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千頁R.C.482 Aug.XX -3-


(三)

標準時刻顯示為0:15AM。雖然說宇宙中沒有晝夜的區別,不過除了值班勤務的人員,比較上來說在活動區走動的人明顯的減少了。

驅逐艦哈美崙二號裡、連結食堂與士官起居區通道中一前一後的兩名士官身影在金屬牆面上拉出兩道斜影,前方的身影纖細而優美,柔韌的肌理所牽引出的每一個步伐都靈巧完美。而後方的人影雖比前方的身影略為高大,仍然看得出來體型還有許多發展的空間。

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正準備回各自的個人房休息。首先打破沉默的是萊因哈特。

「你在生氣嗎?吉爾菲艾斯。」

雖然只有兩人獨處時,吉爾菲艾斯也不是什麼多嘴饒舌之人,但是……

長久以來寢食與共、由些微的面容神情與步伐的重量改變,要判斷出友人目前的心情對金髮少年來說、還不至於是難事。

「沒有的事,萊因哈特大人。」

騙人!

聽到自後方傳來的答應,散佈著些微冷淡的因子,萊因哈特兩道俊秀而細緻的眉立即鎖了起來。

「有什麼事想說就直接說出來!」

「沒有什麼事。」

這個悶葫蘆!

萊因哈特一個咬牙,轉身,一把揪起比自己高了10公分左右的領口,怒目而視,「明明就一臉有話要說的樣子,悶在心裡做什麼!?到底是什麼事!!」

豔紅色的髮絲不規則的捲翹著,如燃燒中的火焰一般,被前額髮絲微微擋住的是端整但抹去了表情的臉蛋,吉爾菲艾斯只是低著頭,雙手緩緩包裹住那注入了怒氣抓住自己領口的右手,內心翻騰的黑色液體就快要滿溢而出,那是嫉妒、不安、佔有、惶恐、猜忌形成的黑闇,流動在四肢、融合在骨血之中。

自從「那時候」起,吉爾菲艾斯就一直受著煉獄裡烈焰的炙烤,他不得不承認,為了自己污穢自私的願望,遮斷了萊因哈特與其他人更進一步的交流,雖然安妮羅潔總是說,「萊因哈特不想交其他的朋友,只要有你一人即心滿意足」但是!

讓萊因哈特不想去交其他友人、更正確來說,是「沒有必要去交其他友人的想法」,卻是自己有意識種下的。明知道希望微乎其微、甚至心中這珍而重之的花朵可能永遠沒有含苞綻放的一天,但是就如同父親連給蘭花澆水這種事都不願假他人之手,自己也不願意讓這朵珍貴名花接觸到「自己」以外的水、空氣、以及土壤。

吉爾菲艾斯輕柔地將自己領口上的手拿下,掛上一個和往常一樣、春風薰人的微笑。「只是覺得之後的閒聊有些空泛,擔心拖延您的就寢時間罷了……」

非常堂而皇之、合情合理的理由。

聽到這樣的理由,萊因哈特也只能訕訕然鬆開指節。含混地「喔、這樣啊……」答了一聲表示理解。

雖然內心裡還是留有一塊空白拼不起來的碎片,他感覺得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是卻找不到理由與方向去將闕漏的地方補起來…………

實際上也如吉爾菲艾斯所言、兩兄弟之後的閒扯內容萊因哈特有一半都跟不上,只能傾聽,不過,他認為這樣共有時間的方式,也是必須的。

「這也算是難得的機會,可以直接傾聽士兵們的心聲,在可能的範圍裡,我不想掃了他們的興頭!」

但萊因哈特這樣的心思與體諒,對吉爾菲艾斯來說,卻是不可思議到隱然生出一點危機意識的地步。幼校時代的萊因哈特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表現,只要同組的人開始廢話或是言不及義,不耐煩的神情立刻出現在臉上,不然就是毫不留情地指出對方「浪費時間」、「自相矛盾」、「沒有重點」。

像今日這般好脾氣的迎合他人的話題,不禁令吉爾菲艾斯內心警鈴大作,在嫉妒的情緒中、他忘了萊因哈特完全是出自於「體諒下屬」的心情,反而焦慮地臆測萊因哈特是否對翟德爾兄弟抱持著好感。

吉爾菲艾斯理智的部份一面斥責自己是想太多,但是情感的部份卻又不斷生出更荒謬的臆測與猜忌。

兩邊的人格互相撕扯著心臟,一陣一陣傳來割裂般的痛楚。

緩緩吸了口氣,一頭紅髮的少年把兩人之間距離再次拉開,翻騰的黑色情緒幾乎要將他給沒頂,此時他需要的,是一點點用以冷卻心情的獨處。

「萊因哈特大人,您先回房吧,在下去值勤室那兒確認一下班表後再回房……」

要忍耐,齊格飛.吉爾菲艾斯!記住你的身份!!不想失去所有的話,就要忍………

猜想是身為保安主任例行的查哨,金髮少年不疑有他地點了點頭,但隨即又叫住了往值勤室移動的紅髮身影。

「啊…對了!吉爾菲艾斯!」

在通道上緩緩轉過身來的身影,不知為何,突然給了金髮少年一種異樣的陌生感。

吉爾菲艾斯的表情……是這樣的嗎……

那表情,像是擔負了過多的重量而瀕臨崩潰、那眼神,像是藏了千言萬語卻無法說出的悲哀。

「還有什麼事嗎?萊因哈特大人?」

才一眨眼的瞬間,吉爾菲艾斯的形象又吻合了萊因哈特記憶中的模樣,彷彿方才的霎那不過是錯覺的產物。

甩了甩頭,萊因哈特把剛剛那個詭異的想法給拋開,他抬起了尖巧的下巴,凜然宣佈。

「就是這個講話方式!吉爾菲艾斯!!」

「請問……有……什麼不對嗎?」訝然地,吉爾菲艾斯反問。

幾個闊步向前、筆直地指向吉爾菲艾斯的鼻尖,金髮少年那端麗的臉龐上、浮起一絲相符於實際年齡的的神情;戲謔如頑童般。

「兩個人的時候,不用這麼硬梆梆的對我講話!」

「呃…但是……」

「沒有但是!」

「可是……」

「沒有可是!」

「萊、萊因哈特大人!!這……」簡直太霸道了!太突然了!

紅髮而高挑的少年那介於成年人與少年之間的臉蛋升起一點紅暈,面對金髮天使這突如其來的要求,著急與困惑的神色在吉爾菲艾斯的臉上顯現。

「不准叫大人!!!」截掉了摯友的語尾,無視於對方的困窘、甚至是有點壞心的,享受著這難得的奇景,金髮少年強硬而不容任何交涉餘地的,否決了那個稱呼。

果然!

那個翟德爾說得對,萊因哈特不禁暗暗在內心咂著舌警惕自己,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竟然在不知不覺之中,習慣了「萊因哈特大人」這個稱謂!?

故意學起翟德爾伍長的語氣,雙手插在腰上,神氣而霸道地糾正道。

「又不是繆傑爾家的家臣,什麼大人大人的!」

「萊因哈特大人……您!」

「吉爾菲艾斯少尉!這是命令───!!」微微昂起下巴,萊因哈特拿出了階級來壓制。當然,這其中並沒有專制威壓的意思,追根究底,其中一方更是有意無意地縱容著這玩鬧式的專制。

真是,拿這個人沒辦法啊……

揚起一抹苦笑,吉爾菲艾斯放棄了繼續爭論,他垂下肩膀、緩緩吐出一口長氣,即使眼裡眉間還帶著一點無奈,但那笑、卻比之前任何一個笑顏都還要暖人心脾。

「知道了,萊因哈特……」

那句稱呼是寵溺的、包容的、綿密的、柔情的,是萊因哈特睽違已久的「萊因哈特」。

「……!?」怎麼回事,心臟好像突然不規律地跳了兩拍!?

下意識捂著心口,這個突如其來的陌生激動衝擊了萊因哈特的胸口。但他隨即恢復冷靜,重新提振了一下精神之後,對吉爾菲艾斯擺了擺手。

「這、這才像話,你去吧!我先回房了!」

「嗯……晚安,萊因哈特」

「晚……晚安」

NEXT

3 thoughts on “千夜千頁R.C.482 Aug.XX -3-

  1. earthinsea 說:

    萊因哈特是一個體恤下屬的好上司, 但對同儕就要求很高了啊!

    不過吉爾菲艾斯對別人似乎沒有這樣明顯的區別. 他對無能的同僚還不到厭惡的地步, 在一般人面前他都是先以溫和的形象出現, 所以在腦袋不清醒情感又混亂時想不到來因哈特態度的區別吧!

    能讓吉爾菲艾斯意識到自己的獨占慾真是可喜可賀(吉爾菲艾斯爸爸那段不知為何讓我覺得很可愛~) 能讓萊因哈特發現吉爾菲艾斯的彆扭也真是可喜可賀~

  2. ninaan 說:

    所以這個專屬於吉爾菲艾斯的『萊因哈特養成遊戲』已經進行到一半了…..

    友好度超高,但感情停留在友情/親情,愛情嘛,還沒表白過還不算!

    終身友好度應該也超高了~~~~

    唔!等下一篇等下一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