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36


R.C.481.12.24

一個禮拜前就預約好的餐廳、研究好久決定的餐點搭配,但是送到嘴裡,卻吃不出往常的美味。

如果不是廚師退步了,就是我自己的問題導致無法出料理原有的鮮美。


R.C.481.12.26

昨天回到家裏,照理發生了很多事,卻提不起勁來紀錄。現在握著筆,竟然回想不起任何得記下的事情。

媽媽特地準備的大餐也吃不到一半,覺得有點對不起她。

距離回學校的日子還有7 天。


R.C.481.12.28

距離回學校的日子還有5天。


R.C.481.12.29

今天也想不起有什麼得紀錄的,渾渾噩噩,陷在自我嫌惡與自欺欺人的迴圈中。

距離回學校的日子還有4天。



R.C.481.12.30

今天爸爸的朋友邀請我們去他家聚餐,就是鎮上開小酒館的艾爾大叔。被強灌了人生第一杯啤酒,老實,味道還不錯。

另外也間接得到了一些朋友的近況,馬丁後來進了文理中學,看來是認真的打算進大學、走學者路線吧。其他人則是繼續接受義務教育,威爾為了將來要進商業專科學校,特地從分科轉到高等職校去,需要很大的決心與毅力吧。不過一想到那個連基礎加減和十進位都學不好的威爾、以後在銀行裡工作的情形……不,真是難以想像……

比較難受的就是最後話題難免扯到我身上,看到媽媽偷偷地擦眼淚,突然覺得自己這幾天實在太自私了。難得回家,我應該要更關注爸媽一點才是,畢業後不知道會分發到哪裡,更不可能像現在這樣,過年過節可以固定回家裏探望,前往幼校就讀是我自己的任性要求,至少不能讓他們為我擔心難過。


R.C.482.01.01

482年元旦,回顧起來我也寫了4年的日記了。翻開日記的第一篇,發現自己以前的字還真難看啊。希望今後也能不間斷的繼續紀錄下去。


R.C.482.01.02

本來預定今天回學校的,不過決定把快速便車的時間改為明天,學校生涯最後的新年,我想至少多陪爸媽一天。打電話給他的時候,明知道是奢望,不過聽到他精神抖擻的要我不用介意多玩幾天的時候,還是多少被打擊到了。果然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嗎。


帝國曆4811230


街道上已經開始染上慶祝新年的氣氛,也有些商店開始進入新年的歇息,在奧丁這顆首都星上、遠離了政治經濟中樞地區的小鎮上,吉爾菲艾斯一家三口正與家族的朋友聚餐、一同慶祝即將來臨的新年度。

「來來來、齊格飛,我們家的招牌!」

瞪視著「」的一聲被擺到自己面前的黑啤酒。無論是容物或是份量都讓人瞠目。


吉爾菲艾斯無奈地推拒,但是聲音宏亮的酒館老闆,也是吉爾菲艾斯父親長年好友的艾倫斯特.馬克希利安.古斯曼咧開大嘴,用震耳欲聾的大笑將吉爾菲艾斯軟弱的婉拒聲給蓋掉。

尚未成年的紅髮少年只好轉而將求救視線投向自己的父親,一頭紅棕髮色,只比自己兒子深一個色階的巴爾特.吉爾菲艾斯單手持著威士忌酒杯,另一隻手藉著些微醉意拍向未滿15的兒子背上。

「齊格飛,喝一點!啤酒不算酒!艾爾家的黑啤酒不喝可是損失喔!」

「老公你……」一旁的麗妲不表贊同的皺起眉頭。

「沒錯!」爽快的截斷了麗妲的話語,古斯曼不容人推拒的,一邊將巨大的酒杯推到吉爾菲艾斯面前。一邊手插著腰,霸道的將食指點到吉爾菲艾斯堅挺的鼻尖上。

因為職業、也因為嗜好的關係,臉上總是塗抹了一層因為酒意而暈生的紅。鰥夫生涯即將邁入第10個年頭的古斯曼在新年前夕,常常在自家舉辦這種小型宴會,邀請好友們一起慶祝,吉爾菲艾斯一家也是古斯曼年末宴會的長年邀請對象之一。

照古斯曼本人的法是,和吉爾菲艾斯家是打從娘胎起就相識了。

這或許多少有點誇大的成份在,不過巴爾特.吉爾菲艾斯和艾倫斯特.馬克希利安.古斯曼的雙親過去曾比鄰而居,兩人從初等學校起就是同校的同學,直到初等學校畢業後,巴爾特.吉爾菲艾斯選擇了五年制的實科學校,而艾倫斯特.馬克希利安.古斯曼則為了繼承父母留下的酒館,選擇了四年制的職業預備校,也就是俗稱的國民中學就讀,兩人的生活圈才漸漸有了分離。

而巴爾特.吉爾菲艾斯的雙親,也就是吉爾菲艾斯的祖父母因為太空船事故而身亡時,古斯曼家的酒館甚至還宣佈因「喪」歇業一天。兩家的交情由此可見一斑。

早年喪妻的古斯曼沒有再婚的打算,當周圍的朋友熱心介紹對象給他時,也只有巴爾特.吉爾菲艾斯以相當含蓄的台詞。

『幸福這種東西是百人百樣,顧一家沒有老闆娘的小酒館到老,這樣的人生、也不見得就是不幸啊……』被動式地支持朋友。過去吉爾菲艾斯尚未進入奧丁軍事幼年學校時,也常常到古斯曼的酒館、接下班後來這裡喝一杯啤酒的父親回家。

因為這層關係,對齊格飛.吉爾菲艾斯來,酒館老闆古斯曼就像是父親兄弟一般的存在,老闆一而再、再而三的勸誘,對吉爾菲艾斯有著難以招架的壓力。

「啤酒可是液態麵包,是主食啊~齊格飛!」

「這黑啤酒可以是我們家的得意之作!別的地方可喝不到這種好味喔!」

「艾爾大叔可是為了你這小子特地開新酒的哩!」

看來是情勢比人強,紅髮少年只有乖乖拿起沈重的啤酒杯,試探性的、小心的,飲下他生平第一口含酒精的飲料。

咕嚕一聲、讓深沈色澤的酒夜通過喉嚨。對於這第一次嘗試的口感,吉爾菲艾斯除了一丁點的罪惡感之外,更多的是新鮮感與詫異。

意外的,沒有草腥味,也沒有所謂的苦味,反而類似平時喝的蘇打水般,但是又比蘇打水還要綿密而豐潤。也沒有一口下肚便頭暈或是發熱的現象。

比想像中的還要普通呢。

「怎麼樣?」

笑開了一張大嘴,古斯曼抹著微禿的頭頂詢問紅髮少年的感想。

「還……不壞」以微笑回應酒館老闆的好意,吉爾菲艾斯又喝了一大口黑啤酒下肚。

哇哈哈哈的大笑了一陣,古斯曼得意的看向好友巴爾特.吉爾菲艾斯,一邊道你們家的小子頗能喝喔,比你當年有潛力多了,一邊安撫似的,插了一塊烤得酥脆的鮮美雞腿肉、放到麗妲.吉爾菲艾斯的盤中。

「現在有哪家的小伙子不會喝啤酒?到了十三四,好奇喝點啤酒很正常的啦!來、來、來,配點雞肉。」

有啊,自己認識的人裡就有一名、完全沒有興趣,也不喝啤酒。

吉爾菲艾斯在心中回了一句,又仰頭灌了一口。腦海中描繪出來的那人身影,似乎正催化著體的酒精開始發作,頓時全身一陣發熱,有種輕飄飄的感覺。

古斯曼讚了聲好,換下幾乎被紅髮少年喝乾的酒杯,端了一杯比較小的上來,正當少年下意識的想要道謝並伸手接過時,古斯曼「噯~且慢」的將杯子往上舉起。

變魔術般從身後拿出一枚雞蛋,「要不要試試生雞蛋加蜂蜜混黑啤酒!?」對著少年眨了眨眼,他接著道。

「會上癮喔~」

「你、你是生的雞蛋嗎?艾爾大叔?」少年下意識裡顯露出來的是退卻的表情。

吉爾菲艾斯可以接受半熟的荷包蛋──雖然他最偏好的還是全熟的蛋──但是生雞蛋加到飲料中,對他來這是難以想像的味覺。

「喔喔,你這傢伙果然要來這套!」巴爾特.吉爾菲艾斯起身拍了好友肩膀一下。已經微醺的他笑容滿面地攬了下吉爾菲艾斯越顯結實、幾乎要趕上自己的肩膀,緩頰般地道。

「不難喝,齊格飛。不過見仁見智,不想喝就不要勉強!」

「什麼見仁見智!」用肩膀撞了一下身旁的友人,咕了一聲混蛋巴爾,古斯曼拍胸保證。

對好喝!不喝就是你的損失!」

看來是不喝就不放人吧?

吉爾菲艾斯忍不住浮出一抹苦笑,點點頭道,那就試試看了。

在特製的搖杯裡倒上蜂蜜、加上生雞蛋,正確來是只有蛋黃部份,再倒入黑啤酒,均勻地搖甩過後,古斯曼打開搖杯倒出的液體,以色澤來有點混濁,泡沫細緻而大量地漂浮在杯口。咬著牙吞下第一口的吉爾菲艾斯還來不及品那份味道,酒夜便順著食道滑落。只來得及記憶那股滑膩帶點爽快的感覺、以及殘留在口腔蜂蜜的香味。

於是他謹慎的喝下第二口,蛋沫和酒沫混合在一起形成的獨特香氣,沒有原先想像中的不快感與腥味,加上蜂蜜的緣故,與其是「啤酒」,或許「甜品飲料」的印象更加強烈。

可能是雞蛋相當新鮮吧,吉爾菲艾斯一邊細細品,一邊在心中評比著。

豐潤的口感比剛剛更勝一籌。

很快的,裝在一般酒杯裡的特調黑啤酒也被他一下子喝完,在一旁觀察的酒館老闆笑嘻嘻的強迫人發表感想。

「怎麼樣?艾爾大叔沒騙你吧!?」

「啊……的確是,還蠻好喝的」尤其是搭配上烤馬鈴薯片。吉爾菲艾斯在心中不得不承認,這味道,搞不好還真的會上癮呢。

看到友人兒子率直的坦承好喝,古斯曼那一份身為地方小酒館老闆的自尊心得到十足的慰藉,抬頭爽朗的大笑一陣,「這個配方可是我自己搭出來的!500cc的黑啤酒搭20cc的純蜂蜜!雞蛋要這一兩天才出的新鮮貨!」

他又笑著繼續補充道「沒有食慾的時候,喝一杯這個營養和基本熱量都了!」

看到吉爾菲艾斯坦率地道謝並接受自己的推薦,艾倫斯特.馬克希利安也就不再繼續強迫少年喝酒。他轉身回到巴爾特.吉爾菲艾斯對面的位子,繼續起他們一度中斷的話題。


後來重讀千億之星、千億之光,發現一個重大的錯誤(作者再次抱頭)

これまで数度の面会は、全て、両親の側が息子の元に面会に訪れるというかたちで行われた。従って、キルヒアイスは幼年学校に入学して以来、生家に帰ったことがない。

什麼~~~吉爾非艾斯你這個不肖子,居然8年來都沒回家一次!一次都沒有!!你有時間陪那個金髮小鬼在那邊吃蛋糕喝咖啡看電影,沒軍務的時候一起去看姊姊和樂團圓,並不是忙到半天都抽不出來的地步。在校期間都是父母來看、進入軍隊後就是信件來往。

怎麼想都覺得太過分了!

吉爾非艾斯那樣的個性,跟他的成長環境不能說沒有關係、那是在一個幸福安定的家庭裡才會養出來的個性。結果照田中這樣寫的話,根本就是被隔壁的金髮姐弟整個拐跑了啊!!雖然想要儘量照原著寫,但是這部份就請讓我無視原著吧……

待續

<<目録 >>

2 thoughts on “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36

  1. mitsuki 說:

    打電話給他的時候,明知道是奢望,不過聽到他精神抖擻的要我不用介意多玩幾天的時候,還是多少被打擊到了。果然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嗎。
    =======
    摸摸可怜的小吉 这样一厢情愿地认为被"抛弃" XDD
    8过 看到这里觉得之后果然大有长进啊
    18岁时就算被小莱说"没人打扰,满有进展" 也可以抑住笑意说"蛋糕好吃到足以弥补 原谅的话就下楼吧"
    P.S.从赤金跑来"Saying" 真的看到了更新 lucky~ (刚刚回帖老是发不了 RP问题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