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飛的十年日記 幼校篇 21


結束陸戰演習之後回到宿舍房間的萊因哈特,一邊拎著兩人份的防具,一邊正奇怪著吉爾菲艾斯怎麼就消失了一整堂課。

正打算開門時,才發現房門沒有上鎖,這代表吉爾菲艾斯已經先回來了?

臉上重新揚起笑意,萊因哈特推開門,正想關心一下室友翹課的原因。「吉爾菲艾斯?怎麼啦?居然翹了陸戰演習。哈米爾斯教官很關心你喔。」但一進門看到的就是吉爾菲艾斯趴在床上,看起來一付頹喪無力的樣子,本想從後面發聲嚇他一跳的惡作劇心情也沒了,他走到吉爾菲艾斯的床邊,關心著問道。

「吉爾菲艾斯,怎麼了,生病了嗎?不舒服嗎?」

悶悶的音調從枕頭下傳出。

「什麼都沒有,你先去沖澡吧。」紅髮少年即使心情再怎麼低落,也習慣性的提醒室友,每次陸戰演習完之後,萊因哈特總是第一個搶進浴室的。

「看起來一點都不像『什麼都沒有』啊!你怎麼了?」

萊因哈特敏銳的察覺吉爾菲艾斯語調裡的不協調。一邊用毛巾擦著脖子後面的汗水,一隻手就要去把吉爾菲艾斯給翻過來。

!!

情急之下,「別碰我!」吉爾菲艾斯作了他有生第一次拒絕萊因哈特的動作──拍掉了萊因哈特伸過來的手,但隨即又因為對方眼中不可置信的神色而感到愧疚。才想要再解釋,萊因哈特也不示弱的罵了出來,「……誰……誰希罕碰你啊!莫名奇妙!哼!」粗魯的將毛巾摜到地上,用力扭過頭「我要去沖澡了!」便重重的摔上浴室的門。

嘆了口氣,吉爾菲艾斯坐起身,順手要撿起萊因哈特的毛巾,但在指尖觸碰到毛巾略帶濕氣的表面時,又像被燙傷似的,倏地縮回。

不敢再去看那條被萊因哈特的汗水濡濕的毛巾,那將會導致紅髮少年不由自主地在腦內描繪出那個人汗水淋漓的樣子,努力的搓著指尖,試圖去磨滅帶有一絲那個人身上氣味的觸覺。但這一切的努力都指向更絕望的結果,他無法克制自己的想像與身體,僅有的理性牽動著雙手,奮力拉扯住被那個人稱讚為「像是熊熊燃燒的烈火一樣」好看的髮絲,這種時候,似乎連痛覺都無法正常傳達。

他低聲的、求救般的在口中不斷重複同一個名詞。「萊因哈特!萊因哈特....萊因哈特....萊因哈特....萊因哈特....」
天啊...我該怎麼辦...
叩叩!
突然,沒有上鎖的房門被人擅自打開,探進來的是一個小時前令吉爾菲艾斯從圖書館落荒而逃的人,海因茲眨著一對深綠的迷人眼眸。「齊格飛學長~我有事找你!」吉爾菲艾斯一向清澄理智的眼眸盛滿了血絲,煩躁的回著「我現在沒有空聽你說話!」
「這樣啊...」不客氣的自行進入了房間,以輕鬆隨意的姿態讓細瘦的背砥靠在門上,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吉爾菲艾斯的異樣般,海因茲不以為意的繼續說著,「那我在這裡說也沒關係!」側過頭注視著吉爾菲艾斯,深綠的眸光閃爍著詭異的色彩。「剛剛的事,想問問你的參觀感想....」

他已去問過四年級的人,剛才的陸戰演習吉爾菲艾斯並沒有出席,他幾乎從未無故缺席過,同組的人都議論紛紛,而這項消息,也確定了海因茲的猜測。

只是,他需要更確切的承認,因此,故意直接問『參觀感想』而非問吉爾菲艾斯是否看到了什麼。

因為,老好人如吉爾菲艾斯,說不定會裝傻,說什麼都沒看到,也說不定。

「很精采嗎?對學長來說會不會太刺激了?有沒有興奮的站起來啊?」拿著自己的醜事做為材料,海因茲以一種不知該說是對自己惡毒、或是對吉爾菲艾斯不留情的追問著。

像是被這幾句言語狠狠地扎刺到心中最脆弱的部份,紅髮的少年以矯健至幾近不可思議的速度,倏地從床上彈跳起來,吼道「你到底想怎樣!!」他怒視著海因茲。幾乎從來不曾有過的怒氣席捲全身,像是要把肺部裡的空氣全部擠出來的,吉爾菲艾斯以未曾有過的音量吼著。浴室門被打開一條縫,萊因哈特也聽到了吉爾菲艾斯在房間內的怒吼,還不知道有訪客前來的萊因哈特探出濕漉漉的頭,疑惑的詢問「吉爾菲艾斯?....」

在看到不速之客的瞬間、降低了全身的溫度。

「你來幹麻?」

陰沉冰冷的音調令房間內的溫度驟然降低了兩度。

海因茲悠閒的張起防護網,完全不將萊因哈特的不快當作一回事,他笑意盎然的望向吉爾菲艾斯,若無其事的在房間內投下一顆核融合等級的炸彈。

「齊格飛學長有事要和我談,所以我來了!不好意思、打擾到繆傑爾學長的入浴時間了!走吧,齊格飛。」

像是在炫耀般,親密的挽著吉爾菲艾斯的左手,硬是要將他拉出房間,並且湊在吉爾菲艾斯的耳邊,故作親暱的小聲威脅,「要在這裡說也無妨,我是一點都不在意的。」

被萊因哈特突然探出頭的畫面給拉回了一點理智,但隨即不敢再看向室友的吉爾菲艾斯,只有僵硬的讓頸椎晃動了一下,他被轉過身、對著身後的室友說道。

「萊因哈特,我外出一下,你……你快回浴室吧...」會著涼的。

這時他甚至沒有回頭看一眼萊因哈特的勇氣。

因為他知道,此時全身沐浴在水氣下的萊因哈特有多誘人。

不需回頭,他也能在腦海裡描繪出萊因哈特那頭捲翹的金髮,在沖洗之下會變成短暫的直髮,隨著地心引力的拉扯覆蓋在白皙的肩頸處,癱垮下來的瀏海遮住美麗的眼眸,有種異樣的神秘美感。

鬢角的髮絲滑順的包圍著鵝蛋的臉型,臉部的唯美線條在此時才能最清楚的顯像。而佈滿水滴的皮膚顏色則有兩種白,珍珠色澤的白與大理石雕般無一瑕疵的白...

繼續停留在房間內的話,自己一定會崩潰!

明知道海因茲要談的事情絕非自己所願、但此時,就算是惡魔的邀約吉爾菲艾斯也願意把這個當作離開房間的藉口。在海因茲半拉半推下、他就像是逃難一般、匆匆離開了寢室。

當房間的門關上瞬間,走廊上的人都聽到自四零五號房內傳來一陣劇烈的聲響。

「碰!!」

那是不知名的物體被砸到牆上的聲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