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千頁R.C.482 Aug.XX -2-


同樣是重修過

(二)

身上的軍裝端整而服貼的包裹著身軀,已經維持不住原本端坐姿態的少年中尉、悄悄在自己大腿上擰了一把,試圖振作精神。無奈他已經超過6個小時沒有休息,加上連續接受身前該稱之為「醉漢」的男子、滔滔不絕的演說轟炸近兩個小時。

精神的疲憊與肉體上的疲勞都已經快達到臨界點了。

造成這種情況到底是誰的錯呢?

下意識地撥了下前額的金髮,少年軍官在心中搜尋著記憶。

「關於你們的事情,請再多說一點給我聽,有關於你們每個人的事情。」

「有趣!那我就說給你聽聽!!」

難道……這就叫自討苦吃?

後頭部有種類似暈眩的感覺正在擴大中,或許是對面的伍長連灌了兩瓶白蘭地的關係,每一句自翟德爾口中吐出的字彙都夾帶了濃厚的酒精氣息,薰得原本滴酒不沾的金髮少年臉上也染上一絲酡紅。

睡意與近似微醺的暈陶感,放鬆了束縛萊因哈特精神的緊箍繩索,他從一開始的端坐姿態改為一手支頤,甚至漸漸傾斜了身體的角度,然後開始加入兩兄弟的話題,偶爾插上一兩句。加上最後羅爾夫也忍不住自己去拿了酒杯,號稱要陪可憐獨飲的兄長喝個「一杯」之後,談話的內容一口氣被解除了所有束縛,葷腥不忌天南地北。

因此,萊因哈特有辦法跟得上的話題又變得少了,他堅持著不沾酒的原則,只是隨著氣氛在手中捏了一只裝了蘇打檸檬水的杯子。

翟德爾兄弟目前熱情地比手畫腳、與兩位「未成年」士官分享的話題,正從「依謝爾倫風化特區第12街小姐總評比」,剛剛轉進到「苦悶艦艇勤務中自我解決的各式創意大法」部份。

「航海長你都不曉得啦……出任務最痛苦的莫過於沒有『歐拿你』的配菜啦!」

「就是啊……不過副長一定有夾帶很多到船艦裡頭,我敢打賭!」

大笑著拍了自己弟弟的頭頂一記「嘿!你又知道了!你去偷看了?」

「要不然副長怎麼從來沒有積太多欲求不滿的樣子!」

「說不定人家定時清理咧!!」

「最好是副長的『歐拿你』技巧都很高超啦!」

眼看這兄弟兩毫不在意、沒有一絲靦腆地暢談「歐拿你」,萊因哈特忍不住轉過頭瞄了身旁的紅髮摯友一眼。

他記得,這是溫和好說話的紅髮摯友難得堅持的「個人隱私」,甚至連自己偶然提起、都得不到什麼回應的話題。

除了那個晚上。

吉爾菲艾斯還是維持了一副人前溫和有禮的模樣,沒有特別去加入翟德爾兄弟的話題,也不去強硬打斷對方的談話,接收到萊因哈特困惑的質疑眼神,他輕輕聳了下肩頭,表示一副「莫可奈何」的無奈。

阿蘭努斯打著酒嗝,大手朝面前的兩位長官招呼著,試圖將兩人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自己這邊。笑咧的嘴裡不斷散佈著高濃度的酒精粒子。

「我……嗝、我跟你說唉……雖然說『求人~不如求己』!可是啊~航海長!」

給自己倒酒的動作已經失去了原有的流暢,阿蘭努斯盯著溢出杯緣的酒液,嘴裡咂著舌可惜了那私藏的珍品,一邊繼續著話題。

「在歐拿你這檔事上,絕對是『求己~不如求人~』」

隨即兩兄弟互相大拍對方的肩膀,嘿嘿呵呵地大笑起來。

萊因哈特雖然不知道這件事有哪裡好笑,不過,阿蘭努斯的話倒是引起了他的一些共鳴,於是他鄭重地點了下頭,附和了這個意見。

「歐拿你嗎?嗯……的確是旁人動手比較好」

一旁原本雲淡風輕的吉爾菲艾斯一聽到萊因哈特這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回應,嚇得將手中的檸檬蘇打給潑出,他滿面驚恐地別過頭來,小心翼翼確認著金髮天使的面容神情。

「萊……因哈特大人……您……您真的知道那是……」真的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嗎?

解讀到吉爾菲艾斯未竟之言的意含,萊因哈特沉下一張臉,鼓起臉頰賭氣地瞪視。

「吉爾菲艾斯你這什麼表情?你把我當成什麼了!?這種程度的事我會不知道嗎?」

「就是說啊……紅髮的帥哥!!」

翟德爾插進了兩人之間,吉爾菲艾斯還來不及阻止、大手便一把撈過萊因哈特的肩頭,用力的拍打著,「別看我們漂亮的金髮航海長一副嫩嫩的樣子就以為人家沒經驗!!哈!!」

「這種東西是常識啦~常識!!」

撇過頭去尋求弟弟的意見,接在阿蘭努斯「對吧」之後是羅爾夫雙簧般的「就─是─說─啊!」

「航……嗝!航海長這麼漂亮!在12街一定大受歡迎的!搞不好小姐們爭著要做航海長的生意也說不定呢!!」

「就是說嘛~保安主任不可以這麼小裡小氣!嫉妒人家長得帥啊!」

「老哥你這話就不對了~保安主任也長得很帥啊!!」

被弟弟糾正了說法,阿蘭努斯拍打著自己的額頭、大笑道「哈哈哈哈!!對啊!我怎麼可以這樣講!該罰該罰~來來來~罰一杯!」隨即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滿滿的酒,仰頭飲下。

被兄長熱絡的氣氛帶著、羅爾夫也灌了一口,滿面通紅地「噗啊」了一聲,接著托起雙頰,凝視起「漂亮的金髮航海長」來,喃喃道。

「嗯、嗯…航海長果然很上相……側面的角度真不錯啊……」在他心中,只怕已經展開了畫紙素描起萊因哈特的輪廓來了。

知道羅爾夫已經跑到自己的世界裡,阿蘭努斯繼續著話題,「航海長不愧是有經驗的人,懂得這其中的差異!唉,就只恨哨戒出港的期間只能『自力更生』啊……不管右手怎麼熟練,都會有習慣的問題啊!!哪裡比得上其他人的手,那帶來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啊!!」

「唔……」

「你知道嗎?航海長!我試過很多方式耶!例如說改成用左手啦!或是不用躺的改趴著啦~」

「有效果嗎?」

「沒啊……只是更累人啊!!」

「喔……」原來如此!

「我連故意把右手壓痲這種蠢事都幹過喔!」

「喔?為什麼要故意壓痲?」萊因哈特好奇地接著反問。

「呃……」

羅爾夫笑嘻嘻地插了話進來,他親暱地搭上阿蘭努斯的肩頭,取笑著自家兄長。

「因為我老哥以為這麼一來手上的知覺就會暫時消失,可以騙自己說那是麗塔的手啊~哈哈哈哈………」

「閉嘴啦!羅爾夫!!」連忙把多嘴的弟弟一把推開。

「噯~~~我說得都是實話啊!!」

打斷了兄弟兩的鬥嘴「那效果如何?」萊因哈特追問著「創意實驗」的結果。

「萊因哈特大人!!」

「吉爾菲艾斯,你的蘇打水打翻了」無法理解吉爾菲艾斯的慌張情緒,萊因哈特只是點出了吉爾菲艾斯面前打翻的水杯,隨即又將注意力轉回阿蘭努斯的「歐拿你創意實踐」效果上。

「唉唉唉………麗塔的手又沒那麼多毛也沒那麼大,就算閉上眼睛也不對啊~~~」

交叉起雙臂,萊因哈特深深地點了下頭,「原來如此,的確是很難重現」

「很難!非常難啊!!」

萊因哈特想起自己第一次「歐拿你」的時候,正是由吉爾菲艾斯的手掌溫柔導引,回想起當時吉爾菲艾斯的手指、手掌、每一個搓、捏、按、揉的動作,不知怎地,突然感到身體一陣燥熱,不過,正如阿蘭努斯所言,真的「很難重現」。

無論自己事後如何努力,就是無法再次重現當時吉爾菲艾斯帶給自己的奇異體驗。

改換了一下坐姿、萊因哈特再次附和,「你說得很對,要重現他人的動作,的確很難,感覺無法完全代換……」

一旁的吉爾菲艾斯則是聽得膽顫心驚,生怕這位一向行事光明的天使一個不小心就說溜了嘴,萬一,萬一他發現一般男子好友之間是不會這樣做的,萬一,翟德爾兄弟當場表示了什麼?自己又該怎麼對應?光是假設性問題,就已經逼出吉爾菲艾斯一身的冷汗。但現在其他三人談興正高、貿然打斷絕對是對自己不利的。

見機行事吧!有著一頭紅豔髮絲、同樣是「未成年」士官的吉爾菲艾斯這麼告訴自己,出自於不同的動機,聚精會神的聆聽著話題。

「對吧!?所以每次一靠港我都要立刻衝12街,然後趕快把已經有點模糊的感覺再叫回來!」

「喔、叫回來?具體來說怎麼做?」

「萊因哈特大人!!」

吉爾非艾斯覺得自己快聽不下去了,萊因哈特居然一本正經的和其他人討論這種話題。

「吉爾非艾斯,有什麼事嗎?」

「保安主任,你這樣會不會有點過度保護啊?」

「對啊!這是很重要的實戰經驗耶!」兩名醉鬼強勢地堵住吉爾非艾斯想要打斷話題的意思,又繼續與「金髮的航海長」分享經驗。

「聽說啊,人的腦會騙人……」

「唔嗯,你是說自我暗示嗎?」

「對對!每次一靠港,立刻衝12街立刻叫小姐的話,身體就會記得那個感覺、那個很爽很爽的感覺!」

「然後呢?」

「然後出任務的時候,就要靠不斷回想那個時候的感覺來自力救濟!」

「喔……我懂了,所以你說要把感覺『叫』回來是這回事啊!」

「對啊,航海長,我腦袋不好啦!巡航任務太久的話,那個『感覺』就會越來越模糊,所以每次都要這樣『補』一下才行!」

「原來如此,那你覺得『補』一次大概都可以撐多久呢?」

「萊因哈特大人!!」

「吉爾菲艾斯,你在激動什麼啊?這種事你應該也有經歷……啊!?」

才剛說完,萊因哈特的臉上不禁浮起一絲抱歉的神情。

他憶起了當時自己幾乎才只是握住了吉爾菲艾斯的分身,沒什麼加強經驗暗示的機會,吉爾菲艾斯就解放的情景。

「啊……抱歉……都是我不好……明知道你沒有什麼……還這樣說,是我不對」趕緊向身旁的紅髮摯友致上歉意。

照翟德爾的說法,吉爾菲艾斯大概連把『感覺』記下來的時間都不夠就發洩了,所以才會如此過度反應吧?

但是這只有兩人之間才懂得的真實意義的話語由萊因哈特口中說出,卻為翟德爾兄弟解讀為另一種意思。羅爾夫笑得整個人趴在桌面,不斷抽搐起伏的肩膀顯示著他已經無法說出任何話。而阿蘭努斯則是一邊大笑之餘,「航海長你這樣不行啊!!人家沒有經驗還這樣說」

一邊橫過桌面去抓住了吉爾菲艾斯的肩膀猛搖,「可憐的保安主任、別難過、不要難過!!」

又拍肩又摸頭的,簡直就像是把吉爾菲艾斯當作第二個弟弟一般對待,阿蘭努斯拍著胸膛保證。

「不用擔心!保安主任,等這次任務結束,我帶你去12街好好逛一遭!放心~~我有認識手技高明的人!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

「不、真的不用……」不接受吉爾菲艾斯的低聲婉拒,阿蘭努斯強硬地接道,「就這樣說定啦!」

長長嘆了口氣,一定要及早結束這個話題。吉爾菲艾斯在心中打定主意。他看準了阿蘭努斯才剛把杯中的液體飲盡的那一瞬間,一頭紅髮的少尉立即輕輕巧巧地接過桌上幾乎算是清空的酒瓶,而另一隻手也迅雷不及掩耳地、沒收了面前羅爾夫的酒瓶與未開封的啤酒罐。端起了「保安主任」的架子,他開口道。

「兩位再這麼喝下去,明天的任務就不是一片醒酒錠可以解決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對羅爾夫嘟囔在口中的抗議,吉爾菲艾斯只是微微一笑,「在下今天已經對兩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可不能保證對兩位明天的勤務狀況還一隻眼閉一隻眼喔。」

語調上輕柔而婉轉,但是神情卻透著不容討價還價的堅持與冷靜。

即使吞下腹中的酒液比弟弟羅爾夫還多出一倍有餘,但酒量比照起自家小弟來說,也是高出兩倍有餘,被同伴們封為酒豪的阿蘭努斯甩了甩頭站起身來。

雖然酒精讓他說話的態度與內容都超出了原有的尺度,卻不代表酒精已經麻痺了他所有的感官與判斷力,吉爾菲艾斯那隱含在話語中的軟性威脅他還有能力分辨,歪斜著身軀一把攙起羅爾夫,手臂穿過腋下幫助自己的弟弟站起來,阿蘭努斯向吉爾菲艾斯一個點頭,單手負荷著弟弟的大半重量、一邊回應著。

「的確是有點醉了……時間也晚了,咱們下回再喝過!」

看到羅爾夫竟全身無力到連站都站不直,萊因哈特不禁有點擔心。

「不要緊吧?我們一起送令弟回房好了……」

另一方面,他也自責起自己應該更嚴正的阻止羅爾夫飲酒才是。

一旁的吉爾菲艾斯和阿蘭努斯交換了一下眼神,掛上安撫人心的微笑接道,「我想伍長一個人應該還應付得來,萊因哈特大人。」

阿蘭努斯也立即搖頭擺手,「不用不用!航海長你們也累了才是,趕快回去休息吧!」

NEXT

One thought on “千夜千頁R.C.482 Aug.XX -2-

  1. ninaan 說:

    哇哈哈哈哈

    好認真的可愛小萊啊!小吉的背上應該都溼了才對吧

    小吉你這才發現,不一定是生性大嘴巴的人才會漏口風吧

    像小萊這樣正經的洩露祕密,才是讓人想生氣都氣不起來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