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35



R.C.481.12.23

從來沒有想過,會這麼在意一個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


焦躁、恐懼、煩悶、懷疑,沒有辦法理解的情感滯留在體內,像毒素一樣盤根錯節。

希望他只看我、只和我交談、只需要我,但是我做得到嗎?如果他已經不需要我了……這個假設令我惶恐,而我甚至懦弱到連求證的勇氣都沒有。


窩囊。

 

 

§

§

帝國曆四八一年1223


「吉爾菲艾斯」

§

 

輕輕應了一聲,身形高挑的少年把防護用面具從頭上摘下,被汗水濡濕的髮絲豔紅,服貼在天庭飽滿的額上。

 

「明天用完餐之後你就回家一趟吧!」
透過半透明的面具,傳出來的語調聽起來有點悶悶的。


 

紅髮的少年微微放大了海藍色的瞳孔,不能理解友人突如其來的宣言。按下浮現在胸口的一絲滯悶,只是下意識的重複一次所聽到語尾。


「回家……」


單手摘下了面具,底下是一頭少見而豪華的金髮,少年手中拎著面具與練習用劍,毫不做作地將略帶濕氣的髮絲在冷空氣中甩開。

 


「嗯」

 


細緻的雙眉之下是一對與秀美的輪廓不相稱的冰藍雙眼,蘊含著強而有力、不輸給任何人的意志。金髮少年接過友人遞過來的純白毛巾,胡亂地往自己頭上抹去,寒天裡激烈運動後,最忌諱因汗溼而染上風寒,雖然室內溫度調節得有如暖春,但是對金髮少年那位細心而周到的友人來說,多預備一條擦汗用的毛巾是不曾疏漏的工作。

 


「畢竟是在校的最後一年了,總不能連過年都罷著你不放,這樣對你爸媽也說不過去啊……」


自己每年新年不都是回家與父母慶祝?突然要人提早回家到底是……


對於室友這突如其來的「趕人」,吉爾菲艾斯不禁詫異地歪了歪頭,掩不住滿臉疑問的神情。接收到摯友的目光,萊因哈特一瞬間紅了紅臉,尷尬地咳了一聲,「總之……咳嗯!!」

心虛的把眼神往別處移去,像是在為自己辯護、又像是在強調似的,加重了語氣。


「總之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你陪著我到29號,你早點回去……也好讓父母安心!」

『不需要你陪著我到29號』


『不需要你陪著我……』


『不需要你……』


『不……』

有那麼一瞬間,吉爾菲艾斯的耳裡嗡嗡作響,只剩下這句台詞在腦中盤旋,眼前一遍昏黑,骨節分明的指頭緊緊捏住了毛巾指尖深深刺在掌中。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答的,慌亂之中似乎隨便應了幾句,然後開始收拾擊劍用具,最後恍惚著與身邊的少年一起回到寢室。

已經、不被需要了嗎?

當這份想法化為明確的意念出現在腦中時,紅髮少年感覺到後腦彷彿受到一陣鈍擊,昏眩迷茫了視野,等到室友沖洗完出來之後,他渾渾噩噩地、走進了附設浴室裡,機械式的脫了身上的衣服、胡亂扭開水龍頭後,就只是呆楞的低垂下頭。


對金髮少年那幾句簡短的話語被重複的反芻,吉爾菲艾斯像似被投擲到火焰裡炙烤般焦躁。


眼眶裡不停地湧現出一股酸澀,蓮蓬頭裡的水柱強而有力的打在頭頂上,然後順著臉頰、流進眼裡、沿著鼻樑滴下。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突然一陣門板的拍打聲和叫喚把他拉回現實世界時,吉爾菲艾斯才猛然地打了一個大噴嚏,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凍得不停發抖、連皮膚都呈現出微微的藍紫色。


連忙把冷水一把關掉、打開熱水,指尖因為末梢的關係早已呈現深深的藍黑色,哆嗦著使不上力,好不容易用兩手旋開熱水,身體因為劇烈的溫度差、近似於灼傷般的刺痛感在皮膚表層流竄,牙關格格作響,吉爾菲艾斯一邊努力搓著自己的身體,一邊轉過身來讓全身接受熱水的洗禮,隔著門板室友的詢問陸陸續續地傳到了他的耳朵裡。


「吉爾菲艾斯?你還在洗嗎?洗髮精被我用完了!如果你要洗頭的話我把儲備的份拿給你!!」

「我……」


開了口,才發現自己連聲音都像是被冷凍住了,吉爾菲艾斯仰起頭,讓熱水打在臉上,兼之以手掌拍打了一下臉部肌肉,才終於能夠正常地發音。


「吉爾菲艾斯!!你聽得到嗎?」


浴室被打開了一條縫,萊因哈特探了進來,由於遲遲沒有回應,他只好先拿了預備的洗髮精,升上五年級的摯友變得很注重隱私,記得自己上次沒敲門就闖進浴室,正在洗澡的室友嚇得跟什麼似的,只不過是要拿條毛巾而已,真不知道室友在計較什麼。


個頭越大神經倒是越纖細哪。


萊因哈特不禁如此取笑自己的室友。不過在紅髮室友立刻沉下臉、嚴正聲明個人隱私的重要之後,雖然自覺討了個沒趣,甚至想連聲抗議吉爾菲艾斯根本是小題大作。不過到最後萊因哈特還是決定尊重吉爾菲艾斯的想法。

所以,這天當他發現自己可能一口氣把洗髮精用完之後,在浴室門外來回走了幾圈,金髮少年決定先用喊的。沒想到浴室裡只傳來水聲陣陣,卻遲遲得不到吉爾菲艾斯的任何回應,接下來,萊因哈特只好試著敲了敲門板。


由於浴室的地磚相當堅硬,當淋浴的水聲迴響在空間裡、經過地磚與牆壁互相反射之下,裡面的人幾乎很難聽得到外界的聲響,萊因哈特也很清楚這點,於是他刻意加重了敲門的力道。但是連這麼做都得不到回應的話,就讓人不得不擔心是不是出了事了。小心的扭開了浴室的門,踏進在蒸氣繚繞的空間,棕金色的濃密睫毛上下搧了搧,隔著浴簾,萊因哈特確認了室友的身影,也確定了室友還不至於在浴室裡洗到昏倒,他接著出聲詢問。


「吉爾菲艾斯?抱歉我敲過門了……」

「啊啊,萊因哈特,那、那個,洗髮精是吧……」

不知道為甚麼室友的聲音似乎怪怪的,或許是因為自己隨便跑進來在緊張吧,萊因哈特給了自己一個容易接受的理由,輕輕頷首,「嗯,你要嗎?」隨即把手中的瓶子遞到浴簾邊。


「啊、要,謝、謝謝你了」


萊因哈特手中的瓶子被俐落的抽走,隨即浴簾被裡面的人拉了拉,直到簾子與牆壁幾乎貼合在一起、連一絲窺視的隙縫都不剩,無法理解室友堅持的「個人隱私」到底在矜持什麼,萊因哈特聳了聳肩,道了聲、那我先出去了,便退出浴室,將門板給關上。


「真是,被我看到又會少一塊肉嗎?」


忍不住,從兩片薄唇裡吐出一句抱怨。


「以前還光溜溜的裹過同一條毛毯一起喝熱可可的!」不自覺得,嘴唇往上翹起。

 

那是兩個人假借「掉到水池裡」來掩飾「在學校跟同學打架」的時候,在等待安妮羅潔烘乾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的衣物之前,美麗的金髮少女抖開了毛毯,將兩個小少年包了個密實,然後塞了剛煮好的熱飲到兩人手中。雖然記憶中的色彩鮮明,但是回想起來,也已經是四年前的事了。

 

從初春到秋季,那一段短暫的時光,是萊因哈特人生之中最美好的一段光陰。而現在,當初那位溫柔地將熱飲塞到自己手中的金髮少女被囚禁在皇宮之中,原本無話不談的紅髮摯友在自己面前拉起了名為「個人隱私」的警戒線,是的,那感覺就像是在防著自己什麼似的。一思至此、萊因哈特那宛如名家雕刻而成的線條不禁緊繃了起來。但立刻,又隨著情感的消沉而隨之往下滑落。

「真的是我,太任性了嗎……」

無聲地嘆了口氣,萊因哈特把自己投擲到床上,算不上柔軟的床墊接住了他的修長身軀,發出了些微聲響。


手邊沒有那綹習慣的紅髮可玩,萊因哈特百般無聊的,用食指捲起自己的前髮翻動著波浪,腦海中浮現出的是胞姊安妮羅潔的身形與提醒。

被選進宮中成為寵妃的安妮羅潔,要和親弟弟萊因哈特見上一面並不容易,必須等到皇帝偶一為之的「恩賜」。就連只是使用通信器的通訊會面、都必須經過層層申請。而就在昨天,好不容易終於通訊許可下來了,對姐弟兩來說,即使只是透過螢幕的相見,也都珍貴到捨不得浪費一分一秒。


即使眉角眼底有遮不去的淡淡哀愁,但是安妮羅潔出落得更加美麗,與胞弟相似的金髮在細心的保養與呵護之下呈現美麗的光澤與波浪般的起伏,比萊因哈特的瞳孔顏色更深的眼眸裡有著一絲無奈,卻無損那寶石般的光輝。身形很明顯的自少女轉為成熟女性的體態,穠纖合度這個詞語、除了她之外再也無人能具體展示言詞所要表現的意含。她始終保持著細緻淡雅的微笑,傾聽萊因哈特述說這段時間在學校內的各種大小事,最後照慣例問到萊因哈特的新年計畫。雖然理智上已經知道了胞弟的答案,但是安妮羅潔還是輕啟朱唇。

「那麼、今年的新年你打算回家嗎?萊因哈特?」

聽者也相當清楚對方所期盼的答案,但萊因哈特既不想正面傷了姊姊的心,更不想說謊矇騙,這個世上,只有兩個人是他絕對不願意欺瞞的。

 

於是萊因哈特只能冷硬著面龐,將頭撇到一旁,口中喃喃吶吶的「就算……回家……姊姊也……姊姊又不在……所以……」

──但是,爸爸在啊──

緩緩閉上那雙與胞弟相似而更加柔情萬分的眼眸,安妮羅潔將自己的回應吞了回去,只是回以一句長長的嘆息。其實,安妮羅潔並不怨恨自己的父親,來到宮中之後,和她同樣被宮內省官員「挖掘」的女性,她看得太多、也聽過太多了。這世上,有太多身不由己的事情,聽到父親荒唐飲酒度日,她反而更難受,寧願父親拿著那筆錢讓自己活得好一點,甚至再婚、也未嘗不可。而不是糟蹋生命般的將錢投擲到酒國裡。如此一來,她被帶到宮裡不就真的沒有任何意義了嗎?沉默了一陣,安妮羅潔再次將視線投向螢幕上的人影。


「萊因哈特……我只是擔心你一個人……」


一個人度過該和家族團圓的節日,這種苦她一人承受就足夠了。

「姊姊不用擔心!我不是一個人啊!吉爾菲艾斯也在」


「齊格?」詫異地,安妮羅潔回問,他也不回家過節嗎?

「嗯,新年那天他還是會回去的!不過一直以來,他都是在學校待到2930號,陪我到新年前夕才啟程返家的!所以請姊姊放心,我並不是一個人的!!」


為了要拂拭安妮羅潔臉上那抹憂愁,萊因哈特很努力的想要告訴自己的胞姊,這幾年來吉爾菲艾斯有多麼「照顧」自己,他們就像是兄弟一般,就像是共享著同一份血緣一般,互信互賴。


「而且,我們每年都會趁著寒假規劃很多行程喔!像24號會去好好大吃一頓啦,或是去看立體電影、或是去逛街什麼的,所以……」

「萊因哈特,你怎麼能這樣……」安妮羅潔的影像、緩緩地在螢幕上搖動著頭顱,帶了點悲傷、摻雜了更多指責意味的言語,忠實而清冷的打斷萊因哈特的話語。


「咦?」

§

 

 

前へ <<目録 >>続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