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髮~Haare~1


請注意這是菲亞

而且是以後以後的故事,作者沒種到連年齡都不敢設定……

覺得這個配對不合胃口的人請儘早離開。

要追究這兩隻小鬼怎麼在一起的也請……

嗯,稍後片刻(n次方),等作者把文章生出來後再來訪。


—–

「齊格飛、你要不要剪一下頭髮……」

—–

心疼的撥開汗溼的前額頭髮,及肩的金黃髮絲如波浪般散落在臉頰旁、肩頸之間,因為方才激烈的相愛而汗溼,黏貼在微透著紅暈的剔透皮膚上。

金髮的美青年微微開啟那一雙藍玉般的眼眸,渙散的焦點慢慢聚集。

的確是,差不多該剪頭髮了,他在心中同意。

不過個性中那一絲彆扭的性格卻讓他反問。

「怎麼?你討厭我留長頭髮?」

他喜歡這個人吊起了一邊嘴角、斜睨著眼瞪向自己,或是彆扭著性格口是心非的樣子。

難道還真的如克勞斯所說,自己真的是被虐狂嗎?

連忙搖頭甩掉這樣的想法,黑棕髮色的青年小心的改變撐在兩旁的手肘位置、避免壓到一縷金絲,端整而俊美臉龐青年忍不住因為苦笑而扭曲了平衡。

「不是的,怎麼會……」

仔細的將雜亂汗溼在白皙頸子旁的髮絲一縷縷抽起,放置到枕頭上,手指一邊愛憐的描繪著底下汗溼的臉龐、往下延伸頸部優美的線條。

「只是你這個髮型……還真的很像先帝……」

該說是產生了褻瀆死者的錯覺、還是那種一見肖像就膝反射的敬禮衝動?

一頭棕黑色髮色的青年止住了台詞,不管哪一種錯覺都很殺風景。

先帝萊因哈特最廣為流傳的肖像,便是留了一頭及肩如獅鬃的半長髮,即使是從未見過先帝的他也能從各種肖像與資料上得知萊因哈特大帝的模樣。

對 這名青年來說,眼前的情人和那位逝去已久的、偉大而神聖的先帝雖然有著濃厚的血緣關係,卻很少引發他比較兩者的意念,不僅是因為情人在他眼裡的形象早已超 乎了可以具體描述的表象程度,也因為他熟知情人的內在組成,就像精緻跑車的工匠能夠在同款跑車中指認出自己經手打造的跑車一般。

只是,血緣還是不爭的事實。情人偶然流露出的一些動作與神韻,或是片段的幾個表情,還是會讓人自然而然的聯想到故人。畢竟,這對父子在外表上實在有太多的相似。

太多的相似有時候也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聯想,尤其是在最親密的時刻,這種聯想幾乎可說是致命傷。

因此這位青年止住了口。

時間遡回兩人都還衣著整齊之時。

§                      §                         §

「菲尼,克勞斯,歡迎你們平安回來」

清脆的一聲碰撞後隱約拖著回音,最高級的水晶玻璃酒杯展示了材質上的精良。作為主人的金髮青年隨即熱絡的轉向另外一人。

「喬瑟亞哥哥,也祝你這一路平安」

交擊聲沒有了方才的清脆反而多了點拖泥帶水,這絕不是因為舉杯者所使用的酒杯材質有所改變,而是有一方的舉杯者過於惶恐而造成手腕些微顫抖。

「陛、陛、陛、陛、陛下……謝陛下!」

即將從「相對安全」的帝都防衛艦隊勤務,調往「相對危險」的舊同盟領低度開發領巡邏艦隊,要說沒有一點緊張是騙人的,不過令喬瑟亞.德洛依傑更緊張的是被舉辦這場私人餐會的主人敬酒一事。

柔和地伸出手制止,身穿便服的青年委婉一笑,糾正道「喬瑟亞哥哥,現在是私人場合,就別在這種時候提醒我要辦公了」

削了個肖似父親的俐落短髮,明亮的棕褐色頭髮,黯藍色的眼瞳,或許比不上在座其他三人各有特色的出眾容貌,卻也無疑是「容姿端正」、「英俊挺拔」的年輕人靦腆的搔了搔頭,連聲應諾。

「嘿!亞力克」

毫不客氣的態度。

就像是在喊自己多年朋友一般,雖然這也相當貼近實情,不過當朋友的職稱上多了一項「皇帝」之時,還能以這種態度相對,就不免令人懷疑發話者到底是妄自尊大或是位高權重。

「我一直想問但是都忘了」

露著潔白到發光的白牙,才剛晉升為上校的克勞斯淺笑著舉杯詢問。接收到對方坦然微笑的「請問」表示之後,習慣性撥弄了一下前額垂落的髮絲,克勞斯接續著問題。

「為甚麼你只叫喬瑟亞『哥哥』呀?」看起來不單是以年齡做為判準。

一頭髮絲有如濃厚巧克力般的青年得到一個充滿壓力的完美笑容,和一個不懷好意的反問。

「不為什麼啊,如果你希望我叫你克勞斯『哥哥』的話也行啊」

「不、還是算了,當我沒問」

沒有一點停頓的立刻回應。仰頭喝下香檳,克勞斯撇了一旁的喬瑟亞一眼,男性的身家資料一向不會佔用他太多的腦容量,不過為了驅逐剛剛竄起的雞皮疙瘩,他調出了堪稱貧乏的男性友人資料庫。

以喬瑟亞.德洛伊傑為家中么子這項資訊,綜合方才得到的不懷好意反問,推斷或許是喬瑟亞本人的期望也說不定。至於稱呼這個噁 心黏膩名詞的用意,還是不要去深究以保己身平安。

至於那位善良到不曾去懷疑這個稱號的來由,甚至可說是暗自竊喜的當事者,只是睜大了一雙黯藍表示跟不上話題進行與結束的速度。

「亞力克、你該不會瘦了吧」

雖然是疑問形式的問句,語尾卻沒有上揚,聽起來更像是肯定句、甚至帶有一點指責的意味,發自於從方才就只是靜靜用餐的棕髮青年。

身形在四位長身青年們之中仍顯得突出,如果有人羨慕的詢問是否為家族裡的遺傳因子優良的話,這位俊美青年必定會鄭重否認、強調這不過是吃得好睡得好的結果罷了。

對於棕髮青年的問句,為了遮掩一瞬間的心虛,被三人稱之為亞力克的端麗青年把視線移向左手邊的人物,隨口回道。

「沒有啊,我是衣架子、穿起衣服看起來比較細長,喬瑟亞哥哥,這道煎魚是主廚的新招牌,你試試看」

金髮青年強硬的轉移話題。

「是嗎」送了一口魚肉到嘴裡,嚥下後繼續追打。

「侍從長說你好像不是很喜歡新的主廚」

我的身邊全是間諜嗎?

金髮的青年憤憤的以眼神送出抗議,隨即報復性的推薦棕髮青年海參料理。享樂般的眼看那人苦著臉皺著眉、吞下從孩提時代就不中意的食物。嘴裡才滿意的回著。

「沒有啊,新主廚是薛克利大廚的得意弟子,我怎麼會討厭呢?」

和宮廷醫師還有侍從長串通一氣、一天到晚精準控制飲食還逼人吃一堆只有營養稱不上料理的東西誰會喜歡啊?連草莓都變成一個禮拜只有機會吃一次了!!因為可能成為毒殺的原因。

拉長了一聲長音,津津有味的凝視著對面的金髮青年「這樣啊……」欲言又止。

長年的經驗讓他能夠很精準的抓到青年鬧脾氣時會有的反話。不過他也不急著拆穿,更沒有必要在其他兩位朋友面前彰顯自己的不同。他只是留了一抹意味深遠的笑容,然後安靜的低頭用餐。



排版真是大學問
……orz

貼文又會找到錯字和不順…..orz


next

忘了在哪裡看到的………

皇帝只要在飯桌上多吃了哪一種料理一口,下次就不會有人再端那道菜出來。

因為很可能成為被下毒的標的。

這種人生還真是無趣啊~

看來做個有錢人比做皇帝爽多了!

2009/6/28 edited

5 thoughts on “頭髮~Haare~1

  1. Umitan 說:

    喔喔,好久不見的zsjaier,歡迎歡迎~
    還有啊~很快就補齊囉,下篇或是下下篇可能得要加密。原因就大家心知肚明、不說出來了(羞)

  2. zsjaier 說:

    要+密??!!不会吧~~大人~~~~能不能给个密码啊。。。我超级想看。。。。嘿嘿酷似小罗的菲怎么吃干摸进酷似小莱的亚。。嘿嘿~~>\\\\<

    PS:就等大人更新日记和命运了。。。。喵~~~~

  3. athenalu 說:

    忘了在哪裡看到的………

    皇帝只要在飯桌上多吃了哪一種料理一口,下次就不會有人再端那道菜出來。

    因為很可能成為被下毒的標的。
    ——-
    這個根據我的印象
    在《宮女談往錄》中有出現過
    一菜不能過三匙
    第三匙超過後
    那個菜就一年半載不能上桌
    每年過年還得來一次這種撤菜的表演
    提醒皇帝不能忘記這個規矩

    • Umitan 說:

      喔喔喔,大感謝!!!

      我只有個印象是什麼白頭宮女道從前之類的(想當然爾不是這種標題)
      應該就是看到這本吧!

      總之、真的去細究那些皇室規矩,就會覺得,皇帝還真不是人當的,會有那麼多性格扭曲的皇帝也難免

      畢竟在這種層層規矩和約束之下,還能保持心智正常的到底有多少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