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6


開始進入正題 ~

「掰、菲利克斯!到了那裡替我向『他』說聲謝!」

「嗯!」揮著手,菲利克斯與克勞斯兩人在校門口道別,朝著不同的方向;菲利克斯往連結獅子之泉特區的車站前進、而克勞斯則搭上了前往市區的高速巴士,跨著大步前往各自的目的地。


 這天當菲利克斯來到獅子之泉時,暮色已經整個籠罩皇宮,適度的照明投射將白天看起來還頗有氣勢的建築物,藉由明暗不一的投射燈、修整為溫柔而帶點神秘色彩的皇居。

 由側門進入,和早已熟識到不能再熟的幾個警衛打過招呼、穿過一道一道的宮門與迴廊,菲利克斯爬上主建築物西側的二樓。

很 難得的,他發現亞力克的休息室門口佇立著幾名侍從,手裡捧著各色布料與厚厚的硬殼相本,正恭敬地在門外候著。通常這個授課時間已過、卻又早於晚膳時間的時 段是不會有什麼人來打擾亞力克的,如果在這個特殊的時段裡有皇宮內的職員進入,那必定是有重要或緊急事務需要傳達、或是,與皇室有關的活動前夕。

移動了一下視線,菲利克斯很快的便發現擔任亞力克侍從長、哈歇爾巴克男爵的蹤影,尚不待菲利克斯出聲,對方也察覺了菲利克斯的存在,幾個大步靠了過來,菲利克斯悄聲道。

「抱歉、侍從長,亞力克………呃……大公,在忙?」

點了點頭,面容算不上英俊、年歲來說勉強可稱之為和藹可親的好脾氣侍從長解釋。

「正在為新年音樂會定裝。菲利克斯少爺要不要先去會客室等著?」

搖了搖頭,菲利克斯探頭往內張望了一下,「沒關係,我跟大家在外面等著罷。」

「那麼請菲利克斯少爺在這邊稍候一下,需要飲料嗎?」

輕 快而有禮的向皇帝的侍從長道了個謝,菲利克斯點了「亞力克大公的蔬果汁」一杯。

那是皇宮的大廚薛克利特地為了討厭芹菜與青椒味道的亞力克調製的,使用了特 殊的調製法將綠色蔬菜特有的草腥味去除,並加入了蜂蜜佐味的飲料,雖然菲利克斯過去也曾經取笑過亞力克的挑剔習性,不過不可否認的,這樣處理過的蔬果汁的 確更順口美味,基於沒有必要跟自己味覺過不去的想法,這道特調飲品也成為菲利克斯造訪皇宮時愛用的飲品之一。

他一邊啜飲著冷飲、一邊尋了個較遠的位置,放下行李。

與他一同守候在門外的幾個宮內省職員,有的是知道他的身份的,也有的是第一次見到他的。

但是,沒有人對他的到來作進一步的探問,也沒有人直盯著他瞧。能被選入宮內省當差的特種公務員,首要條件便是口風緊密、不多作無謂的探查。

好不容易,自亞力克的房間裡去了一批人,視線掃了下人們手上的事物,看樣子是已經決定好外套款式與鞋子了。

吸乾了最後一滴杯中飲料,將玲瓏剔透的水晶杯放回走廊上的邊桌,菲利克斯又探過身子,往房內張望。

只見還有七八個宮內省官員、連那個「西元紀元」的梅菲爾也在,亞力克在眾人的包圍之下,優雅的依照侍從的請求、熟 捻的抬手收手,轉頭顧盼,房內雖然眾人不停的動作著,卻沒有煩擾吵雜的感覺,所有聲音都在人類的自制力之下,被壓抑到最小的限度,只有細微的娑娑聲響,以 及偶爾低聲幾句,

「大公,請看這邊」、「大公、請試一下領圍」、「請平舉右手、請放下」,間而幾句梅菲爾武斷的「這個不好」、「可」、「色調不夠莊重」的 簡短詞彙指示。

亞力克從頭到尾沒有一絲不悅的神色,卻也沒有欣喜興奮的樣子,他的唇角維持著一定的上揚角度,舉止俐落而優雅,不發一語的默默隨著眾人的請求動作。


只有幾個姿勢轉換之際,微微壓下的長睫製造了瞬間陰影,讓菲利克斯能確定,這小子已經相當不耐煩了。


比起亞力克惡作劇、動歪腦子時會有的「燦爛到令人想揍一拳」的笑容,菲利克斯更討厭的是亞力克現在的表情。

雖然他也知道,這樣的表情登在每月皇室上,是眾人稱之為「神之傑作的微笑」,但是,他就是討厭,那種模仿天使雕像的微笑有什麼好稱讚的?

他實在無法理解,要看那種笑,直接去雕刻館欣賞不就得了?明明是個活人,卻效法死氣沉沉的雕像,真是活見鬼了!


還好自己家裏從來都看不到每月皇室那種騙錢刊物,以父親那言必稱帝國、事必提陛下的忠誠勁兒,沒有訂閱每月皇室是菲利克斯唯一的小小慶幸

好不容易,又折騰了好一會,總算是在梅菲爾輕輕的兩聲擊掌之下,「大公、辛苦您了,也謝謝您的配合。」眾人正式收工,原本靠在入口處的菲利克斯也連忙讓開了幾步,讓眾人魚貫而出,並且對最後列的梅菲爾子爵,行了一個絲毫沒有誠意且極其敷衍的禮,「您好,梅菲爾子爵。」

對方習慣性的皺了皺眉頭,與其說那是厭惡,倒不如說是無奈還比較貼切,但形式上,梅菲爾給了菲利克斯一個更完美的答禮、即使菲利克斯無官無職、年紀上小了自己好幾輪。

「好久不見了,菲利克斯少爺,與大公殿下有約?」

沒有約就不能來嗎?


菲利克斯在心中大聲的反駁著,口頭上則維持最低標準的禮儀,「是的。請問現在方便進去嗎?」


「菲尼!你什麼時候來的!」

手裡將襯衫的扣子重新扣上,亞力克揚起菲利克斯最熟悉的笑顏快步來到他身邊。不等梅菲爾的囉唆再起,字正腔圓而無懈可擊的,自亞力克的口裡流洩出一串趕人用台詞。

「梅菲爾子爵,辛苦了,禮服的最後定奪就交由你負責,接著我和菲尼還有點事要商量,你可以先下去了。」

一聽到亞力克那怎麼規勸都不肯改口的稱呼,梅菲爾原本舒坦的眉頭又聚攏了起來,擺出亞力克和菲利克斯兩人都很熟悉的碎碎唸姿勢,開口道。

「大公殿下,梅菲爾跟您勸過很多次了,有教養懂分寸的紳士不會在外人面前直呼自己朋友的小名,請……」

一個抬手,打斷了梅菲爾進一步的叨叨絮絮,亞力克綻出一朵燦爛的笑,微傾著頭「可是,梅菲爾子爵又不是外人?」語氣裡的一派天真無邪直叫菲利克斯差點沒掉了眼珠。

一句反問逗得梅菲爾心花怒放,想接受也不是、不接受又捨不得,只得尷尬的回應著亞力克的笑,點了點頭,支吾著,「那、那、梅菲爾先下去了……」

一關上門,菲利克斯重新打量著段數越來越高明的金黃狐狸,「原來可以用這種方法堵住他的嘮叨?」

聳聳肩,亞力克理所當然的回道,「是啊,其實梅菲爾子爵也蠻可愛的~」

嘴裡咂著舌、擺出一副不能認同的神情,菲利克斯忍不住低聲唸道,「我看是被你耍著玩的人都很可愛吧……」


「你說了什麼了嗎?」停下腳步、金髮的少年轉身問。


搖搖頭,菲利克斯趕緊扯開話題「新年音樂會的禮服都搞定了?」


「嗯!搞定了!!」

愉快的學著菲利克斯的用詞,亞力克呼出一口大氣,接著抱怨「每個月都在量的數值,幹麼又特地找了這種陣仗過來量身?真是嫌時間太多!!」

這也怪不得宮內省的職員,正值發育期的亞力克,每個星期的身體數值資料都不停更新,為求裁製出最貼身、最合適的禮服,沒有人敢馬虎偷懶。

回想到方才所窺伺到的亞力克、被大群侍從包圍著,一下子量背長、一下子量胸圍、袖長的,要是自己、大概會多少覺得不自在、綁手綁腳的,但是亞力克卻不一樣,在眾人所包圍下仍然保有那再自然不過的閒適,菲利克斯忍不住搖頭輕笑著。


「嗯……不過剛剛那樣看來,才突然發現、你還真的是大公呢……」一邊發表著由衷的感想、一邊隨著亞力克在休息室的長沙發上落坐。


手上的遙控器停頓了一下,亞力克睨了坐在身旁的菲利克斯一眼,瞧他一副發現新大陸的樣子,忍不住笑罵道,「怎麼?難道平時看不出來嗎?」

 大喇喇的迎向亞力克的視線,菲利克斯揚起不馴的唇角「是看不出來!」故作囂張的翹起腳來。

 搖了搖頭、亞力克嗤的笑出一聲,手裡轉著遙控器將收起的螢幕放下,接著操縱起休息室內的放映設備,那是展開來足足與整面牆同大的薄型螢幕,臨場感的演出甚至更甚於現場觀看。

節目正式開始前、照例跑過一些賽程回顧與今年度精彩片段,菲利克斯自然地隨手接過遙控器、壓低了音量後,便習慣性地與身旁的好友閒扯起來,用以打發正式開打前的花絮時間。

「怎麼?今年終於放棄說服我跟你去參加那個、無聊的新年音樂會了嗎?」

這是亞力克過去每年毫不間斷卻又必然挫敗的說服。

不只是菲利克斯興趣缺缺、母親希爾德更是面有難色,強調如果菲利克斯是參加音樂會觀眾抽獎獲選的話自然另當別論,但是一同出入皇室包廂的,只有與皇室有相當 淵源的人物,即使亞力克抗議、甚至狡猾的搬出連自己都不屑的「先皇指定的對等友人」之論調,都被希爾德一一駁回,以「菲利克斯尚未成年」之類的理由拒絕。


直到新帝國曆16年九月以前,亞力克一直都認為母親的拒絕就是基於以上的理由。

而現在,新帝國曆16年11月尾聲,亞力克已經能裡解,許多事情複雜交絡,有表面的理由,也有表面下的理由,被禁止的原因不只是單純的一層解釋就能完結,想必,母親希爾德在想說服自己的理由時,應該也是這般心驚膽跳的吧。

 「啊……算啦!反正菲尼去了會場也是睡,既然要睡,還是在家裏的沙發上睡比較舒服吧!?」當天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是注目焦點,如果菲利克斯真的連同自己一起出現,那眾人多年費心要隱瞞的事實不就整個攤在陽光下,隨著免費轉播宣告所有人了?

「哼!反正我跟某人不一樣,想睡就睡,不需要練睜眼睡覺的功夫!」

「唉呀~真是冤枉!音樂會我可都是從頭到尾精神百倍喔!」

「喔……真是看不出來!」

「呵呵……隨你怎麼說!快點!比賽要開始了!」

拍了拍身旁的人,亞力克催促著,喔了一聲,菲利克斯連忙調高了音量,另外操縱幾個控制選項,切割出三個子螢幕畫像。

「正上方……紅色角落視點和……藍色角落視點,先設定這三個基礎角度就可以了吧?」

「嗯!」輕快的回應了一聲,亞力克取出遙控器子機,在螢幕最下方的字幕帶上叫出這一天的賽程表,隨即笑了笑。

「第一場是美麗死神對新的挑戰者,菲尼大概沒有興趣吧!」

毫不掩飾不屑想法的,菲利克斯哼了一聲,批評著,「那種賣臉的傢伙,根本是拖垮『複格』(複合式格鬥技)水準的參賽者好不好!」

亞力克習慣性的反駁,「可是人家也衛冕好幾次成功囉!」愉快的與菲利克斯唱著反調。


他倒也不是真心要跟好友吵嘴,只是兩人之間的對話模式,總是習慣性的互相唱著反調,享受鬥嘴的樂趣,而一旦有第三者插進來反對其中一方論調的話,兩人卻又會槍口一致的打退對方。

亞力克與菲利克斯的嗜好重疊部份相當大,這是十幾年來一起玩耍、一起長大所導致的必然結果。但是當兩人的個性漸漸成型、即使擁有著相同的興趣,卻也是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視點加以欣賞。


例如兩人從兒童時代便相當著迷的複合式格鬥比賽,一開始,兩人都是當時王者「老虎.艾爾崗」的迷,但是,當亞力克13歲、菲利克斯14歲的當下,亞力克迷的是擅長反擊拳、80公斤量級的里貝拉,而菲利克斯則特別欣賞重砲級的卡爾邦,隸屬於85公斤量級。

至於被菲利克斯評為「賣臉」的吉先哥、則是以速度取勝的78公斤量級選手。

一聽到亞力克那習慣性的反駁,菲利克斯撇了撇嘴、理所當然的一口咬定、「哼……一定是放水!」即使知道可能性極低、情感上還是忍不住質疑起主辦單位的公正性。

「哈哈……不管是不是放水,有這傢伙的加入,複格的女性格觀眾的確一口氣增加了!」亞力克笑著加上一點平復友人心情的結論。


畢竟是娛樂事業,拓展新的支持群眾是有必要的。

一聽到亞力克的論調,菲利克斯更是不掩臉上的鄙夷,鼻孔裡哼了一聲,「托福托福!結果現在看轉播變成得要忍受女子娘們那高音波的尖叫了!」

亞力克也不禁點頭認同,「如果可以的話,還真是希望能把女性觀眾的位子排到離攝影機遠一點的地方呢!」

菲利克斯也笑著點頭認同,接著他捏起嗓音學著,「呀~~~不要啊!不要打吉先哥大人的臉啊~~~」,嗤了一聲,不屑道,「她們難道不知道打頭是最有效的攻擊嗎!?」


打擊頭部與腹部攻擊,分別被稱之為天堂與地獄,頭部受到攻擊會給人一種暈眩感、腳步虛浮,而腹部的攻擊則會令人宛如置身地獄,強烈的痛覺往往令人站不住腳。

被菲利克斯那怪腔怪調的模仿給逗出爆笑,整個人蜷在沙發裡,拍打著椅背,「噗……哈哈哈……菲尼…你學的好像……唉……不行了……哈哈……」大口喘著氣,亞力克一邊揉著肚子,一邊抬手抹掉被大笑逼出來的眼淚。

黑著臉、菲利克斯不客氣的將指頭彈向亞力克的額頭、指正道「喂!你也笑得太過火了!!」

誇張的唉呦一聲,亞力克收起玩笑鬥嘴的氣氛,跟友人一同將注意力向超大螢幕的影像集中。

新帝國曆十六年,對亞力克與菲利克斯兩人來說,都是一個難以忘懷的紀年。


十三年來他們以為理所當然的一切

一起看喜愛的節目轉播

一起切磋漂浮板的新創技巧

一起討論幼校的期末報告

一起聽菲利克斯偷渡到皇宮內的搖滾樂

一起組裝修補各式各樣的戰艦模型……

那是菲利克斯曾經以為會持續到永遠的「一起」,也是再自然不過的「理所當然」,似乎都被濃縮在新帝國曆16年裡,被完整封包在不同人生階段的回憶之中。

當時的他被保護得周全而天真,沒有辦法領悟到,這樣的理所當然宛如海市蜃樓,脆弱得不堪一擊。在現實的全面降臨之下,終將成為緬懷過去的回憶而不再持續延伸

而當菲利克斯更加成熟之後,每每他回想到這多采多姿的一年,記憶中光華流轉的片段總是令他忍不住感到炫目。而因為選擇而勢必割捨的東西,總會在人心不夠堅強的時候,以後悔的形式乘隙而出。

即使同樣的選擇機會再降臨一次,菲利克斯很明白自己還是會做出同樣的決定,只是……

只是他仍然會忍不住地如此反省與假設。

 如果……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一定要蹺掉幼校的體能競賽陪他一起去奧丁。與亞歷克完整的分享所有情緒。

「命運?所謂的命運不就是、作一些無謂的抵抗、然後被殺?」

跟BBS版沒有什麼太大差別,不過為了避免誤會還是改了一點敘事方法……

つづく!

3 thoughts on “命運是對宿命的反逆 6

  1. 赛琉西亚 說:

    不祥…很不祥的预感阿
    记得给小高丽菜留一条命,别太虐待他,我还是很喜欢这只的,谁让他有俗而又俗的“隐藏起来的悲惨身世”来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