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髮~Haare~2


「不過啊,這次還真的險些以為回不來了呢!對吧,菲利克斯」


享用完主菜之後,等著飯後甜點與飲品上來之前,克勞斯喝乾了杯中的白酒,無限感慨的轉動著手中的空酒杯。

喬瑟亞真誠的起身為幾天前才返回帝都的兒時同伴一一斟滿白酒,附和道「聽兩位在圍剿宇宙海賊方面連連立功,已經把他們的主要經濟來源管道給斷了?」

走私、毒品、貴重資源星球。這三項是這個時代宇宙海賊賴以維生的命脈,由於過去帝國與同盟征戰連連、軍方綿密的監視網與不安定的局勢令宇宙海賊難有安定的存活空間。反而是人類社會底定之後十年間,不法之徒吸收了大批從軍隊中退出的份子,仗恃著軍事訓練基礎與對特定星域巡邏網的了解,有幾派宇宙海賊的勢力如吸了水的海綿般迅速膨脹。

他們有的佔領了工業用、礦業用行星,非法取得貴重資源並獲取暴利。有的則是專門進行人口販賣與贗品製作、武器走私,擴張勢力的同時也帶來星域治安上的問題。當然、組織性的製造與販賣毒品是從古到今,越境犯罪組織的獨門活。

「只回收了幾處重要資源星域,因為沒想到他們的火力與數量居然強大堪與一個艦隊匹敵,讓我們這邊損失比較慘重」菲利克斯平靜的解釋道。

「何止是比較慘重!」克勞斯搶著接話。「到後來陸上部隊根本是被當成棄子了!能不慘重才奇怪哩!」

橫了克勞斯一眼作為警告,菲利克斯看了看亞力克,發現後者一副好奇的表情睜大了雙眼、就像是尋常人家在聽人長道短一般,並無慍色,才接過去補充道。

「在那個情況下,利用陸上部隊牽制藏在設施裡的大部分敵軍也是沒辦法的。只是他們錯估了對方武力,又執意想要『奪回』設施……」

亞力克就像個愛聽故事的孩子似的,靜靜傾聽,偶爾也會以眼神催促著下文,或是發出一點附和性質的「哇……那不是很慘?」或是「那後來你們怎麼辦?」之類的台詞。不過,與平靜的表象相反,此刻,他心中正波濤洶湧的怒罵著此次作戰指揮的士官。

棄卒保車不是不可行,問題是也要算算那個「車」的價有沒有高過「卒」吧!?

不過是個舊同盟的廢棄軍事設施加上工業基地!

都幾十年前的過時東西了,既然知道老鼠在裡頭全給我燒掉不就行了!?

居然跟著老鼠一起搶食一塊超過保存期限的大餅!?

要重建資源探勘開採設備根本花不到國庫什麼錢,只要開放競標讓那幾個財團去爭奪就行了!戰死官兵的撫恤金可沒人要競標啊!!重新培育人才而損失的金錢和時間要怎麼賠給我啊!?

果然奧丁養出來的將領都沒有成本觀念!一個個花錢如流水!

牽起制式化的微笑,亞力克繼續聆聽著菲利克斯與克勞斯兩人的驚險戰役。除了一些細節詢問與促進話題繼續的言詞之外,鮮少加入意見。

他在議政會上的表現也多半如此,儘量讓閣臣們自由發揮意見。自身的想法即使早就決定,也會等到結束時才發表。因為主事者如果一開始就讓臣下發現自己的傾向,那麼不可避免的、議會的討論方向也會有所傾斜,也就無法期待多元的意見交流,議政會的存在目的也就消失了。

「要不是菲利克斯察覺得早,不然我們大概都在宇宙艦隊的空對地炮火下變成星屑了!!」

亞力克壓下了羽翅般的眼睫,制式化的微笑失去了支撐力,為了掩飾、他習慣性的緩緩飲下一口白酒。

明明知道自己的立場上不能有偏頗,但是心還是不免受到影響,每一次接到菲利克斯所屬部隊展開軍事行動的時候,明明是定時回報的軍情,卻變成難以忍受的長久,但是收到回報的時候,又恐懼於容而無法在第一時間打開確認,每一次的煎熬並沒有令亞力克養成對恐懼的抵抗力,反而像是在削弱那份抵抗力似的。

他也曾經差一點抵抗不了這份壓力、這麼詢問過情人。

「菲尼……你想不想調回帝都星?」

但是卻得到一個令人喪氣的回答。

「抱歉,亞力克,我有一個想要的東西,一定要高的地位才能得到,在拿到那個東西之前我想儘量待在容易立下功勳的地方」

也曾追問菲利克斯執著於什麼要如此汲汲營營於功勳與地位的確立。對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柔軟的棕髮,含糊的這麼答道。

……可以是……類似勳章的東西啦……這種東西還是要自己靠實力拿到才有成就感吧!?」

元帥杖?

還是元帥軍服?

難道是上將花肩章?

或是跟米達麥亞元帥一樣的宇宙艦隊司令官、掌管調兵大印?

還是跟羅嚴塔爾元帥一樣的統帥本部總長、掌管軍令大印?

有太多的可能,反而令亞力克困惑了,菲利克斯的眼神裡有著野心,卻不同於在閣議會裡看得到的那種對地位的慾望,也不同於軍務會議中看得到的那種對權力的執著。

他不反對給菲利克斯一些方便,只要是不引人閒話程度或是不至於立刻被發現的門徑,但是如果菲利克斯不願清楚告知最後目的,那麼針對菲利克斯想要迅速確立功績的願望,亞力克能做的只有置菲利克斯於險境一途。

最為紛亂的前線戰場,或是危險沒人願意接下的任務、人力不足隨時可能受到攻擊的營區。

而這麼做無疑是把菲利克斯推向死亡的前線,高風險高報酬率,只是這個風險隨時可能賠上性命。

還是別想了。

無聲嘆了口氣,亞力克重新整理好心境,再次舉杯向其餘在座兩名剛從前線歸來的戰士。

「還是恭喜你們,菲尼、克勞斯,還好你們都平安無事,下一個勤務地點確定之前,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接著又盡義務的提醒一聲。「對了克勞斯,梅德琳向我問你的近況……」

玩味的看著花花公子額頭染起一點黑青色,原本鬱悶的心情也因此稍微有了晴天的開朗。

「我告訴她不用擔心,你前幾天就平安而毫髮無傷的回到費沙了。

「那、那還真是……」咬牙切齒的,將接下來的感謝詞自緊閉的牙關中送出。

「多・謝・陛・下・了!」

笑得更開了,燦爛到菲利克斯都不由得為好友同情的地步,亞力克擺擺手,客套道「什麼謝呢!我們是好朋友啊~~應該的應該的!」

つづく

次はR18です!数字のコードは下記のルールに従う

下篇為R18!數字碼的規則如下

1=0

2=9

以下類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