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崩壊ルルーシュにラブ アタック!!


もう、今回の「ラブ アタック!」は学園編のコメディを最高に発揮した!

篠崎咲世子・・・クノ一だったのか!?恐るべし!!篠崎流体術や変装術を駆使するスーパーメイドだなんて、すごすぎるよ!御都合主義にも程がある。

ロロはブラコン決定!(はんこ付け)

そして、コーネリア生還を祝して、乾杯!!

まぁ、何故アンナ所にいたのかはさておき、それは次回(以降)の楽しみ。

アニャはあまり萌えない・・・まぁ、そう言うタイプに興味がないかも。でもなぜ「ルルーシュ君」の幼き日の写真を持っているかにすっごい気になる。

ミレイさんの恋心にちょっぴり切なく感じた。

ジノ・・・ノーコメント。なんだか制作側の意図が見えすぎて却って面白くないな。

ディトハルト、こいつの忠誠が揺れるところが見たい。ゼロのイメージが変わった、それと気付くディトは寝返りするかどうかを揺れる!今まで黒の騎士団に裏切り者なしというのはつまんないよ!ディトなら出来る!がんばれ!参謀さん!!

「人間関係を出来るだけ円滑に・・・」と咲世子さんのひと言から妄想した短編

接下來是中文短篇小說,有看CODE GEASS的網友可以安心食用~

—-

—-


—-

「副會長、那個……請接受我一片真心!!」

兩側綁著大大的粉紅色蝴蝶結、比雷路許小了一個學年、對他來說僅僅是有過幾面之緣的可愛女孩子低著頭,通紅的耳朵說明了她的心境,捏著白色信箋的雙手不停的顫抖。

「啊…謝謝你」

好聽的男中音帶著一點慵懶以及溫潤如水的柔情,接過了學妹的信封,雷路許送上一個安撫的微笑,接著道「謝謝你的心意,我會好好閱讀的」

有禮的向那名心臟明顯因為過度加速而即將爆炸的學妹點了個頭,阿許佛德學園高等部的副會長便瀟灑的轉身離去。

完全沒有發現到在暗處目睹這一切的駱駱、以及三秒之後因為過度興奮而軟倒在地上的學妹。


「雷路許……那個,我從入學時就一直注意著你、那個…我、不想在……高中時代…留下遺憾、呃…那個、就是說……我…喜…喜歡…喜歡…很………很喜歡你!」

拼著命講出了練習了一個多月的台詞,和雷路許同年級但是沒有什麼交集的古典文學研究會會長,這才戰戰兢兢的抬起頭來觀察身前端麗少年的面容。

意外的發現沒有自己印象中的裝傻表情,也沒有困擾或是困惑的樣子。絞盡了所剩無幾的勇氣,她繼續把精心準備的告白用台詞背誦而出。

「每次看到你出現在校園裡、我就會打從心底慶幸自己選擇了這所學校就讀!

即使只能從遠處遙望,只要你有來學校的日子,每一天都是我的紀念日!

你因故缺席的日子,即使艷陽高照也讓我覺得校園少了光明與希望。

我對你的愛慕無法隨著歲月流逝而變淡、反而不停的累積與增幅,我已經無法克制自己、在畢業前繼續壓抑住對你的情感!」

帶著圓框的眼鏡,整個人散發著一股文學少女氣息的女孩,一口氣發表了她整整默背了一個禮拜的台詞。

「謝謝你、沙林那、我好高興哪……謝謝你熱情而充滿勇氣的告白」

沒有遭遇到預想中的你是個好人回答,甚至也沒有迂迴藉口,一頭亞麻色捲髮的少女不可置信的徵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她小心地確認。

「真的嗎?你真的…不會覺得麻煩、不愉快、討厭……嗎?」

薄薄的唇瓣往上翹起、平時被沙林那譬喻為「紫電」的眼瞳呈現出紫水晶般的美麗色澤,雷路許無造作撥了撥漆黑如鴉翅般的髮絲。

「怎麼會呢……我很感激你對我的好意……」

「那、那、那!!!」

文學少女前進了一步,冰涼的手顫抖地握住比起女性毫不遜色的優美指尖。

「就一次就好!下禮拜的週末、可以和我約會一次嗎?」

「那有什麼問題…你想去……」

「哥哥!」

剩下的疑問句被一雙少年的手掌給蓋住,駱駱神不知鬼不覺的竄了出來,阻止文學少女聽到決定性的答案。揚起充滿殺氣的笑臉,他僵硬的、衝著沙林那咧出一個不自然的笑容。

「真是抱歉、學姐,下禮拜哥哥已經答應我要教我馬術了。還有…」

轉過頭去,面對滿臉疑惑的「哥哥」、駱駱的台詞幾乎每個字都是從牙縫裡擠出來似的。

「『哥哥』、物理老師在找你喔!好像是說沒看到你補交的報告。」

語畢立即不由分說,硬拉著雷路許離開。

—-


—-

「副會長!」

「什麼事?愛德華」

在火紅的夕陽下回過頭的雷路許、映襯著霞光的面龐有種令人不得不肅然起敬的神聖美感。

叫住雷路許的同班同學反而咽住了話語、楞了楞,直到那個他傾慕已久的對象逼近、歪著頭再次詢問「什麼事」的時候,愛德華才清醒了過來。他紅著臉退了兩三步,強忍著似乎鼻血就要自鼻腔噴射而出的感覺。

「副、副會長……那個……其實,我、我、我、我……」

吸了一口氣,愛德華豁出去的喊道「我喜歡你很久了!!」

再次把頭往另一個方向傾斜了一下,雷路許只是徵大了一雙稀罕的紫色眼瞳。

「我一直很羨慕利維爾、朱雀他們、可以輕易和你勾肩搭背、笑鬧在一起……啊啊!」

察覺到自己話中可能的語病,愛德華連忙補充。

「當然、我知道副會長沒有那種傾向、我說的只是、單純的,羨慕而已,因為……因為……」

羞恥的低下了栗色的頭,愛德華接續著告白。「我…我連跟副會長一起玩鬧、一起談天的資格都沒有……啊啊……我沒有意思要你接受我的告白、只是,只是,我想讓你知道,我…我真的…真的很喜歡你……」

沒有輕視的回覆、也沒有冷淡的對應,就像是春陽一般薰人的微笑在愛德華面前展開,雷路許安慰著同班同學,「愛德華、謝謝你這麼喜歡我,但是啊……」

他伸出修長而整齊的手,搭上了同班同學的肩膀。溫和而充滿慈愛的糾正。
「和我講話哪裡需要什麼資格呢?請千萬不要這麼貶低自己了!大家都是一起學習的同學不是嗎?」

這輕微的動作引爆了愛德華儲蓄在體內所有的勇氣與行動力,他毫不猶豫地撲上,一把抱住眼前思慕已久的人,左手緊緊的環住那纖細到連女子都要自嘆弗如的腰身,熱烈的氣息撲打在雷路許的耳側。

「我、我忍不住了、雷…雷路許……」

噘起的厚唇呢喃著「一下……只要一下就好……」

正當他不由分說的想將自己的雙唇重疊上去,卻在這一瞬間、就像身體被按了暫停鍵似的,停止了一切的動作,衝進教室的是啟動了GEASS力量的駱駱和待機在力量範圍外的維蕾塔。

「咲世子這個混蛋!」她到底把哥哥的身體當作什麼了!?

一把撕開緊貼在一起的兩人,駱駱粗暴的動作任由愛德華以不自然的姿勢倒到地面,將咲世子假扮的雷路許推給維蕾塔搬運出去,隨即冷淡的一腳踩在愛德華身上,「乾脆殺了這傢伙……」反手俐落的抽出藏在腰後的折疊式尖刀。

「不行!駱駱!!不能在學校裡殺人!!」

一聽到駱駱的喃喃自語,維蕾塔連忙阻止,這可不像機情局的人員一般,容易隱瞞,屍體的處理也是一大困難。但是說是阻止、他也不敢踏入駱駱所張開的靜止結界之內。只敢在外圍乾著急。

駱駱冰冷地撇了一眼,完全不理會維蕾塔的阻止,手腕熟練的一甩,鋒利的刀刃隨即展開,在夕陽下閃動著冷粹的寒光「即使對象是影武者、這傢伙企圖染指哥哥的企圖再明顯不過了……留著也是禍害!」

熟練的提起對方的領子就要一刀劃下,維蕾塔連忙大喊,「雷路許!雷路許也說過不希望你再殺人了!!」

這次的關鍵字顯然比方才的勸阻更有效,刀鋒在愛德華的喉頭上三公釐處停下,隨手將提起的人丟回地上,聲調仍然是掩蓋不盡怒意的駱駱哼了一聲。再持續下去他的心臟也要受不了了。

俐落的將刀收起,亞麻色而帶著微捲髮絲的少年,對著原本該是自己上司的維蕾塔下指示,「把『哥哥』帶走。」隨即率先離去。

一個禮拜後,愛德華在市街上、原因不明地飛身到車道中,被來往的車輛夾擊衝撞,幸好車禍地點離總督綜合醫院不遠,總算是在鬼門關前繞了一圈撿回一條命。

面對事後警察的調查,愛德華只記得自己莫名其妙的就從等待紅燈的路旁飛到車道中央,調閱了街頭的錄影,發現當眾人都在路旁停止等待信號的時候,有一隻白皙的手突然推了愛德華的背一把,因此警察轉向蓄意謀殺的路線調查,但是,無論警方如何訪問當時站在街頭的其他路人,都沒有人注意到,愛德華被推出去的那一瞬間、自然,也沒有人發現是誰伸出了手。受限於錄像的畫質與角度,無論如何解析都無法特定出那隻手的主人,這起車禍事件,也一直成為第11區東京租界的懸案之一。

4 thoughts on “人格崩壊ルルーシュにラブ アタック!!

  1. Lycoris 說:

    先說……內容(日文部分啦)有看沒懂這樣,只是來碎碎唸的而已(喂)

    最近才在補完CCR2,第13集真的太荒謬(或說是誇張)了。

    Orange收服的太迅速了,整個步調害我以為我在看セキレイ,再配合上對魯魯他老媽忠誠什麼的對白,違何感很大說。

    還有夏麗啊,頓時讓我明白何謂「被愛情矇蔽雙眼」的女人了。稍微有腦袋,不,應該說不用想也知道,若真的想要幫助魯魯,也不需要選擇一個「自己毫無能力」的場合來攪和嘛……還是說這根本就是編劇為了發便當而製作的劇本?(夏麗這個角色太麻煩了,這回讓他死掉──這樣?XD)

    總之我真的覺得沒有第一部來的讓我驚艷……現在同季新番中,CCR2都被我丟到好後面才看。也不能說完全不期待,不過就是沒有第一部讓人迫不及待的feeling,反而還比較期待鋼彈oo的續說……

    糟糕我好像都在抱怨,沒關係吧?(逃)

  2. Umitan 說:

    哇哇哇~~沒在日本就看不到同步內容的人被爆料了………嗚嗚

    好吧,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被投炸彈了。
    R2的確第二季添加了太多各方人馬的意圖,變得沒有像第一季那麼單純明快(?)了,不過我的苦水可能跟lyco不太一樣吧。劇情上發展迅速倒是可預見的,反正現在也還沒真的看到12話以後的東西,所以就先不予置評了~

    雙歐……嗯……該說嚕嚕的機器人卡通皮.史詩式超級系鬥智卡通骨已經是我的極限了,對剛彈系統實在是沒有什麼接觸。

    夏麗的死嘛……我想不是因為她麻煩才被幹掉的,只是為了增加悲劇性質罷了。
    第一季她為了這個效果死了老爸,第二季老爸已經死了所以只好死夏麗本體了。有看過的朋友雖然罵說狗血不過似乎都還是被乖乖逼下眼淚了,等有辦法看到卡通再來發表感想吧~

  3. Lycoris 說:

    糟糕了我不知道U桑還沒看啊(抱頭)
    最近R2反而比較不是我的注意重點就是……(望向某戰很大的三角戀)

    對了,這句→不過我的苦水可能跟lyco不太一樣吧……(下略)
    我比較好奇是什麼耶XD

  4. Umitan 說:

    我的苦水大概都和機械設定方面有關……
    第一季還比較容易自圓其說,到了第二季已經不知道在超級系什麼了~
    果然是劇情介紹和人物設定放在機械設定之前的作品唉~~也不能奢求太多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