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7


艾芳瑟琳擔憂的看著兒子,有氣無力的以叉子插起面前的燉茄子、如嚼蠟般的在嘴裡機械式地嚼著、嚥下。

這是在米達麥亞家絕對不可能出現的景象。

 一向討厭茄子、討厭海參的菲利克斯,每次都被亞力克拿來作為萵苣與青椒的交換條件,怎麼可能沒有一點怨言沒有一點反應的就這樣吞下!?

艾芳瑟琳.米達麥亞相當確定。有什麼事情正困擾著菲利克斯、而且嚴重到他連自己在吃什麼都不知道了!

極力按下那個最壞的預想,艾芳瑟琳喚了兒子的小名幾次,發現到菲利克斯似乎連聽覺都喪失正常功能之時,她只有伸出手、搖了搖菲利克斯的肩膀。

「………尼……菲尼?菲尼!菲利克斯.米達麥亞!?」

好不容易、對最後一聲呼喚發生反應的菲利克斯,茫然的將頭轉向自己的母親。

「……嗯……啊啊!媽、怎、怎麼了!?」

「怎麼了的是你吧!?你在想什麼?」出神到茄子都吃得下去了?

艾芳瑟琳奶油色的蓬鬆髮絲被鬆散的盤在頭部,紫羅蘭色的瞳孔盛滿了擔憂,這幾天的菲利克斯,表現的太失常了!

 艾芳瑟琳翻找了一下這幾天還清晰映在自己腦海的印象,約許是……前天開始嗎?

 那天菲利克斯回家之後,沒有像往常一樣先繞到廚房跟自己打招呼,反而一回家就把自己鎖在房內、直到晚餐時間才下樓。

但是神色雖然有點不對勁、倒也一家三人有說有笑的度過晚餐時間。

而昨天、搜尋著記憶的艾芳瑟琳才猛然想起……菲利克斯返家的時間比以往都早了許多……

總是會習慣先繞道皇宮再回家的菲利克斯,似乎昨日放學之後就直接回家了。心不在焉的程度比起前一天有過之而無不及。

至於到了今天……

艾芳瑟琳看著被菲利克斯吃了幾塊燉茄子的盤子,如果菲利克斯的情況不是這般失常,艾芳瑟琳可能會高興的給兒子一個嘉獎的稱讚,甚至給他一個輕柔的吻。但是,情況看起來並非是可以誇獎兒子克服了挑食的樣子。

憑藉著經驗與對自己孩子的瞭解,艾芳瑟琳試探性地問道。

「和……亞力克,吵架了?」

一看到菲利克斯那副臉色,艾芳瑟琳便知道、自己猜中了。

只是、不知道這兩個小孩兒,又為了什麼事情吵嘴了?

這幾年來、兩人的鬥嘴吵架已經很少會誇張的延續到菲利克斯返家之後。

「嗯?」以眼神催促著,艾芳瑟琳等著菲利克斯的回答。

「我……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吵架……媽……」可以確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亞力克氣炸了!

他氣到當面那樣稱呼自己。

那是十幾年來菲利克斯僅僅聽過一次的稱呼。

無論是什麼樣的情況,亞力克都不曾在自己面前改換過稱呼,除了亞力克十歲生日那次;以及兩天前的下午。

看起來至少不是自己以為的那個最壞結果,艾芳瑟琳忍不住悄悄鬆了一口氣。

但看到兒子那副苦惱的茫然神色,她想、雖然「不插手孩子間的吵架」是她一貫的原則,不過,看這情形或許了解一下事情會比較有幫助。

「如果菲尼願意的話,願不願意,說給媽媽聽呢?」

棕黑色的濃眉深深糾結在一起,菲利克斯僵硬地低下頭。其實,這一天的狀況他自己也都還沒有個頭緒,許多事情絞在一起,宛如打翻了五顏六色的染缸一般,他自己、也都沒有把握可以將事情完整複述一遍。

但菲利克斯卻是感謝艾芳瑟琳的,因為此刻的他,只是個即將屆滿十五歲的少年,還只是個半人,即使身體成長的速度快到、令人要錯認為死者復生,但是他的內在,還只是個需要長輩引導、建議的孩子。

他囁嚅的、緩慢的啟口。

「我……媽……有幾句話、我覺得我應該沒有說錯,但是看到亞力克的表情,又好像錯的人是我?」

臉蛋上寫著困惑的不確定感,他接著輕輕搖晃著一頭棕黑色的柔軟髮絲。

「不……我……我後來想了想、又不覺得自己到底哪裡說錯了!?而且……而且我也立刻跟他道歉啊!?」

即使自覺到這樣的行為有點類似他自己定義的「跟大人告狀」,但菲利克斯目前更需要的是母親的意見,反覆咬著下唇,印上深深的一排痕跡,他接著道。

但是,他居然反問我,說我認為自己有錯嗎?

還!還說,我是用什麼立場在跟他說話!?」

嘴裡 低低的一聲「嗤」,道盡了菲利克斯當時心中的不滿與怨懟,他繼續道「還用那種……那種我最討厭的笑法……我!我實在…… 」

覺得自己應該生氣,也有十足的理由不去理那個「沒良心沒神經的死傢伙」!但是又一方面為了亞力克的異常表現而感到一絲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想要不去在意的結果反而是越來越在意,「獅子之泉」成了他難以再次靠近的地點。

這幾天、搭著車來到獅子之泉, 卻在側門入口映入眼簾的一瞬間掉頭就跑,等自己回過神時已經身在家中。這樣徒勞的行為、重複著渡過了好幾天。

看起來,兩個小孩子之間發生了一點意料之外的大事了。

艾芳瑟琳溫柔的順了順兒子的頭髮,以那副柔軟而撫慰人心的嗓音低聲道。

「要不要告訴媽媽,到底出了什麼事呢?」

新生銀河帝國,迎接完第17個紀年的新年慶祝之後,帝都星費沙很快的又回復了以往例行性的繁忙景象。新的年度、新人新氣象,亞力克與菲利克斯兩人著迷的複合式格鬥技也即將迎向新的賽季。

新帝國曆17年,二月中。

如往常大多數的日子一樣,為了收看新年度的複合式格鬥技開打,菲利克斯在放學之後,習慣性的又晃到了獅子之泉。

兩個自小認識的同伴,一同窩在亞力克個人休息室裡的長沙發上,正聚精會神的研究著每個新選手的基本資料、一邊以長年格鬥迷的身份發表著選手們未來的成績預測。

「喔……又是一個從陸戰隊裡退役的軍人耶!」

菲利克斯在連續看了幾個新人的資料之後、不自覺得脫口而出。

這麼一聯想才發現,「複格」的成員似乎都來自兩種人……

而一旁的亞力克、則懶懶的歪靠在沙發椅上,下意識般地隨口應著「嗯~畢竟他們比較難適應一般社會吧?」

聽到亞力克那理所當然的回話,菲利克斯忍不住皺了皺眉「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亞力克抬了抬眼皮,不以為意的散漫答著。

手上仍持續操作著遙控器、調閱出各種選手資料。

「不、我是說,為什麼你會這麼想?」對比起亞力克那個「這還要問?」的理所當然,參不透那份道理的菲利克斯心中有一股漸漸明顯的惱怒萌生。

「喔……因為……」改換了一下操作介面,有一點心不在焉的、亞力克隨口應答著。「只有陸戰隊員算是步兵,在戰爭期間是真的『動手』殺過人啊!」

對他來說,現在更重要的是查閱80公斤量級的新人在什麼時候會有比賽。會不會有超越里貝拉的超新星出現。

「所以呢?說明的時候你可不可以不要隨便瓦普啊?」

亞力克頓了一下,他直起了身子,看向臉色嚴肅的友人。幾個想法在他腦子起瞬間交錯、淺淺嘆了口氣,亞力克有點為難似的,忍不住搔了搔那總是頑皮不聽話的金髮。

「………吶……菲尼、這種事又不好玩、你真的想聽?」

這樣的話題,他是極力避免出現在兩人的對話之間的,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不想跟好友因為討論這種話題而有不愉快的經驗。

因為、比菲利克斯自更小的時候便被迫接觸各種權力葛藤、複雜的政治經濟關係的亞力克,知道這樣的話題、決不會是正直的友人有興趣的話題。

「有什麼不能說的嗎?」與其說是對亞力克那不甘不脆的解釋或是企圖隱瞞感到生氣,令菲利克斯惱怒的是自己竟然無法瞭解亞力克視為理所當然的常識或道理,那種被好友,更何況還是小他一歲的亞力克拋下的感覺、讓菲利克斯有股發自於狼狽的惱怒。

「倒也不是啦……嗯……總之,陸戰隊員受的訓練和艦艇砲兵、操作兵、傳令兵、機關兵、工兵等的訓練不一樣,為了讓這些人有勇氣對敵人揮出戰斧和扣下扳機,嗯……從挑選新兵的時候就有了分歧,而訓練的過程裡也……下了一番功夫讓他們能習慣去呃……殺敵人……」讓士兵們習慣、以及麻木於殺人這種行為。

原本流暢的解釋到中途越來越心虛,以亞力克對好友菲利克斯的瞭解,他猛然發覺這樣的講法應該是正直的菲利克斯所討厭的,但話已說出,又不能半途停下。只得硬著頭皮,結巴的修飾用詞。

而亞力克所提及的理論,其實已經超出了幼校的正規課程,這已經是士官學校、陸戰士官部門的專門課程、特別是有志成為陸戰部隊教育官的士官學校學生,所必須選修的軍隊心理學的一環。

亞力克停頓了一下、有點戰戰兢兢地轉頭望向友人,徵詢著對方的反應,故意眨了眨無辜的雙眼、故作輕鬆地表示,『就這樣!完了喔!』

但菲利克斯只是板起面容點了點頭,交抱著雙臂「嗯哼」了一聲,等著他繼續補充。

看到好友那一副不放過自己敷衍了事的凝重神色,尷尬地以食指抓了抓面頰,亞力克只好又嘆了口氣,繼續道。

「但是受過這些訓練的士兵一旦離開軍隊,比較容易出現社會適應不良的症狀,例如杯弓蛇影啦、歇斯底里啦,或是因為失去戰鬥的場所而顯現強烈的失落感……之類的……嗯。就是這樣!」

「所以……?」這個結論也太草率了吧?

菲利克斯不容許亞力克有一絲摸魚打混的機會,虎視眈眈的等著亞力克的下文。

「所以拳團的經理人就比較容易說服這些人加入啊!不但有了繼續戰鬥的場所,又有看起來很誘人的獎金~」

「看起來很誘人?」

懊惱的,亞力克幾乎要狠狠給自己一巴掌,幹什麼講話要如此不經大腦……他咬了咬下唇,心中的警鐘正隱隱敲著。

本能告訴他這個話題繼續下去的話只會讓氣氛冷場,原則上、他並不想瞞著菲利克斯太多事情,但是,他也很清楚,有些事情,不應該把身為友人的菲利克斯捲入。

眼神洩漏了他的心虛,而這轉變根本逃不過長年來與亞力克一起相處的、菲利克斯的眼底。

他索性也不看轉播了,任由現場播報員興奮而流暢的開啟一連串的開場白,耳裡自動遮斷了觀眾興奮的尖叫與吶喊。雙臂交抱,眼神如鷹凖般直直射向亞力克藍玉般的雙眸、釋放著令人無法違抗的無形壓力、催促亞力克繼續將話說完。

「因為……獎金雖然很高,可是大部分的格鬥員都是無名時代就被拳團經理人簽下,從一開始的訓練課程啦、教練費用啦、還有在費沙的所有生活開支,都是以跟拳團借款賒帳的方式支付的,所以他們非贏不可,而且,即使贏得比賽,獎金的大半也都拿去還債了……」

發覺菲利克斯因為自己的言語臉色越來越黑、亞力克連忙煞住滔滔不的舌頭,「所以……!看起來很誘人!就是這樣。」突兀地下了個句點。

「這、這樣不是詐欺嗎!!」菲利克斯忙不迭地憤而質疑。

就知道你會這樣說!

無奈牽起一抹若有似無的苦笑,聳了下肩膀的亞力克開口道。

「除非簽約的時候拳團有故意疏漏、欺騙的行為,或是利息的算法不符合規定上限,否則這都是你情我願的合法契約。」

頓了一下,亞力克又補上一句。

「而且、詐欺這種東西,要立證本來就很困難啊?」

菲利克斯雖然喜愛觀賞格鬥技比賽,但是,就只是作為一個純粹的觀眾。亞力克的一席話,令他震驚、也令他羞愧,因為自己對這些事情竟渾然無知!

他沒有想到、自己喜愛的那些格鬥員,在光鮮亮麗的榮光之下,竟然還藏有這樣的陰暗與無奈!?

他一直認為,作為運動選手的一員,這些格鬥員就該以堂堂正正的競技精神去參加每一場比賽,不論輸贏,都該是坦蕩無畏的。

「比賽中耍這種賤招真是不要臉!」

他不由憶起,過去他曾在看到選手趁著死角攻擊對方要害時,不屑的如此批判。

「難道為了贏就可以不擇手段嗎!?」

而當時亞力克隨口的一句回話,他現在終於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了。

「沒辦法吧……這也是為了生存嘛……」

那句輕描淡寫的感想裡,包含了多麼殘酷的現實,他現在才真正的理解。

菲利克斯茫然的、瞪著眼前的人一副無可奈何的灑脫樣子,沒由來的火氣便升了上來,而緊接而來的是翻攪在心中的疑問以及隱約而生的恐懼感。

「等……等一下……所以、所以你剛剛說……」因為陸戰隊員比較難重新適應社會!?因為退役的關係成為社會中的弱勢族群!?那!!

菲利克斯立即將浮現於自己腦海中的假想提出、向亞力克求證。

「所以說……所以說格鬥員裡會有那麼多強人種的原因!也是因為……是因為……」但菲利克斯甚至無法完整的由自己的嘴裡、將自己的臆測全部說出,那樣血淋淋的現實黑暗,對十四歲的菲利克斯來說,太過遙遠陌生,也太過於震驚。

菲利克斯喜愛的卡爾邦,正是膚色明顯偏褐、擁有拉丁血統與尼葛羅(黑人)的混血。而亞力克現在最為支持的里貝拉、更是經過多重混血以致根本無法辨認血統特徵的邊境居民。

這些被費沙拳團四處挖角集合而來的格鬥員,主要由兩種成員組成,一是自軍隊裡退役下來的陸戰隊員,剩下來的就是當年被銀河帝國開祖魯道夫皇帝依據「重點星系美化計畫」條例、強制送到偏遠邊境星系、任其自生自滅的有色人種。

在物資缺乏、甚至天然環境根本不適合人類居住的行星,這些人努力的存活下來,以自身的存在證明人類為求生存、潛藏在基因內部的驚異適應能力。而這些分散各個邊境星系的有色人種,在費沙拳團的包裝之下,有了新的統稱─強人種。

陸 戰隊員在先天體能上或許不如拳團四處找來的強人種,但是戰鬥的經驗與所受過的專業訓練都遠高於強人種,這樣的組合與配置、在提高比賽的精彩程度上、無異是 貢獻良多的。近年來、也因為強人種被大量引進費沙的關係,不但開發了更多量級的新星、複合式格鬥技的鬥技比賽也越來越令人難以預測勝負。

「嗯,因為他們更弱勢。」簡潔的點了下頭,亞力克輕鬆的接下了菲利克斯說不出口的結論。

「只是強人種的債款大概更難償清了。」亞力克的語氣裡比起菲利克斯、少了一點情緒的佐料,就像是在陳述一件數據資料似的。

當萊因哈特大帝以前人無可匹敵的功績統一宇宙、遷都費沙之後,這個原本半獨立於帝國的商業行星成為新的文化發信基地,費沙的思想、標準、以及形式作風,正不斷的與帝國的傳統進行融合而再進化!

新銀河帝國時代開始興盛的複種格鬥技,便是在這樣的不斷進化之下所產生的副產物。

幾百年前被魯道夫以強制力排除在人類社會中樞之外的有色人種,不但生存的環境險苛,舊時代的銀河帝國政府根本可說是有意識的將這群人遺忘。除了極少數的人有幸跟著亞列.海尼森一起逃向新天地,更多數的人被拋棄在被隔絕了外界資訊、對外聯絡的偏遠星系。

直到新帝國建立,為了尋求更多的資源以及人力,這些人才又重新被費沙的商人發掘。

由於這些邊境星系的居民原本就幾乎是一無所有,因此更是以接近「賣身」的方式與拳團簽約,這些人有的是為求脫離原有的居住星,只為了看一眼外星系而將所有人生奉上,也有些人是為了讓留在家鄉的家人有更好一點的生活,或是能夠遷移到比較進步的星系。

而聽到亞力克那幾乎沒有參雜了其他感情的冷靜敘述,菲利克斯更是深深聚攏起雙眉,比照起自己的震驚、同情、不滿,為甚麼這個人能夠這麼理所當然的講出這些話!?

 什麼叫做更難償清了?

難道沒有別的話可說了嗎?

 胸口那把焦躁的火越燒越旺,焚的他口乾舌燥、卻尋不到出口,也不知道該如何將這股黑色的感情順利宣洩。透不過氣的感覺令菲利克斯的不適感更加深了一點,而當他看到亞力克居然又像沒事人似的,將視線投回螢幕的瞬間……

所有的情感都在那一刻爆發了。

 「啪」的一聲,菲利克斯沈著臉關掉螢幕的電源。

 正準備投入觀賞比賽的興奮情緒被人硬生生打斷,亞力克皺著細眉轉頭對身旁的人抱怨。

 
「怎麼了?還有兩場新人賽耶!?而且等一下……」剩下來的話被亞力克硬生生的吞回肚子裡,他再怎麼鈍感,看到菲利克斯那張臭臉也知道有什麼不對了。

亞力克猜想,大概是一下子聽到拳團和格鬥員之間的契約關係,感到震驚或是同情了吧?殊不知他只猜對了其一卻沒有料到其二。


「不想看了……」站起身來,菲利克斯低沈著音調回道。

「為甚麼?」直覺地、亞力克回問著。

那副人人稱頌的美麗眼眸盛滿著不解,純粹而沒有一絲雜質,長年與亞力克相處的經驗令菲利克斯能肯定,亞力克這句疑問發自於本心,而非明知故問,但正因為這樣的認知反而令棕髮的少年火氣更旺。

 「為甚麼?你居然問我為甚麼!?知道這種事誰還有心情看得下去啊!?」


為什麼這傢伙,能夠這麼沒神經的問這種問題?

 
「可是、菲尼,就算你不看轉播,這些人的借款也不會因此減少啊?」

扭過頭、狠狠擠壓肺部 空氣所發出的怒吼在亞力克的休息室中迴盪。

「你不是皇帝嗎?為甚麼不想想辦法! !」

つづく

目録へ

6 thoughts on “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7

  1. 水母3000 說:

    菲尼好像有点强人所难了。。。

    或许在亚亚眼里,
    菲尼叫他皇帝好像和吵架差不多了吧

    不过这是感情好的表现么。。

  2. catonline 說:

    这个博又被挡住看不到。
    小高丽菜在玫瑰花园里被养的不知道自己是高丽菜家族的了!
    为啥这个代理还吃字……

  3. catonline 說:

    ……没有,他只是把我发出的“November 11th, 2007 at 12:53 pm ”这楼里的文字选择性吃掉了一些。
    >..<
    高丽菜啊高丽菜~你就算养在花园里一百年,也开不出黄色的蔷薇科花朵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