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31


目送著舍監的身影消失在樓梯盡頭之後,才在心中暗暗舒了口氣,吉爾菲艾斯關上房門。

身後的萊因哈特自然也將兩人的對話聽了個明白,他遲疑的問道。

「吉爾菲艾斯,克拉典舒坦真的....」

迷惑的晃了晃還帶著些微水汽的髮絲,萊因哈特沒有辦法接受。由克維爾嘴裡傳來的訊息是那麼的公式化,語調裡甚至沒有一絲哀悼,就像是來通知吉爾菲艾斯有訪客似的。雖然對海因茲沒有好感,但是萊因哈特也從來不是那種會為了海因茲的死而暗自竊喜的人。


抓起毛巾往自己頭上再三用力的抹了抹,吉爾菲艾斯拉開了並排在萊因哈特身旁的椅子坐下。

他和萊因哈特有著同樣的感受,雖然理性上知道海因茲應該是真的喪失了生命,但是心理上還沒有辦法接受這個毫無現實感的訊息。一個人的死竟是用這樣的方式在傳達!?

而舍監的試探也令他憂心,低垂著頭,紅髮少年將雙手緩慢的交握在一起,深深鎖起眉頭。

「嗯,既然是克維爾本人來傳達,應該是沒有錯...」


試著將方才在腦海中一閃即逝的各種紛雜想法拼湊起來。

「但你真的認為那個人會......」

自殺!?萊因哈特不敢說自己瞭解海因茲,但是幾次交鋒他有八成的把握可以斷定,那傢伙豈是那種會想不開自殺的人!?

要自殺的話,又何必等到今日!?

「我也不太能相信,目前能確定的,就只有他應該是已經......」死了。

吉爾菲艾斯突然發現,自己居然連這麼簡單的單字都無法順利發音。

死,如此簡單的一個字彙。但是吉爾菲艾斯卻第一次了解到,連結在語言背後的意義、是如此的沈重,遠遠超過單字在符號系統上所展現的表意。

而當這個單字背後所指涉的意義,是連結到令一個實際存在的個體時,單字便不再只是基於符號系統以及文法結構而生的字母集合體,它可能沈重到令話者無法順利發聲。

苦笑著搖了搖頭,吉爾菲艾斯要自己振作點,目前可不是適合沉浸在感傷氣氛的時刻。

「萊因哈特大人,您的筆記或是手札裡有紀錄到什麼不方便讓學校知道的事嗎?」

抬起頭,他認真的詢問,一邊打算著,自己的那本日記,看來這幾天是要隨身帶著或是狠下心整個燒掉才行了。雖然沒有什麼會直接被扣上「不敬罪」「謀反罪」的字句,但是一些蛛絲馬跡,以及關於安妮羅潔的事情,還是有可能被有心人士拿來小題大作。


「沒有,你也知道,我只『說』給你聽啊!」萊因哈特翹起了優美筆直的小腿,一手托著額角,像個頑童似的狡獪笑著。

「嗯,那就好。」點了點頭,吉爾菲艾斯心想,看來要處理的東西不多。

「吉爾菲艾斯也認為,死因不單純,而且我們很有可能會被捲入?」

萊因哈特反問,其實這也是他自己的疑問。

「從克維爾的反應來看...我想八九不離十,只是...」吉爾菲艾斯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讓自己自私的一面展露在友人面前。

「我們可有的線索太少,力量也太微薄。目前...也只有接受學校方面的官方說法了...」也就是,對兩人來說,目前還是不沾為上、少惹為妙。


「保險起見,這一陣子,最好小心隔牆有耳...」吉爾菲艾斯保守的提醒坐在身旁的人,他最擔心的還是萊因哈特那與端麗面孔完全相反地辛辣言詞。

但比起友人習慣性的建言,萊因哈特更加驚訝的是吉爾菲艾斯如此乾脆的就接受了海因茲的死,海因茲的死因有問題這件事,吉爾菲艾斯不可能感覺不出來,但卻沒有一點要究明事件的意思,反而思索起保身之道。

「吉爾菲艾斯,我以為你蠻關心那傢伙的!?」

但是現在的語氣,卻顯得好像急著想要撇清關係!?

「在能力範圍內...」勉強的牽起一絲苦笑。

「我是關心海因茲的。」但必須是在對萊因哈特不產生風險的前提下。

他是不冒險的,因為眼前已經有一個隨時準備去冒險犯難的人了,他必須要做的便是看好那個人的週邊與背後,讓他能無後顧之憂的隨心所欲。

「我沒想到吉爾菲艾斯是保守的利己主義者哪!」略帶挖苦的言詞,自萊因哈特美好的脣形裡吐出,即使熟知對方並沒有惡意,但吉爾菲艾斯還是為了萊因哈特無意間點出的真實而感到一絲羞愧。


是的,他是如此的利己、卑怯、而保守。在頓悟了舍監的真意之後,他第一個浮現的不是為海因茲抱屈的憤怒,而是恐懼萊因哈特因此被連累,或是成為宮廷人士用來打擊安妮羅潔小姐的醜聞。緩緩避開那雙坦率而真誠的冰藍雙眸,那是現在的自己無法直視的美麗無垢。乾澀的喉嚨勉力吐出一兩聲附和的傻笑。

無法察覺到摯友這細微而難以啟口的心境變化,萊因哈特只知道吉爾菲艾斯的眸光因此黯淡了下來,雖然自己沒有責備的意思,但因為自己的言詞而令吉爾菲艾斯難堪的想法,令萊因哈特不禁為自己帶刺的言語感到羞赧。為了排除一瞬間恆更在兩人之間的尷尬沉默,故作輕鬆的,萊因哈特伸了伸懶腰,起身走向書桌,準備將大開的通氣窗關上。一邊背對著友人,亡羊補牢似的補充。

「不過,還好。」橫過桌面伸展了軀體拉回窗片。略嫌不合身的制式睡衣早已包裹不住不斷向上抽長的身軀,動作之間洩漏了一大截盈白的腰身。

「我可不要吉爾菲艾斯是個博愛主義者哩!」回過身來,萊因哈特的話語裡有玩笑的成份,但表情卻又認真無比。


「咦?吉爾菲艾斯你怎麼了?」臉好紅。

渾然不知自己方才起身關窗的動作在紅髮少年的眼裡有多麼優美誘人,萊因哈特有點擔心的,伸出了手就要往對方額頭上探去。

「不…只是,沒有事…」慌忙中吉爾菲艾斯連話都說不清楚,只覺得一瞬間口乾舌燥,窘迫不已。

「怎麼會沒事!?」萊因哈特認真的感知著手掌上探得的溫度,與自己的前額比較,看來是沒發燒。
但隨即又靈巧的將手指轉向,一把捏住吉爾菲艾斯的耳垂。指陳出事實。「你連耳朵都紅了!」

被殺得措手不及的吉爾菲艾斯只有狼狽的推開椅子起身,藉口說要給自己倒杯冰水。


真是對心臟不好的睡衣……

明天一定要去申請加大尺碼的睡衣才行!

在心中打定了主意,吉爾菲艾斯慌忙的灌下兩三杯冰水,才總算是恢復了鎮定。

萊因哈特則雙唇微啟,翹起了腳驚奇的觀賞一向沈穩的室友這突發的不尋常。

「我剛剛的話那麼奇怪嗎?」直覺的,他第一個聯想到的便是方才自己那句『不要吉爾菲艾斯是個博愛主義者』所造成的影響。

「咦?」正努力從混亂中找回腦內秩序的吉爾菲艾斯還抓不到重點,沒頭沒腦的應了一聲

「就是…我說!不想要吉爾菲艾斯是個博愛主義者那句話啦!」加重了語氣重複了一次。

「啊…不,不是的…」原來萊因哈特誤會了!?

不……

吉爾菲艾斯在心中慶幸著,這種時候,誤會反而是好事吧。他巧妙的轉了個彎,把話題銜接上。

「我的意思是,我從來就不是個博愛主義者啊?」

噗哧的笑了開來,「如果吉爾菲艾斯這種下級生眼中的『超優質學長』不算博愛主義者的話,那還有誰敢自稱『博愛』這兩字呢!?」

萊因哈特毫不留情的取笑著紅髮友人的謙沖表現。

「哪裡哪裡,在下也不過就是萊因哈特大人口中『笨蛋的老好人吉爾菲艾斯』罷了,哪裡算得上博愛呢!」

輕鬆的接下萊因哈特獨有的、拐彎抹角式的讚美,再將之用對方常用的辛辣言詞包裝好丟回去,也是吉爾菲艾斯慣用於應付萊因哈特毒舌的方式。

如他所預料,換得的是一個略微惱怒的神情,鼓起了腮幫子將頭轉到一邊,表示這個話題他不想再繼續下去。但是兩人之間那緊張的氣氛已經不複存在。又回到了原有平靜祥和。

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苦笑,吉爾菲艾斯咀嚼著方才萊因哈特的話,『下級生眼中的超優質學長』!?

有時,他也會惱恨起自己這種偽善的性格,雖然下級生們總是認為自己性格溫和、待人親切,但是他自己卻很清楚,他只是比萊因哈特更圓滑處事罷了。

上個月在指導下級生搏擊技巧時,一位與海因茲同組的三年級生,詢問自己是否有機會能獲選為陸戰演習指揮官。

面對著學弟慇慇期盼的眼神,吉爾菲艾斯婉轉的告訴學弟,在統御指揮、陣形設計部份還有待加強。

他當時還笑著說「如果能更注意撤退路線的確保就更好了喔。」用以回應學弟略帶著急、想知道自己還有哪些部份需要加強改善的問題。

但前來接自己回宿舍的萊因哈特、卻因為學弟無止盡的求問而顯得不耐煩,最後他插入兩人間的對話,只簡短的丟了一句。

「不可能,你是沒有機會的。」

令那位學弟當場蒼白著臉僵在當場不能言語。同時也宣告那位學弟的發問時間結束,隨即萊因哈特便拉了自己離去。

相較於萊因哈特言詞上不饒人的犀利,自己這種給對方預留後路可退的方式,其實並沒有優劣之分,因為他和萊因哈特在想法上是類似的,只是表現的方式不一樣罷了。

其實他也很清楚,那位學弟在陣形設計方面只能照本宣科、沒有辦法舉一反三作應變,雖然搏擊技術不錯,但是如果是想要擔任指揮官的職務的話,光憑武勇是不夠的。

在最初聽到學弟的詢問時,他腦海裡浮現的答案和萊因哈特是一樣的。

只是,他沒有直接說出來罷了。

而海因茲指責自己的話也猶言在耳。

『既然你沒有意思要救我、就別浪費同情心在我身上!我不要!』

如同研磨精巧的尖刺一般,一針一針的刺入自己偽裝的溫柔和善裡。

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絕不是什麼博愛、溫和、良善的人,他是一個徹底自私膽小的人,為了自私保護自己才製造出溫和的表象。

「不提這些了,很晚了。」看了下邊桌上的時鐘,指針朝著十一點移動。

伸長了手臂,吉爾菲艾斯撩了一下身旁人的金髮,確定原本附著於上的水氣都已消失,便催促著對方就寢。

十一點整,四零五號房熄燈。

昏暗的房間內,只留了一盞小燈,兩個平躺在床上的人,兩樣心思,同樣都無法入睡。

「吶,吉爾菲艾斯...還沒睡吧?」

「嗯」

吉爾菲艾斯偏過頭,在灰暗的房內,他才能肆無忌憚的凝視室友的姿態。

「你說,那傢伙是被捲入什麼事件裡才死的啊?」

「這個,您說呢...」其實萊因哈特應該也有了想法了吧。

「我想,和那個肌肉尼可脫不了關係吧。」

在校園裡,由於恩格巴爾特的勢力,海因茲不可能受到高年級學生慘無人道的凌遲或是欺負。而在恩格巴爾特畢業前夕發生這種事,比較可能的就是恩格巴爾特的力量突然削弱而連累到海因茲。或是,促成海因茲悲劇的正是恩格巴爾特。

「我也是這麼想的。」如不是直接,至少也是間接。而且,會鬧到出人命的地步...

「克拉典舒坦該不會是知道了什麼大貴族的秘密吧...所以...」被滅口。

「很有可能。」這也是他曾想到的可能性之一。這個可能性也才能解釋舍監奇妙的探查舉動。

問題是,圍繞在恩格巴爾特身邊的人不只海因茲一人,海因茲的死是因為得知了旁人所不知的秘密而遭到封口,或是,海因茲沒有遵守緘默才被滅口?

不過,不管是哪一種......

吉爾菲艾斯閉上眼,反芻著海因茲那張短簽上的文字、那簡短的,幾乎可說是覺悟了死期而留給自己的文字。

短短的一行「記住我」,到底是在什麼樣的心情下寫下的?吉爾菲艾斯不知道,也無法想像。他和萊因哈特都屬於身體健康而少病的類型,在青春正盛的當下,死亡對他來說,是一個難以去認同、模擬的狀態。


「不過啊,是什麼了不起的秘密驚人到要滅口啊?」萊因哈特索性翻過身,側躺著凝視鄰床的室友身影。


隔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下意識的,吉爾菲艾斯也翻過了身。與室友視線相交。「我猜不出來...」嘴角浮上一抹苦笑。

萊因哈特淺色的眼珠在暗夜裡反著微弱的光源,就像貓科動物潛伏於暗處時散發出的眸光一般。

吉爾菲艾斯接著又補上一句。
「不過,一定是相當驚人的秘密吧。」

「例如...」萊因哈特努力隱忍著笑意,提出他的假設。

「『其實布朗胥百克公爵患有痔瘡!?』這種程度的驚人嗎?」

「萊因哈特...」看著隔床的人在床上死命按壓著肚子忍住大笑的樣子,吉爾菲艾斯不禁莞爾,偶爾這個人的幽默感也有令自己想跟著捧腹大笑的一面啊。

好不容易止住了努力壓抑過的低淺笑聲,萊因哈特收斂起玩笑的面容,就著微弱的光源盯著自己唯一的好友。

「說真的,你沒有想為那傢伙追查真相的意思嗎?」

回應著對方的視線,吉爾菲艾斯的回答沒有一絲遲疑。

「沒有。至少現在,我什麼都無法幫忙。」

金髮的少年聞言頓了一下,隨即黯淡了下眸色。說不上是鬆了口氣又或是失望的嘆息,或許是,更複雜的情緒也說不定。

他雖然不欣賞海因茲,甚至可說是討厭極了,但是,他更討厭的是這種只能接受上級意旨而不容探求真相的現狀。

目光往上飛去,萊因哈特調整回平躺的姿勢,緩慢的舉起右臂,白皙的手臂肌理分明,優美的線條在昏暗的房裡隱約若現。

「我想要力量……」那是發自少年內心最深處的吶喊,在理性與熟知目前現狀的體會下被壓抑了音量與力道,但卻是這名少年在不久的將來獲得一切的起始點。

手掌在空無一物的空氣中攫取著,那尚未正式成形的夢想與願景,萊因哈特低聲喃喃道。「沒有力量的正義只是無能罷了……」

吉爾菲艾斯靜靜的凝視著在黑夜裡也散發著不容人忽視的光芒的少年,他接著「而沒有正義的力量只是宰制」

金髮的少年轉過頭,笑了。吉爾菲艾斯永遠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想要什麼。

他用一種像是對自己發誓,又像是慰藉好友的語氣開口道。

「現在,我們沒有力量可以幫忙...」用力的,他收縮了整個手臂的肌肉,使勁將手掌握成拳狀。

「但是!!」

「將來,我們不會讓類似的事情姑且結束!」在那拳頭中凝聚的是對整個體制不滿的憤恨,也是對自身無力的怨歎。

「是的,萊因哈特大人。」

吉爾菲艾斯堅定而溫和的回話在萊因哈特的耳裡,就像是保證一般,為少年注入一股難以言喻的信心。明知道目前兩人什麼都沒有,除了無處發洩的憤怒與滿腔的抱負之外。

但是有吉爾菲艾斯在自己身邊,有吉爾菲艾斯的話語,有吉爾菲艾斯的了解。在這瞬間萊因哈特恍惚著錯覺,彷彿他所期望的一切都已經掌握在手裡了。胸口被奇妙的情緒充填的滿滿的,他偏過頭,回給摯友一個美麗的笑容。

「啊啊……」

此時,正是他們即結束四年級課程、升上幼校最上級生的前夕。

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第一次在離自己這麼近的地方,一起經歷了和「死亡」有關的事件。

前へ< 目録 つづき

4 thoughts on “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31

  1. ninaan 說:

    噗哈!以小萊的程度只能想到痔瘡這樣的祕密嗎?

    何不說

    『其實XXXXX公爵是個不舉的傢伙!』

    『XXXXX公爵喜歡被人XXX!』這樣

    不過最讓人心疼的還是生命線那裡

    結果証明生命線長短和人的壽命是沒有絕對關係的嗎?

    唉唉~~~

    夢還是不要太早實現的好啊!

    因為逐夢比得到夢還要充實美好……….

  2. Umitan 說:

    謝謝ninaan的回應~

    每次您的回應總是讓作者勇氣百倍呢!!

    生命線那邊也是一個想要特意點出來的部份,能注意到並且被劇情(?該說小萊的烏鴉嘴嗎?)打到真是太感激了!!

    我也認為,逐夢是最美的~

  3. Umitan 說:

    嗯,這真是個好問題,其實作者也很懷疑~

    相關疑惑反駁已經讓不肖子講過了~

    不過既然原作這麼表示了這對少年立志之早,那麼就從善如流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