗點。

「正是、亞歷山大。要便識謊言與否,最有效的方式,還是從資訊本身去辨識,而不要想著該從行為者,也就是說話者的表情或是舉止去辨識!」

在謊話用字方面,由於說謊者往往會從心理疏離謊言,所以謊話中通常不太提及自己與個人感受。反而會淨在一些無關緊要的細節上打轉。

亞歷克噗哧地笑了出來,「所以說什麼歷史價值啦、經典啦、象徵知識階級的象牙白、狗作為人類寵物的歷史多悠久、忠犬的故事什麼的,都不過是在外圍打轉罷了!?」

維克哈爾也跟著笑了出來,挑高了眉頭,「噯~你抓到重點囉」食指點著亞歷克光潔的額頭,眼底是遮掩不住的驕傲心情。

再則、維克哈爾接著解釋。

說謊時,透露的假訊息越多,越有可能被拆穿,所以大部分。維克哈爾正了正顏色,再次強調一次「大部分」這個詞。「大部分的謊言都會比較短」他說道。

「最後是遺忘的問題,亞歷山大」

「遺忘?」


前一回 << >> 下一回

短篇集目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