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9


「……事情……經過,大概就是這樣……媽媽。」

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艾芳瑟琳無言的,只是不間斷的、以那溫柔而白皙的手輕輕撫摸著兒子的頭。企圖藉由這樣習慣性的動作,緩和自己的心情,思索著該如何回答兒子的問題。

身為國務尚書的妻子,她知道有些政務,即使是夫妻之間,米達麥亞也會苦笑著婉轉拒絕透露給自己,她雖然不懂什麼強人種、什麼複合式格鬥技的契約,但是,她猜想,亞歷克無法說清、說明的部份,應該有他的理由在。而那理由,該是出自於他身為大公、未親政皇帝的身份。

但艾芳瑟琳又不得不猶豫,既然是亞歷克不願說明的,那麼該由自己點出嗎?

同樣是身為照看著那美麗可愛的娃娃逐漸成長的長輩之一,艾芳瑟琳對於亞歷克的疼愛,即使比不上安妮羅傑、希爾德、維斯特帕列等人那般無條件的寵愛,卻也是將亞歷克視為兒子一般的疼惜。

只是……一旦兩個孩子的吵架變得複雜難解,艾芳瑟琳也難以衡量判斷,該如何對待調停。

總不能像過去那般,把兩個調皮的孩子叫到面前來,一人一邊,擰起那粉嫩的臉頰以示薄懲吧。

思緒紛亂,艾芳瑟琳那仍留著青春餘光的臉龐,被陰影淡淡刷上一層暗藍,忍不住,她又輕嘆了一聲。

一聽到母親那莫可奈何的嘆息,菲利克斯更是驚疑不定,自責的情緒更加濃重起來。

「媽……你,你也覺得我說得太過分了嗎?」

嘴裡反省著自己的兩天前的態度,心裡卻仍無法承認自己有什麼「實質上」的錯誤。

亞歷克本來就是皇帝不是嗎!?

菲利克斯在心中對自己大聲地強調著。

這可是老爸一天到晚怕人忘掉似的囉唆個不停!

亞歷克那一副沒事人的無所謂樣子,的確很欠揍啊!!
好吧……或許說他袖手旁觀有點過火吧……
但是!什麼叫做「你是什麼立場」啊?

擺一副要死不死的姿態,難道要教訓那小子還要先表明立場嗎?
唔……不過那傢伙大概是不爽我叫他皇帝吧……可是那也沒說錯啊!
可是居然讓他氣到那樣「說」……可見他真的很氣吧……

內心彷彿分裂為兩個相反人格,矛盾而不停地互相糾正、也不停主張各自的想法才是對的。

冷靜下來之後,菲利克斯開始發現、自己這邊的錯似乎比較多,心中的天秤擺了一下,又禁不住自責的方向傾斜,加上母親凝重的神情,更讓他心中的情緒一股腦的全都打翻攪拌在一起。
「菲尼……媽媽實在不懂得這些複雜的事情,因此也無法判斷,你和亞歷克,到底誰對誰錯,有時候表現氣憤的一方不一定就是正確的,有時候表現冷靜的也不見得就是正論喔!」
「那、那……」那我該如何?

每一回想到亞歷克那句稱呼,菲利克斯就忍不住胸口一陣難受,那沒有任何情緒、咬字清晰的發音,為甚麼,殺傷力這麼大?

即使過了兩天,菲利克斯仍無法去習慣那苦澀的不適感。

「嗯……所以啦……」

頓了頓,好聽而輕柔的嗓音緩緩接著。「媽媽只能建議你,要不要、用自己的眼、自己的心去了解一下亞歷克說的事情是怎麼回事呢?」

艾芳瑟琳習慣性的又順了順兒子的髮絲,光澤而柔軟的深棕近黑髮絲在餐廳的暖黃照明之下,有一點金紅隱隱光澤。那和艾芳瑟琳淡色髮絲成了明顯的對比。

「或許、你知道更多一點事情之後,就能了解亞歷克在氣什麼了?嗯?」愛憐的眼光投向無論在身形輪廓上,都與自己、以及丈夫沒有一點相似之處的少年。

艾芳瑟琳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的認知,即使沒有血緣相繫,菲利克斯無疑是自己與丈夫的兒子。那顆不定時的炸彈,即使會暫時傷了菲利克斯的心,但她卻有一股十足的信心,能確定,那不定時的炸彈,絕不會碎裂他們之間的親情。

「嗯……媽……我想……這樣也好……」

一切的事情都是自亞歷克那裡聽來的,菲利克斯也不能保證,那樣的片面之詞就是全貌。

眼角的笑紋幾乎看不出歲月的痕跡,艾芳瑟琳笑著追加了一句囑咐。

「啊…還有,菲尼…即使你和亞歷克冷戰都待在家裏、媽媽也不準你開複格來看喔!你知道媽媽最怕那種打打殺殺的節目了!」

扯起一絲苦笑,菲利克斯只得乖乖點頭。

他清楚母親的意思,想看比賽,就快點和亞歷克和好吧!

但菲利克斯忍不住要懷疑起自己,在知道了拳團背後糾葛的現實之後,還可能像過去那般熱衷投入了嗎?
即使菲利克斯不如自小接受特殊教育的亞歷克那般,對政治情勢與經濟變動有敏銳的嗅覺,卻不代表他沒有理解與判斷的能力,軍校裡單純的生活並沒有徹底窄化他的思考,經過幾天勤勞的資料收集以及查證,各式觀點的論文、雜誌新聞評論,目前正散亂在菲利克斯的書桌上。每個觀點的議論都切中了一部分的真實,拳團與格鬥員之間的問題、甚至牽連到過去舊帝國時期的隔離政策,以及現在正隱隱發酵的人種排擠、星系間發展不均衡等各種問題。而排列起來之後,拼出的是一個複雜而幾乎無解的現象。

例如有人權關懷團體的代表者如此批判。

  「費沙的拳團經營者眼中根本不把強人種當作『人』來看待,在他們眼中,邊境星域的強人種和馬戲團的表演動物並沒有什麼兩樣!」

  「故意營造退役陸戰士官們與強人種的對決,跟過去羅馬人觀賞  奴隸大戰猛獸有何差異!?」

但另一方面,也有人對拳團促進了星系間聯絡之處予以正面肯定。

  「不可否認的、費沙的幾大拳團製造了許多問題,但是我們也不可忽視  因為拳團想要推展複格比賽的緣故,讓星系的區間聯絡管道以及跨星系放送網  的普及一口氣在十年中提昇了一點五倍的事實」

自然,軍部相關的評論家與學者也會有這樣的疑問以及批判。

   「除了加入拳團,難道退役陸戰隊員就沒有別條路可走?」

點出了和平時代裁軍所引爆的各種問題。

以及更多各式各樣、散見各處報章媒體的標題,正怵目驚心地、排列在菲利克斯那張鮮少用來讀書寫字的桌上。

   「即使立意是為了節稅,費沙複格聯合所設立的退除役士官再就職輔導基金會、 以及強人種子女特設獎學金也確實發揮了一個聯合企業應負擔的社會責任。」

   「重新規範契約格鬥員的基本要項,只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民間的苦痛政府高層從來就不曾真正傾聽。」

   「成立不滿五年的格鬥員自助聯會,在發揮其應有機能之前,就會因為內部紛爭而癱瘓,越演越烈的人種間歧視,是人類傲慢自大的原罪。」

汗、自菲利克斯寬闊的飽滿天庭滴下,他不禁深深為自己的幼稚與衝動感到汗顏。

  「你為甚麼不想想辦法?」

自己為什麼講得出這樣無知的言詞?

這些事情,豈只是「想想辦法」就能解決的?自己到底有什麼資格責備亞歷克?
目光隨即被調閱出的一篇文章給吸引,那是標題為「格鬥員自助聯會理事長老虎.艾爾崗,驚傳每年私吞協會營運基金達三十萬馬克!」的雜誌記事。檔案日期標示著三年前的六月,恍然大悟的,菲利克斯這才驚覺,那個夏天,亞歷克突然轉而支持強人種選手的真正理由。
夏季的蟲鳴才剛開始響起序曲,亞歷克對於老虎.艾爾崗以及其名下新設的拳團已經顯得興致缺缺、幾個禮拜前還熱衷於評比新人的姿態彷彿只是黃昏前燦爛的餘光加溫,轉瞬之間便降下了溫度。對於亞歷克「喜新厭舊」的表現,菲利克斯不表贊同地。

「這些強人種的戰鬥毫無策略可言,還是看殷楷爾之類的人打比較有趣啊!他可是老虎.艾爾崗自設拳團的第一猛將耶!」

「嗯……唉呀……這個……人家不是都說,同情弱者是人類共同的天性嗎?」

當時小了自己一歲的少年飄忽著眼神,指尖輕點在下頜,很明顯地扯著理由。

「弱者?拜託,他們可是強人種耶!如果你的意思是沒什麼戰術思考這點的話,的確是蠻弱的啦……」

菲利克斯不是沒有察覺亞歷克給的理由只是個隨口扯出的藉口,但是當時的他並沒有進一步去深究,那個藉口背後的理由是什麼,草率地認定這不過是好友「喜新厭舊」的又一個例子罷了。
雙膝突然間喪失了支撐的力量,頹然倒進椅子中,菲利克斯在口中虛軟地重複友人的名字。

「亞歷克……亞歷克……」

你瞞了我多少事情?

為甚麼你知道了這麼多事情、還能繼續陪著我談笑觀賞?

你到底背負了多少的重量在身上?

你如何能承受這些!?

為甚麼?為甚麼你從來不說?

菲利克斯忍不住想給自己一巴掌,居然能無神經的責怪他無動於衷?

亞歷克並不是無動於衷,是自己根本沒有察覺亞歷克的心境變化!
濃厚的自責接續後悔的情緒而來,亞歷克為甚麼從不主動對自己提及這些事情,菲利克斯的心底不是沒有答案的,但是一直以來,他因為害怕去深究那個答案的背後所代表的意含,只有不斷的自欺欺人,告訴自己不要去想、持續去否定那個答案。
對等的友人……友人……就只是友人而已!!

「因為我是朋友……嗎?」

所以,除了你切割出來的私人領域以外,即使你憤怒、傷心、高興、痛苦……都不是能對我明講的嗎?

「因為……我『只』是朋友嗎?」

長長的嘆出一口氣,菲利克斯將背往椅子一靠,茫然的,日漸厚實的手掌蓋住了頭臉。

「要去……道歉才行……」

但是!
該怎麼說?要怎麼說?

說自己沒想到他「身為皇帝」的處境為難與責任重大無法面面俱到而道歉?

搖了搖頭,菲利克斯喃喃自語「那小子不會接受的……」

那絕對是亞歷克最不願意接受的道歉方式,也是亞歷克之所以冷著臉反問「什麼立場?」「說錯了什麼?」的由來。

自嘲的牽起一抹苦笑,菲利克斯搖了搖頭、起身收拾桌面的混亂資料,有著冷毅俊美線條的雙唇裡、軟弱地溢出幾句自責的言詞。

「我真是……一個不及格的朋友……對吧……齊格飛?」

這次可不同過去,吵吵鬧鬧之餘事過境遷,或是把不得已的理由往旁人身上推。再次嘆了口氣,菲利克斯拿起壓在桌上作為紙鎮的三階魯比克方塊,習慣性轉動幾下,將原本一面一色的整齊色塊給打亂,過去刻印在指尖的身體記憶在方塊轉動之間甦醒,菲利克斯將方塊的六個面徹底打散,隨即又轉動著方塊,試圖重新集合起無秩序的色塊。

魯比克方塊,是他們十歲的時候曾經瘋過一陣子的娛樂,同樣是由菲利克斯帶到皇宮裡給亞歷克的玩意。

一起玩魯比克,比賽誰在最短時間內完整重組,是當時兩人的競賽項目之一。一開始總是自己領先許多,但是,亞歷克很快的便趕了上來,幾乎與自己不相上下,再之後,便總是以2秒至5秒的速度領先自己。

那一年,亞歷克十歲的生日,自己便是挑了四階的魯比克方塊作為生日禮物,那並不是太久遠以前的往事,但是回想起來卻如手上的魯比克方塊一般,有個因為久違而陌生的感觸。

菲利克斯苦思著,回想過去被深深印記在指尖與腦海深處的破解方式,好不容易,才將六面顏色各一的正立方體再次重組完成,許久不曾再把玩的方塊上堆積了一點灰塵,他對著手上的立方體吹了吹,又隨意在衣服上擦了擦,鮮艷的顏色凜然整齊的在眼前呈現。
「如果說錯的話也能這樣轉一轉重新組合整理就好了……」嘆了口氣,他將許久不曾轉動的方塊再次壓回桌上。


ps雖然寫拳團的事情有參考一些事件和新聞,不過絕對沒有影射任何實際人物、團體、以及事件喔!!

ps魯比克方塊就是Rubic’s Cube,也就是俗稱的魔術方塊

NEXT

BACK to The INDEX

3 thoughts on “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